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是什麼意思?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作為道教九字真言,源自道教經典《抱樸子》。

道傢九字真言出自我國東晉時期葛洪所著的《抱樸子內篇·登涉第十七章》,原文書中是這樣敘述的:「入名山,以甲子開除日,以五色繒各五寸,懸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凡九字,常當密祝之,無所不辟。要道不煩,此之謂也。」

此九字真言又作:“臨兵鬥者,皆數組前行”,為中國道傢與兵傢所盛行的秘術。東密受到我國道教的影響(使用護咒法),傳入日本後,混入真言密教之一部,並被演變為「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而成為日本修驗道之山伏所重視的咒法,沿用至今。九字真言三個版本,無所謂哪個才是原版正確的,功法威能一樣有用。

道傢九字箴言自東漢葛洪以來,即傳言有大威能,常默念這 9 個字,就可以辟除一切邪惡。這是道傢進入山林時的護身辟邪之術,然而很多人持誦無果,即以此九字無非傳言。更有東密傳出佛門九字真言解,以佛門聲密,手印作為加持修行的方法,然豈不知我道傢真正的九字真言修持真法。

臨者,明天地所在,悟萬物本來,人如其中全三才之意。臨者感悟天地,感悟自然,感悟我居其中的真髓。若能時刻感覺天地,萬物的存在,這就達到瞭臨字的本義(「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所以身心要常保持清靜無私,才能天人合一),應該是臨字作為修行的本義。

兵者,由臨而進,此時天地已明,陰陽已現,身內龍虎初啼,有爭鬥之意,當更進溫養,以待咆哮之時。(人能長清靜,自然六欲不生,三毒(貪怒癡)消滅,自然能一陽復來(復)卦,而常能以此純陽之元始祖氣,溫養五臟神,即是涵養聖胎!)

鬥者,此時身內天地分明,龍虎咆哮,上下爭鬥,又有調和之意,宜靜養龍虎待其鼎盛而調和陰陽。(陰陽交而地天泰(泰卦),龍虎金丹內中煉!)

者者,者乃成相之意,與此當顯真意。龍虎上下而行,於玄關而合陰陽相遇,如春陽融雪,又如潑火遇油,自然而然一點本源現於混沌之中,活潑潑,圓融融,得大藥而金丹成。(元神童子於玄關初顯現,初時一點,日漸長大)

皆者,與此當明無內無外,天地如我,我如天地,皆同一理,不可躁進,不可強求當溫養自然,漫求嬰兒,九月功成,自然元神內現,此刻誰是我?我是誰?無分彼此,皮囊元神本為一體何有彼此,皆是我,又皆非我。於此則天地為過客,黃庭有我而獨居。(九月為剝卦,後天糟粕褪去,先天真我顯現)

陣者,神居黃庭,則萬物可為掌指,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大道不仁以天地為芻狗,世間浮華當雲煙而過,入眼而不迷,入耳而不惑,入口而不味,入鼻而不嗅,觸身而不墜,入神而不思,當悟卻本性還歸本來,面目一明自然超脫。陣者,天地為棋,蒼生為掌,萬物有而神不惑。(自此識神退位,元神主事,智慧得開,不落塵俗)

列者,與此本來已明,面目一新,當繼續精進,時刻一至自然超脫輪回,天地合一,與道同存。列者,乃列天地之意,超脫之喻,此時天地之間有其位,萬物之內有其名是為列。(乾卦,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坤卦,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前者,於本來之處當悟天地輪回之意,天地合一是為終,亦是為始,須知此輪回乃道之輪回天地之輪回,循環往復,當於靜念處體會道之義理,道之本義,則可不惑於所得,不惑於所成,列天地而不墜,臨萬物而不迷。前者,進也,不思,不昧,不惑,循天地而演萬物,得大道而不退本源。(否極泰來,泰極否生,閑時須常靜心以元神悟大道之理,使行為不失中庸)

行者,於此當明道天地之間無不是道,萬物之內無不有道,悟天地而不礙,觀萬物而不著,與此無礙無著方能直行而不周,循道而不迷。行者,無礙無著,天地如一,我亦如一,我彼此無分別,直行而不礙,循道而不迷。(即明天地之道,當於人世行大道,此即天地人三才兼備,內養元神,外凈世界)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