327國債至暗事件,萬國一戰虧損16億!

1947年5月19日,管金生出生於江西省清江縣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剛出生時,算命的給他批瞭一卦,這孩子命硬,要送出去寄養,因此直到三歲後,懵懂的管金生才被接回傢中,青年時的管金生做的是學者夢,他對法國文學頗有研究。

1982年,在上海外國語學院獲得法國文學碩士學位,因後來找不到對口的工作,改行投入上海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工作,1980年代後期,鄧小平視察上海,表示瞭把上海外灘建成東方華爾街這一構思的極大興趣,管今生熱血沸騰,他一夜不眠,奮筆疾書,下筆外言,痛陳創建中國證券市場之重要,並請願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他的建議被接納並被批準試點。1988年,由上海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等十傢股東投資3500元人民幣萬國證券開張管任總經理,1992年年底,管金生在香港與李嘉誠合作,一舉收購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眾,完成瞭大陸證券公司首次收購境外企業,並成為控股。

管金生右3

1994年,萬國已在新加坡倫敦開設分公司,同年已經開始準備籌備美國分公司,憑借專業精神,萬國迎來瞭自己的輝煌,在二級市場交易量前十名的證券營業部中,往往有七八個都是萬國的,事實上,萬國證券一度持有中國國內上市公司70%的A股和幾乎全部的B股,就在萬國和管金生極度輝煌的時候,發生瞭一件讓所有金融人士都聞風喪膽的事件,也徹底改變瞭萬國和管金生的命運,

三二七國債是1992年發行,1995年6月到期兌付的三年期國庫券,90年代初,國債發行非常困難,老百姓普遍不願購買,國傢決定引入發達國傢的交易方式,讓國債更具流通性和價格彈性。1992年12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推出瞭十二個品種的期貨合約,第二年,財政部決定給予一些國債品種保值補貼,國債收益率開始出現不確定性,炒作空間擴大,國債市場開始火爆,聚集的資金量遠遠超過瞭股市。

到1994年底,1995年年初的時段,當時中國第一大券商萬國證券的總經理,有證券教父之稱的管金生,合理的預測三二七國債的貼息率不可能上調。因此,當市價在147至148元波動的時候,萬國證券聯合高領高原兄弟執掌的遼寧國發集團開始大舉做空,但是他們忘瞭在他們對面就是,隸屬於財政部的中國經濟開發信托投資公司,還有眾多追隨中經開的上海和江浙一帶私人大戶,中經開的背景都很清楚,是財政部的全資子公司。

1994年2月開始,國字頭的中金開聯合江浙一帶的一些大戶高調做多,曾經一日之內吸納一百多萬口,價值兩億多元的三二七國債,天亮大戰二月二十三日上午,財政部宣佈,三二七國債將以148.5元兌付。這個消息對豪賭做空的管金生和萬國證券而言,無異於一個驚天霹靂,

當天上午一開盤,以中經開為首的多頭便發動猛攻,十分鐘內將三二七國債的價格拉升至150上漲,管金生被逼上瞭絕路,因為國債每上漲一元,萬國就要賠進去十幾億,他不甘心失敗,迅速組織起反擊,但怎奈市場做多情緒高漲,管今生的努力崩潰,一回到中午收盤時,國債價格穩穩站在151元上方,這意味著,一旦到期交割,萬國將巨虧60億,而當時他的資產不過14億,利潤隻有5.5億,

管金生坐不住瞭,他心急如焚地趕往上交所,找到魏文淵,一連提出瞭三個請求,第一,能不能增加點持倉量,第二,能不能發個公告,說上交所還沒接到財政部的貼息通知,第三,能不能把交易停下來?魏文淵知道管金生敢提這樣的要求,說明萬國已陷入絕境,但他還是一口回絕瞭,畢竟這對上交所來講是不能承受之重,

管金生帶著極度的失望離開瞭上交所,下午,當他回到公司時,盤面沒有絲毫好轉,甚至連昔日友軍苗國發也突然倒戈,反手做多,萬國危在旦夕,眼看離收盤時間越來越近,管金生和他的同事很清楚,再不想辦法抑制價格上漲,萬國隻有破產清算一條,這是生性高傲的管金生萬萬不能接受的,他不能看著自己一手創辦的王牌毀於一旦,最終他決定拼死一搏。

下午4點22分13秒,萬國的反擊開始,在不到八分鐘的時間裡,管金生連續拋出數十萬口的賣單,將價格打壓到一百四十八元,最後一個更是以730萬口的超級大賣單,將其直接轟至147.46,這筆賣單的總價值幾乎相當於1949年中國GDP的三分之一,如果以這一價格成交,萬國將從巨虧60億變成凈賺42億。

當然,這也意味著當天買入的多頭將全線爆倉,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人狂喜有人暴怒,還有人絕望到手腳冰涼,長聲哀怨,收盤後,舉報信像雪片一般湧向上交所,正在交易大廳陪客人參觀的魏文淵迅速返回崗位,調查幕後的黑手,在得知拋單來自萬國後,他火冒三丈的打電話給管金生,讓他立刻到上交所來一趟,

下午五點,管金生趕到上交所,一場火星撞地球般的爭吵發生瞭,魏文淵不明白,中午明明已經和老管談妥,對方答應去籌措保證金,為何下午卻鬧上瞭這個,而管金生同樣不理解小魏為何對自己的請求無動於衷,經過反復的爭吵權衡,魏文淵最後決定取消當天收盤前8分鐘的交易,當手下將打印好的公告遞給魏文淵時,他囑咐對方,先別忙著發,自己一個人跑到二樓貴賓室,坐瞭整整一個小時,那一刻,魏文淵感到極度的痛苦和無助。

2月23日夜,上海交易所受命宣佈當日收盤前8分鐘內的所有拋單無效,當天收盤價定為151.30元,1993年出臺的國債期貨交易辦法,明確規定瞭允許賣方在保證金制度下進行賣空,而沒有規定賣空的限額,現在來看,這是一個系統問題,就是保證金不到位,但可以無限賣出空單,但是上交所判定萬國證券違規操作,從而取消賣單的直接理由是保證金不足,

這個決定時間為23日夜間約21點,從收盤到取消賣單的時間僅為4個多小時,而在這4小時裡,上交所明確表態,萬國證券保證金肯定不足,三二七事件,管理層沒有反思制度和設施的落後,反倒張開血盆大口說道,管金生,你在鉆空子。

上交所的這一決定是被萬國證券翻轉的盤子再次倒轉過來,萬國證券虧損16億人民幣,瀕臨破產,許多人這一天內在千萬身傢的爆發戶,與債臺高築的窮光蛋之間賺瞭個來回,這一天被外媒稱為中國證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隻不過失敗一方是利用瞭系統漏洞,在規則許可的范圍內運用技巧性操作,可以算是一次漂亮的投機案例,而獲勝另一方依靠的卻是內幕消息,或者說直接操縱瞭權利,改判瞭結果。

5月17日,中國證監會鑒於中國當時不具備開展國債期貨交易的基本條件,做出瞭暫停國債期貨交易試點的決定至此,中國第一個金融期貨品種宣告夭折,整整十八年後,直至2013年方才恢復,以中經開為統帥的多方瓜分瞭巨大的勝利蛋糕,一夜之間暴富,在這場驚心動魄的金融大戰中,至少讓這些人完成瞭原始積累,或者發瞭大財

當然,中興開一戰成名,成為市場中最彪悍的莊傢,在國債期貨被停止交易後,這些人和機構都進入瞭股市或商品期貨市場,成為市場中的新霸主,某隻股票或期貨交易品種,隻要傳說有他們參與,馬上身價倍增狂漲不已,

時間是把殺豬刀,它不僅僅雕刻莊傢的容顏,還直接消滅他們的肉體,不可一世的中經開在此後證券市場中多次違規,在三二七國債事件幾個月後,就將其配售的四川長虹禁售股上市流通,其中復雜而又觸目驚心的內幕,令中國股市再次蒙羞,隨後中經開又卷入瞭東方電子和銀廣夏兩個大案之中,十年賭四命,中經開終於將自己送上瞭絞刑架,公司灰飛煙滅,其掌門人總經理薑繼增也被送上法庭

最莫名其妙的是,利用內幕消息在中國股市一路血賺的中經開,最後清盤結算竟然大幅虧損,在2002年6月被人民銀行依法吊銷營業許可證的時候,中經開虧損欠債數十億元,清算組對中經開的債務如此評價,知道會很大,但是還是超出想象。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