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影空間》出品方科普柏林國際電影節

大傢好,我們來科普一下柏林國際電影節。

第一屆柏林電影節是1951年6月6日在西柏林舉辦的,電影節委員會成員由柏林參議院議員和德國電影業人士組成,美國軍方政府提供資金支持。

美國軍方為什麼要出錢辦電影節呢?我們一起來八卦一下。話說柏林電影節誕生的前一年,也就是1950年,當時正是美蘇冷戰時期,兩個超級大國每天想著怎麼搞死對方。一天,一個叫奧斯卡·馬泰的人想到一個主意,他提出要在西柏林舉辦電影節。

他認為電影節這樣東西特別適合展現西方尤其是西德在文化發展和包容性方面的優勢。他要將電影節塑造成鼓吹西方文明的制度、反對共產主義的文化橋頭堡。主意是不錯,可是去哪搞錢呢?這個奧斯卡·馬泰一想,我這可是在幫資本主義對付社會主義呀,那我幹嘛不直接去找美國軍方要錢呢?美國軍事處聽完馬太的想法,興奮得幾宿沒睡,大筆一揮,直接贊助瞭電影節幾年內的所有開支。

沒想到柏林電影節開展之後,遭到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的強烈鄙視,說藝術怎麼可以被政治玷污呢?你怎麼可以打著藝術的旗號去把美國搞政治、搞意識形態宣傳呢?可誰也沒想到的是,柏林國際電影節濃厚的政治色彩恰恰成為瞭它區別於歐洲其他電影節的一大特色。其他歐洲電影節都十分依賴明星來獲得關註,滿街都是銷售電影和計劃書的片商,但柏林卻依靠地緣政治的特殊位置,吸引瞭包括邁克爾·鮑威爾、羅伯托·羅西裡尼在內電影人光臨,參加電影節的國傢和人數也逐年穩步上升,終於被國際電影制片人協會接納為國際A類電影節。就這樣,柏林電影節和威尼斯電影節、戛納電影節一起並稱為世界三大電影節。

眾所周知,所有電影節獎項都是頒發給某部影片以及相對應的主創人員個人的。可是在1978年第28屆電影節上,評審團卻把柏林電影節金熊獎頒給瞭西班牙。對,您沒看錯,這是電影節歷史上第一次把金熊獎最佳影片頒給瞭一個國傢,而不是一部特定的影片或者個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們一起吃瓜。話說第26屆柏林電影節上,當瞭20多年電影節主席的導演阿爾弗雷德·鮑爾正式退休,

把接力棒交給瞭電影記者出身的沃爾夫·唐納手上。

不料,這個唐納是個右派分子,他剛一當上電影屆主席,就立刻把德國電影的推廣放在瞭首位。為瞭擴大德國電影的市場,唐納擅自做主,在1978年第28屆電影節上開設瞭歐洲電影市場,為瞭獲得更好的交易量,還把電影節舉辦的時間從六月調整到瞭二月。為瞭表達對唐納右派作風的不滿,電影節評審團在評獎的時候破天荒的把金熊獎頒給瞭西班牙。評委會想一次警告唐納,哪怕你是電影節最高決策者,也無權左右電影節的偏向。柏林電影節始終要致力於推動電影的全球化。

這個瓜讓我們欣喜地看到,柏林電影節是可以被全球電影人信賴的。這個舉動向全世界傳播瞭柏林電影節客觀、公正的世界自由窗口的品牌形象,維護瞭藝術的尊嚴,保衛瞭電影節獎項的含金量。之後的柏林電影節一直穩步發展,擁有越來越強的包容性,並喊出瞭多元、獨立、大膽的口號,這個口號也被體現在瞭它所設置的單元和獎項上。

柏林電影節分為主競賽、遇見單元、短片競賽、全景、論壇、特別展映、新生代等單元。

例如,主競賽單元是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長故事片進行評定,為獲獎作品頒發金唐納和銀熊獎。特別單元是針對當下流行主題、非常規格式的影片,以及對非凡電影人物的表彰。

遇見單元是針對獨立創新的電影制作人在美學和結構上大膽創新的作品,更多的支持新視角的電影,算是對主競賽單元的一個補充。

全景單元主要由觀眾評選,每一個電影節的參與者都可以投票,而不受評審團的偏好影響。同時我們之前節目中提到過的泰迪熊獎也是全景單元的一部分。整體看來,讓人興奮的性感、前衛、大膽的電影會聚集在全景單元。

新生代單元主要討論的主題是兒童和青年,分為新生代兒童單元和新生代青年單元,獎項以水晶熊為代表。

德國電影透視顧名思義就是討論德國的故事片、紀錄片、動畫片或實驗影片。

為瞭鼓勵世界電影工作者,柏林電影節不僅設立瞭最佳故事片、紀錄片、科教片、美術片的金熊獎,而且還設置瞭最佳導演、編劇、演員、攝影、美工的銀熊獎,

以及同志片的泰迪熊獎。對瞭,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許多中國電影都在柏林電影節上斬獲過大獎,

像大傢比較熟知的《紅高粱》、《阮玲玉》、《白日焰火》、《地久天長》等都是斬獲瞭電影節最高獎項金熊獎的優秀中國電影。

2000年,鞏俐出任柏林電影節評審團主席,成為第一位華人評審會主席,緊隨其後2013年,王傢衛也出任瞭評審會主席。可見柏林電影節可以稱得上是中國電影的福地瞭。也正因此,柏林電影節一度被戲稱為中國節。

聽到這裡,大傢是不是有點按捺不住內心噴薄而出的創作激情呢?歡迎關註哦!以上就是今天的全部內容瞭,感謝你的寶貴時間。

文章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撤稿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