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人尋味的“性”故事

一、已婚的處女

結婚後,夫妻不是分居生活,如果沒有采取避孕措施而又未懷孕的話,假如達到晚育年齡,想要孩子瞭,那就應該看不育門診。不育的原因頗復雜,但是也有些非常簡單。例如這一對來診的夫婦,經詢問似乎樣樣正常,可是對女方作婦檢時,卻意外地發現她結婚幾年卻仍是個處女!顯然這不是不孕的問題,而是對夫妻生活不知所為。

這種情況對於很多年資較長的婦產科醫生來說都不是新聞瞭。這些已婚的處女,有些長達10年!她們有的肛門松弛,有的尿道口擴張,原因是過性生活時丈夫的陰莖沒找對地方,這怪誰呢?不能隻怪一方,這是性盲的一種,真是糊塗得可以。這種情況農村有,城市也有,文化高、低者均有。

女性下身有三個“口”,依位置排列從前到後分別是尿道口、陰道口、肛門。隻有陰道口才是男女交媾和胎兒娩出的地方。不單人是如此,哺乳類動物亦如是。鳥類則是三口歸一,稱為“泄殖腔”,既司排泄,又司生殖,即排鳥糞(鳥類無尿)和交配、下蛋。 二、猴子山的啟發

動物公園裡的猴子山是最逗人的地方,大人小孩扔食物的最多瞭。猴們也千姿百態,搶食物的、打架的、玩耍的、理毛的,各適其所,更有那吃飽的公、母一點不害羞,在大庭廣眾之下幹那活兒。做者無心,觀者有意。有一對新婚夫婦模樣的青年相依相傍,目不轉晴地看得臉紅心跳耳熱。也難怪,他倆還不懂門道。你看那公猴在母猴背後的動作,一提一插進退多老練。而那新郎呢,還不會動作,因此性高潮——射精還未體驗過呢。相信他們得到如此直觀的啟發。一定會過上美滿幸福的日子。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在動物,性成熟期到瞭便會求偶,這是一種本能——在種畜(禽)場裡,公和母是從小分養的,為的是免致過早交配,影響下一代。當成年的種畜(禽)會合,它們不用學習便可完成繁殖任務,是為本能。人比動物高等,影響的因素很多,復雜化的結果,有時還更糊塗呢,在農村,有動物的“示教”;在城市,“書呆子”或者就不明就裡瞭。

三、金童玉女驗真身 記得一幕電影裡,新娘因新郎是個“廢人”——無性能力而痛苦萬狀,出於封建禮教意識,不懂離婚尋求幸福,卻接受瞭另一種愛——偷情。這並非藝術創作,現實生活中因沒有進行婚前檢查而引致的傢庭悲劇不知凡幾。男女相愛達到瞭談婚論嫁的時候,他們會到婚姻登記部門領結婚登記證,這是婚姻法明文規定的。但是對於婚前檢查,卻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婚姻法從法律角度肯定這婚姻是合法的,包括不是直系血親和三代以內旁系血親。另外,還有規定一些疾病未治愈之前不準結婚,例如麻風病。還有,醫學上認為不宜結婚的,也在禁止之列。沒有婚前檢查,何以知道是否適宜?須知,有些情況單從表面是看不出來的,像上述的例子。有一些,例如癡呆癥的,如果婚後生下瞭後代,不是更糟?

為瞭提高中華民族的身體素質,也為瞭傢庭的幸福,婚前檢查應列為結婚程序中法定的內容。

四、伊甸園的苦果

西方神話,伊甸樂園裡的亞當和夏娃因受到蛇的誘惑,偷吃瞭愛情的禁果,於是有瞭人。據說他們是非法的——用我們老祖宗的明示,就是“未打鐘先入飯堂”。感情的快馬是很難駕馭的,幹柴烈火會燒毀人生。曾見過少女因嘔吐、惡心,看內科而證實是早孕反應的;也有訴說下腹部長瞭個包塊而檢查出已懷孕三個月的。初嘗禁果,興奮莫名,一發而不可收。在這特定的情況下,女方極易懷孕。未到婚齡的少男少女,人生經驗少,往往不知所措。未領取結婚登記證,時候未到的癡男怨女,又不敢告人,可謂麻煩至極。

時下提倡晚婚晚育,還是把“苦果”處理掉為上策;請記住,所有正規的醫院都隨時有此項名為“人(工)流(產)”的服務,並且不會擴散你的秘密。千萬千萬不要找江湖醫生或亂吃什麼偏方藥物,否則,真正是會搞出人命來的。

五、安樂窩的溫馨與浪漫

有位中年朋友在搬瞭新居,真正擁有夫妻的空間之後,才算過上有滋有味的生活。在居室狹窄、幾代同堂、房間密閉性能不好的環境,那種小心翼翼草率從事的夫妻,確是有苦難言。甚至有給同床的小孩醒來看見爸爸“欺負”媽媽的可憐的笑話。小夫妻無此牽掛,但是一個好的環境是人所共求的。很多新婚夫婦隻追求物質上滿足,床啦、櫃啦、梳妝臺、音響電視等等,卻忽略瞭安樂窩最需要的是感情的投入。

有人逗趣地說,結婚真是不可思議,兩個人從互不認識到居然同床共寢肌膚相接。當然這是表面的、片面的,內涵是他們已產生瞭感情以至於必須作最高級的交流。調情達意必須高尚溫柔,互相能愉悅接受,方可增添溫馨浪漫的情懷,共度良宵。 六、落紅繽紛“慰”情懷

古人有句很嚇人的話,叫做“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貞操對女人來說,是一道致命的枷鎖,別說男人們對此看重,女人們當知道“見瞭紅”後,心裡一塊石頭才會落地,否則丈夫不知會怎麼想?其實這是很不公平的。男子性成熟後,絕大多數在婚前就有性夢、遺精,這便是他們最初的性體驗。事實上女子在婚前有性夢的人也不少,隻不過幾千年的封建社會,把女子的思想壓迫得也變瞭樣而已。

我們絕不是提倡婚前性行為,而是反對憑落紅與否判別女子的貞操。這是兩碼事。有關部門不知有否對女子的初夜“落紅率”作過統計,因為光是從理論上來說明問題,或從個別情況來說,其推翻社會偏見的力量就顯得不足。我們當然不可以像西方性開放社會一樣才是不看重“落紅”。難道解放婦女在貞操與否的問題上不是一件大事嗎?有識之士或許會從本說之中得到啟發,付諸行動,彌補我們前段工作之不足。因為,那一點點的鮮血,或會造成一頸血——鬧出人命來,或制造出一個個終生有憾的傢庭。我在這裡大喝一聲,倘要見紅為快的大丈夫們,你們首先要明白並非個個女人都如此的,否則你就別娶老婆瞭!

七、鴛鴦怕水

隻聽過鴛鴦戲水,哪有像你這般說的?別急,這隻是喻意罷瞭。諸位,潮流興鴛鴦浴,據報載,某大城市的浴室還特設鴛鴦浴室,並且生意興隆雲雲。夫妻恩愛,他們的“生活”多姿多彩不足為怪,也是應該提倡的。但是請小心,有時會樂極生悲的,怕水的理由便屬此類。一也,洗浴過程若污垢未清,很易使女方染上泌尿道感染——把細菌弄到尿道去而產生尿頻、尿急、尿痛的癥狀,甚至會有腎盂腎炎的惡果;二也,如果是盆浴,浴缸裡別人的性病或會使男或女感染上,那就跳入黃河洗不清瞭。告誡那麼多,是否此事不可為?非也,請戲水鴛鴦設身處地考慮上述意見,保護自己為先,不可不防呀。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