桶狹間之戰不完全解析——第二十一回 決戰!桶狹間【感想&背景介紹】

① 沓掛城軍議

5月12日,今川義元駿府出陣,經藤枝、掛川、引馬(浜松)、吉田(豐橋)、岡崎、池鯉鮒,18日進入尾張境內的沓掛城。

小和田哲男監修『戦況図解 信長戦記』(サンエイ新書)

在沓掛城,義元召開軍議,對接下來的行動展開瞭部署。

② 鷲津砦、丸根砦

1559年上洛歸來後,信長迅速消滅瞭織田伊勢守勢力,隨後意圖奪回大高城、鳴海城

信長建丹下、善照寺、中島三砦“圈踢”鳴海城,而鷲津砦、丸根砦在“擠兌”大高城的同時,也可切斷鳴海城與大高城之間的聯系

↑依照《信長公記》首卷的記錄,老劉在圖中加入瞭二砦的守將,最終僅有飯尾尚青一人生還。

老劉:圖中出現的“取出”是“砦”、“寨”的同義詞,發音一致。

迄今老劉還未在戰國時期的一次史料中發現“砦”,“取手”是當時的主要用字。

③ 菊丸:請大人務必斬殺今川義元!

元康:……

老劉:你一個幹“素破”的,你行你上啊!?

且不論元康砍瞭義元後,自己生還幾率有多大,此時元康的妻、子(築山殿、松平信康)還都“押”在駿府,除非萬不得已,不然沒有人會選擇這種地獄難度的“全傢桶”玩法。

④ 丸根砦攻略:忍者來瞭

1.老劉手上的資料可以查到“大神君”最早使用忍者攻城的記述,發生在2年後(1562年)的“上之鄉城攻略”(鵜殿合戰)。

《甲賀古士訴願狀》提到,此戰傢康招募瞭200名甲賀忍者夜討鵜殿居城,而《寬政重修諸傢譜》則記載此役歸功於6、70人的伊賀忍者指揮他們的是年僅16歲的服部半藏正成。

2.桶狹間之戰期間忍者活躍的記錄(很遺憾,這與“大權現”無關):岡部元信攜義元首級歸國途中,派遣伊賀忍者潛入刈谷城縱火,織田傢臣玄藩允(佐久間盛政)及時出擊,討取瞭伊賀忍者30餘人(《傢忠日記增補追加》)。

3.《信長公記》首卷的記述為傢康先入大高城,之後今川軍攻擊丸根、鷲津砦;《三河物語》的說法為,今川軍先行攻下丸根砦,此後傢康運糧進入大高城。

⑤ “南無妙法蓮華經”旗幡

“南無妙法蓮華經”七文字如同日蓮宗的logo。

在齋藤道三皈依的那一集,老劉提瞭一句信長與日蓮宗

從老劉掌握的信息來看,信長對日蓮宗是抱有親近感的。

“信長=佛教終結者”是對弗洛伊斯筆下的信長形象的延伸。

如果憑借“比叡山燒討”就給信長扣上反佛的帽子,隻能說明他對日本佛教宗派缺乏認知。

至於“安土宗論”,屬於典型的“對事不對教”

另外,關於眾所周知的信長的“第六天魔王”的稱號,不見於其它可信憑史料。

弗洛伊斯沒有可能看到信長信玄間的信函。從弗洛伊斯那一段的記述來看,更像是“道聽途說”。

⑥ “戰功第一”簗田政綱?

簗田政綱的名字僅出現於《三河後風土記》,在小瀨甫庵的《信長記》中該人物被稱作“梁田出羽守”。

兩書中關於簗田政綱的記述為他支持瞭信長奇襲作戰。

在《太閣記》中,甫庵還提到因梁田有功,獲賜3000貫文外加沓掛城。

基於這一點,舊陸軍參謀本部認為梁田政綱提供瞭今川軍詳細位置的情報,因此獲賞勝過毛利新介。

⑦ 信長:我決定籠城瞭!

《信長公記》首卷完全沒有“提供”籠城這一選項。桶狹間之戰前夜的會議上,信長帶頭瞎扯淡,全程未涉及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老劉:不要提到“籠城”第一反應就是“蠢”,畢竟“籠城”以寡敵眾的例子就擺在那裡

⑧ 抽冷子的一段《敦盛》 + 歸蝶的問號臉。

《敦盛》,一個喪氣滿滿的故事,一碗毒雞湯,一首“反戰歌曲”。

這不是“勝似閑庭信步”狀態下的應唱曲目。

按照《信長公記》首卷的記載:

a.信長收到消息:今川軍開始對鷲津砦、丸根砦攻擊(Activating events:誘發事件);

b.信長唱跳《敦盛》(Beliefs:信念-對於信長來說這仗打不贏);

c.信長下令吹號、穿甲、站著吃瞭口飯、戴兜、出陣(Consequences:後果);

上面的a、b、c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

問題出在b到c的轉換上,從喪氣滿滿到打瞭雞血,這需要通過糾正“信念”來實現。

當然太田牛一(如果首卷真的是他寫的)不可能知道什麼是“ABC原理”。

作為編劇也可以不知道,但如果照搬首卷的這段敘述,情緒突然由“慢”變“快”,這是塑造“表演型人格障礙”的寫法,倒是符合本劇早期對信長的設定

然而,編劇卻在這裡把信長拉回瞭正常人。

為瞭糾正信長的“信念”,編劇教會瞭信長如何“做減法”。↓

⑨ 信長:這是我跟吉乃的孩子,叫“奇妙丸”。

呃……除瞭奇妙丸(信忠),此時信長的孩子還有:

・茶筅丸(信雄)

・三七郎(信孝)

・蒲生氏鄉正室(相應院)——生年存在爭議

・德姬(見星院)

⑩ 本就沒你啥事兒,但來都來瞭,見見22年後被你逼死的信忠吧。

此時的信忠已經4歲,演員找小瞭……

⑪ 信長出清須城,5名小姓緊隨其後。(《信長公記》首卷)

5名小姓分別是:

巖室重休

長谷川橋介(長谷川與次弟、長谷川秀一叔父)

佐脅藤八(前田利傢弟)

山口飛騨守

加藤彌三郎(熱田加藤傢一族)

桶狹間之戰1年後,巖室重休在攻伐犬山城主織田信清時討死,信長得知後悲嘆不已

其他4人在1569年北畠攻伐後受到瞭信長處分,被德川傢康收編。

1573年的三方原合戰中,4人全部陣亡。

5人贏瞭桶狹間,卻未迎來“天下人”。

⑫“殿軍專傢”佐久間信盛

眼中充滿瞭故事,但是他想表達啥?

佐久間信盛以稻生之戰之功躍升至信長筆頭級傢老。

此後依然軍功不斷,1580年信盛成為近畿軍團內最大實力者,隨後突然從頂峰跌落,遭信長解雇。

光秀取而代之,成為瞭“近畿軍區”總司令。

江戶期出現瞭明智光秀進讒言,導致信盛“落馬”的說法。(《寬政重修諸傢譜》)

老劉:此處倒是應該安排光秀與信盛打個照面……

⑬ “亂取”與桶狹間之戰

今川軍在桶狹間之戰前進行瞭“亂取”一事(掠奪人與物資),僅出現在《甲陽軍鑒》中:

黑田日出男先生根據這一記錄,提出瞭“亂取狀態急襲說”:

義元在本陣開酒宴,外圍部隊四處掠奪,導致守備薄弱,信長軍化妝成參與掠奪的守備部隊殺進本陣,討取義元。

老劉不認同這一說法:

a.且不論《甲陽軍鑒》中能“提純”出多少真相,書中說話顛三倒四的情況並不少見,因此,老劉對上文的理解是,“亂取”發生在進入尾張前,義元的2萬軍中,混入瞭“亂取”來的織田方“內應”

b.桶狹間一地住民極少,在這裡“亂取”,基本沒得搶。即便發生掠奪事件,也不可能造成今川大軍幾千乃至上萬人參與,導致本陣失守

c.桶狹間一帶應在沓掛城治下,並非“敵占區”,搶自己的東西幹什麼?

d.信長軍即使化妝也難以做到出現在義元本陣附近仍不被今川軍識破。戰鬥時如何分辨敵我?(即便是700的兵力要做到互相認識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e.從沓掛城到大高城,現在步行僅需2個多小時出城1個時辰都不到就停在桶狹間喝酒,義元是有酒精依賴癥嗎?

老劉依然傾向於,在桶狹間攔住義元的,是那場“命運之雨”。

士兵“亂取”完全背離瞭義元乘輿的目的,劇中義元暴怒有理。

本劇應該是考慮到瞭“亂取狀態急襲說”存在問題,所以僅是讓鷲津砦附近的今川軍“亂取”。這樣,義元隻能從本陣抽調1000兵力壓制中島砦。

⑭ 直面義元本陣1000兵力的佐佐凖人正(本劇設定)

佐佐凖人正,“小豆坂七本槍”之一,佐佐成政兄長。

據《信長公記》首卷記載,得知信長到達善照寺砦後,佐佐凖人正、千秋季忠(熱田神宮宮司,其父千秋季光在加納口之戰中戰死。)率300人出擊,最終不敵今川軍先鋒部隊。佐佐凖人正、千秋季忠等50人討死

老劉:佐佐凖人正、千秋季忠和信長是父一代子一代的交情,是最值得的信長信賴之人。

二人看到信長到達善照寺砦後立即出兵抵抗今川軍,有保護信長的意思。但從《信長公記》首卷的記述來看,信長並沒有發兵支援……

後佐佐凖人正之子佐佐清藏成為織田信忠小姓,本能寺之變時為保護信忠,力戰身亡。

⑮ 遭受鵜殿長照“權力騷擾”的松平元康

2年後,“大權現”派出忍者綁瞭鵜殿長照的兒子(參見④-1),並用他們交換回瞭自己押在駿府的妻兒

私信:高達,是你嗎?

老劉:應該不是,畢竟這個時候他還是個12歲的孩子……但這次遠征尾張,確實是本多忠勝的初陣。

⑯ 勝利的偶然性與必然性

老劉的傾向:

決定瞭本役勝利的第1點,是那場大雨

桶狹間的地形不具備幾千甚至上萬軍隊“抱團”避雨的條件。因此,避雨導致瞭今川軍的分散。

判斷出義元身在哪個避雨點,或者得到瞭該情報,並在雨停後今川軍再次集中前完成“斬首行動”,是信長本役勝利的第2個關鍵點

桶狹間之戰的勝利=偶然性+精確情報

⑰ 強弩之末

服部小平太沖向義元,但被義元砍中瞭膝……等等!!你倆演反瞭!!

毛利新介及時補位,今川義元,薨。

⑱ 絕望的朝比奈親德

朝比奈親德,與太原雪齋並列的今川傢重臣,松平元康後見人,今川傢與松平傢的對接人。

老劉:親德在大雨前被織田軍鐵炮擊中退出戰場(《永祿三年八月十八日朝比奈親德書狀》),此時並不在義元身邊。

老劉猜測親德在指揮前鋒部隊攻擊中島砦)時負傷。

⑲ 光秀:下一步?

信長:美濃攻略!

為何桶狹間之戰時,齋藤義龍沒有任何動作?

3年前(2017年),《桶狹間合戰討死者書上》首次公開老劉和一位老師前往德川美術館看瞭原件。

其中記載:

信長軍討死的近1000中,超過¼來自六角軍。

雖然《江源武鑒》也錄有織田六角聯軍在桶狹間之戰對抗今川義元的“證據”,但在學界,《江》基本被視為“惡書”。

書中的“證據”很可能是對六角傢的鼓吹與美化

《桶狹間合戰討死者書上》雖然也是成書於江戶期,存在與《江源武鑒》同屬一系的嫌疑,但也不排除僧人口頭傳承,江戶期總結記錄的可能性。

那位老師認為桶狹間之戰的同期史料中皆不見六角傢登場因此這一記錄可能為“偽書”。

但老劉傾向於采信:

因為隻有這樣可以解釋為何在桶狹間之戰時齋藤義龍按兵不動(不久,齋藤義龍即與六角傢聯合對抗淺井氏),以及信長的初次上洛到底收獲到瞭什麼(很可能在足利義輝牽頭下,信長與六角傢結盟)。

傳桶狹間之戰時,今川方武將渡邊玄藩繳獲的六角軍馬鐙

P.S.桶狹間之戰中,雙方的軍力之謎

關於桶狹間之戰今川軍的兵力,《信長公記》首卷的記述為4萬5000人,《道傢祖看記》匪夷所思的寫著6萬人,《甫庵信長記》含糊的記為“數萬騎”。但三者皆為“親信長”史料

“不站信長”的《甲陽軍鑒》中今川軍為2萬,《足利季世記》為1萬

劇中25000的數字最早出自《北條五代記》

多年前,本劇的時代監修小和田哲男先生,依據太閣檢地的記錄,結合1萬石=250人常用兵役基準,推測今川義元可用總兵力在22000人左右(駿河+遠江+三河+⅓尾張)(小和田哲男『戦史ドキュメント 桶狹間の戦い』)

在此基礎上,小和田泰經先生提出一點兒都不留給駿河的今川氏真是不可能的。因此,桶狹間之戰時今川軍的總數很難超過2萬(小和田泰経「桶狹間の戦いの謎を読み解く」)。

關於織田軍的人數,同計算可以得出9500人的結果。

在史料方面,《信長公記》的記載為2000人,《甲陽軍鑒》為700人

現在通說的5000人則是出自《三河物語》,這應該是雙方開戰前,今川方看到的織田軍的兵力情況

開戰後信長丸根、鷲津、善照寺、中島4砦的守軍幾乎全滅。

通常這種情況要求攻方的兵力至少超過守方1倍,再加上義元留在沓掛城、大高城、鳴海城的守軍,以及一部分準備迎擊信長本隊的先遣隊。義元本陣的兵力應該已經不足5000

總的來看,通說的今川兵力數倍碾壓信長的可能性不大,但多於信長1倍是合理的

(再見,應該會)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