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暴力如此銷魂:論心理攻擊性

備份詳情

美國電影《性與早餐》開始:做愛完畢後,女主離開,電視裡回放著他們剛剛做愛的畫面。女主從洗手間回來後,趴在男主的胸上,男主獨白道:“有五分鐘,我感到清澈,沒有擔心,沒有生氣,沒有欲火中燒,我在一個平靜的地方看著這個世界,知道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這段話說明男主通過能量代謝,找回瞭真實的自我,他感到自己和世界相遇,不再為未來而擔憂,不再為是是非非而生氣,欲火中燒的

大腦回到澄明的理性,他也不再內疚、不在羞恥,感覺自己在平靜的世界一端望著這一生這一世的起起落落和彼岸繁花,體驗到瞭超凡脫俗後的輕松平靜,這是人際關系中最美好的一種感覺,處在最高級共情的階段,相遇式共情。這種感覺類似於佛教所說的莊嚴:清凈、平等、覺。

攻擊通常被分四個方面:身體攻擊、語言攻擊、憤怒和敵意。敵意,理所當然的被列為攻擊性的一種,因為敵意包括瞭反感、排斥、貶低、輕蔑等誘發攻擊的情緒類型,根據反向形成理論,極端的愛和極端的恨都是愛恨交織的,絕不可能僅僅是其中一個方面。然而,極端的愛意並不能持久,它會很快的轉化成不滿和苛責,因為沒有幻想中的完美,就不可能有極端的、奮不顧身的、以身相許的、誓死與共的愛意,所謂仆人的眼裡沒英雄,熟悉的地方沒風景,極端的愛被不完美的現實所阻遏打擊時,就會極快的滑向敵意的一端,我們必須放棄極端的愛,瞭然極端的愛的不成熟性,知曉它隻是愛意持續過程中的一個高點,它必然要回落到包容的愛,這樣才能為彼此完善作出奉獻和犧牲,才能轉換為成熟的愛。有位網友說,為瞭他,放棄瞭學業,傷害瞭父母,斷送瞭前途,當時覺得隻要和他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怕,也很非常知足,但是漸漸的發現他上網聊天,和網上的女人打情罵俏,還悄悄的跑到外面去給那些女人打電話,打完還死不承認,我生病時他毫不憐惜我,依然讓我做傢務洗衣服,說我矯情一點小病就當多瞭不得,他自己賺錢無能,卻說父母對他教育不好,他整天打遊戲,不務正業,反倒說我沒伺候好他,總之,他永遠覺得別人都欠他的,凡事都是別人的錯……….我覺得我的尊嚴都被他踩碎瞭,真的累瞭………很多孩子在一歲以後會啃咬奶頭,雖然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吃奶的時候咬奶頭,就是人格強度較高,就是心裡健康度較高,但是顯而易見,沒有攻擊性,總會顯得自信心不夠,不會太堅定、自我確定有些問題。還有篤信和善教育的父親,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肯攻擊孩子,哪怕僅僅是語言上的輕蔑,也會刺激到他們敏感的內疚,但這常常帶給孩子的卻是自戀損傷,我就那麼弱不禁風嗎?我就那麼沒有捍衛自己的能力嗎?此種幻想滋養出的性格往往就是自戀性的脆弱,所以心理學界總是認為適度的挫折利於孩子的成長,中國人的話叫吃一塹長一智,當然,我的說法和這一觀點並不完全相同,我認為獲勝的經驗同樣利於人格的成長,因為獲勝在競爭性的環境裡難免遇到挫折。攻擊性情感之目的是改變別人,砍掉大腿、割掉鼻子也是一種改變,攻擊者渴望與需要對方變的對自己有利起來,被攻擊的對象,在攻擊者心裡被體驗為安全的對象,顯然如果對方是炸彈和刺蝟,很少有人願意發起殺敵十萬自損三千的攻擊,在父母或咨詢師那裡,越是提供安全的環境,反而會越多的不尊重、攻擊性。父母的矛盾感受在於:孩子既需要、渴望他,這讓父母很享受;但同時又攻擊貶低他,化解之道不在於防禦技巧,而是要修通內心為什麼需要他的肯定、尊重和認可?法律和道德是用來制約攻擊性的,站在街頭的美女,對路人承諾說,可以隨意的攻擊我而不受懲罰,不到兩個小時,她就衣不蔽體,渾身通紅,這個社會學實驗表明瞭攻擊性必須被約束,不能給人過度的自由。同時,這也體現瞭一個心理規律:與攻擊者認同。與攻擊者認同,意思是我曾經被人如此這般的攻擊過,一旦我有能力,我有機會,我也會如此這般的攻擊別人,比如被暴打的孩子暴力攻擊他人,比如明明自己怕鬼的孩子,卻裝鬼來嚇唬其他小朋友,比如被專制奴役的朝鮮人反過頭去奴役他人,這非常類似於吸血鬼的意像,吸血鬼一口咬下去,另一個人也變成瞭和他一樣的吸血鬼,與攻擊者認同反映瞭個體的被動性和自我功能不良,也反映瞭低等級的報復成為宣泄內心不滿的最佳方式,成熟的社會,權力必須被制度裝進籠子,這對大傢都有好處,即便在一個小小的群裡,被制約的權力也會利於修復自戀,而不是膨脹人的自戀。從攻擊心理去理解愛情,愛情就是把半條命交給彼此保管,因為愛情會讓彼此心靈融合,故而會誘發諸多偏執體驗,你會快樂無邊,你也會痛不欲生,為此,心理學傢不把融合體驗,如一見鐘情,如墜入情網,如癡情萬種,看作成熟的愛情, 成熟的愛情必須有理性的參與而不僅僅是感情,這主要是因為愛情必須會退行-即退回到嬰兒時期獲得美好的共生體驗所決定的,人們可以追求融合的快樂,然而正如心理學實驗所顯示的那樣,將傾心相愛的雙方用手銬鎖起來,不超過七天他們就開始大喊讓我們分開!因為對獨立自由的追求更是人的本性之一,愛情並不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和上帝般的魔力可以剝奪這些,也許你們正如我當年一樣,甚至認為我們兩個絕不可能吵架紅臉,這些婚前的幻想都會像地雷一樣,遲早會把你的愛情婚姻炸成碎片,這絕不是危言聳聽,因為幻想越多越深,你越不能承受現實之挫折。相愛雙方的過度融合(他們自然會說我們彼此愛的太深,還會說情到深處人孤獨,還會辯解說,情深不壽!)甚至會誘發分裂體驗,瞭解你的人自然知道你的死穴,故而也傷你最痛,命中率最高。說個極端的例子來瞭解下分裂體驗吧,分裂的意思就是我早上覺得你是天使,晚上覺得你是魔鬼,而且,我把你當作魔鬼去攻擊的時候,全然忘記瞭早晨我們還在一起卿卿我我,分裂者的另外一個重要的特征是回顧起這些矛盾的情感的時候,體驗不到內疚和不安,而是覺得完全沒什麼大不瞭的,根本不值得在意。如果一個人頻繁的給你這樣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她就處在分裂中,這幾乎是最為嚴重的心理障礙瞭,離精神病隻差一步之遙。心理案例記載顯示,有個美麗少婦的融合反應就是自殘自殺,因為融合,所以“我是你身體的一部分,傷害我自己就等於傷害你”。融合導致人們往往要借助攻擊驅力才能再度走出退行,走向獨立,你怎麼還能幻想著愛情隻有無盡的美好,隻有甜蜜的玫瑰吶?有的人,現實檢驗能力是受損的,比如說看到高樓圖片就恐懼的人,比如說看到電視裡的狗就害怕的人,現實檢驗能力是判斷精神障礙的重要標準,現實檢驗能力受損還會表現為無法分清體內刺激還是外部刺激。一個夜晚,少婦突然非常想見男友,可男友確實有事要出門,勸她不要來,少婦不聽非要來,結果撲瞭個空,於是她產生瞭強烈的傷痛,淚流滿面,給男友打電話叫他來給自己收屍,並告訴他詳細的自殺計劃,男友趕緊跑回來安慰她。然而時隔很久,少婦想起這件事情居然還十分痛恨男友,而且類似的情況經常發生。這就是體內刺激和體外刺激不分的情況,在大傢看來,她似乎是在無理取鬧,然而在少婦的心中,男友對自己的冷漠無情卻是真實的,遇到類似的攻擊者,最好遠離她,除非她已經治好瞭,記住,心理強人的訓練不是讓你去跟所有人比劃,而是很明確的告訴你,有些人隻能在治療室裡和她存在關系,現實生活則是要遠離。成熟的攻擊,攻擊完成後就不會再對對象產生興趣,自戀性攻擊,會對引發憤怒的對象保持持續的攻擊,因為他認為受到侮辱和貶低,他會試圖毀滅引發憤怒的對象,會產生報復的想法,網上流行的段子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禮讓三分;人再犯我,我還一針;人還犯我,斬草除根。這種看似寬容甚至重情重義的策略,其實是一種自戀性偽裝,要知道,成熟性的憤怒是有一個指向的客體的,自戀性的暴怒則是因自身的誇大自體受損,也就是說自戀性的攻擊本質上是在攻擊自己,我們經常會遇到自戀性攻擊者自我崩潰的場景,在地鐵,在飯店,他們之所以憤怒和崩潰,因為子彈射向瞭自己。(這裡舉一個影視劇上例子較好)本帖即然號稱心理核武器,自然會在文章中給出一些應對攻擊的策略,對於一些容易內疚的攻擊者(他們會表現的心理相對健康且負責任)攻擊完成後常常自己就會感到內疚,所以建議不要進行反擊,不做任何回應,因為你的一丁點兒回應,都可能導致對方覺得他已經報復我瞭,我沒必要內疚瞭。對於自戀性的攻擊者(他們會表現的容易理想化和貶低別人),因為他發起攻擊是因為自戀受損,所以需要根據關系遠近親疏,使用不同的策略應對機制,比如你也不妨說:成熟的攻擊就是不報復,隻有自戀性的攻擊才會像西西弗斯的石頭一樣滾動不停。比如你不妨說,或許XXX(他的偶像)不會像你這樣攻擊我的。我曾經遇到過一個極通世俗的女子,她的觀點我覺得不對,所以我寫瞭幾十個字反駁她,她的反應值得深思,她先是感謝瞭兩個人的回應,接著又說感謝我對她的關註和支持,我當時有些驚詫,本想反駁說我沒支持你啊,我是在反駁你啊!可是她說感謝我對她的關註,讓我心生溫暖,想想還是算瞭吧。這就是技巧吧,你怎麼理解?反正這架沒吵起來,被她擺平瞭,假如我跟進去說我沒支持你啊,我在反駁你啊,就可能立即陷入被動,她會問:你反駁我什麼啊?然後擺出一副審理案子的樣子,逐條詢問,我會覺得沒必要瞭,其實這裡面我反思到一個問題,就是有個竅門,隻要是你稍稍設置下門檻,自戀者的攻擊可能就會停止下來,還是來看例子,美帝一個城市總丟路燈燈泡,後來把燈泡都換成反手才能擰動的燈泡,就一個也沒丟過,大概跟這個例子有相似性吧?當然,你的任何回應,都可能被情緒吞沒的自戀者看作報復和反擊,所以對待攻擊最有效的策略依然是沉默,沉默,和沉默,沉默在佛學裡讓你覺得比較寬慰的解釋就是維摩詰書所說的:一默一聲雷。攻擊者經常人和事不分,從討論觀點、言說故事,很容易擴大到對人格和道德的攻擊,這時候要把握住一個根本的東西,就是任何事情都不值得讓你付出人格和道德情操的代價,有一些人存在著憤怒才能顯得我有力量的幻想,反擊才能說明我不怕他的幻想,其實仔細思忖,這完全是錯覺,打架是大傢愛看的事情,隻要有熱鬧,人們就喜歡看,想在打架時候塑造形象,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和大傢是一夥的,而且你並不憤怒,應對有序。記住,憤怒絕不會給你的形象加分,在任何時候都不會加分。解釋就是把成因和動力等說清楚,可以說給對方,還可以默默的說給自己,千萬不要小看瞭解釋,這可是精神分析療法的核武器,一切心理障礙的修通,必須經過反復的解釋。我們也可以對攻擊者給出科學的解釋,比如你之所以攻擊我,是因為攻擊我是安全的。註意不要說成你攻擊我是因為你欺軟怕硬,不這樣說,前者是進行瞭心理成因的解釋,後者則是利用評論對對方的人格給予貶低。佛學愛好者可以通過觀照因緣合和萬事萬物在輪回中都是彼此的父母來獲得對攻擊的合理化防禦,並進一步升華為舍慈智悲喜的對治策略,看破對方嗔恨的原因,或者從客體關系角度在內心給出沉默的反移情的解釋,如他之所以如此暴怒,是因為他曾經被暴怒的父母對待過。延緩沖動性報復更為有效的策略依然是認知層面的,比如可以思索:他如此羞辱我,我必然要報復,可是如果我想殺死他,完全不必在乎再等五分鐘十分鐘,反正他都是我的菜。通常,時間是極好的控制沖動的利器。還可以將報復沖動語言化,且與對方共情:這僅僅說明你這個事情沒有做好,而不是對你整個人的否定;你覺得你的反應和你受到的刺激是否匹配?當你這樣說的時候,你覺得這意味著什麼?或者,當你發起攻擊的時候,你是否可以想想你是否受到瞭攻擊?類似的反饋都有極高的風險,還有可能事與願違,使用者千萬不能抱著一勞永逸的想法,以為可以一招制敵。總之要牢記,情緒失控的時候誰都是孩子,和成人表達的意思往往是不一樣,當他們非常情緒化的時候,試著把他們心理解釋成孩子,這樣你就不會受到傷害瞭。如何阻止攻擊,其實老百姓也是很有智慧的,他們把阻止別人做某事,叫“打攪壞”,溫和點的說法叫“摻沙子”,心理治療上也使用老百姓這種智慧的,但又換瞭個極其難聽的叫法,叫:厭惡療法。幾天前,網絡報道,兩傢鄰居,因為宅基地用喇叭對轟,日夜循環大戰,7年不停,叫警察39,次,女主人5次被拘,12.9日,兩傢又升級為磚頭大戰,兩傢女主人雙雙被拘。傾向於策略性治療的咨詢師可能就會說:你們如此強烈的需要彼此,幹脆結婚一塊去過多好啊。這就是摻沙子的辦法,再比如某男偷到女生高跟鞋,欲罷不能,大傢都知道這是性變態對吧。人傢就教她媽媽說,那雙鞋隔壁老太太穿過瞭,還沒穿襪子,沒洗腳,哎呀…..。厭惡療法的原則是沙子的破壞性極小,正面收效能達到90%以上,就可以試試。比如,妻子找到小三誠懇的對她說,我跟他在一起時間更多,我比較瞭解他,我們所共同愛著的這個男人,他有如下缺點……,這個收效會很正面的,你當然不能胡編亂造,而是盡可能把夫妻雙方共同認可的丈夫某些缺點,告訴小三,小三的對丈夫的理想化就會收回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