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自己定義,快看看,你算青年嗎?

1 你算是青年嗎?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這段話耳熟能詳,五四青年節之際,不禁自問:我算青年麼?下面看看不同的組織對青年的年齡劃分: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16-45周歲的人為青年

中國國傢統計局

15-34歲的人為青年

共青團

14-28歲的人為青年

青年聯合會

18-40歲的人為青年

港、澳、臺地區

10-24歲的人為青年

慕蘭非常贊賞塞繆爾·厄爾曼 (Samuel Ullman) 的詩《青春》中的說法

年歲有加,並非垂老;理想丟棄,方墮暮年

“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薑子牙80亦不老,釣魚為相,助武王伐紂;常山趙子龍,老將七十當益壯,連斬五韓退八將,孤軍深入鳳鳴山,單騎拒敵十數萬!湖南寧鄉清末秀才何叔衡,年近40仍報考湖南第一師范學校,與比他年輕17歲的毛澤東結為摯友,並共同發起成立長沙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在慕蘭看來,年輕與否不一定用年齡劃分,隻要這個人有著進步的行動,進取的態度,他就是青年!

轉移到浙江嘉興南湖的遊船上舉行的中共一大

正所謂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好比大松樹冬夏常青,不怕風吹雨打 ,不怕天寒地凍,不搖也不動 ,永遠挺立在山巔。

2 不要小瞧“年青人”,我們是五月的花海

中國自古以來對青少年有兩種看法:一種看法是“自古英雄出少年”。認為對青少年應該十分重視,因為英雄往往在他們當中產生。他們是國傢的未來,民族的希望,要加以重視。另一種看法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認為青少年的學識和經驗都不夠豐富,辦起事情來毛手毛腳,常常會把事情辦壞,所以不能依靠他們,特別是中國長期專制的傢長作風,對青年不但不依靠,反而時常壓制,青年缺少發言權。到底青年如何呢?我們應該怎麼看待青年呢?我們看看古籍中外的案例:

公元前237年,秦國12歲的甘羅出使趙國不辱使命。

秦始皇13歲登基,21歲親政,38歲統一六國。

漢武帝即位時才16歲,22歲親政。

霍去病17歲為驃姚校尉,十九歲為驃騎將軍。為漢朝控制瞭河西地區,為打通瞭西域道路奠定基礎。匈奴為此悲歌:“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西晉,13歲的女孩,荀灌主動請纓,願意率領一隊人馬沖出重圍爭取救兵。

李世民18歲開始起兵,20多歲成為唐朝的實際建立者,29歲登基。

馬克思,23歲即被稱為當時德國最偉大的青年哲學傢。

愛因斯坦,26歲發表《狹義相對論》,開辟瞭新的科學領域。

瓦特,23歲開始研究蒸汽,29歲發明蒸汽機機。

毛澤東,主編《湘江評論》時26歲。

泰戈爾,24歲出版瞭詩集。

恩科斯,21歲發表論文,《共產黨宣言》問世時,恩科斯28歲。

高爾基,24歲發表瞭名著《馬卡爾·夢特拉》。

牛頓,23歲發現瞭萬有引力,並開始從事微積分學的創立

孫中山,28歲建立興中會,提出瞭“驅逐韃虜,恢復中國,創立合眾政府”的主張。

對於年青人,不可一味地打壓,特別是在“老人政治”中,論資排輩扼殺瞭青年的創新精神。諸如一般來說,成年科學傢知識權重較大,思想規范比較定型,創立新學說是相當困難的,因此更需要創造熱情和自信心。自信對於年輕人來說,往往可使他們表現出一種敢想敢幹的創新精神。尤其在科學處於危機階段,當大多數科學傢陷於傳統思想,無力擺脫困境的時候,年輕學者就容易突破常規科學的思想半徑,出奇制勝,一舉成名。像牛頓打破亞裡士多德的教條,把天地統一為自然整體,從而創立瞭萬有引力定律;像愛因斯坦打破牛頓時空觀的絕對性,創立瞭相對論物理學等等。

嘴上長瞭毛的成年人或老年人,辦起事情來也並不見得漂亮,甚至是阻礙社會進步的力量。袁世凱簽訂賣國《二十一條》,北洋政府屈服於帝國主義的壓力,準備在《協約國和參戰各國對德和約》上簽字就是反動恥辱的例子。我們所紀念的五四青年節,就是以青年學生為主的一場學生運動,是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開端,是中國革命史上劃時代的事件。青年的“愛國、進步、民主、科學”的精神比多少昏昏老朽不知道進步多少?!“五四”以來,中國青年們起瞭什麼作用呢?起瞭某種先鋒隊的作用,這是全國除開頑固分子以外,一切的人都承認的。什麼叫做先鋒隊的作用?就是帶頭作用,就是站在革命隊伍的前頭。正如李大釗先生所言:青年之字典,無“困難”之字;青年之口頭,無“障礙”之語;惟知躍進,惟知雄飛,惟知本身自由之精神,奇僻之思想,銳敏之直覺,活潑之生命,以創造環境,征服歷史。

五四運動是1919年5月4日發生在北京的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廣大群眾、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共同參與的,通過示威遊行、請願、罷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種形式進行的愛國運動,是中國人民徹底的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的愛國運動。

吳玉章壽辰祝詞

(毛澤東,一九四0年一月十五日)

記得我在小的時候,很不歡喜老人,因為他們是會欺負青年人的,青年人誰沒點錯誤呢?但是你錯不得,他們對你是很兇的。一切事情,小孩子和青年人是沒有發言權的。中國的青年人受封建傢庭封建社會的苦太大瞭。但是現在世界是變瞭,青年人歡喜老年人,就像我們的吳老、林老、徐老、董老、謝老,都是很受青年們歡迎的。為什麼有這個轉變呢?因為這些老同志不但不欺負青年,而且非常熱心地幫助青年,他們的行為足為青年模范,所以青年都十分熱愛他們。人總是要老的,老人為什麼可貴呢?如果老就可貴,那末可貴的人太多瞭。因此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標準。就是說,可貴的是他一輩子總是做好事,不做壞事。一個人做點好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不做壞事,一貫地有益於廣大群眾,一貫地有益於青年,一貫地有益於革命,艱苦奮鬥幾十年如一日,這才是最難最難的啊!

吳玉章(一八七八――一九六六),時任魯迅藝術文學院院長、陜甘寧邊區政府文化工作委員會主任。後任華北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3 青年在選擇職業時的考慮

馬克思在《青年在選擇職業時的考慮》中有這麼一段話:“如果我們選擇瞭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那麼,重擔就不能把我們壓倒,因為這是為大傢而獻身;那時我們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憐的、有限的、自私的樂趣,我們的幸福將屬於千百萬人,我們的事業將默默地、但是永恒發揮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對我們的骨灰,高尚的人們將灑下熱淚。”

延伸閱讀:又又甲鳥山,危機爆發

我挖的不是煤 挖出你的大富大貴

我挖的不是煤 是大會堂的金迷紙醉

我挖的不是煤 是我父兄漆黑的骨灰

我挖的不是煤 是中國夢的特色騰飛

我挖的不是煤 是我的一無所有

我挖的不是煤 是工人的血和淚

不下井我就揭不開鍋 你卻造謠我好吃懶做

我可真是個軟骨頭 正好承擔陣痛的罪責

你說錯瞭馬上要糾正 然後對我掏出瞭手槍

可是沉重的底層下 總有不幹沉默的怒火

我挖的不是煤

我挖的不是煤

我挖的不是煤

我挖的不是煤

……

(循環多次)

沒有工農這個主力軍,單靠知識青年和學生青年這支軍隊,要達到反帝反封建的勝利,是做不到的。老毛大致有這麼一些話:“青年們一定要知道,隻有動員占全國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農大眾,才能戰勝帝國主義,才能戰勝封建主義。”今天看來,戰勝資本主義也不能僅僅是青年的閉門造車,因此我們需要指出一種錯誤的傾向,這就是在過去幾十年的青年運動中,有一部分青年,他們不願意和工農大眾相聯合,他們反對工農運動,這是青年運動潮流中的一股逆流。這樣的青年運動,是沒有好結果的。毛澤東說:“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識分子的最後的分界,看其是否願意並且實行和工農民眾相結合。”所以我們看人的時候,看他是一個假馬克思主義者還是一個真馬克思主義者,隻要看他和廣大的工農群眾的關系如何,就完全清楚瞭。隻有這一個辨別的標準,沒有第二個標準。

為陜北公學成立題詞

(毛澤東,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三日)

要造就一大批人,這些人是革命的先鋒隊。這些人具有政治遠見。這些人充滿著鬥爭精神和犧牲精神。這些人是胸懷坦白的,忠誠的,積極的,與正直的。這些人不謀私利,惟一的為著民族與社會的解放。這些人不怕困難,在困難面前總是堅定的,勇敢向前的。這些人不是狂妄分子,也不是風頭主義者,而是腳踏實地富於實際精神的人們。中國要有一大群這樣的先鋒分子,中國革命的任務就能夠順利的解決。

陜北公學:簡稱“陜公”,是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創辦的一所具有統一戰線性質的幹部學校 。是中國人民大學和西北政法大學等高等院校的前身。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