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上半年十大熱點事件盤點!

前言

2023年是疫情結束後的第一年,也是“生存”回歸“生活”的一年。

霸占瞭主流議題近三年的“疫情”終於淡出瞭歷史舞臺,褪去瞭“疫情”這層濾鏡,我以為能夠更加清楚地看清這個社會,於是自2月開始,便嘗試以推文的方式記錄這個“穩中向好”的時代。

這半年裡:一部《狂飆》捧紅瞭反派角色高啟強;

一具遺體的出現,也令網友對胡鑫宇案件的疑點感到迷茫。

ChatGPT的走紅讓世人看到瞭科技的力量;

粉發女孩的自殺又讓大傢對網暴火冒三丈。

淄博燒烤的爆火給政務傳播樹立瞭榜樣;

而陳志龍為瞭報復中國電科卻撒下瞭彌天大謊。

有人處心積慮塑造弱者形象,隻為“洗白”自己高鐵上的兩巴掌;

香港國泰航空乘務員私下裡的對話以及寶馬mini員工櫃臺前的諂媚,讓不少國人感到心涼。

校方和市監局的“指鼠為鴨”讓網民直呼荒唐;

川大女生的誣告以及張雪峰的“無腦”,又讓網民對新聞傳播學感到失望。

反轉年年不少;網絡處處施暴。

問我風景哪裡好,霧裡看花最妙……

熱點事件一:《狂飆》的爆火與高啟強的走紅

▶ 事件概況:

作為開年最火的電視劇,《狂飆》上線期間狂攬120多條微博熱搜,甚至凌晨的網吧都成瞭《狂飆》專場……

據統計,全劇平均收視率1.54%,單日全端播放量首次突破3億。劇中從“賣魚販子”黑化為“黑老大”的高啟強屢登熱搜,貢獻瞭早期最火的梗:“建議查一查張頌文,不像演的。”

《狂飆》不僅成瞭大傢日常的談資,更是新傳考研er不可忽視的“考點”!該劇為什麼出圈?高啟強為什麼“人見人愛”?為什麼“反派”的風頭會蓋過“正派”?我們又該如何從新聞傳播學的視角解讀以上問題呢?

▶ 事件分析:

鄒振東老師在《弱傳播》中提出“輿論的次理論”,認為輿論世界是主次顛倒的傳播世界。在輿論形態的譜系中,主流輿論是最不活躍的輿論,次主流輿論是最活躍的輿論。這也許能解釋為何這部劇最火的是反派“黑老大”。

在早期文學影視作品中,相比於代表主流輿論的正面角色,反派由於缺少背景介紹和情節鋪墊,抑或是出於宣傳主流輿論的需要,往往以反主流輿論的角色出現在觀眾眼前。

但隨著編劇水平的提高以及觀眾審美需求的改變,反派逐漸擁有豐富細膩的人設、深入人心的背景介紹,是有血有肉影片的重要一環——即他們為何成為反派。正因如此,大部分反派角色從反主流輿論逐步轉變為次主流輿論。

在《狂飆》的劇情設定中,導演先講述開始和結尾,然後再慢慢填充中間的內容。高啟強出身貧窮,父母早逝,留下兄弟妹三人,身為長兄的他靠賣魚維持傢裡的生計,還要被龍虎兄弟欺辱。在嘗到一次權力尋租的快感之後,高啟強一個老實人的身上逐漸長出瞭賊心與賊膽,並在欲望與生存需求的驅使下,一步步走向無底深淵。

高啟強雖然仍在與作為主流輿論的掃黑除惡處於對立關系,但是觀眾對他早已不再是純粹的恨,而是帶有同情,甚至在反面角色身上看到瞭自己的影子,將自己代入反面角色。這就是作為次主流輿論的高啟強能夠在輿論場上廣泛傳播的原因,同時也是獲得更多觀眾關註和喜愛的傳播密碼。

▶ 新傳概念&理論:

次主流輿論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二:OpenAI公司發佈ChatGPT

▶ 事件概況:

ChatGPT於2022年末推出,當時已有很高討論度。隨著技術升級,ChatGPT3.5、4.0相繼出爐,越來越多人意識到瞭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的革命性,各行各業都在熱議ChatGPT是否會影響自己的“飯碗”,甚至有人預言它會帶來第四次科技革命。

相關新聞報道也層出不窮:1、美版頭條ChatGPT上崗寫新聞;2、報道稱ChatGPT成黑客編寫惡意軟件「利器」;3、美國學生用ChatGPT寫論文拿下全班最高分;4、多傢期刊、出版機構禁止將ChatGPT列為論文合著者。對現實有如此影響的客體,隨時都能成為公共討論的焦點。

不少新聞與傳播的學界大佬也在關註ChatGPT,現在這項技術逐漸被大傢各種玩壞——寫論文、編代碼、講故事、角色扮演……

▶ 事件分析:

關於人工智能影響的討論,像是“狼來瞭”,每次都能引發廣泛關註,但又很快不瞭瞭之。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縮寫為AI,是研究、開發用於模擬、延伸和擴展人的智能的理論、方法、技術及應用系統的一門新的技術科學。人工智能是計算機科學的一個分支,它企圖瞭解智能的實質,並生產出一種新的能以人類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應的智能機器,該領域的研究包括機器人、語言識別、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和專傢系統等。人工智能是對人的意識、思維的信息過程的模擬。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樣思考、也可能超過人的智能。概念誕生以來,相關理論和技術日益成熟,應用領域也不斷擴大,未來人工智能帶來的科技產品,將會是人類智慧的“容器”。

我們無需對機器的“入侵”過於悲觀,但在人-機互動中,也需要時刻思考這樣的問題∶人如何把握技術智能的方向?如何超越技術,堅守人的價值?技術是時代的座架,然而能夠駕馭技術從而影響時代進程的,永遠是有主體意識的人。這是海德格爾站在上世紀的時代浪頭,為技術與人的關系所作的註解。

技術作為推動社會發展的力量被越來越深地嵌入到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之中,與此同時人類的需求和追求也在影響著技術變革的方向和進程。但同時,任何一種潮流呈現壓倒性態勢,都會對人的感覺和精神造成侵害。如馬爾庫塞所言,技術與人的關系需要在二者的動態中找到平衡的支點,既不侵害個體的自我與行動,又不可完全否定技術的價值。而應該讓“技術邁入平淡無奇的尋常事件”,促進個體的發展,成為社會發展的“助推器”。智能技術越發展,人的價值關懷就越重要,希望人始終能超越算法。

▶ 新傳概念&理論:

人工智能;技術倫理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三:粉發女孩自殺:她本該和她的頭發一樣自由

▶ 事件概況:

2月19日下午,鄭靈華(網名:@雞蛋姬)的好友@熊貓控小唯 通過社交媒體透露,“因為網暴加校園暴力,我的朋友鄭靈華,她的生命永遠的停在瞭2023年1月23日”。

2022年7月,鄭靈華在個人社交賬號上發佈內容稱,自己從一個差點去瞭職高的美術生,一路奮鬥,成功逆襲,被保送到某985名校成為一名研究生。這一喜訊,她特意同病床上的爺爺分享。

然而,相關內容被無良營銷號搬運,編造出各種故事。一個985大學的碩士,原本擁有無限光明前途的鄭靈華,卻被網線另一端那群網民深深傷害。生命的最後兩個月,絕望和無助纏繞著她走向瞭一條不歸路……

▶ 事件分析:

1、批判“道德”:人類文明的“雙刃劍”。

從世界范圍來看,尤其是在東亞文化圈中,道德具有相當大的權威,我們從小到大都在接受道德教化。那麼道德究竟是什麼?德國哲學傢尼采在《偶像的黃昏》一書中一針見血地指出,道德是理性的巨大原罪,並提出道德的基本公式就是“做這個,不做這個——你就將幸福”。

“老師就應該規規矩矩,不能染發,這樣才是好老師,不然會帶壞學生”,這種對教師群體的道德偏見正是尼采重點批判的對象。這種道德偏見的存在,會扼殺許多豐富多彩的真實事物,甚至是許多像鄭靈華這樣具有個性的人。

誠然,道德的確是維系社會發展的情感紐帶,但道德教化同時導致瞭普遍真實存在的道德悖論:一方面道德培養瞭大批精於渲染、張揚自己行為正義,粉飾和掩蓋支配自己行為的“惡意”的偽君子;另一方面,就絕大多數民眾來說,則養成瞭誇大道德作用、言必稱道德的思維習慣。

道德悖論的存在使得道德成為一把人類文明的“雙刃劍”,道德的使用方式也決定瞭道德產生的效果:道德用來律己,好過一切法律;道德用來律人,壞過一切私刑。

2、言論自由濫用:網絡暴力的“保護傘”。除瞭道德審判,言論自由的濫用也是網絡暴力的誘因。言論自由在任何地方都不是絕對的,更不意味著個體或組織可以惡語傷人,甚至抱團對他人進行輿論審判。必要的言論自由有助於完善公民輿論監督權,從而威懾惡人;但濫用言論自由容易導致輿論審判,並且使言論自由異化成網絡暴力的“保護傘”,讓網絡暴力者得以為非作歹。

網絡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觀點自由市場”,每個人都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但並非所有網民在表達觀點的過程中都能做到理智、客觀。網絡表達的匿名性和自由性,使得互聯網上出現瞭一幫打著“言論自由”旗號攻擊謾罵他人的群體,當這些惡性言論不斷匯聚,就會形成網絡暴力的輿論場。

如果有人此時正享受網絡暴力帶來的快感,甚至還在慶幸沒有被追責的話,那他可能忘瞭一個重要的事實——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網絡暴力的目標。很多網民最初隻是抱著僥幸心理去“圍觀”網暴鄭靈華的現場,但在其他暴力言論情緒感染下,失去瞭理智和客觀,進而打著“言論自由”的旗號,加入到網暴鄭靈華的行列當中。

自由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羅翔曾說,“真正的自由不是放任的自由,而是一種節制的自由”。言論自由亦然,網絡空間中的言論自由不是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而是想不說什麼就不說什麼,這樣既享受瞭言論自由的權利,同時也保護瞭他人的合法權益。

▶ 新傳概念&理論:

道德偏見;言論自由;網絡暴力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四:淄博燒烤,天下第一

▶ 事件概況:

今年3月以來,原本籍籍無名的山東淄博燒烤突然火爆出圈,成瞭年輕人出遊打卡的聖地。剛過的“五一”假期期間,“進淄趕烤”的遊人把淄博的住宿預訂量推高到2019年的865%以上,淄博火鍋店傢傢爆棚。

此外,這股淄博熱也輻射到外,帶動山東全省酒店預訂量水漲船高。

人口不到500萬的淄博是一座資源枯竭型的老工業城市,此前並沒有太大的名氣,此次憑借燒烤出圈,壓倒名氣更大、曾獲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錦州燒烤、徐州燒烤、新疆燒烤等。

為此,錦州市的區級書記、局長都帶隊趕赴淄博“抄作業”,錦州燒烤協會還專門召開會議“學習與反思”,連更遠的河南河北也有市級官員前往淄博考察。

▶ 事件分析:

首先,淄博燒烤的爆火離不開網友們的媒介朝覲。

媒介朝覲是英國傳播學傢庫爾德利提出的概念,意思是到媒介敘事中重要的地點去旅行。

短視頻拍攝+網紅地打卡,意味著人們身體親臨特定現場空間,將媒介想象的地理與真實的地理重合,邂逅實體空間與虛擬空間的交互感覺。

淄博就是一個媒介朝覲的聖地,淄博城市知名度、燒烤火熱度、當地人好客度紅遍全網。打開抖音、小紅書等社交媒體,湧現出不少與淄博燒烤有關的短視頻,從而吸引網民前往淄 博朝覲,當他們獲得瞭優質的朝覲體驗後,便會在社交媒體平臺分享自己的體驗,吸引更多 網民前來朝覲。

其次,淄博燒烤的爆火也與短視頻的媒介性質有關。潘祥輝教授認為,短視頻媒介是一種平民媒介,它喚醒和激發瞭普通人的傳播本能,正因短視頻使用的低門檻,讓全民得以自由地參與進來,成為個人 vlog 拍攝和記錄的主體。

同時,短視頻作為一種“熱媒介”,不需要觀眾投入過多的思考,更容易調動以情感邏輯為主的快系統,進行信息加工處理。比如短視頻具有可見性與娛樂性的媒介特征,使得人們難以忘卻這場美食視覺盛宴中,炭爐裡滋滋冒油的誘人畫面。短視頻營造的視覺景觀,彌補瞭文字敘事裡缺失的聲音、動作和表情,讓文字傳播時代消失的場景畫面得以回歸。

最後,淄博燒烤的爆火也是一次優秀的政務傳播。淄博市政府在這次輿情面前表現得非常成熟,不論是開設“燒烤專列”,還是“勸退信”,都彰顯出瞭淄博包容豁達的城市形象,給其他地方政府提供瞭優秀范本。

▶ 新傳概念&理論:

媒介朝覲;冷熱媒介;政務傳播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五:中國電科陳志龍事件

▶ 事件概況:

4月4日,一段“員工怒懟領導”的聊天記錄在互聯網傳播,堪稱“職場爽文”。

領導宣佈清明節加班,員工當場怒對,輸出瞭長期的怨氣,同事集體請求辭職。以上截圖的信息很豐富、傳播很迅猛,回應瞭當下網絡關於“加班”的激烈情緒。

按去年36氪發佈的《年輕人加班報告》,每天加班和經常加班的年輕人占比76.1%,僅1成年輕人敢下班後不回消息。

聊天記錄點燃瞭社會對“加班”積累的怨氣,發展為一起輿論事件。

但“辟謠”來的很快,聊天記錄的當事人為“中國電科(CETC)成都區軟件開發事業部員工”,中電科卻表示:網傳單位和人員,並非其所屬成員單位和員工。也有博主“在線打假”,由字體、行距等細節斷定聊天記錄為造假。

4月6日,網上再次流傳出涉事陳某任免文件。並有網友稱陳某在中電科工作十餘年,以及懷疑陳某為中國電科“臨時工”身份。

對此,中電科表示:集團所有單位已開展多輪排查,包括勞務派遣和協作人員,均無此人。網上出現的任免文件明顯偽造,相關單位已報案。

昨晚,事件迎來最後反轉:警方調查後發現,陳某龍因求職被拒,偽造聊天記錄報復中國電科。

▶ 事件分析:

謠言是沒有事實根據的傳聞,中國電科陳志龍事件這一謠言之所以能被廣泛傳播,與奧爾波特的謠言流通公式有關,美國學者奧爾波特提出瞭謠言的流通公式,即R =I×A(謠言流通量=事件重要性*事件的模糊性),後來這一公式被擴寫成R =I×A×U(謠言流通量=與問題的關聯度*社會成員的不安感*環境的不確定性)。

謠言雖然是虛假的,但謠言背後反映的社會現象確實真實存在的。陳某龍用經不起推敲的聊天記錄,調動瞭大眾情緒,消費瞭公共情感,必將面臨法律的懲處。但加班痛點需直視,如何疏解工作壓力,化解加班積弊,值得全社會進一步思考。

後真相時代也是培育陳志龍事件的溫床。後真相(Post-Truth)是2016年《牛津英語詞典》選中的年度詞匯。在後真相時代,真相並沒有消失,隻是變得次要瞭,重要的是情感和觀點。後真相時代的基本特征是情緒在前,理性在後;認知在前,真相在後;成見在前,客觀在後。

透視此事,我們應意識到,面對網上很多過於離奇的事件,不妨讓子彈多飛一會兒,讓後真相時代,過渡到“候”真相時代。如果情緒被輕易點燃,就可能被人當槍使,抑或成瞭不懷好意之徒的工具。

▶ 新傳概念&理論:

謠言的流通公式;後真相時代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六:上海車展寶馬mini冰激凌事件

▶ 事件概況:

4月19日的上海國際車展上,寶馬MINI展位舉辦贈送冰淇淋活動。而由於工作人員在發放冰淇淋時,疑似區別對待中國和外國訪客。由此引發瞭中國網民對寶馬“搞歧視”的質疑。

根據網上的視頻內容,2個中國女孩在寶馬MINI展臺詢問工作人員免費發放的冰淇淋,被告知“發完瞭”。在她們沒走多遠,一個外國人上前詢問,2名工作人員立馬轉換面孔,在與對方熱情交談後,又從保溫箱拿出瞭冰淇淋遞給對方,還貼心教他們如何食用。

這一幕被旁邊的一位網友看見,隨即,該網友走上前詢問:“可以免費拿嗎?”,工作人員擺手表示拒絕。網友再問:“是發完瞭嗎,可以掀開讓我看看嗎?沒有的話我就不要瞭。”此時,工作人員解釋道:“冰淇淋是限量供應的,需要海外賬號。”

該網友發現,現場前來領取冰淇淋的中國人一律被告知“發完瞭”,而外國人來索取時,不但能得到冰淇淋,還能得到協助打開的貼心服務。這一視頻在網上發佈後,迅速點燃瞭網友情緒,寶馬“冰淇淋事件”迅速登上國內各大網絡平臺熱搜排行榜,很多消費者怒噴寶馬區別對待中外訪客,指責寶馬的雙標,憤怒之情溢於言表。

▶ 事件分析:

首先,寶馬mini冰激凌事件是一次典型的危機公關事件,危機公關是指應對危機的有關機制,具體是指機構或企業為避免或者減輕危機所帶來的嚴重損害和威脅,從而有組織、有計劃地學習、制定和實施一系列管理措施和應對策略,包括危機的規避、控制、解決以及危機解決後的復興等不斷學習和適應的動態過程。

危機公關5S原則是企業應對輿論危機的有效手段。危機公關5S原則是指危機發生後為解決危機所采用的5大原則,包括承擔責任原則(shouldering the matter)、真誠溝通原則(sincerity)、速度第一原則(speed)、系統運行原則(system)、權威證實原則(standard)。

但是寶馬在這次危機面前並沒有及時落實危機公關5S原則中的承擔責任與真誠溝通原則,沒有轉為危機,最終導致自己虧損160億人民幣。

其次,在寶馬mini冰激凌事件中,網民的憤怒情緒主要來自民族主義思潮。中國民族主義思潮可溯源至近代以來的百年屈辱。民族主義思潮重點表現在對本民族成員崇洋媚外行為的鄙夷以及對外國人的排斥。

民族主義不僅是對外攻擊的利刃,同時也是凝聚民族共同體、保護本民族文化的護盾。在寶馬mini事件發酵的過程中,有的民族主義者把危機公關問題上升至“敵友問題”,甚至發展出一些口號式的煽動,例如“寶馬mini滾出中國”,讓外界對事態的發展隱隱感到不安。

但是,有的資本傢還會利用民族情緒,攻擊別國產品,進而為自己牟利。因此,對於民族主義我們要辯證看待,既要避免民族主義上升至破壞力更強的民粹主義,又要避免民族主義異化成資本傢牟利的工具。

▶ 新傳概念&理論:

危機公關5S原則;民族主義


熱點事件七:四川高鐵掌摑事件

▶ 事件概況:

2023年5月2日,王女士乘坐C6276次列車時與後座楊女士一傢發生糾紛。起因是,楊女士的孩子吵鬧、多次撞前座椅背,王女士與後座孩子傢長楊女士交涉時起瞭爭執,由於楊女士同行人首先辱罵王女士,沖突升級,雙方對罵,進而演變成一場“互毆”。

當天晚上,王女士在抖音發佈瞭自己拍攝的現場視頻,表示自己本想制止後座“熊孩子”踢椅背,卻反遭孩子父親的辱罵,甚至孩子母親楊女士還動手打瞭自己一巴掌,於是自己還瞭一巴掌回去。

5月7日,王女士發佈抖音稱自己被公安機關行政處罰200元,楊女士被行政處罰500元,並表示對於公安機關“各打五十大板”的處罰結果並不認同,會提起行政復議。

王女士的控訴在網絡上引起瞭不小的波瀾。有人質疑成都警方“各打五十大板”的處罰決定是“懶政”和“和稀泥”的表現;也有網友認為王女士制止“熊孩子”的行為是正義的,而且還是“熊孩子”母親楊女士先動的手,警方應該認定王女士是正當防衛。

作為現實中的“弱者”,王女士的遭遇在輿論場中博得瞭網民的同情。

5月10日,《四川觀察》發佈瞭此次高鐵掌摑事件的現場視頻,成都鐵路公安處也正式回應此事,並發佈警情通報。高鐵掌摑事件的關鍵事實基本明晰——王女士掌摑楊女士兩次。正是基於這一事實,警方判定兩人確屬互毆,所謂的“和稀泥”式的“各打五十大板”的裁定其實合情、合理也合法。

▶ 事件分析:

道理是強者的工具,情感是弱者的武器。

鄒振東教授在《弱傳播》一書中指出,我們生活在兩個世界——現實世界與輿論世界。現實世界是強者生存的世界,弱肉強食,因此我們要不斷提升自身能力,讓自己變得更強才能在現實世界生存下去。

但輿論世界恰恰相反,輿論世界是弱者生存的世界,強肉弱食,隻有讓自己顯得更弱才能博得輿論的同情,在輿論世界生存下去。

現實中的強勢群體就是輿論中的弱勢群體。

大部分網民雖然沒有看過《弱傳播》,也沒有學習過輿論學的理論,但是能明顯感知到,此前在“我爸是李剛”等輿論事件中,現實中的強者在輿論中並不占優勢,反而會成為眾矢之的。因此通過經驗觀察的方式,廣大網民內心其實早已諳熟輿論的弱定理。

因此,當發現自己身處於輿論漩渦時,通過刻意隱瞞事實等方式,盡力把自己塑造成弱者、從而博得多數人同情,成為應對輿論的首要目的。

在草根選秀節目中,許多選手在自我介紹環節總會向評委老師講述自己的“悲慘身世”,以此博得評委和觀眾的同情。甚至有的節目組還會刻意為選手杜撰“悲劇”,提高收視率。

可是一旦見過真相,就無法在謊言中茍活。當“弱者”的面具被真相撕下後,當我們發現自己的同情心被所謂的“弱者”惡意利用,那些塑造“弱者”形象的人便會掉入輿論反噬的陷阱,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弱傳播,既是傳播密碼,也是傳播陷阱……

▶ 新傳概念&理論:

弱傳播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八:香港國泰航空乘務員“歧視”事件

▶ 事件概況:

5月22日,有大陸網民實名舉報國泰航空空乘人員存在歧視非英語乘客的行為。投訴人表示,在機艙後排聽到空乘人員用英文及粵語嘲笑乘客不懂英文,有空乘人員用英語對同事說:“如果他們不會說毛毯的英文,那他們就不配blanket。”而一名老人在起飛後帶小孩去洗手間時,空乘人員先用粵語廣播“安全信號燈還未熄滅,請回到座位。”之後又向同事表示:他們聽不懂人話啦。一時間,國泰航空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盡管國泰高層在輿論壓力下連發三份聲明,解聘三名空乘人員,並多次出面道歉,但依然難以平息眾怒。

▶ 事件分析:

有網友認為,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歧視由來已久,“如果你看見廚房裡有一隻蟑螂,那麼裡面肯定不止一隻”。制造他者本質上是一個求異的過程,人們總是會自覺不自覺地通過“劃清界限”的方式制造他者,並用這種求異的方式對他人產生偏見,來獲得或維持以往的優越感。國泰航空的三名空乘人員亦是如此。曾經的香港被譽為“亞洲四小龍”,有一段時間,部分香港人的腦海中逐漸產生“大陸≈窮”的偏見,對大陸存在固有的刻板印象,喜歡貼上“大圈仔”的標簽,而維持偏見的方式之一還可以從語言上下手,把粵語或英語標榜為高貴的語種。國泰航空的三名空乘人員為瞭讓自己心理平衡,以“會不會說粵語或英語”為標準,在自己與他人之間劃出一條界限,通過制造他者的方式,萌發脆弱的優越感。

但是,媒介的本質就是“放大”,國泰航空事件之所以鬧得沸沸揚揚,也是因為事件中的某些要素契合瞭我們原有的刻板印象,經過媒體的報道後,這種刻板印象被不斷放大,進而加深瞭原有的偏見。但實際上,此次事件或許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糟糕,糟糕到需要上綱上線的程度。正如《人民日報》海外版媒體“俠客島”所說:“國泰航空不能代表香港服務業,更不能代表香港。這種惡劣事件在今天的香港是局部和偶發的。”

▶ 新傳概念&理論:

“制造他者”的偏見、刻板印象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九:川大女生“地鐵門”事件

▶ 事件概況:

6月7日,四川大學2022級碩士研究生張某在其個人社交賬號發佈瞭一段視頻,稱在廣州地鐵上遇到一名“猥瑣男”對自己進行偷拍,並配文稱“手法嫻熟不是第一次作案”。視頻中,張某要求檢查該男子的手機相冊,該男子表示可以讓她檢查,並否認偷拍的行為。視頻迅速在網絡上引發關註和轉發,有網友曝光張某的身份和學校信息。

事情發生後,廣州地鐵和警方介入調查,並於6月9日回應稱經核實該事件系誤會,雙方已經和解。11日,該男子的兒子鄧先生陪同父親到廣州鷺江站派出所報警,並於13日與張某在派出所進行瞭溝通協商。張某當場哭著道歉,並表示希望能夠得到鄧先生一傢的諒解。鄧先生表示不想讓張某退學或賠償,隻要她能在網上公開道歉就行。

另外,據騰訊方面證實,已解除瞭張某的實習合同。四川大學在通報中表示,經查實,張某存在違反大學生行為準則和學校教學管理規定的行為。考慮到張某公開道歉,經調解後取得對方諒解,雙方達成和解,本著教育與懲戒相結合的原則,學校依據《四川大學學生紀律處分規定》,給予張某留校察看處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給予張某留黨察看處分。此外,學校對張某推薦免試研究生的接收過程進行瞭核查,未發現違反國傢和學校相關規定的情形。

▶ 事件分析:

張某的身份在此次事件中無疑是引發輿論風波的關鍵因素之一。

她作為保送進入四川大學的新聞傳播學研究生,本應具備超越大多數普通人的媒介素養。然而她不僅連最基本的事實陳述都做不到,甚至還為瞭圖一時之快,操縱網民情緒,這著實令不少網友大跌眼鏡。正因如此,許多網友從她的專業下手,開啟瞭新一輪的輿論審判。

張某作為985新傳研究生,理應知道輿論的強大能量。更直白一點,她知道輿論能殺人,並且比普羅大眾更能預料到曝光視頻的後果。

給大叔扣上“莫須有”的黑鍋、拋開事實大談“女權”,“川大新傳研究生”的標簽似乎能證明她的文化程度,但無法掩蓋她的新聞職業道德與素養。

用專業知識行惡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為什麼羅翔會受到大傢尊重?一部分原因是他有能力利用現有的法律法規,鉆法律的漏洞,甚至能夠實施一場無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的“完美犯罪”,但是他卻選擇瞭向公眾普及法律知識,成為一名致力於教育和培養法律人才的教師。

新傳專業亦是如此,我們深諳輿論之道,對於傳播的底層邏輯瞭如指掌,對於受眾的心理知之甚詳。具體在這件事中,張某知道女權主義是敏感議題,“地鐵大叔”加上“疑似偷拍”、“猥瑣男”等的關鍵詞就是“流量密碼”,她大概率能夠獲得輿論的支持。

學新傳是為瞭操弄輿論;學法律是為瞭實施“完美犯罪”;學醫是為瞭從患者手裡撈錢……“壞人不可怕,就怕壞人有文化”。

一旦專業向惡成為普羅大眾對於知識分子的普遍印象,一大波反智主義和民粹主義也將卷土重來,知識界或許會面臨失去群眾基礎的風險。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熱點事件十:“鼠頭鴨脖”事件:鼠鼠我到底是是鼠還是鴨

▶ 事件概況:

6月1日,一段“食堂吃出疑似老鼠頭”的視頻,在社交平臺出現並廣泛傳播。在視頻畫面中的飯菜內,可以看到體積較大的黑色異物,異物還有類似動物“牙齒”的東西。

6月4日報道,高新區市監局相關人員通過查看當事人拍攝的圖片進行比對,初步判定系鴨脖。同時,對該校菜品的留樣進行檢測,將於3-5天專業比對後公佈結果。

6月7日上午,江西省教育廳回應稱,相關處室已經介入調查該事件。

6月10日,江西成立“江西工職院‘6·1’食品安全事件”聯合調查組。

6月17日,事件調查處理情況公佈,判定異物為老鼠類嚙齒動物的頭部。

“鼠頭鴨脖”事件

▶ 事件分析:

此次事件最初因學生拍攝的視頻畫面而引起關註,畫面中的異物疑似有“胡須”和“牙齒”,給網友帶來強烈的視覺沖擊。雖然網民關註度集中在“是鴨脖還是老鼠頭”,實質上反映瞭對食品安全的高度關註和敏感。食品行業一直以來都面臨著食品安全問題,從“土坑醃制老壇酸菜”到“員工腳踩橄欖菜”,每年的“315晚會”都成為曝光食品安全問題的平臺。

上述案例與這次的鼠頭事件的相似之處在於視覺符號對受眾的沖擊。兩根長長的“胡須”和兩顆潔白的“牙齒”,共同構成瞭此次事件中最具沖擊力也是最具爭議性的視覺符號。校方和市監局對事件的回應缺乏對“胡須”和“牙齒”究竟為何物的解釋,隻強調不是鼠頭而是鴨脖,這就好像一個人在精神病院否認自己有精神病,無法獲得網友的認同。

除瞭視覺沖擊引發的爭議,官方“指鼠為鴨”的話語霸權也激起瞭網民的情緒。法國哲學傢米歇爾·福柯曾探討過話語與權力的關系,並提出瞭“話語即權力”,他認為話語是權力的表達工具和結果。校方和市監局作為權勢較高的一方,對事件的認定結果具有話語上的主導權。然而,履行權力也應符合程序正義的原則,不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地運用話語權力。

首先,校方處理事件的過程也犯瞭本末倒置的錯誤,即先通報結果再開展調查。

其次,市監局的工作人員居然使用肉眼圖片對比的判定方式,並且在沒有輔助化驗材料的前提下,先行得出“是鴨脖不是鼠頭”的結論,主觀色彩較強,難以服眾。

再次,校方和市監局都未展示完整的調查過程,也未提供權威的調查報告,網友們隻看到結論,缺乏過程和可信的證據鏈條,因此懷疑物品被調包等疑慮也是正常的反應。

最後,校方和市監局欺騙廣大網民,導致政府公信力受到強烈打擊,日後難免會遭遇“塔西佗陷阱”的困境。而鼠頭鴨脖也會成為網民喜聞樂見的一個梗,用來戲謔政府顛倒黑白的行徑。

▶ 新傳概念&理論:

危機公關;話語即權力

(點擊上方文字查看原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