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傾城番外

番外一 A大美女排行榜

番外2大神的宿舍排行

大四籃球告別賽的那晚,肖奈留宿在學校。

因為打敗瞭建築系,愚公很興奮,在外面慶祝過一回仍然不過癮,於是就從別的宿舍拉來兩個人,湊瞭一桌麻將一桌升級,弄啤酒吃,大傢邊打牌邊聊天。

聊著聊著,不免就起晚上發生的粉紅色雷人事件肖天才居然在畢業前一鳴驚人,和校級大美女貝微微成瞭一對。

老七:“我知道老三一直是效率派的,但是不知道居然這麼有效率,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搞定瞭學校排行榜第二的美女啊佩服佩服,五體投地。”

猴子酒:“其實要是老三搞定的是排第一的孟逸然,我倒不驚訝,那個孟逸然老三好像認識”

老大平時不八卦的,喝瞭啤酒話也多起來:“我記得去年誰排第一有爭議啊,後來三弟妹輸瞭”

莫紮他:“據因為三嫂沒那個孟什麼清純嘛。”

一片嘈雜中,話題的男主角肖奈出聲:“什麼排行榜”

眾人:“”

正在打升級的愚公喊:“你居然連本校的美女排行榜都不知道”

肖奈:“不知道。”

愚公激動瞭,扔下手中的牌,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打開學校論壇,找到帖子把筆記本遞給他:“看本校美女排行榜,有照片的。”

宿舍眾人挺激動地等著肖奈發表評論,然而肖奈卻隻是瞄瞭一眼,然後左手打麻將,右手開始敲鍵盤。

難道他要在網上留言

宿舍眾人更激動瞭。

敲瞭一會兒,肖奈把電腦還給瞭愚公,猴子酒喊:“快把老三的留言讀出來。”

愚公一迭聲答應:“好好好。”

然而他一刷新,網頁卻顯示找不到該網頁,愚公不敢相信地刷瞭一遍又一遍,卻發現帖子怎麼都刷不開瞭。可是刷論壇的其他帖子,卻一問題都沒有。

愚公悲憤瞭:“你幹什麼瞭”

“這種數據嚴重失實的榜單留著幹什麼。”肖奈語氣淡淡的,接著把面前的麻將牌一推,“十三幺,胡瞭。”

番外二大神宿舍的排行

和肖奈在一起後,有一個問題讓微微疑惑瞭很久,那就是為什麼愚公他們明明比肖奈年紀大,卻喊他老三,喊她三嫂呢

某天想起來問肖奈,肖奈一邊看書一邊回答:“唔,技術問題。”

“呃”微微聽得雲裡霧裡,“什麼技術”

肖奈:“掃雷,他們輸瞭。”

後來,微微從愚公那聽到瞭掃雷事件的完整版本,愚公同學激憤地描述瞭當時年少的肖奈是如何如何的陰險,如何在發現自己年紀最後,默不作聲地拿出瞭筆記本,如何語氣平淡地挑釁:“是男人就靠實力話。”

愚公同學至今來仍然鬱悶萬分:“我幹嗎要和他比實力啊”

問話時的微微雖然還不知道這些細節,但是僅僅“掃雷”兩個字,就把她囧到瞭,隨即發現瞭個問題:“咦,那你輸給老大瞭”

肖奈看瞭她一眼,一臉我怎麼會輸的表情。

微微囧:“那他是老大啊。”

肖奈:“我讓的。”

微微很懷疑:“你有這麼好”

“老大是默認舍長,要做事。”

微微:“”

番外三 肖寶貝取名記

WHITE DEW

林教授今天真是高興壞瞭,為啥,自傢兒媳懷孕瞭唄。林教授那個喜啊,自己當年二十出頭當媽已經夠早的瞭,沒想到今年她才四十七,竟然已經快要當奶奶。

林教授這一天都無心工作,四處找人含蓄地炫耀,每個人起碼要說上十分鐘。這不,還沒到中午吃飯,全歷史系就知道,肖傢就快再生個天才出來瞭。到瞭晚上下班,全a大老師都知道瞭這個驚人的喜訊。

一下班,林教授就拎著本古老的字典奔向瞭不遠的兒子傢。

被兒媳婦迎進門,林教授在沙發上坐下,兒子兒媳坐對面。林教授分外慈祥地看著自傢兒媳,哎呀,這個孩子當年是一看就喜歡,現在是越看越喜歡。現在的小孩子,尤其漂亮點的,都註意身材什麼的,哪個肯這麼快生寶寶,哪像她們那會。

林教授把微微從頭到腳關切瞭一番後,慈祥地開口:“今天我來,是商量孫兒的名字的。”

微微看婆婆進門帶著字典,心裡就有數瞭,沒有被驚到。

“不過路上我已經想好瞭名字。”

林教授矜持地笑著說:“就叫肖寶貝如何?”

微微被驚到瞭。

什麼叫大俗即雅,什麼叫大巧若拙,這名字就是瞭。林教授太得意瞭,覺得自己真是取瞭個絕世好名。生怕兒子兒媳不理解這名字的好處,林教授連忙詳加解釋。

“微微,你看,這名字裡面有你的姓,人傢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你生的。”

微微:“……”

“兒子,你看,把微微的姓放孫兒的名字裡,人傢一看就知道你疼老婆。”

肖奈:“……”

林教授越想這名字越滿意,寓意好又美滿,讀起來又順口,太適合自己盼瞭多年的孫兒瞭。不過名字這事攸關一生,一定要慎重。

“我打電話給我一個精通姓名學的朋友再問問。”

林教授今天顯然興奮過度,說著就拎起沙發旁的電話開始撥號,一會便跟人在電話裡滔滔不絕起來。

對面沙發上,微微仍處於離魂狀態,肖奈靠近她,在她耳邊低語:“我能不能去房裡玩遊戲?”

居然想留她一個人應付婆婆!微微怒瞪他:“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敢跑。”

肖奈俊眉微揚,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刻意放慢語速:“你確定是我一個人做的?”

……

你還能更無恥一點嗎?微微用眼神表達著自己的鄙視。

能。

大神用語言表達著他的境界:“夫人息怒,我一定……”

稍頓,含笑,“敢作敢當。”

那邊林教授跟玄學大師已經溝通得差不多瞭,放下電話高興地說:“大師說這名字好,我看就定下吧,生男生女都合適用。”

神啊,不要啊,她不要被自己孩子埋怨一輩子啊。微微正想找合適的話拒絕,肖奈卻早她一步,一口否定:“不行。”

“怎麼不行?”被兒子否決,林教授很怒。

“重名。”

微微有些懷疑地看著他,不是吧,這麼囧雷囧雷的名字,也會有重名?

林教授顯然也十分之懷疑,肖奈在婆媳兩人十分不信任的目光下,自若地說:“我認識一個叫這名字的人,昨天,還叫她好幾次。”

微微確定瞭,大神在胡說八道。昨天是周末,又下雨,他們倆在傢當瞭一天的宅夫宅妻來著,哪裡會認識什麼叫“肖寶貝”的人啊,還叫好幾次……

等等!

肖寶貝、肖寶貝……小寶貝……寶貝……

不是吧!

微微腦中閃過昨夜乃至以前很多夜的某些片段,驚疑地看向某人,某人向她爾雅地微笑。

微微的臉色於是——

紅瞭

青瞭

紫瞭

……

最後,某大神的腳,被狠狠地踩瞭。

“真重名瞭?那不好,我傢孫兒的名字一定得是獨一份的。”沒註意到自己媳婦怪異的臉色,林教授又重新翻起字典,苦惱地,“到底叫什麼才好?”

夜色漸重,快到繁忙時間,老媽徘徊已久,老爹還在傢裡餓著肚子,於是肖奈幹脆利落地結語:“他沒手嗎,等他生出來,讓他自己翻。”

……

……

某娘親:我怎麼生瞭這麼個兒子……

某媳婦:我怎麼嫁瞭這麼個老公……

某……受“驚”卵:我怎麼攤上這麼個爹,我要重新投胎。

番外四 肖寶貝……們

身為計算機系神人和系花的產品,肖小朋友從小就表現出瞭他對計算機的狂熱愛好。具體表現為,剛剛學會爬的時候,他就不畏艱難地爬到瞭爸爸開著的筆記本旁邊,對著鍵盤心滿意足的尿瞭一場尿,徹底報廢瞭爸爸的電腦。

當然下場也是淒慘的——被客廳接電話回來的年輕爸爸抓住,狠狠地拍瞭兩下他肉嘟嘟的小屁股。

等到稍微大點的時候,他就抱著爸爸的腿不放:“爸爸給琮琮買一個小電腦吧。”

爸爸:“為什麼要小電腦?”

肖小朋友很有志氣地回答:“工作。”

年輕的爸爸頓時產生瞭後繼有人的自豪感,彎腰抱起他:“什麼工作呢?”

琮琮:“按abcd!”

爸爸:“……”

肖寶寶的大名是爺爺取的,叫肖明琮。爺爺煞有介事地對這名字做瞭一番解釋——明者,日月也,日月者,天之靈氣也。琮者,玉器也,玉石者,地之精華也。

所以我們肖明琮肖寶貝,毫無疑問是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啦!

咳……

老人傢的自鳴得意先別管。單就小朋友本身來說,說是精華也實在不為過。長相上像美艷的媽媽多些,小小年紀修眉明眸,漂亮俊秀……當然,胖乎乎瞭點兒。聰明靈敏的腦瓜據說像足瞭爸爸,一點點大邏輯清楚得不得瞭,對數字尤其敏感。不過活潑好動十分有破壞力的性格卻不知道像誰。

一天晚上,微微好不容易把他給哄睡瞭,拉著肖奈坐在客廳的地板上修玩具。微微看著一堆四分五裂的玩具,有些苦惱:“琮琮到底像誰呢,我小時候沒這麼皮啊,我有些玩具現在還好好的,我媽收著呢。是不是像你?”

“不像我。”肖奈一口否決,把小汽車的輪子按上去,說:“我小時候從來不拆自己的玩具。”

……呃,所以?

“別人的應該拆瞭不少。”肖奈遙思狀。

微微:“……”

好吧,知道兒子像誰瞭,不過琮琮啊,你還是要像爸爸學習!別拆爸爸媽媽給你買的呀。

琮琮小朋友精力旺盛,活潑過頭,從來不甘寂寞。還不會爬的時候喜歡在搖籃裡講嬰兒國的外星話,而且必須有觀眾在場應和,不然就扭動踢腿表示抗議。剛剛能爬就裹著尿佈滾著奶瓶四處亂爬熟悉地形,到能走就更不得瞭瞭。

哄他睡覺是全傢最頭疼的事情。小朋友很懂得給爸爸媽媽分配工作的。每天爸爸媽媽下班去爺爺奶奶那接他回傢,吃飽喝足後,先坐在爸爸懷裡看爸爸用電腦,咿呀咿呀的提出一些建議。睡覺前呢,喜歡纏著媽媽玩玩具、講故事,而且每天都要媽媽陪床才肯乖乖睡覺。

這天微微哄他睡覺,不知不覺自己也睡著瞭。睡瞭一會,覺得身體一輕,被人抱瞭起來往外走,一會又被放置在瞭另一張柔軟的大床上。

微微眼眸微睜,撥開某人解睡衣扣子的手:“不要,沒力氣。”

扣子隻解一半,半遮半掩也別有風情。某人從善如流的不解瞭,直接扯下來,手從底下伸進去,俯下身在她耳邊說:“微微,我們抓緊時間,把該生的都生瞭吧。”

“啊?”微微被他弄得氣息紊亂,一時沒聽懂。

身上的人似乎帶瞭些惱意,斬釘截鐵地說:“再生一個,讓他們自己玩去。”

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話,按b市現在的政策是可以生兩個的。兩人早就這個問題達成共識,決定要兩個孩子的,但是這麼快就再生微微卻是沒想過。倒不是擔心工作問題,微微還是蠻幸運的,遺傳到瞭她媽媽的體質,懷孕期間居然沒有孕吐啥的,臉也白白嫩嫩的,一點沒長東西。隻要前三個月小心些,後面就可以正常上班瞭。

生是不怕,可是帶呢?現在琮琮大部分時間是爺爺奶奶在帶著,大學教授的時間相對比較自由,又請瞭保姆幫忙,才勉強應付得過來。要是再生個琮琮這樣的小魔王,公公婆婆會不會揭竿起義啊……

這事肖奈在床上提瞭一次就沒再提,微微覺得他是一時心血來潮,便也沒多想。隔瞭幾天肖奈抱著兒子去瞭趟書店,帶回來一堆童書,然後坐在陽光灑照的地板上給兒子讀童書。

他的聲線還是一貫的清冷,可是在這光線的照射下,在小孩時不時的咿呀聲中,卻莫名地顯得柔和而慵懶。微微靠著他坐著,隨手拿瞭本菜譜看,一心二用的聽著他讀故事……聽著聽著就覺得不對勁瞭。

按照肖奈的慣例,童話書裡的小主角們的名字都被改成瞭明明或者琮琮。

第一本童書是這樣的:

“明明帶著妹妹去放羊,他們來到一個小山坡,山坡上長滿瞭青草……”

第二本童書:

“小蟲,小鴨,小豬住在森林裡,是快樂的三兄妹……”

第三本童書:“蟲蟲哥哥和小豬妹妹……”

……

琮琮聽瞭n個故事後委屈瞭,認真地抗議:“為什麼琮琮沒有小豬妹妹!”

微微聽到某人漫不經心的回答。“很快就有瞭。”

微微:“……”

微微坐起來,拿書敲他:“你幹什麼呀……”

肖奈:“培養琮琮做哥哥的責任感。”

微微:“……”

琮琮總結發言:“媽媽,琮琮要帶小豬妹妹玩。”

於是,時隔兩年,微微又懷孕瞭,長輩們最先知道,都歡喜得不得瞭,人老瞭還有什麼追求,就想著含飴弄孫享享天倫之樂瞭。

微微的舍友們也飛快的知道瞭,紛紛來電表示震驚。

曉玲:“微微,你傢大神為什麼對生孩子這麼熱衷?”

微微:“……他熱衷閃電戰。”

二喜:“你跟你傢大神,才見面就戀愛瞭,才畢業就結婚瞭,才結婚就生孩子瞭,孩子才生沒多久就生二胎瞭。微微啊,接下來你想幹嗎瞭?”

微微:“……晚上我問問他下一步計劃……”

絲絲:“嗚嗚嗚,你都有兩孩子瞭,我還剩女著,不行,下個相親對象不管咋樣我都嫁瞭!”

至於公司裡,因為微微又穿上瞭防輻射服,於是大傢也不告而知瞭。嗷嗷帶娶的群眾紛紛表示受到瞭嚴重的刺激,紛紛覺得肖奈很無恥。哪有這樣的,領先一步就算瞭,領先兩步也忍瞭,居然現在還要再來一步,無恥太無恥。

愚公搶天呼地:“老子什麼時候才能生小孩啊!”

莫紮他:“你還是先擺脫處男吧……”

愚公:“知道你脫處瞭,別顯擺瞭。”

莫紮他憂鬱地炸毛:“脫的是不能生孩子的處,有毛用有毛用!”

大傢還沒來得及理解他話中的深意,就聽傳聞有恐女癥的阿爽喃喃自語:“我不想要老婆,但是要孩子,怎麼弄?”

大傢七嘴八舌的表示這事有難度:“……隻聽說過隔山打牛,沒聽說過隔空生子的……”

微微的第二胎特別安靜,懷得比第一胎還舒服,基本沒什麼不適感。大傢都覺得是個女孩,早早就取好瞭名字,叫肖明玥。

然而十月落地,居然還是一個男孩。大傢有點計劃外的失落,但是更多是對新生命的歡喜。本來要改名字的,但是奶奶熟悉的那個命理大師說,這時辰這斤兩,叫肖明玥最好,不能改絕對不能改,於是雖然是個男孩,還是叫明玥。

明玥寶寶生下來就十分安靜,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睡覺,不然就在搖籃裡沉思,要是有人來看他,他就靜靜地躺搖籃裡跟人對視,看一陣,研究完畢,扭頭,閉眼,繼續睡覺。

長得像誰一時還不太看得出來,不過微微覺得是像大神多些,不過大神也沒這麼悶啊。

唉~

微微覺得很疑惑,為啥生瞭兩個孩子,一個極度鬧騰,一個極度安靜呢?就不能中和一下嗎?這基因是怎麼分配的!

極度無聊的微微坐月子的時候,就靠思索這個問題來打發時間瞭。

自從弟弟出生,琮琮就安份瞭不少,經常踩著小板凳趴著搖籃上看弟弟,跟弟弟說話,間或用小胖手摸他,捏他,但是明玥寶寶就是不理他。

明琮唱電視裡學來的歌給他聽,本來還在沉思中的小寶寶聽瞭一會,翻過肉呼呼的小身子,拿屁屁對著他,開始睡覺瞭。小哥哥不愛對著胖屁屁唱歌,停瞭下來,失落瞭好半天,然後憂慮地跑到媽媽的床前說:“媽媽,弟弟好像有點笨。”

正在喝雞湯的微微被嗆到瞭。

明琮為笨弟弟擔心瞭好多天,直到不久後上瞭幼兒園瞭才釋然。上幼兒園第一天回來,他就很高興的對媽媽說:“媽媽,弟弟笨點也沒關系,幼兒園的小朋友都很笨。”

微微:“……”

番外五 哥哥弟弟之床前明月光

WHITE DEW

也可以來公眾號(阿鯉的橙子味番外):阿鯉發現更多寶藏文案吖!每日分享文案、網名、壁紙、頭像和故事。還有很多小說的番外(甄嬛傳、如懿傳、錦衣之下、周生如故、東宮、難哄、偷偷藏不住、她的小梨渦、白日夢我、暗格裡的秘密、等風熱吻你、偏偏寵愛、他最野瞭、病名為你、他和他的貓、錯撩、小清歡、玫瑰噠、你別撒嬌瞭、草莓印、酸梅、蝕骨危情、他的小仙女、他很撩他很寵、重回我爸當校草那幾年、暗黑系暖婚、奶油味暗戀、痛仰、你好舊時光、最好的我們、暗戀橘生淮南、這麼多年、山月不知心底事、他笑時風華正茂、長相思、十五年等待候鳥、陷入我們的熱戀、長夜燼明、歸路、蜜汁香桃、星落凝成糖、我的錦衣衛大人、天才基本法、清清日常、打火機與公主裙)期待與你相遇吖

微微教明琮背詩。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雖然琮琮一教就會,但是微微覺得小孩子會忘記,於是第二天又教瞭一遍。第三天,微微繼續給他復習:“床前明月光……”

琮琮嚴肅地問:“媽媽,你隻會這一首詩嗎?爺爺和奶奶會很多首。”

微微羞愧:“媽媽是理科生……叫你爸爸來教你……”

被兒子鄙視的微微淚奔去書房找老公,把手裡的詩集摔給他:“你去教吧,你傢的基因太欺負人瞭……”

被趕出書房的爸爸走到兒子身邊坐下,看手裡的書,微微買的——《啟蒙詩詞一百首》,裡面選的都是很簡單朗朗上口的。肖奈翻瞭翻,把書扔在一邊,把兒子抱過來,信手拈來一首教他——

“天上白玉京,五樓十二城……”

仍然是李白大大的詩,詩名叫《經亂離後天恩流夜郎憶舊遊書懷贈江夏韋太守良宰》……詩名長,全詩更長……

小琮琮糾結瞭。某人絲毫不以欺負兒子為恥,滿意地摸摸他的小腦袋:“以後不要欺負爸爸的老婆。”

幼兒園的王老師非常喜歡琮琮,逗他說話:“琮琮會背詩嗎?”

琮琮:“會。”

“會背什麼詩?”

琮琮扭頭:“都會。”

老師汗:“那琮琮最喜歡什麼詩呢?”

琮琮一邊玩小火車一邊隨口背誦:“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老師沒想到他背得這麼流暢,驚喜地問:“琮琮為什麼喜歡這首詩啊?”

琮琮抬頭,響亮地說:“因為弟弟是月亮!”

老師茫然ing:你在說啥東東……

很快幼兒園要開傢長會,老師們要編節目,向傢長們展示教學成果。王老師報的節目是肖寶寶背詩。

園長提前檢驗節目質量,對琮琮背詩很滿意,老師見園長喜歡,繼續獻寶:“他還懂這首詩是什麼意思。”

“是嗎?”園長很驚喜,問琮琮:“琮琮,那‘床前明月光’是什麼意思呢?”

琮琮堆著積木,奶聲奶氣十分肯定地回答:“床前的弟弟沒有穿衣服和褲褲!”

老師……

園長……咳,那個王老師……

老師淚奔瞭,明明昨天問他他還說是月光照在床前的啊!怎麼忽然變成限制級答案瞭呢?!

哎,老師啊……他們姓肖的從大到小,都冷不丁會變殺手……

哥哥弟弟之琮琮養弟弟

(一)

這天微微和肖奈帶著兩隻寶寶一到奶奶傢,奶奶就宣佈瞭一個好消息——她幫琮琮答應瞭一個廣告!

雖然是親戚拜托的事情,而且隻是平面照片,不會在電視上播出,但是微微還是很擔心,回去的路上一直很糾結。

“琮琮還小吧,拍廣告會不會不太好?”

肖奈倒不介意自己兒子露個小臉,男孩子嘛,不必介意這麼多。

“沒事,讓他去玩玩吧。”肖奈開著車說,“他也應該賺奶粉錢養活自己瞭。”

微微:“……”

微微看看後座上兩隻加起來才六歲的寶寶,隻能默默地把頭扭到一邊。

雖然肖奈都同意瞭,微微還是不放心,自己兒子一貫聰明,她索性就當琮琮是個小大人似地商量:“琮琮願意拍廣告嗎?”

“廣告是什麼?”

“就是拍成照片,給很多人看。”

琮琮小眉頭深深地皺瞭起來,很有點小苦惱的樣子,最後,他看瞭看呼呼大睡的弟弟,下定決心似地說:“琮琮拍。”

拍攝那天很湊巧,傢裡人都有事,微微隻好把玥玥也帶去瞭拍攝現場,還好琮琮很乖,不用太費神,自己踩著小胖腿走在微微旁邊,還主動拿著弟弟的奶瓶。

一到拍攝現場,可愛的寶寶們立刻得到瞭圍觀。微微觀察瞭一下環境,看上去很正規的樣子,而且工作人員都很周到細致,攝影師非常和氣,一再說不會傷到寶寶眼睛,微微終於放心瞭。

拍攝的間隙微微去瞭一趟wc,委托工作人員幫忙照看幾分鐘。工作人員裡有幾個女生,早就被兩隻可愛的娃娃萌死瞭,看見媽媽走瞭,立刻圍上來逗弄。

“琮琮幾歲啦?”

琮琮奶聲奶氣:“琮琮四歲,弟弟一歲半。”

“琮琮把奶瓶給阿姨,阿姨幫你喂弟弟好不好?”

琮琮抱緊奶瓶,表示不可以。

“好萌啊。”

女生們幾乎兩眼放光瞭,“琮琮喜歡拍廣告嗎?”

琮琮扭頭:“不喜歡。”

工作人員互相看看:“那琮琮為什麼來拍啊?”

琮琮被她們看得有點小萎靡,於是抱著弟弟的奶瓶,拖著搖籃,垂著腦袋說:“琮琮要賺奶粉錢,養自己,養弟弟。”

微微從衛生間一回來,就發現眾人看她的眼神不對勁,這種看後媽的眼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微微很困惑,為啥老在她上完廁所後,世界就詭異瞭呢……

(二)

莫紮他非常非常喜歡小孩,但是顯然自己不會生,於是經常帶著ko做的點心奔微微傢,試圖拐帶琮琮和他私奔。

這天他又帶著ko私傢秘制的小花生餅幹到瞭微微傢,進行例行誘拐。

“琮琮到哥哥傢玩好不好,哥哥教你玩遊戲,ko叔叔還會做很多小點心。”無恥的某人仗著自己臉嫩,經常自稱哥哥,不過他也隻敢在沒人的時候這麼自稱,因為上次被ko“叔叔”聽到後,回傢就在某個不純潔的場所進行瞭一場叫“叔叔”的……教育。

莫紮他繼續無恥地誘哄:“琮琮到瞭哥哥傢,爸爸媽媽就有空生小妹妹瞭,琮琮不是要小妹妹嗎?”

“不要妹妹瞭。”琮琮啃完小餅幹,認真地搖頭說。

“為什麼?”莫紮他奇瞭,明明上次還說要小妹妹的。

琮琮苦惱地說:“因為琮琮的奶粉錢隻夠養活弟弟一個。”

微微杉杉聯合番外

(一)

薛杉杉在遊戲裡是隻菜鳥。

有多菜呢?菜得……她隻敢自己做任務升級,都不敢和人組隊下副本,生怕自己一個富有想象力的走位,一個神鬼莫測的大招,隊友就死瞭一窩……

所以雖然她都混成瞭風騰科技的boss夫人,走後門搞到瞭時下最拉風的裝備,卻隻敢站在高級副本門口,寂寞地拉風著,不加入任何隊伍。

但是她身上的裝備還是很招人的,玩的角色的站姿又那麼的寂寞蕭索,一派高手在裝13的樣子,所以不斷的有人拉她,杉杉點拒絕點得手軟,不得不給自己起瞭一個綽號掛在頭頂上。

六個字——豬一樣的隊友。

世界立刻清凈瞭。

直到她和貝微微熟悉瞭起來!

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啊有木有!

“微微,你真的肯帶我嗎?!”

“真的啊。”

“我很笨的,團滅哦!”

“沒事,你站在不要動就好。”

“微微,你太好瞭5555555,我怎麼不早點認識你呢!”

杉杉其實是重拾網遊瞭,懷孕那段時間她徹底戒瞭網絡。現在孩子都斷奶瞭,boss還不松口讓她去上班,杉杉難免有些無聊,寶寶不需要她帶的時候,她就溜達上網絡玩一會。

不得不說,有人帶真是太幸福瞭!薛杉杉以前從沒領略過這等滋味啊。隻要走走路看看風景,經驗金幣就嘩啦啦往上漲,要是走路都不高興,那就來個跟隨,隻要盯著電腦發呆有木有。

某天,正好兩個人都有時間,微微又帶著她刷副本,忽然,屏幕上微微的號不動瞭。

隊友頻道:

蘆葦微微:33不好意思,我有點事情走開一下。

boss大人帶孩子:好,7878

一定是微微傢老公回來瞭啦,杉杉很有經驗的,估計過一會微微就會過來說今天先下啊什麼的瞭。

杉杉看瞭看電腦上的時間。討厭,都這麼晚瞭,微微老公都下班瞭,為啥自己傢的還在開會。

要不要去送點夜宵什麼的呢?

杉杉正思索著,屏幕上微微忽然動瞭。

boss大人帶孩子:來瞭啊?今天還繼續打嗎?

蘆葦微微:hao

杉杉立刻把開會的boss拋在瞭腦後,歡樂的跟著微微蹭經驗。

杉杉正跟在後面撿得歡快無比,隊友頻道裡忽然出現一行字——“阿姨,不要在後面撿東西,馬上我要打boss瞭,離開太遠就沒經驗瞭。”

阿姨?!

杉杉呆瞭呆,半晌,一個可怕的猜測在腦海浮現:“難道……你……琮琮?”

“嗯!”

“……你媽媽呢?”

“爸爸回來瞭,媽媽和爸爸玩,琮琮和弟弟玩,弟弟睡覺,琮琮和電腦玩。”

杉杉艱難地打字贊美:“……琮琮真乖……真聰明……小爪子會打好多字……”

“嗯!奶奶說,琮琮和弟弟和爸爸一樣聰明,外婆說,琮琮和弟弟比媽媽聰明!”

杉杉……微微你在傢裡的地位真的沒問題嗎?!

隊友頻道:

蘆葦微微:阿姨!打好瞭。

杉杉默默地看著倒下的boss,默默地走過去,麻木地摸走瞭boss爆的裝備……

人和人真是差距太大瞭……

人傢兒子都能帶自己遊戲瞭……

(二)

封騰走進房間的時候,杉杉正亮閃閃著眼睛盯著電腦。

“又在玩遊戲?”封騰脫下外套,走過去。

“快來快來,太帥瞭!”杉杉頭也不回的盯著電腦,等他走近,一把拉過他,指著屏幕上縱騰挪移的瀟灑身影,“看!微微老公在跟人pk,動作太帥瞭啊!”

封騰隻看瞭一眼,然後默默地把目光從電腦屏幕上移到自傢老婆的臉上……

然後……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杉杉蹲在桌子旁,下巴擱在桌面上,苦巴巴地看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現在已經落到boss手裡去瞭。

boss大人也墮落瞭……他居然搶她的遊戲玩……

而且,一上來就挑戰高難度!他居然第一次玩遊戲就找肖奈pk?

他才弄明白怎麼走路,都有哪些招式好不好!

這樣都敢沖上去!

果然……死得好快。

杉杉不忍地扭過瞭腦袋。

封騰瞥瞭她一眼,冷哼一聲,目光專註的看著技能欄,又熟悉瞭一遍技能,然後第二次點瞭一笑奈何pk。

……這次多打瞭三分鐘。

第三次……

居然堅持瞭更久瞭一點!

第四次……

居然打瞭這麼久瞭還沒輸?!

杉杉緊張地盯著屏幕,過瞭一會震驚地睜大瞭眼睛,激動地喊:“啊啊啊,他沒藍瞭!你要贏瞭!”

“我也沒瞭。”

封騰冷靜的話音一落,滿屏飄逸縱橫的兩條身影倏地分開,各自在一旁打坐恢復。

“所以你們平手瞭啊!”杉杉激動萬分:“跟一笑奈何平手哎!”

一笑奈何是何等神奇的存在啊,boss這麼快就能跟他打平手!杉杉覺得boss簡直太厲害瞭,她正好蹲在封騰的腿邊,順手就抱住瞭他的大腿,崇拜地說:“你好強!”

雖然老婆的星星眼終於回到瞭自己身上,但是連輸三局才勉強平手這種事,對封總這種一貫的人生贏傢來說簡直是恥辱。

於是他……淡定地打瞭一行字——“剛剛是我老婆在玩。”

杉杉在一旁:“……”

這邊肖奈也淡定地打字回去:“剛剛是我兒子在玩。”

微微在一旁:“……”

微微悟瞭,怪不得他們能成事業夥伴呢,無恥到一塊去瞭有木有!

微微:“你這樣好嗎……封總不是我們公司最大的投資人麼……”

肖奈淡定道:“沒事,風騰投過來的資金已經全部用完瞭。”

微微:“……”

另一邊。

杉杉埋怨說:“你輸瞭吧,誰叫你不肯早點要孩子,不然我們也可以說是寶寶在玩瞭。”

封騰表情很深沉,隨口應道:“嗯。”

杉杉:“……你在想啥?”

封騰:“我忽然想起,很久沒有關心致一的項目瞭,打算找個時間關心一下。”

杉杉:你是想怎麼找一下麻煩公報私仇吧……

作者番外語

♬..♩~ ♫. ♪..

boss和大神pk,boss肯定不是大神對手啦,術業有專攻有木有,至於最後為啥會平,大傢可以展開一下想象力,正經點的理由比如說裝備啊職業壓制啊等等,玄幻點的比如——大神內心:“天都黑瞭誰要跟一個男人在電腦上打架,還是早點平一局打發瞭他下線跟老婆打架吧!”……其實搞個平局比贏一場還難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boss天賦奇才,要是不管風騰可以和大神微微組隊下副本啥的,至於杉杉嘛……圍觀?打醬油?啦啦隊?

boss和大神pk,boss肯定不是大神對手啦,術業有專攻有木有,至於最後為啥會平,大傢可以展開一下想象力,正經點的理由比如說裝備啊職業壓制啊等等,玄幻點的比如——大神內心:“天都黑瞭誰要跟一個男人在電腦上打架,還是早點平一局打發瞭他下線跟老婆打架吧!”……其實搞個平局比贏一場還難啊!

當然,也有可能是boss天賦奇才,要是不管風騰可以和大神微微組隊下副本啥的,至於杉杉嘛……圍觀?打醬油?啦啦隊?

後記

話說,今天小小地鬱悶來著。

幾天前,我還很歡快地對朋友說:哈哈哈,你看不到日全食,隻能看到日偏食。

結果,今天,22號,俺朋友很歡快地對我說:哈哈哈,你連日偏食都沒看到。

……

……

這一定是對我之前太得意的懲罰。太囧瞭,幾百年一遇的奇景,俺們這居然下雨瞭。

還號稱最佳觀察點之一呢……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一直被誤導以為專業觀察鏡很貴要幾百上千,沒有去買,21號晚上才發現隻要五塊錢,懊惱瞭很久。現在看來俺是省瞭五塊錢。哈哈。

說起來,22號的日全食也是我趕文的動力之一。寫結局的時候就一直對自己說,趕快寫趕快寫,22號之前寫好,就可以輕輕松松地和爸媽一起看景瞭。於是就埋頭吭哧吭哧地趕文ing,終於在19號把文寫完瞭。

算一算時間,從08年8月開坑到現在,差不多快一年瞭。

動筆之前,我沒想過這篇文會花去我一年的時間。以為隻是個短篇小故事而已,大約一兩萬字就可以結束瞭吧。於是沒怎麼思考就下筆,誰知道越寫越長越寫越長越寫越長……

(眾:我們知道很長瞭!你不用再重復瞭……)

人生真是充滿瞭像日全食下雨這樣的意外啊!(好吧,我還是沒忘記日全食……)

汗,因為這篇後記是排版後才寫的,所以編輯大人通知我說,漫漫,你後記不能超過800字啊,不然排不下瞭。

雖然之前一直在想後記寫什麼呢寫什麼呢,好像有種趕稿後脫力、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但是一下子發現不能囉囉嗦嗦地寫很多瞭,也有點失落來著。

幸好,平時在網上連載的時候,該說的也都跟大傢說得差不多瞭。

謝謝大傢的一路支持,俺下本書會更加努力滴去寫的。何以寫瞭兩年多,微微寫瞭接近一年,希望下本書能隻寫半年就好。

祈禱ing

後記是這本書的最後瞭,寫到這裡忽然有點依依惜別,好像告別瞭微微和肖奈的世界一樣,很舍不得啊。

他們陪瞭我一年呢。

也許,以後可以寫點他們的小番外,或者讓他們在別的故事裡客串一下。

寫《微微》的這一年經歷瞭很多事情,但是不管如何,寫著後記的現在是很安定喜悅的。

願看著這本書的你也安定喜悅。

顧漫

2009年7月22日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