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又隱忍的父愛——《頭文字D》藤原文太

藤原拓海的父親藤原文太第一次在影片中出現時,喝的爛醉如泥、不得不被兒子拖上樓睡覺。

這個曾經的秋名山車神,為心愛的女人放棄瞭夢想,又因為妻子的離開整日借酒消愁,逐漸墮落成瞭一個loser般的父親。以豆腐店為生,穿著木屐、叼著煙,因為醉酒永遠一副睜不開眼的樣子,深夜讓年幼的兒子替自己送貨、心情不好就打兒子出氣,明明自己更加頹廢卻整日罵拓海臭小子不務正業……這樣一個父親,我也和拓海一樣,對他有過不滿、有過埋怨。

我曾以為這就是一個頹廢無能的負面形象,但越往後看,越能發覺這個角色的深度與可愛之處。

知子莫若父。

“你不一樣,你是瘋子!”“我有說過我的孩子正常嗎?”

面對朋友的質疑,文太毫不猶豫地表示兒子完全不亞於自己。

拓海在比賽時,他摟著美女叼著煙,看似隨意卻又透著驕傲地解說拓海的戰術。

他看似隻在乎這輛車,實則默默地培養著拓海。拓海剛一張嘴,他便知道兒子想要用車;早就看出兒子對賽車感興趣,便索性借著送貨“由他開個夠吧”;拓海在一次送貨中將豆腐震碎,文太打瞭他一頓後,苛刻地在車上放瞭一杯水,並要求水不能灑出一滴。看似嚴格的不近人情,卻培養出瞭拓海華麗的車技。

車子被拓海開報廢後,眾人都怕拓海挨打紛紛勸阻文太。文太卻默默幫拓海改裝瞭車子,並在兒子驚喜地欣賞車子時,給瞭他一個輕松的眨眼笑。

也許是生活曾給這個男人過於沉重的打擊,文太的愛雖然深沉,卻始終是隱忍的。他對兒子的稱呼隻有臭小子,表面上漠不關心甚至有些冷酷,內心卻細膩地柔軟。

文太從別人那得知兒子拓海在送貨中輕松跑贏瞭一輛GTR跑車,因此在拓海回傢時看似不屑地問道:“喂,聽說你跑贏瞭一輛GTR?”在得到拓海的肯定後,又假裝隨口一問抖瞭抖煙,卻在他走後抽著煙笑瞭起來。

拓海開車上路之前,他定下嚴苛的規矩,卻不經意伸出手摸瞭摸兒子的頭。

拓海和高橋涼介、職業車手京一在秋名山一決高下,他明明在現場認真地觀看,卻在比賽結束後先一步回;兒子勝出成瞭新的車神,開心地擺瞭一桌子菜,卻非要假裝不知情地明知故問:“怎麼,輸瞭嗎?”拓海因為失戀反常地沒有搭理父親,徑直回瞭臥室,文太失望地叫著:“哎?哎!先幹一杯啊!”

發覺兒子情緒的低落,文太偷偷跟瞭上去,原來,藤原文太的兒子藤原拓海,同年輕的他一樣,在感情上受瞭傷。也許想到瞭自己的經歷,他擔心兒子也像自己一樣因此消沉,文太的臉上寫滿瞭擔心。

但聽到拓海與他相反,不僅與好友道瞭歉,還表示要加入涼介的車隊,這位父親靠著墻,愜意地吐瞭一口煙,微微笑瞭起來。

偷聽被兒子發現,面子上過不去,索性假裝暈倒,卻被兒子結結實實踢瞭一腳。看到這裡真是忍俊不禁,表面上隔閡的父子二人,其實都深深愛著對方。

也難怪,對於文太而言,拓海就像曾經的自己,不僅極具天賦,在自己的言傳身教下,連開車的姿勢也是一模一樣。他繼承瞭文太年輕時放棄的夢想,仿若給瞭失敗的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

對於拓海而言,也許父親頹廢、粗魯、有時不近人情,但卻每每都能在暗中支持著自己的夢想。父親可以一個月改裝一輛完美跑車,有著太多令他驚喜和受益的經驗。父子二人一起開車時,拓海看父親的眼神,也是發自內心的崇拜。也許在拓海小時候,正是這位曾經的車神父親,讓他崇拜著、向往著,並在他心中埋下瞭這顆夢想的種子。

這個角色在黃秋生的演繹下生動而飽滿,許多細節都把控的十分到位,最後放一張藤原文太年輕時的照片,也是黃秋生年輕時的模樣。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