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志 · 皖南

安徽南北差異巨大:皖北樸實豪爽、武德充沛、輩出英雄豪傑;皖南婉約靈秀、文風昌盛、多產文人騷客。長江與淮河,將這片14.01萬平方千米、6102.72萬人口(2020年)的土地橫截為三部分,分屬黃淮、皖江、徽州三大人文板塊。

自宋初至清末長達一千年左右的歷史中,皖南總體保持著穩定的五大建制:徽州、宣州(寧國)、池州、太平、廣德。明清時期,皖南的五個府、直隸州中:

徽州府治歙縣,領縣六:歙縣、績溪、休寧、黟縣、祁門、婺源;

寧國府治宣城,領縣六:宣城、南陵、涇縣、寧國、旌德、太平;

池州府治貴池,領縣六:貴池、銅陵、東流、建德、石埭、青陽;

太平府治當塗,領縣三:當塗、蕪湖、繁昌;

廣德直隸州領建平一縣。

清中後期安徽省地圖,來自《中國歷史地圖集》。

我們將其與現代皖南地區行政區劃對比一下:

蕪湖市,轄鏡湖區、鳩江區、弋江區、灣沚區、繁昌區、無為市、南陵縣,共計1個縣、1個縣級市、5個市轄區;

馬鞍山市,轄花山區、雨山區、博望區、當塗縣、和縣、含山縣,共計3個縣、3個市轄區;

銅陵市,轄銅官區、義安區、郊區、樅陽縣,共計1個縣、3個市轄區;

宣城市,轄宣州區、寧國市、廣德市、郎溪縣、涇縣、旌德縣、績溪縣,共計4個縣、2個縣級市、1個市轄區;

池州市,轄貴池區、東至縣、石臺縣、青陽縣,共計3個縣、1個市轄區;

黃山市,轄屯溪區、徽州區、黃山區、歙縣、黟縣、休寧縣、祁門縣,共計4個縣、3個市轄區。

現代安徽省地圖,來自安徽省自然資源廳。

可見今日皖南的行政區劃與歷史上徽寧池太廣的“五州府格局”差別迥異,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方面:

太平府演變為現在的蕪湖市和馬鞍山市,其中蕪湖在近幾十年不斷擴張,先後吃下瞭和縣裕溪口、沈巷兩鎮、當塗縣大橋公社、無為、南陵、繁昌和原屬宣城縣的灣沚、紅楊等地,和馬鞍山在2011年三分巢湖後轄境都跨過瞭長江。在池州一帶,銅陵從中分傢後又在近年吸收瞭原安慶府桐城縣析出的樅陽縣,也成為橫跨長江兩岸的城市;東流、至德兩縣合並為東至縣(建德縣此前更名為至德縣);石埭縣在1959年曾一度撤銷,時隔6年後分太平、貴池縣地以石臺縣之名復置。黃山相對徽州,失去績溪、婺源兩縣,劃入池州府、寧國府部分鄉鎮(柯村、美溪、宏潭等),拿到黃山風景區這塊旅遊金字招牌,也算相對不錯。宣城作為寧國府的衣缽繼承者,行政中心沒變,並入瞭廣德州全境和徽州的績溪,同時失去瞭太平縣(大致相當於今黃山區除湯口鎮以外轄境)和南陵縣。原屬於廣德州的建平縣因與遼寧建平縣重名,在1914年改為郎溪縣。

下文的皖南仍取其傳統意義,指歷史上的徽寧池太廣五州府。它以黃山為界、根據民系與方言又可以細分成兩部分,即黃山以南至皖贛邊界的徽文化區和黃山以北至沿江平原的宣州文化區。除徽州府屬前者以外,其他四州府均屬後者。

宣州本地方言屬於吳語,而吳語區在江南。究竟什麼是江南?這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爭議很大、甚至在當今的互聯網平臺上頗有引戰之嫌的問題。提到江南,人們首先會想到自古繁華的“人間天堂”蘇州,亦或是近代崛起的“十裡洋場”上海;相應地,提到吳語,人們也會首先想到有著“吳儂軟語”別稱的蘇州話和上海話。其實,在歷史上,溯長江而上,從江寧府的溧水、高淳一路向西,直至池州府城貴池,沿岸皖南城鎮的百姓操著西部吳語,也屬於江南民系。天下太平之時,宣州人沿青弋或秋浦入長江而下、徽商走橫江、率水,均可溝通繁華富庶的江南核心區。彼時的吳語區,東臨大海、西至秋浦、南到閩北一隅的山地、北達蘇皖長江沿岸的平原,與“江南”這個概念一道,形成瞭一片完整的連貫地帶。

可是,在晚清,皖南百姓安穩的太平日子戛然而止。太平軍與清軍在這裡展開瞭持續多年的拉鋸戰,加之兵燹帶來的瘟疫等各種次生災害的輪番蹂躪,一時間人口凋零、民不聊生。

圖源見水印,僅供參考,侵刪。

一門語言(方言)最重要的載體是人;而在農業社會,土地總要得到盡可能充分的利用。清末皖南人口銳減,連帶著成片的吳語區被從地圖上抹去,留下大片的空白;而與之相伴的是江淮、河南、湖北、江西等四方移民的湧入,連帶著江淮官話、中原官話、西南官話、贛語等各式方言島填充進這些空白地帶。

現代安徽的方言分佈,僅供參考,侵刪。來源:@地道風物

皖南的方言分佈變得支離破碎。西吳的版圖從城鎮退縮至鄉村和圩區,並且至今仍在萎縮中。西部吳語正面臨著滅絕的風險,在同樣面臨傳承難題的各地吳語中危機尤甚,亟待加強保護。

不過,使用人數比西吳更少的徽語,卻在更南邊的群山中保存得相對完好。

然而徽州並不比宣州幸運太多。在清末的亂世中,徽商走向瞭沒落。曾湧現出朱熹、程大位、汪士慎、胡雪巖、詹天佑、胡適、陶行知等歷代名士大傢的徽州府不復昔日繁盛。在今天,黃山市的地區生產總值在省內常年倒數;即使考慮到人口較少的因素,它的人均地區生產總值在省內也隻是處於中遊水平。單從經濟表現來看,實在令人難以想象,它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古徽州。

然而相對於墊底的經濟總量,徽州的文化輸出卻異常地強勢。

一般人——至少我作為一個外省人——在深入瞭解安徽前對於安徽的印象,就是黃山與徽文化。而安徽官方對外的文化宣傳,也扛起“徽風皖韻”的大旗,“徽”字當頭。一般來講,文化輸出能力都是和經濟實力呈正相關的,比如絕大多數外地人都會認為廣東人都講粵語。可徽州(黃山)是個特例:一座人口、經濟體量都在全省倒數的小城,竟讓徽文化的光芒幾近掩蓋省內所有其他的地級市,以致不少外地人——甚至部分安徽人自己——都以為安徽等同於徽州。

也是,對於安徽這樣一個拿三片不同文化的地域強行拼湊出來的省份而言,想提升自己的存在感,就必須努力尋找並展現出自己文化底蘊中獨特的一面。皖北,左轉河南、右轉山東,都是一起大口喝酒吃肉的中原好漢;皖中,與蘇中、豫南、鄂東同屬江淮大地,大都講下江官話;宣州,已經遭受瞭致命的打擊,元氣大傷,本土文化式微;隻有黃山腳下的那一座座古村落,保留著獨特的徽文化。這裡走出瞭明清以降一大票不同領域的名傢才子,而頗具匠心的歙硯、徽墨也是這裡的勞動人民汗水與智慧的結晶。對徽文化的研究甚至發展成瞭一門獨立學科——徽學,它與敦煌學、藏學並立為國內地域文化的三大顯學。

1987年11月,撤銷徽州地區、設立地級黃山市,至此傳承瞭800餘年的徽州在我國二級行政區劃的行列中被除名。這讓很多人難以接受,徽州復名與婺源回皖的呼聲近年在網上一直都很高。事實上,在人口素質尚不甚高、多數遊客隻知黃山不知徽州的的年代,黃山豐富的旅遊資源是可以實打實帶來當地百姓收入增長,進而改善民生的。福建省的舊崇安縣,在更名武夷山市後的這些年也吃到瞭類似的紅利。當然,隨著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現今國人的藝術審美境界也隨之提升。越來越多的遊客在攀登黃山的同時,也會選擇下山去探訪一下寧靜如世外桃源般的古村落,沉醉在徽文化的無窮韻味之中。雖然徽商的榮光早已褪去,但在風景優美的黃山腳下,伴隨著蓬勃發展的旅遊業,徽州人民在將來過上小富即安的好日子還是非常有希望的。

與此同時,整個皖南也在悄然復蘇。蕪湖崛起成為安徽第二城,近年更是憑借“蕪湖起飛”的熱梗火遍全網,存在感拉滿;馬鞍山、銅陵作為建國後發展起來的工業城市,現在的人均地區生產總值已穩居安徽前列;宣城的廣德、寧國兩縣級市,經濟已經超越瞭主城宣州區;池州,地少、人寡,但山清水秀、環境優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坐擁九華山這一優質旅遊資源,走的是跟黃山一樣的路子。

制表:@沖之星雲,侵刪。皖北的弟兄們要繼續加油呀!

歷史洪流向前翻滾。皖南濫觴於先秦、發展於秦漢、興起於六朝、繁榮於唐宋、鼎盛於明清、衰落於近代,如今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背景下又有逐漸恢復昔日盛景之勢。

(完)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