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女神像消失!穿越長城!揭秘大衛·科波菲爾的魔術原理

他可以讓美國的自由女神像不翼而飛;能夠從中國的長城“穿墻而過”;他曾盤腿“飛過”科羅拉多大峽谷的上空;他還當眾從百慕大三角海域“撈”上來一艘沉船……

他就是美國魔術傢大衛·科波菲爾,被稱為當代最瞭不起的魔術師,獲得過21次美國電視藝術艾美獎、2次好萊塢魔術藝術學院的“年度魔術師”獎,創造瞭無數個不可思議、令人嘆為觀止的魔術。

魔術史上,有太多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大衛·科波菲爾的手中成為瞭現實,但是我們都知道,魔術終究是魔術,一個人也不可能真的擁有超自然能力,所以接下來我們就去揭開大衛·科波菲爾的兩大魔術代表作——讓自由女神像消失、穿越長城背後的奧秘所在。

在揭秘之前,我們先來簡單地瞭解一下大衛·科波菲爾這位偉大的魔術師其人。

大衛·科波菲爾,1954年出生於美國新澤西州,他的爸爸媽媽都是猶太人,所以大衛雖然國籍在美國,實際上屬於俄羅斯猶太裔。

大衛從小便對魔術有著濃厚的興趣和驚人的天賦,12歲那年,大衛便憑借精湛的表演技術,加入瞭美國魔術師協會,隨即成為全美魔術師協會裡最年輕的成員。

在大衛18歲那年,創作並主演瞭魔術音樂喜劇《魔術人》,奠定瞭他後來的歌舞、戲劇與魔術相結合的表演風格,這部劇在芝加哥地區廣受歡迎。

後來大衛應邀參加瞭美國廣播公司的《ABC的魔術》節目的主持,並制作瞭哥倫比亞廣播電視公司的《大衛·科波菲爾的魔術世界》,在全美三大電視網中,大衛完美出鏡、廣受贊譽,並一舉成為美國傢喻戶曉的魔術明星。

在隨後的魔術表演生涯中,大衛不斷地超越自我,挑戰極限。1981年,大衛把一架7噸重的噴氣式客機在眾目睽睽之下變沒瞭,把東西變沒,這對所有魔術師來說都不是什麼稀奇事,可以說是魔術界的固定節目瞭。但是能夠把飛機這樣的龐然大物變沒,這還是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超越瞭人們的想象。

在把飛機變沒之後,大衛還將矗立於紐約海港邊長達一百多年的、高93米、重205噸的自由女神像“瞬間移走”過,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1983年4月8日,大衛做瞭一個轟動世人的表演,讓自由女神像短暫地消失瞭一會兒,這個魔術也被稱為“史上十大最不可思議的魔術表演”之一。

這場空前轟動的魔術,安排在瞭夜間進行表演。現場觀眾是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士,他們都坐在椅子上,擋在觀眾和自由女神之間的是掛著幕佈的懸架。

女神像的另一邊,有12組探照燈把強光投射在神像身上,除此之外,還有左右轉動的探照燈。

一架攝影機安排在直升機上,進行高空俯拍;地面上還安排瞭三位女士,以女神像為背景,連續拍攝照片。

表演開始之前,大衛還在臺上故弄玄虛地介紹到要“搬運”自由女神像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表演正式開始,“奇跡”也出現瞭,那尊象征著美國的高舉火把的自由女神像不見瞭,周圍的探照燈依然亮著,移動投影的探照燈照來照去,但是女神像依舊杳無蹤影。

觀眾席旁邊的雷達屏幕上,光點也不見瞭;三位女士拍到的圖片背景裡也沒有瞭女神像。

過瞭一會兒,大衛把幕佈又拉上瞭,再次打開之後,自由女神像又矗立在原來的位置上瞭。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中國魔術界和美國的探秘能手們都對此進行瞭一番研究,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搭建作為觀眾席的巨型地板是可活動的,這個地板可以與自由女神形成一定的角度,由於觀眾席離自由女神像很遠,所以其實隻需要一個小小的傾斜角度,自由女神像就可以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因為地板是緩慢活動的,在大衛還在臺上做介紹時,就已經開始移動瞭,這個介紹其實就是起到拖延時間的作用,所以人們並沒有察覺,最後他們看到的其實是另一個地方,即假的自由島。

而且雷達屏幕上的光點其實也不是自由女神發出的,這並不是真正的雷達,而是表演工具,它的光點隻要人工操縱就能滅掉,觀眾一看光點消失瞭,就以為自由女神像也消失瞭。

另外探照燈、直升機這些其實都是有兩組,一組在真的女神像附近,一組則在假的自由島上面,而三位女士拍到的畫面中沒有自由女神則是因為自由女神身上的光源被熄滅瞭,加上有一定的距離,自然背景就黑漆漆的什麼也拍不到瞭。

所以其實這場魔術看似不可思議,實際上人們是被自己的“眼睛”給欺騙瞭。

在1986年的時候,大衛還穿越瞭我國的萬裡長城,這個魔術同樣“欺騙”瞭人們的眼睛。

當時,在長城的一側,放有一個金屬做的方形大帳臺,帳臺的頂上被一層黑佈蒙上,四壁則裝有活動的白色卷簾,帳臺的底板與地面大概相距1.5米,所以在帳臺的前面放有木制樓梯,供魔術師上下樓梯使用,右側的高架上裝有一個探照燈。

大衛走進帳臺之後,助手將白色佈簾全部放下,此時探照燈照在帳臺上,將大衛的身影投射到白色的佈簾上,然後吊車把樓梯吊到瞭長城的另一側。

隻見白佈簾上大衛的身影漸漸地走向城墻,他先把手臂伸進瞭城墻裡,接著再把頭部和身體鉆瞭進去,以至完全消失,這個時候助手打開瞭佈簾,帳臺上的大衛已無影無蹤,觀眾的心也提到瞭喉嚨,場上安靜到瞭極點。而在長城的另一側也放有一個同樣的帳臺,助手把吊車吊過來的樓梯接上帳臺,再放下四周的佈簾,探照燈一開,隻見大衛先把一隻手伸瞭出來,再是腿,接著整個人都鉆瞭出來,大衛開始朝觀眾揮手,觀眾們爆發瞭陣陣的驚嘆聲和歡呼聲。

那麼這個魔術原理也有很多人進行瞭猜想,其中認可度最高的是奧秘就在樓梯裡,這個樓梯經過特殊的設計,裡面剛好能容得下大衛。

在長城的一側當佈簾拉下後,大衛便通過樓梯地板上的暗門,鉆入樓梯的夾層裡,隨著樓梯一起被吊車轉移到瞭長城的另一側,而兩側佈簾上觀眾所看到的大衛的身影,其實是提前拍攝好的影片,通過微型的放映機放映出來的。

這些魔術雖然在解密之後讓人覺得很簡單,但是在現實操作中都是需要準確地計算出時間的誤差,操作難度十分大,如果不是經過專業培訓的頂尖魔術師,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

最重要的是,任何人都知道魔術是假的,是障眼法,但是情節新穎、富於幻想、場面雄偉震撼人心的魔術人們依舊十分愛看,這也是為什麼大衛的魔術十分受歡迎的原因,他將魔術推向瞭“制造夢幻”的巔峰。

作為人類,無論我們如何理性、實際,其實內心都或多或少地留有夢想,渴望奇跡發生,我們希望看到美好的東西出現,希望看到夢想成真。

不切實際的夢想,恰恰就是源源不斷的創新動力,正如大衛·科波菲爾所說的那樣:“魔術是讓人產生夢想的東西,就像音樂和詩一樣使人們在工作和生活中有一種更高層次的生活。我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保持住懸念,制造快樂,維持人們心中的夢想,給人力量。”

作者:喬木 校稿編輯:W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