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頂替李羚演《邊城》成明星,卻當紅時息影,如今50歲成真正美人

打開記憶,重溫經典。喜歡老電影的朋友們,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微信公眾號:老電影的那些事

她和陳沖一樣年少成名,也和陳沖一樣因出演清純少女而成明星,卻為何正當紅時息影?

1982年,北影廠著名大導演凌子風,在將老舍先生的名著《駱駝祥子》搬上銀幕並大獲成功後,他便將改編和拍攝沈從文先生的《邊城》提到瞭議事日程。他的這個想法得到瞭沈從文先生的大力支持。但同時沈先生也提出瞭一個疑問,那就是,扮演翠翠的演員好找嗎?

其實早在很久之前,凌子風就已經產生瞭將《邊城》搬上的銀幕的想法,但為什麼遲遲沒有付諸行動呢?也是因為扮演翠翠的演員不好找。

當聽說凌子風決定拍攝《邊城》之後,北影廠領導向他推薦瞭前不久剛剛因出演電影《苗苗》而嶄露頭角的演員李羚,認為她是扮演翠翠的最佳人選,但卻被凌子風一口拒絕。因為在他心中,翠翠這個角色,應該是“大腦門,凹眼睛”的漂亮女孩,而李羚,雖然也是美女,並且氣質純真,但顯然並不具備這兩個要素,而且在凌子風的設想中,情竇初開的翠翠應該由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女來扮演,李羚在年齡上,也偏大瞭一些。

按照凌子風導演的要求,劇組在全國范圍內展開瞭“尋找翠翠”的工作。但能演翠翠的演員實在太難找,於是劇組還在《北京晚報》刊登“翠翠,你在哪裡?”的文章,一時間,竟掀起瞭尋找翠翠的熱潮。

在凌子風的設想裡,具有“湘西小美女”典型特征的翠翠,應該在湖南范圍內尋找,可找來找去卻沒找到,最終卻在四川成都發現瞭一個女孩。這個女孩,就是戴吶。

戴吶長得的確非常有特點,圓圓的臉龐,寬寬的腦門,大大的眼睛凹進去,非常容易讓人記住。她那年才剛13歲,就像花骨朵一樣清純美麗。所以,就算她在這之前從沒拍過電影演過戲,凌子風導演還是大膽地啟用瞭她。

在凌子風看來, 戴吶就是自己想要尋找的翠翠。於是她頂替被眾人看好的李羚,幸運地成為瞭《邊城》中女主角的扮演者。

戴吶沒有任何表演經驗,可她身上的很多特質卻與《邊城》中的翠翠相當吻合。尤其是那種天然的純真和嬌憨,卻是任何一個演技高超的演員都無法替代的。

最關鍵是,雖然她從小生活在大都市,但她所扮演的湘西女孩翠翠,卻絲毫也沒有現代都市女孩的那種浮躁和尖銳,而是那麼沉靜,那麼樸實,就像山裡的野花迎風招展,又似身邊的溪水緩緩流淌。而這一切,都完全貼近沈從文筆下的描寫:翠翠在風日裡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黑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

大傢都知道,沈從文筆下空靈的文字,要改編成影視作品其實是非常有難度的,尤其是要想體現出他筆下的那種詩化和意境,就更加難上加難。而凌子風的這次創作,卻非常成功,他將沈老作品中那種無法言說的美,那種詩意的純凈,可以說表現得淋漓盡致。

其中戴吶的表演,功不可沒。

這當然離不開凌子風導演以及扮演爺爺的馮漢元老師的悉心指導。

據戴吶後來回憶說,凌子風導演當時給她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表現出翠翠對美好愛情的向往,又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那種迷茫和惆悵,都要通過眼神表現出來。而這種表現又應該是含蓄的,內斂的,不張揚不外露的,這就讓初出茅廬的戴吶,感受到瞭表演的難度。

《邊城》這部電影,講述的是,古老的湘西小鎮,民風淳樸。15歲的美少女翠翠,和她的爺爺相依為命。小鎮上船總傢的兩個兒子大佬天保和二佬儺送都愛上瞭翠翠,大佬一心想著通過明媒正娶的方式,娶翠翠過門。可是翠翠心裡更愛的,卻是二佬。後來大佬被水淹死,而二佬也賭氣出走。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爺爺也去世瞭。憂傷的翠翠,隻能一個守著渡船,盼望著二佬能早日歸來……

故事是清淡的,電影是純凈的,就像一幅幅清新雋永的山水畫,傳遞著小說之中的人性之美和自然之美。

電影上映後,得到無數觀眾的喜愛和好評。凌子風因此獲得第五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導演獎。影片還獲得第9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評委會榮譽獎。而在其中扮演的翠翠的戴吶,也因為清新脫俗的表演,而一舉成名,成為瞭一個小明星。

我覺得戴吶的表演,貴在真實自然,不做作。她所扮演的翠翠,與陳沖當年在《小花》中扮演的趙小花,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與陳沖所不同的是,戴吶成名後,卻並沒拍太多電影,她似乎並不貪戀演電影所帶來的虛名,而是被導演凌子風所表現出的博學多才而折服,立志成為一個真正有學問的人。所以,她也隻是在《同齡女友》中出演過春妹之後,便選擇息影瞭。此後,她考上外語學院,成為瞭一名翻譯,過著平常人的生活。

但是戴吶在《邊城》中給大傢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瞭,所以很多年以來,太多的影迷,都對她心心念念,無法忘記。甚至有眾多網友,通過各種渠道,尋找戴吶的消息。

原來戴吶後來結婚、生子,又去瞭香港、美國等地,過著非常幸福的生活。

再看到她時,人到中年的她,已經成為瞭一個真正的美人,褪去瞭少年時的稚氣,她變得精致而優雅,一舉一動落落大方。 隻是粲然一笑時,依稀可見“翠翠”當年模樣。

1983年,參加《邊城》拍攝時,她13歲,那麼算下來,她如今也有50歲瞭。性格安靜的她,一直都很低調,不張揚,更不愛炒作,所以我們在媒體上無法看到她的更多消息。但從她的近照來看,她的臉上沒有任何困苦之色,而是帶著平靜的、恬淡的笑容。更難得的是,直到現在,她的臉龐還是那麼光潔,不染纖塵。我想,也隻有真正對生活充滿熱愛和感恩的人,才會呈現這樣的狀態。

1984年,我們在電影院看到《邊城》,從此就再難忘記那個像水一般純凈的翠翠。而如今36年過去瞭,當年如青蔥一般年少的我們,都已長大成人,隻是那份青澀的記憶,卻永遠地保留在瞭我們的腦海之中。

卻不知各位是否還記得戴吶呢?當年是否也有被她在《邊城》中所體現的秀美溫婉和楚楚可憐所打動呢?當再看到昔日女神的近照,大傢又有怎樣的感想呢?歡迎大傢通過留言區,與更多影迷和網友進行互動吧。我是雅清,再次感謝大傢的關註、點贊和分享,這是對我最大的鼓勵。咱們明天同一時間,再會。

本文由DJ雅清團隊原創,未經允許請勿抄襲!違者必究!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微信公眾號:老電影的那些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