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20武裝型直升機淺析——兼談直-20的武器掛載

(文章首發於兵工科技雜志官方公眾號:《兵工那些事兒》,歡迎廣大軍迷朋友前來關註!)

2020年年末,網絡上曝光瞭一張新型直-20試飛照片。從照片可以看出,這架直-20掛載瞭8枚AKD-10空地導彈,如果僅從火力上來說,完全不輸直-10專用武裝直升機,而這也首次證實瞭武裝型直-20的存在。那麼,直-20武裝型直升機有什麼特點,其作戰定位如何,未來將會安裝什麼武器呢?本文將簡單猜測一下。

直-20武裝運輸直升機

所謂武裝型運輸直升機,通常是在軍用運輸直升機基礎上,通過技術改裝,增添頭部光電吊艙觀瞄火控系統,艙門機槍,兩側武裝掛架系統等結構和設備,使得本來專門用於運輸之用的直升機,搖身一變成為具有攻擊和自衛火力,可以在沖突一線支援機降步兵行動,為直升機運輸提供火力掩護和防禦能力的一種“武裝直升機”。

在軍用運輸直升機基礎上發展武裝型直升機,在世界直升機領域十分普遍,譬如意大利萊昂納多直升機公司(此前的阿古斯塔韋斯特蘭直升機公司)知名的AW139、AW159等運輸直升機,就都有改裝的武裝型發展平臺。美國大名鼎鼎的“黑鷹”UH-60,其武裝型號大量裝備美軍部隊及用於出口。

我國此前其實也有將運輸直升機改裝研制為武裝型直升機的經驗,譬如航空工業直升機所和昌飛就曾在我軍裝備的直-9運輸直升機基礎上,推出過直-9W和直-9WA武裝型直升機,不僅在直-10和直-19專用武直列裝前,長期充當我軍陸航武裝攻擊型直升機使用,而且還出口亞非多個國傢,成為我國直升機工業的出口名片。

從網絡上公佈的直-20武裝型圖片來看,該機目前應該還處在研制或試驗階段,其機頭上的空速管也表明瞭它的身份。該機相對於直-20基礎型號主要有以下幾點變化:一是機頭下頜部,像武裝直升機那樣安裝瞭傳感器。二是在兩側艙門下方,安裝瞭短翼結構,短翼上加掛瞭四聯裝的“藍箭”反坦克導彈掛架和導彈模型,用作模擬載荷。很顯然,該飛機應該正在使用模擬載荷進行飛行,以測試其改裝後的飛行性能,所以其安裝的武器裝備並不全面,也非其最終形態。那麼,直-20在武器配備方面有哪些改裝潛力呢,未來會掛載哪些機載武器呢?

網絡上曝光的直-20掛載8枚AKD-10空地導彈試飛照片

艙門機槍

首先,直-20可以安裝艙門機槍。艙門機槍這一設計有著悠久的歷史,早在越戰時期,當時的美軍直升機在進行快速機降作戰時,所需的時間相對比較長,容易遭受火力打擊,因此他們試驗性地在飛機乘員艙側門位置架設上機槍,人供在懸停機降時進行火力掩護,取得瞭不錯的效果。因此艙門機槍的設計一直就沿用下來瞭。

早期的艙門機槍,對機槍手的保護能力非常弱,而且機槍架卡在艙門位置,嚴重影響物資和人員進出。直到“黑鷹”直升機的出現,它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瞭機槍射擊窗口的問題,從而設計瞭機槍窗口並且還安置有防彈鋼板進行重點防護。而直-20同樣也設計瞭機槍窗門,這種新穎高效的設計出現在我軍現役直升機上還是尚屬首次。這個位於駕駛艙後端又與中部機體乘員艙相近的機槍射擊窗口可謂是好處多多,在安全封閉的機艙內去操作機槍開火不但可以憑借機體鋼板抵擋住敵人的輕武器射擊,減少機槍手身體暴露在敵人火力下的投影面積增加戰場存活性。同時,安置在獨立窗口位置的機槍還不會額外占用機體中部乘員艙的空間,同時方便直升機兩邊側門開關上下人員及進行空中懸停索降,不會像早期美軍休伊直升機那樣受乘員艙門架設機槍的影響而導致人員出入和行動不便。

不同的是,美軍黑鷹上的機槍艙門為雙段式,目的在於打開狀態下艙門開口盡可能大,開艙後可用寬度占艙段長度的三分之二,便於機槍手獲得開闊射界或探身出艙射擊機頭正前方。而我國在直-20上改為單塊艙門,開口稍小。

至於機槍的選擇上,目前還沒有明確的公開報道,不過一般都認為會選擇是類似美軍的那種7.62毫米加特林轉管機槍,這類機槍以M134“米尼岡”6管7.62毫米加特林轉管機槍最為普及。該型機槍研制於上世紀60年代,采用加特林轉管原理,曾在越戰中廣泛使用。主要裝備在直升機上,也可裝載於輕型步兵戰車、水面艦艇等作戰平臺,利用直流電機驅動6根槍管旋轉,射速最高可達6000發/分,火力非常強大。

在我國輕武器產品中,轉管機槍的研制曾經長期滯後,不過,最近十幾年來,這個局面已經得到改觀。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國產CS/LM12型7.62毫米6管轉管機槍就曾在國產直-11WB偵察直升機上面進行展示,這表明該槍能夠作為直升機舷窗機槍運用。

中國研發的新型口徑為12.7毫米口徑的3管加特林式機槍,可安裝在直-20直升機上

前不久,央視又公開瞭國產新型12.7毫米口徑轉管機槍的射擊畫面,從公開的畫面來看,該槍與在珠海航展展示的CS/LM5轉管機槍非常相似,有三根12.7毫米大口徑槍管,采用外部電源驅動,火力非常異常兇猛。轉管機槍一般部署在機動車輛、直升機或固定射擊陣位上,由槍身、機座、射控器、彈箱、彈鏈和軟導引等部件組成,具有結構簡單緊湊,射擊可靠性高,電控操作輕松等特點。該槍可以點射,也可以高頻連射,能對付快速移動的輕型裝甲車、小型船隻、超低空飛行目標和人員活動目標。出口版的CS/Lm5能發射北約標準的12.7X99毫米口徑子彈,射速可以選擇每分鐘1000發和3000發兩檔。配套的彈箱備彈1000發,持續作戰能力強大。12.7毫米口徑機槍的殺傷力原本就非常強,而該槍射速高達3000發/分鐘,因此可以形成密集的彈幕,具備擊落無人機、直升機和快速移動輕型裝甲車輛的能力。該槍還配備有一個大廣角光學瞄準鏡,可以非常便捷地幫助射手鎖定移動目標。射擊系統裝備瞭新型熱感應被動式夜用光學瞄準鏡,具有夜視能力,可以在1500米距離上識別車輛,集觀察、測距、瞄準功能於一體,夜間突襲能力同樣強悍。

節目中透露,如今這款武器已經成功裝備在瞭多種平臺之上。在節目中,還展示瞭該機槍在機動越野平臺(包括四輪摩托車)、水面平臺,以及直升機上。這款轉管機槍在特種作戰、突襲作戰等很多戰場上將發揮出重要作用,也可以裝配到運輸直升機上,意義非常重大。

在軍用運輸直升機基礎上發展武裝型直升機,在世界直升機領域十分普遍

武器掛架

作為一款10噸級運輸直升機,直-20具備瞭強大的武器外掛潛力。

與“黑鷹”相比,直-20具備更為寬大的機身,駕駛艙風擋改為兩片式,風擋和側窗尺寸也更大,為飛行員提供更好的外部視野。直-20尾梁尺寸收細,導致尾梁根部與機身之間出現明顯斜坡過渡,尾梁末端的尾部起落架為此被安裝在一個凸臺上,周圍有整流罩遮擋。在旋翼系統上,直-20與“黑鷹”之間的區別更為明顯。直-20采用瞭更為復雜的五葉旋翼設計而不是“黑鷹”四葉旋翼,表明直-20在設計上更加重視高溫高原性能,該機的最大起飛重量可能也比“黑鷹”有明顯提高。此外,由於直-20使用瞭最大功率近2000千瓦級的渦軸-10發動機,超過瞭黑鷹的T700渦軸(1400多千瓦),很可能具有超4噸的外掛能力,除瞭可以吊運諸如4噸級的AH4型155毫米超輕型榴彈炮之類的武器裝備之外,還可以通過一定的改裝,使自身掛載很多的火力支援武器。

黑鷹直升機配備有多種機身短翼外掛系統,其功能由最初單純掛載副油箱,提高直升機航程擴展到可以掛載多種武器,可以讓直升機執行更加廣泛的任務。例如黑鷹直升機最新的MLASS(多掛架輕型武器外掛系統),可以安裝4個外掛點,掛載武器包括海爾法機載反坦克導彈、航空火箭和航炮(機槍)吊艙等武器,也可以掛載副油箱。MLASS可以與黑鷹直升機現有航空電子系統結合在一起,由機頭下面光電吊艙和飛行員頭盔顯示瞄準系統控制。根據相關資料,黑鷹直升機可以在3個小時之內完成MLASS安裝,完成由運輸直升機向武裝直升機轉變。

直-20戰術通用直升機研制的時候汲取瞭黑鷹直升機這個做法,在機身預留瞭短翼外掛系統接口,必要的時候,可以方便改裝為武裝直升機。外界推測直-20戰術通用直升機短翼外掛系統可能和MLASS一樣,可以根據不同任務采用不同的配置,提高直升機執行任務靈活性,例如增加直升機航程和留空時間的時候,可以掛載副油箱,提高直升機載油量。如果執行對地攻擊、近距空中支援任務,則可以采用多用途/聯裝外掛架,掛載機載反坦克導彈、航空火箭、精確制導航空火箭、航炮(機槍)吊艙等武器。事實上,在此次曝光的圖片中,直-20就掛載瞭8枚AKD-10空地導彈。據悉,AKD-10型空地導彈性能強大,可以快速捕獲和自動跟蹤目標,打擊精度在3米以內,盲區距離短隻有40米,捕獲目標距離為3000米,一般情況下空地導彈自動捕獲目標前會飛行大約2千米左右,由此推斷AKD-10的射程至少在5千米以上。導彈本身具有自毀功能,采用觸發爆炸方式。

對於普通直升機來說,加裝短翼外掛系統隻是第一步,為瞭發揮外掛武器作用,還要有相應目標探測、火控系統,機載反坦克導彈、精確制導航空火箭可能還需要制導照射系統。所以黑鷹直升機加裝MLASS的時候還要同步升級航空電子系統,加裝光電吊艙,以便將目標信息傳遞給飛行員。而直-20戰術通用直升機的機頭下面配備有飛行員夜視系統,具備一定的地面目標探測能力,並且飛行員夜視系統獲取圖像可以傳遞到飛行員頭盔顯示/瞄準器上面。通過這個描述我們可以知道直-20戰術通用直升機本身就具備改裝武裝直升機潛力,需要的時候,加裝短翼掛架,連接相應系統和設備即可,更加快捷和方便。

直-20掛載各種武器裝備想象圖

作戰定位

作為未來陸航的主力,直-20的裝備數量將極為可觀,改裝為武裝型號也不太復雜,那麼其是否能夠代替直-10武裝直升機呢?

很顯然,答案是否定的。首先,武裝直升機采用串列佈局,其迎面被彈面積非常小,機身關鍵部位有裝甲,再加上武裝直升機機動靈活,一般的輕武器或者無制導武器很難命中高速飛行中的武裝直升機。最關鍵的一點,武裝直升機擁有完善的觀瞄設備,其在有效范圍內能夠實現全天候作戰,雖然從武器的使用方面武裝型直-20和武裝直升機沒有太多的區別,但是前者的觀瞄系統要簡陋得多,通常隻能滿足武器的基本使用要求,粗略地壓制一下地面火力、清除一下前進障礙、開辟一下地面著陸場等任務問題不大,但要真正執行反裝甲突擊或定點打擊任務,還是得專業的武裝直升機來幹。那麼,未來直-20武裝型將承擔哪些戰術任務呢?

第一,承擔起突擊直升機的職責、負責在直-10型武裝直升機和直-19型偵察直升機的掩護下、運輸空突部隊第一梯隊搶占預定的機降著陸場。

而在第一梯隊運輸與機降的過程中,空突編隊中的武裝直升機與偵察直升機將承擔起掃清著陸場、打擊著陸場周邊火力點與裝甲目標、對地面防空火力發射點實施火力壓制的任務,而突擊直升機自然也要承擔起相應的協同作戰任務。在這一任務想定下,裝備在直-20型突擊直升機上的短翼、掛載在短翼掛架下面的反坦克導彈與火箭彈巢,乃至未來必然會出現的、安裝在直-20側艙門上的艙門機槍等裝備,將成為直-10型武裝直升機與直-19型偵察直升機的有效補充,共同擔負機降著陸場火力壓制的任務,運輸、掩護士兵機降作戰。

第二,承擔一些更為嚴酷、難度更大的特種作戰類任務。未來,我國在武裝型直-20的基礎上,還可以進一步延伸開去,研制更復雜的“武裝搜救型”直升機、“特種作戰型”直升機等。

“武裝搜救型”直升機可以極大提升空軍航空兵搜救直升機部隊的戰場搜救能力,在戰時及時有效挽救逃生飛行員的生命。而在承擔這類任務時,需要運輸直升機加裝更多的專業特種設備,諸如加裝地形跟蹤雷達、前視紅外與熱成像搜索設備、高性能探照燈等以提升態勢感知能力,加裝機艙燃油管理系統、空中加油管等以提升突擊直升機的活動半徑,加裝內置ECM(電子對抗)、MAWS(導彈逼近告警)系統與幹擾投放裝置甚至附加裝甲等以提升突擊直升機的戰場生存能力,加裝絞盤與吊籃用於從地面救援己方飛行員,當然也需要加裝短翼、安裝部分武器以確保在縱深地域活動的安全。在美軍戰鬥救援搜索部隊裝備的MH-60G“鋪路鷹”與HH-60W“快樂綠巨人”這種搜索救援直升機均具備加裝機身短翼、攜帶空面武器的情況下,沒有理由相信中國陸軍、中國空軍搜索部隊不會這麼做。

“特種作戰型”直升機則可以在安裝各種武器裝備的情況下,可以運輸特種兵於各種復雜、危險的環境、地域遂行特種作戰任務,並予以一定的火力支援等。其無疑將使我國陸軍特種作戰部隊“如虎添翼”。

第三,助力中國陸軍航空兵空突部隊實現“分佈式殺傷”能力。從態勢感知能力上來講,伴隨著戰術數據鏈的逐步進步,整個陸軍的作戰網絡正在逐步成為一個整體,多個傳感器數據匯集起來之後,事實上已經將整個戰場態勢逐步變成一個直觀的三維“圖景”,從而為多傳感器、多射擊器的分佈式殺傷創造瞭客觀條件;同時,伴隨著下一代使用毫米波制導、具備超視距攻擊能力的空射反坦克導彈已經露面,陸軍航空兵在理論上也已經具備瞭類似於空軍航空兵的“A射B導”、組建陸航“作戰雲”的戰術條件,任何一個作戰節點都有可能“看到”目標,而任何一個作戰節點也都有可能被作為武器載機被其他節點實時“調用”。直-20作為一款中型通用直升機,航電系統先進,且機體空間較大,適宜進行各種改裝,安裝各種武器裝備,在未來作為分佈式殺傷的一個節點、在戰時可能作為直-10乃至重型武裝直升機的“武器庫”,提升我軍整體作戰實力。

直-20武裝型號,未來有著廣泛的應用前景

結語

毫無疑問,直-20武裝型未來具有廣泛的用途和應用前景,對於實現我軍老舊裝備的更新換代,完善我軍裝備體系和作戰體系,實現戰略轉型,具有深遠意義。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