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票全國山河一片紅的錯版來由,以及因郵票引發的一系列慘案

2018年秋季“全國山河一片紅”在春季拍賣會上拍出1380萬的天價,讓沉睡瞭多年的郵票市場再一次沸騰起來。

全國山河一片紅,郵票目錄編號W20,是中國人民郵政原計劃於1968年發行的一套一枚郵票。

8、90年代由於沒有網絡、電視,對於這張郵票,大多數人隻聞其聲不見其行。對於其為何如此珍貴?曾經傳出各種各樣的不同版本,其中最普世的一條是這張郵票把臺灣給漏瞭,郵票屬於官方發佈,這變相是承認臺灣不屬於中國,屬於國傢重大失誤。

其實這是個誤傳,郵票上面有臺灣,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整個在上面,地圖上除瞭臺灣以外,全部飄紅,目的是為瞭紀念和慶祝當時全國2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都成立瞭革命委員會。

郵票前方為工農兵雄赳赳氣昂昂手持《毛主席語錄》,寓意下一步染紅臺灣,天下大同。

真正漏掉的是南海諸島,就是現在我們和菲律賓、越南爭奪的南沙群島。

還有就是中華地圖這隻雄雞太過圓潤、豐滿,和蒙古、緬甸、不丹的國界線明顯與真正的地圖不符。

中國地圖出版社編輯陳潮同志一看見郵票就猛然一驚,國界線畫錯,特別是南沙群島沒有,這是個很敏感的問題,非同小可。

陳潮立即向當時出版社的生產組作瞭反映,郵電部發現問題後,急令全國各地郵局停售,郵票要全數退回,hold住瞭99%的郵票,但因為這種郵票是運往全國各地發售的,中國這麼大,不可能做到完全統一,有些地方已經提前發行瞭,如北京出售瞭500多張,結果造成全國漏網之魚達兩三千張。

為此各地郵局還大肆宣傳,讓老百姓把購買的郵票拿到郵局更換。當時的老百姓是真純樸啊,不少人真給退回去瞭。

由此造成“全國山河一片紅”存世數量及少,是名副其實的新中國郵票珍郵。

要知道1997年全國山河一片紅的郵票就拍出瞭70萬的天價,在當時的北京隨便可以買兩套房子。放在現在發現是錯版,那是打死也不說。

郵票的設計者萬維生,祖籍福建泉州,出生於日本,畢業於現在的魯迅美術學院繪畫系。

對於臺灣島顏色,萬維生說:“臺灣省沒畫成紅色是因為臺灣屬國民黨領導,實行資本主義,不能和大陸個顏色。”

至於地圖出差,萬維生說:“當時國內有很多版本的地圖 並未完全統一,我參考的是其中一種,而且地圖僅作為背景和參考,但後來本末倒置,反而成瞭主角,這張郵票的結局是時代造成的。”

2003年2月15日15日上午,萬維生將“全國山河一片紅”的全部三份圖稿,捐獻給瞭泉州歷史紀念館,成為鎮館之寶。

人類創造郵票的目的是在那個沒有電子支付的年代,方便交易,卻不知創造出瞭一種遠超產品本身價值的金融屬性產品,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中國第一張郵票——大清龍票,拍出瞭5000多萬的售價。如此高昂的價格,自然有人為之癡迷,也有人為之瘋狂。

郵票起爭,殺人碎屍

2006年,廣州市天河區翠湖山莊有一名集郵愛好者周風,認識瞭另外一名同是郵票迷的男子劉江。周風從孩提時積累的郵票有整整一大本,向劉江展示,劉江見財起意,過瞭幾日假意告訴周風有人願意用8萬元購買他的郵票。

劉江說:“這個生意是我找的,作為中間商需要收取10%的手續費。“周風同意,劉江又說:“為瞭以防萬一,買賣雙方不得見面,郵票交給我去交易。”周風心想熟人還擔心什麼。然而劉江燒的就是熟人,郵票拿去後推三阻四,不是交易泡湯瞭就是東西不在手裡,歸納成一句話就是不退。

後來劉江被周風的電話、短信、登門攔截逼急瞭,劉江直言不承認拿瞭郵票,面對不認賬的劉某,周風決定引君入甕再關門打狗,打他電話給劉江,謊稱自己還有一本郵票年冊要劉江幫忙出售,要求現金交易。

劉江也是利欲熏心且智商有限,以為吃幹抹凈還有便宜可占。2006年6月5日下午2時,劉江欣然赴約,周風將劉江引進門,先禮後兵,以前一件事質問劉江。

一時間,兩人爭執起來。周風手指劉江問候其祖宗十八代,劉江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替自己的祖宗報仇雪恨,劃傷瞭周風的手指,並將周風踢倒在地。周風倒地後看見自傢沙發底下有一塊板磚,二話沒說拿起就往劉某江頭部砸。這周風傢也是暈瞭,沙發下面還有板磚,這是傢還是工地啊。

隻一下,劉江就應聲倒地,血流滿面。周風怕出事,找東西給劉江堵傷口,不想打臟毛巾,想瞭想抓住劉江腋下,拖至洗手間,用廁紙往劉江後腦上塞,一兩分鐘後,血就止住瞭,但劉江也沒氣瞭。

周風一陣猶豫後,決定毀屍滅跡後逃跑。他先用剪刀剪開劉江的衣服和褲子,淋上食用油,在馬桶裡燒開後用水沖走。接著,周風又用剪刀、菜刀、羊角錘、菜板等工具肢解屍體,把劉江的屍肉和內臟切碎,放進鍋、湯煲煮開後倒入馬桶沖走。

人頭及部分無法切碎的屍體,主要是骨頭,周風全部裝在袋子裡打包,然後把洗手間和客廳打掃得幹幹凈凈。

周風在晚上8點之前忙完這一切,虛脫地坐在沙發上抽瞭半包煙,回過勁的周風決定連夜把劉江的人頭和骨頭搬走,弄到野外掩埋。出門前,周風將劉江帶來的幾萬元現金、手機、郵票拿瞭,收拾細軟不打算再回來,準備亡命天涯瞭。

2006年6月6日凌晨2時,周風用電話預約瞭一輛出租車,然後提著大包小包進瞭電梯。小區保安劉師傅,與遇害者同姓,可能是冥冥中來替500年前是一傢人的劉江伸張正義。

恰好夜間巡邏到周風居住的5號樓下,見到周風獨自一人正將一個拉桿行李箱、兩個背包和一個蛇皮袋搬出電梯間。當時已是凌晨,小區內行人稀少,劉師傅心中起疑便上前查問。

周風說:“我是17樓業主,和老婆吵架瞭,箱包都是自己的東西。”劉師傅提出要檢查周風的包裹。周風拒絕:“這些是我的私人物品,你非國傢執法人員,無權檢查。”

這是正好周風預約的出租車到瞭,周風招呼的士司機將箱包、蛇皮袋等物搬上車,然後上車欲離開。保安劉師傅攔在車前,對司機說:“凌晨2點大包小包搬傢,作為保安我們必須查驗,但男子拒絕瞭,所以請你配合,出示身份證件,待登記後離開,以免將來出瞭事說不清。”

司機覺得保安說得有理,沒有啟動車子,這時正好有另一名保安過來,兩名保安再次要求周風下車開包檢查。周風拒絕,說:“行瞭,我今晚不走瞭。”說著對司機說:“你幫我把行李搬上樓,我給你10元。”

出租車司機此刻已經感覺周風行為可疑,要周風下車,不拉這單活瞭,司機拒絕幫忙,隻是下車打開瞭後備箱,周風無奈隻能自己搬行李,經過下午的折騰和精神高度緊張,周風已經累得像條狗,從後背箱搬下行李時,蛇皮袋磕在車框上,撞破瞭裡面的塑料袋,滲出幾滴紅色液體。

周風急忙用腳踩住,但出租車司機假裝未註意,其實已經看見。周風走後,司機告訴保安:“蛇皮袋有紅色液體滴出,可能是血,趕緊報案。”

當值保安本來就覺得事情蹊蹺,聞言後迅速報警。幾分鐘後警察趕到翠湖山莊小區,與保安一起來到5號樓17樓敲開周風的房門,警察控制住周風,對其進行搜身檢查,另外的警察和保安進入房間找到剛才的幾個行李袋,一打開,所有人嚇得叫出聲來,急忙呼叫同事增援。行李袋內是滿滿的血肉模糊的骨頭和一顆面目模糊的人頭。

2007年9月10日,廣州中院判處周風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南京拍磚,殺人劫郵

1997年8月16日下午5點左右,南京市玄武區陸傢裡,30多歲的郵票商人喬蒙被人鐵棒爆頭,慘死街頭,他倒地之初,距離傢門僅10米,自此陰陽相隔。大禹治水是三過傢門而不入,喬某則是再也回不去瞭,二十歲的妻子,三歲的幼子,自此生死兩茫茫。

警方接到報案後,從現場腳印推測作案人員是3人,從遺留的木棍斷定這是一起精心預謀的搶劫案。警方通過走訪和調查出租車司機接單路線,查出犯罪嫌疑人軌跡是作案後打車到中央門,又換瞭一輛出租車去瞭江北,最後步行離開,受當時偵察條件限制,警方失去犯罪嫌疑人蹤跡,無奈隻能保留現場提取到可疑指紋,留待某一日。

2015年中國公安總局開始打通各地指紋庫的信息化和網絡化,形成全國指紋共享和比對。南京警方在進行積案現場指紋比對時,發現一名叫祁剛的人有重大嫌疑。

然而南京警方在追查祁剛過程中,詭異發現此人身份、檔案、戶籍信息神秘消失,沒有任何信息,找不到本人,已沒有傢人。警方通過大數據篩查,發現2004年在鄭州落戶的祁錚強有異常,這傢人從河南信陽遷到鄭州,之前,祁傢戶口中沒有祁錚強這個人,但在鄭州落戶時又突然冒出。

雖然檔案比對發現兩人年齡相差8歲,但民警猜測,祁剛和祁錚強就是同一個人,利用當時公安機關未聯網,改名改年齡,洗白身份。

2016年12月21日冬至,警方找到祁錚強,他如今是鄭州的一名千萬富商,住豪宅開豪車,傢庭富裕生活安逸。抓捕組進入祁錚強傢中,當聽說是南京公安時,祁錚強臉色就變瞭,很快就交代瞭。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此刻顯得如此蒼白。祁剛搶劫殺人,回傢從木工做起,短短十年內白手起傢成為千萬富翁,反而是好人長短命,禍害活千年,祁剛當初是未成年犯罪,不可能判死刑。所以建議中國向西方一些國傢學習,把死刑犯年齡降低到12歲。未成年人犯罪的時候不會考慮受害者的年齡,我們為何要考慮他們的年齡,在子彈面前人人平等。

1997年8月,三個青勾子娃娃,17歲的趙恩17歲,同為15歲的樊軍傑、祁剛夢想仗劍走天涯,從山東走到南京是餓得前胸貼後背,變成瞭提板磚走天涯。90年代正是郵票、紀念幣瘋狂的年代,三人在大方巷郵票市場閑逛後,標準瞭攤位最大的喬蒙,趙恩做著黃粱美夢,說:“如果他身上有全國山河一片紅,這一票,我們就發瞭。”

祁剛說:“沒看到攤位上有那張票啊。”趙恩說:“那麼之前的東西能隨便展示嗎?”三人於是等到喬某收攤回傢途中,在小巷中下手,沒有多餘的廢話,沖出來一板磚就拍上去,喬蒙至死都不知曉怎麼回事。所以有人說不要和青勾子娃娃打架,這個年紀的人無知無畏,下手沒有輕重。趙恩、樊軍傑、祁剛打倒喬蒙,拿上營業款和郵票迅速離開南京。

2017年11月,三人在南京中院受審,由於3人在作案時均是未成年人,主犯趙恩被判無期徒刑,樊軍傑、祁剛分別獲刑9年、7年。

說瞭前面兩期因郵票而起的灰暗事件,也講一講郵票在辦案中的積極作用,美國警方就依靠一枚郵票破獲瞭一起親生母親殺子案。

1997年11月20日,美國西雅圖加油站工作人員在廁所的垃圾桶裡發現一名新生的男嬰屍體,臍帶都未剪掉,推斷大概率是被未婚生子的母親所殺。

警方在加油站超市的監視器發現一名可疑女子,由於像素等原因,畫面模糊,多年來都無法確認女子的身份。

事發後,鑒識人員從嬰兒胎盤血上取得嬰兒生母的DNA證據。

一晃20年過去,2018年美國警方周期性的全美DNA數據篩查,發現族譜網站上一名叫沃倫的女子DNA樣本與嬰兒身上的一致。

族譜網站是美國一傢非盈利性的網站,許多網友把自己的DNA數據公開到網上,由電腦匹配族譜,也許某個素昧平生的人其實500年前和你的曾曾曾祖母是一奶同袍

沃倫的DNA數據是自行上傳,非授權檢測機構,不能作為呈堂證據,而個人DNA數據受隱私保護,在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是不能強制要求沃倫提供的。

怎麼辦?西雅圖警方靈機一動,以匿名方式寄瞭一封信給沃倫,附有職責說明,表示願意向沃倫提供一個更多收入的工作機會,期待她的回復。

不出意料,沃倫回信瞭,警方從她回信上的郵票取得唾液樣本。經過比對,證實她就是23年前加油站男嬰的母親。這下證據確鑿,跑得脫馬腦殼,隨後西雅圖警方以涉嫌殺人的罪名逮捕瞭現年50歲的女子沃倫。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