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偽科學?

面對一些貌似科學的流言和說教,怎樣才能不上當或者少上當?掌握幾條基本原則是很有必要的。

對於偽科學,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不能相信。可是,偽科學的東西總是打著科學的旗號,並不會在頭上寫明“我是偽科學”,而且有些偽科學理論還非常活躍,四處傳播。特別是在工作生活節奏越來越快的今天,在人與人的通信交流手段越來越便捷的當下,偽科學其實已經大舉地闖入瞭我們的生活。電視裡有,電腦裡有,手機上有,就連某些報刊也免不瞭它的侵襲。看來,辨別偽科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方面,即便是著名的科學傢,也不可能在每個學科領域都門門精通,何況是你我這樣的普通人。在這種情況下,想從“真科學”中去分辨那些竭力偽裝成科學的“偽科學”,可並不輕松。上當受騙、損失錢財事小,若是形成瞭一些“似是而非”卻還以為是“真正科學”的錯誤觀念,再想糾正可就太難瞭。

所謂偽科學,就是以虛假的科學面目出現的一種主張、信仰或做法,但它並未堅持有效的科學方法,缺乏配套的科學證據的支持,也不能可靠地測試,更不能做出有價值的預測,在科學界缺乏地位。

偽科學就是學校不教的那些很酷的東西,比如太空裡的超自然白化大腳怪。

與直截瞭當的“不科學”“反科學”不同的是,偽科學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以科學的面目示人”。當然,偽科學隻是看起來“像”科學,卻沒有科學的“核”。因為外衣酷似,所以頗有蒙蔽性;但內核終歸不同,所以經不起科學所必須接受的嚴格檢驗。

不過,要準確區分一個事物是科學還是偽科學,還真有一定難度。比如,同是抬頭望天,就分出瞭天文學(科學)與占星術(偽科學);同需坩堝加熱,就分出瞭化學(科學)和煉金術(偽科學);同是地外生命研究,就分出瞭地外文明搜尋計劃(SETI,屬於科學)和飛碟研究(偽科學);同是探究瑪雅文明,也有金字塔考古(科學)和莫名其妙的水晶頭骨(偽科學)……

那麼問題來瞭:該怎麼識別偽科學呢?加拿大的偽科學研究者史蒂夫·洛爾,從幾個方面提出瞭科學與偽科學的若幹區別,可供我們參考。

鑒別之一:目標不同

科學:首要目標是對客觀世界建立一個更完整、更統一的認識,沒有什麼功利性。

偽科學:撕下偽科學的外衣後,我們往往會發現它們中的一些實際上是受某種思想意識、文化或商業的目標所驅動的,動機嚴重不純。

在生物實驗室中能取代去離子水的哇哈哈也玩弄偽科學概念,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天文探索是為瞭揭示宇宙的奧秘,而占星術則忙於為某個具體的人卜算兇吉;化學揭示瞭水是由分子構成的,而廠商炮制出的所謂“小分子水”的概念,則成為瞭典型的商業騙局;在蘇聯時代,經不起嚴格推敲的“李森科遺傳學”之所以能紅極一時,正是“李森科試圖消除學術競爭對手”與“蘇聯當局試圖以科學證明意識形態的勝利”二者一拍即合的結果,而並不是它本身正確得無以復加。

鑒別之二:後續發展不同

科學:對大多數學科來說,隨著人們對這一學科內各領域的持續研究,知識總量會不斷積累,該學科的廣度和深度也由此得到拓展。

偽科學:在初建時主要框架內容就已經完成,即便後來進行過少量的研究和實驗,也僅僅是為瞭進一步闡述既有信念或為之辯護,而不是為瞭擴展或深入探究這個信念。

尋求新的知識,是每一門科學學科前進的終極動力;而偽科學則用不著在廣度和深度上不斷前進。舉例來說,占星術利用“水星逆行”(從地球上觀察水星運行軌跡,因為相對觀察角度的原因,有時會出現“視逆行”的現象)打造出瞭“水逆”的概念,說它將會讓人“諸事不順、情緒異常”。為瞭偽裝成科學,對於水星逆行的原理,它會不厭其詳,甚至不惜完全抄下天文學的正規解釋以示科學性,但也僅此而已;另一方面,它卻根本不會認真解釋一下“為什麼水星看上去逆行就會讓地球上的某人諸事不順、精神異常”。因為在概念(“水逆”)構建時,主要框架內容(“諸事不順、情緒異常”)就已經完成瞭,剩下的無非是翻來覆去重復這個概念和內容而已。

鑒別之三:對反例的態度不同

科學:在研究的歷程中,人們經常致力於構造或尋找那些與已被公認的理論不一致的反例或證據,而這些科學上的反例曾經無數次地推動科學前進。

偽科學:在偽科學團體中,舉出反例或挑戰公認的教條被認為是一種敵對行為,而這意味著嚴重的消極或負面後果。

伽利略曾通過新發明的望遠鏡發現金星有盈虧現象,這個發現沉重打擊瞭當時公認的地心說,而支持瞭尚無明確觀測證據的日心說。盡管這個發現受到打壓,但進行打壓的並不是科學界,而是教廷。另一方面,根據媒體披露的材料看,國內外的諸多邪教,內部都缺乏理性的討論氛圍,因為它們往往自認是真理的化身,關於教義和組織的一切討論都是多餘的,批評者輕則被隔離,重則被開除出教,甚至遭受人身傷害。

鑒別之四:“自認為真理”的程度不同

科學:人們常說,科學是一個過程。這句話意味著,不存在什麼決定性的、先驗的、不可置疑、毋庸證明的科學真理。每個科學結論都必須通過實驗的檢驗,而且在任何時刻都可以被質疑或被新實驗的結果所推翻。

偽科學:相對就省心多瞭,它的主要觀念和原則是不可能被證偽的,而且永遠也不能改變,永遠也不會錯。

科學需要驗證,也不怕驗證。但是偽科學中有大量的“先驗內容”,沒有道理、也不講道理,你隻要相信就好瞭。比如前幾年暢銷不衰的著名偽科學著作《水知道答案》,裡面長篇累牘地介紹著水能夠感知各種情緒。在情緒良好時,它結成的冰晶非常美麗;在感受到煩躁不安的情緒時,它結成的冰晶圖案則非常紊亂。那麼,H2O這種簡單的分子是如何感知到人類神經活動(比如情緒)的?又是如何影響到結晶的?書裡沒寫,也懶得告訴你,你隻要相信就好瞭—反正很多人正需要這類心靈雞湯。

鑒別之五:根基不同

科學:它的思維觀念,必須基於現有的知識和證據,能夠經由嚴密的推導而得出。

偽科學:基礎論據得來的沒那麼費勁,具體邊界也模糊不清,而且經常引用某位名人的支持作為自己正確的證據。

對於科學而言,一個著名的例子是德國1931年出版的書《一百個作者反對愛因斯坦》(Hundert Autoren gegen Einstein)。這本拼湊而成的、夾雜著科學與哲學批判的書盡管來勢兇猛,但愛因斯坦隻回瞭一句話,日後還成為瞭名言:“如果(能證明)我錯瞭,一個人就夠瞭”。是的,科學隻尊重事實,而不需要更多附麗的東西。而前述的李森科遺傳學,盡管飽受學界批評,但處處搬出斯大林的支持,由此成為瞭所謂“最正確的遺傳學”,結果就是在政治的高壓下,偽科學大行其道。

鑒別之六:解釋風格不同

科學:不繞彎子,解釋必須明確而毫不含糊。

偽科學:解釋模棱兩可,沒有固定而清晰的標準,還經常引用一些可疑或沒多少人能理解的科學術語。

即使拿到食藥監批準的醫療器械,也可能是偽科學產品,比如號稱能夠凈化血液的半導體激光治療儀。

還是拿一段現成的文字來看更簡單。

“人體約70%是水分。血液的水分比率更高達80%。若血氣不足,血液中的水分子便集結成惰性水(即四個氫分子和一個氧分子結合),不能通過細胞膜。遠紅外線能使水分子產生共振,變成獨立水分子(即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結合),提高身體的含氧量,細胞因而能恢復活力,精神更暢旺、頭腦更靈活。進而能提高抗病能力,延緩衰老。”

這是一段對所謂“遠紅外線”保健作用的描述。學過化學的讀者一見可知,這4氫1氧是如何結合的?價位不對啊……而所謂的“惰性水”又是個什麼玩意兒?遠紅外線能使水分子共振(那不成微波爐瞭?),變成獨立水分子,然後就提高身體的含氧量瞭,這是個什麼邏輯?具體機制是怎樣運作的?後面的一串功效又是怎麼來的?

這段文字裡,“細胞膜”、“水分子”、“共振”之類的科學術語比比皆是,但解釋模棱兩可,對它作用的介紹更是莫名其妙。可以說,沒有人能真正解釋出其中的科學道理—包括“原創”這段文字的人在內—因為它本來就沒什麼道理。

總之,偽科學可以說是科學的孿生兄弟,有些是科學走瞭岔道衍生而來的。所以,看起來它與科學長得非常像,不管是科技名詞還是解釋,它都可以直接拿來,二者幾乎無法區分。但是,隻要繼續觀察下去,它的狐貍尾巴就露出來瞭。特別是有些偽科學的目的就是為瞭錢、為瞭名或者為瞭其他的利,那麼最終總是要暴露出它的目的和本質。

掌握瞭這些帶有根本性的區別後,再來面對日常的事物,相信我們已經能夠更好地分辨哪些是科學,哪些是打著科學幌子的偽科學瞭。

撰文/趙燕楓(科學世界2015年第2期,本欄目由中國反邪教協會協辦)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