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美學

一、美學的定義

在我看來,美學不僅僅是一門學科,不僅僅是研究表象的審美活動,而是囊括著一些更深層次的東西,作為哲學的分支,我認為美學是哲學的升華,美學與各類學科都是相通的,不可分割的,它們,共同構成瞭我們現代社會繁榮昌盛,百花齊放的學科體系。

二、美學的發展歷程

我們都知道,美學的產生,即審美意識的出現;再到美學的發展,即人們開始產生美學的觀念和思想;直至美學成為現在的一門學科,是經歷瞭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的。

回觀過去美學發展歷程,是相當曲折的。鮑姆加登提出美學,一代又一代的偉人們,延伸著美學的內涵,探索著美學的本質,如蘇格拉底,柏拉圖,奧古斯丁,黑格爾,從古至今,從西方再到東方,對美的研究與探索從未停息。而追尋美,可以說是人的天性與本能,就像追逐光明一樣。每個人都喜歡美好的事物,美好的畫面,沒有人會喜歡醜陋的東西。如此,是否可以說,每個人都是美本身,是善的化身呢?我們渴求美的滋養,是否正是因為我們有美的特質,所以才會被美之極至所吸引呢?還是說,因為我們缺乏美,所以才無比渴求呢?這些都需要用美學范疇來解釋及探索。

三、美學與生活的關系

再來談談美學與生活的關系,很多人都可能曾經聽說過這樣一句話:“美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而我們也可從中得知,美學與生活可以說是密不可分的。

從舊石器時代到中石器時代再到新石器時代,從青銅時代再到鐵器時代,從蒸汽時代到電氣時代再到自動化時代,即信息時代,人類物質文化一直在不斷發展,生產力也在不斷的發展。也是在這一過程中美學發展起來,人類也有瞭審美體驗,而這具體表現在人們日常生產生活的器具的演變上。

不僅如此,從打制石器到磨制石器,石器的由粗糙到精細,反應瞭人們生產技術進步的同時,也體現出遠古時代人們原始審美的萌芽。而青銅時期,人們在青銅鼎等青銅器具上雕刻繁復精美的花紋,鐵器時代人們創制出各式各樣的生產器具和武器,乃至飾物,都是人們審美的進一步具象化。縱觀美學這門學科的發展史,美學可以說是和生活息息相關的。

我們的衣食住行,我們的吃穿用度,無一不與美牢牢貼合。一件衣服的圖案設計乃至縫紉工序,一件瓷器的練泥制坯上釉乃至高溫燒制過程,甚至是一個玉鐲的打磨拋光,這些都是美學在日常生活中的應用,可以說,我們的日常生活離不開美學。

此外,每個人其實從一出生,就被“美”環繞左右瞭。我們皆知嬰兒是最純粹的,嬰兒的情緒裡是不摻雜其他別的東西的,是不會被思想所左右的。作為人類最幼小的生命起源時期,嬰兒是隻有生理欲望的,那麼,是否可以說嬰兒時期,美是不存在的呢?我認為並不是如此。餓時想吃東西的欲望,冷時想穿衣服的欲望,困時想睡覺的欲望,渴時想喝水的欲望,這些都可以歸結到美感的范疇裡面,是美感裡最初級的階段。又因為美感是審美主體對客觀現實美的主觀感受,即人類的審美意識,因此,美與美感是相互聯系,不可分割的。由此可知,我們從有生命開始,“美學”就存在我們身邊瞭。

四、我們為什麼要學習美學

於當代人而言,喜歡就去做,或許是最難能可貴的吧,當今時代快節奏的生活,高強度的學習和生活壓力造就瞭我們社會的經濟繁榮的同時,是否也抹殺瞭我們追尋美的天性呢?這個問題是十分值得我們深思的。

我始終堅信一句話,當一個人連自己的吃穿用度都滿足不瞭時,是沒有精力,更不可能去關註外界環境的好壞與否的,更別提去發現美,創造美瞭。人,都是自私的,而這,無可厚非。但是,總有些人能克服自己的劣根性,於危難面前挺身而出,甚至不顧自己的生命,展現出人性的光輝,這也是人類的一大特征吧。而我認為這種人性美,是可以通過感知美,接受美的熏陶,學習“美學”來塑造的。

於我而言,學習美學,不如說是進行自我內心的探索,與追求本我本真。我們學習美學的過程,就是進行自我探索,進行對世界的探索的過程。而學習美學,並不是為瞭得到什麼,就像康德的觀點一樣,“人類的審美活動應當是無功利性的,超功利性的”,我們在美學的大海中遨遊,隻為瞭更好的發現美,追尋美。

要再深入瞭解的話,其實,我覺得學習美學,與其說是為瞭欣賞美本身又或其他,更不如說是為瞭學做人吧。我們於學習美學中,分辨好壞善惡,陶冶心靈,提升自己精神的深度與廣度;於學習美學中,透過現象直面本質,直面真理;於學習美學中,領悟人生哲理,明晰世界真諦,探索宇宙本源。與其說美學是我們認知自我、認知世界的工具與手段,不如說美學是我們人生中的“良師益友”,陪伴著我們成人成才!

五、“美育”之重要性

提到美學自然不得不提“美育”瞭,我們都知道美育是培養人們認識美、愛好美和創造美的能力的教育,是全面發展教育的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也是美學學科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育可分為廣義的美育和狹義的美育兩種。狹義的美育認為,美育專指“藝術教育”,實則並不盡然。有人認為:“真正的美育應當是將美學原則滲透於各科教學後形成的教育。”這句話對美育的詮釋是十分到位的,與我的想法更是不謀而合。事實上,美育在我們的生產生活中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對我們的生產生活具有不可估量的影響。美育促使和培養我們成為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人。我們於美育中健全人格,洗滌心靈,堅守節操。

六、我對美學中一些概念的看法

是否美依附於人類而存在,是否離開瞭人類,美就不能稱之為美?客觀的美真的不存在嗎?我並不認同。很多著名的學者都曾發表過自己對自然美的觀點,包括:自然屬性論、主觀論、主客觀統一論、社會實踐論等等。他們有的認為美是客觀存在的,有的認為必須體現在一定的物象上,還有的認為在人類主體的社會實踐上,才能談得上美等等。實際真的是如此嗎?我覺得,從人開始評判美,就帶有主觀性瞭,就把自己擺在居高臨下的位置上瞭,因為思考必然會有自己的想法,帶入自己的意識,不然也不是思考瞭,而隻能說是“運營機器”。而在從人產生對美的探索意識開始,便是帶有主觀性的,如此來說,既然人本身便具有主觀臆斷的特性,又該如何判斷事物是主觀,還是客觀與否呢?不是嗎?如此說來,美即美本身,與你我無關,而這自然就談不上主觀亦或客觀一說瞭。

提到美學,自然而然的會聯想到什麼是審美,審美的境界是什麼?宋代禪宗大師青原行思曾提到參禪三重境:參禪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禪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禪中徹悟,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而這與審美三重境界亦不謀而合。初審美,隻識其形;再審美,始知其意;後審美,返璞歸真。大徹大悟後,山還是山,水還是水,而這種透過現象直擊本質的能力,恰恰是我們所需要培養的,也是人類審美活動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美大致可分為兩種,藝術美,即人造美以及自然美,著名的哲學傢黑格爾就認為對於美學這一門學科來說,隻研究藝術美已經足夠,實則不然。黑格爾認為藝術美高於自然美,事實真是如此嗎?我們都知道藝術美是由自然美衍生而出的,自然是萬物之母,就連人類都是大自然創造的,因此自然美理應居於藝術美之上的。

七、中國“美學”之現狀與出路

很多國人都知道,中國美學發展現今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假、大、空。

中國美學著作造假現象嚴重,而這,不僅體現在美學著作上,也體現在很多其他文學著作上,甚至體現在很多其他領域的研究成果上,並且這種根源由來已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那麼我們如何才能減少乃至杜絕美學著作造假甚至學術造假的現象呢?這需要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當今社會太浮躁瞭,人們根本靜不下心來,而這間接的導致瞭各種社會問題的出現,自然也包括美學發展的問題。實現美學的新發展和再突破,首先要杜絕浮躁之風,潛心研究方能有所成就。

那麼,對於美學領域的“大”和“空”的問題,我們又應當如何應對呢?從歷史根源來看,“大”和“空”的問題也是早有存在的,具體可體現在人民公社化運動和大躍進時期全民大煉鋼鐵上。我們皆知道心煩氣躁,自然諸事難成,心平氣靜,方能寧靜致遠。面對美學領域出現的“大”和“空”的問題,我們不能急躁,更不能急於求成,而是要規范國人的行為,樹立實事求是的工作態度,堅持謹慎的思想,如此,美學這門學科才能被發揚光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