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我在新東方的日子4.相忘於江湖1.新秀登場

2004年的秋天,上任伊始的許建軍開始整理自己手裡的隊伍。

GRE的陣容有兩個老戲骨:教閱讀的嶽強強,教類比反義也就是許建軍自己。填空是嶽強強的師弟天津民航大學的高義,這位兄弟長得頭如麥鬥,眼賽……錯瞭錯瞭,他人很憨厚,邏輯很嚴謹,這是新概念的老師兼任人力部門招聘主管石雯的得意之作。

說到石雯,也是一朵新東方的奇葩,據說她每隔兩三天才睡一次覺,但仍然能夠保持充沛的精力,值得一提的是她有個長得很漂亮的表姐,曾經出演過三國演義裡挑撥三姓傢奴和董老賊的關系的那個藝伎,這個表姐嫁給瞭一個曾經娶瞭豪門醜女的導演,說起來都算是風流人物。

許建軍對高義印象一直很好,直到他離職的時候自曝女朋友是自己班上的學生,名字沒有明說,應該不是叫白潔,也不是孫倩,更不是趙敏。

最後一位隆重登場的是天津大學的才子劉一騮,遼寧鞍山人,業餘時間喜歡拍電影,曾經憑借一部《拐點》在網絡上走紅瞭許久。

托福授課陣容更是強大,校長孫繼軍領銜教授語法,聽力1是中學部的老大,也是孫校長的托福戰場宿友金路伐,閱讀還是嶽強強,聽力2自從渣男梁九克離開之後孫校長從北京師范大學招聘過來一位學生物的才女,名叫李婷,是托福高分獲得者,備課備考心得頗深,講起課來讓學員們如沐春風。

過瞭暑假之後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不瞭許建軍這個師弟來做自己的老大,金哥開始淡出托福聽力,這樣就打破瞭新東方一向有兩位托福聽力老師同時授課的格局,再加上許建軍也一直想對這種結構做調整,托福的寫作越來越受到美國大學的重視,所以之前一直和閱讀捆綁授課的托福寫作課程也在托福整個體系裡面被許老師單獨拎出來作為和語法、閱讀、聽力平行的課程出現。

許建軍不知道,金哥淡出托福聽力沒有他想的那麼low,據可靠的消息,秋季的時候他二次競聘校長未果,加上對老板也沒那麼恭敬,校長夢碎,他心灰意冷決定離開,這位托福名師從此就消失在培訓江湖的大山大河之間。

而中學部,也順理成章的交接給瞭脫手少兒英語部之後除瞭教課一直賦閑在傢的羅勇老師,不到一年,羅老師憑借自己曾經做過少兒英語部,臨危受命中學英語部,成功的獲得集團領導們的賞識,趕赴中原開辦瞭商都新東方學校。

雅思方面,閱讀本來也是嶽強強,但自從中學部羅老師上任之後,秋季的課程不多,許建軍就盯上瞭中學英語部那位來自南開大學的董貢勇老師,這個小夥年齡不大,但是風格極為老派沉穩,很符合許老師心目中雅思閱讀老師的形象。

口語老師叫劉偉,常年遊走於天津各傢培訓機構之間,稱得上是一個教棍,棍者,混也,他講口語倒也非常合適。

還有一位叫Jackie的據說是從英國留學回來的女老師來負責雅思寫作,她的長相酷似出演過《青青河邊草》裡那株小草的金銘小姐,圓乎乎的很是可愛。

雅思聽力則是由托福聽力的李婷老師兼任。

就這樣一個實際兵力不足十人的團隊,經過許建軍幾番集體聚餐加上勵志,倒也團結的很。

國外考試部雖然正式掛牌不到半年,但超額完成瞭預算,固然要歸功於詞匯魔鬼訓練營暑假期間的超常業務貢獻,更重要的是這個項目帶來瞭大量的二次消費客戶,這可能就是我們現在經常說的產品導流的力量吧。

許建軍很興奮地看著財務數據,雖然校長承諾的年終獎金比例極低,但是因為基數大,所以相乘之後怎麼著也得有幾萬塊錢,畢竟作為一個新東方教師,這是自己第一次拿到的非課時費的收入,就跟沒幹活拿瞭錢一樣,有種別樣的刺激。

過瞭寒假班,有兩個人不斷地約許老師,男的叫孔建仁,女的叫韋曉芙。

這個孔建仁2004年暑假到天津新東方講授高考寫作,以其誇張的表情,煽動性的動作和看似虛偽的直率博得瞭小朋友們的喜歡,打分一度超過瞭金老大。一向以高顏值自居的金哥對於這匹新殺出來的黑馬想必也沒有過多地關照過他的情緒,而建仁兄弟不是許建軍,從來都沒覺得自己要在天津常住,於是就開始在各種場合公開地表達對於工資收入的不滿,給自己設定瞭一個心直口快的草莽形象,所有人都覺得他是一個說話做事不過腦子的二愣子,除瞭許建軍。

暑假期間,孔建仁還扮演瞭考研閱讀的救火隊員,那種淫君式的講課風格對於大學生來說絕對是秒殺神器,尤其他在課上還經常有證據的對搭班老師的各種背景進行釜底抽薪式的大揭秘,抨擊某些老師明明是南京師范大學畢業的非說自己是南京大學畢業的,弄得孫校長一幹人等極為下不來臺,甚至當著學生的面使用國罵並且配合“誤人子弟,天誅地滅”的這種正義凜然更使得學員對他更加狂熱的追捧。

孔建仁先生以後幾年的故事估計我們沒有時間去多講,隻能現在多提一嘴,他對羅勇老師的追殺沒有止步於課堂和生活,後來羅老師從商都新東方卸任,居然讓建仁兄弟去執掌帥印,這可能算是事後殺瞭吧,這一對生死對頭的互動,實在是極具戲劇性。

那個時候,建仁兄弟已經從新東方離開並且又殺瞭回來,他這種萬馬軍中穿行自如的灑脫,堪稱是培訓界的趙子龍,和趙子龍相比,他手裡的王牌不是曹操對他的偏愛,而是那種敢愛敢恨的保護殼,他離開新東方之後就在網上肆無忌憚地謾罵老東傢,回歸新東方之後又開始大放厥詞地揭露二老東傢的種種醜惡。

有一部戰爭片子叫《烈火金剛》,看過《烈火金剛》的老同志們都知道裡面有一個謝老轉,任誰都能夠被他玩的團團轉,當真是個奇才。最為牛逼的是,他回到新東方非但沒有背負叛將回歸的心理壓力而被冷落,反而被老板們當成迷途知返的標桿,給他職業生涯上一路綠燈,後來甚至從商都新東方殺回天津新東方坐上一把手的交椅,然後又回到總部,一路提升,直到最後自主創業還獲得瞭來自新東方系統內部的投資。

奇才似乎在任何方面都有著與眾不同的表現,建仁曾多次暗示許建軍要自己多帶點私活才是真正的賺錢之道,他們之間的對話內容很難復原。大概就是先詢問許建軍的年底分紅和基本工資,許老師倒也不是客氣的人,誇大其詞的吹瞭一番牛逼,沒想到建仁兄弟居然不屑的搖搖頭,說自己一個考研的學生願意出數十萬讓自己給他當私教而被自己嚴詞拒絕。

榆木腦袋的許建軍對這種暗示裝聾作啞,因為在他看來,新東方就像是自己的初戀一樣,無論在任何時候都是那份最美好的純真,即使不能夠長相廝守,也絕不可以恣意傷害,更不用說在存續期間東張西望瞭。

孔建任也是個人精,他很清楚許建軍外面看起來似乎已經爛透,但內心還有著那份難得的堅守。而對於許建軍內心自比的那種戀情,洞若觀火的建仁也表示尊重,不過為瞭實現自己某個階段的短期目標,他還是祭出瞭現身說法的殺手鐧:“阿建,我跟我的女朋友分手瞭。”

“你那個女朋友我見過,雖然長得挺醜,可是人不錯,好好的分啥手?”

“哎,別提瞭,她太煩瞭,總是喜歡囉裡囉嗦說個不停。”

“哎呀,女孩子不都那樣嗎?”

“關鍵她還跟我的父母頂嘴,還跟我說他倆是傻逼。”

“那確實有點過分……你怎麼跟她分的?”

“我罵瞭她,讓她滾。”

“這倒也算是應有的懲處。”

“我一罵她,她就離傢出走瞭。”

“然後呢?”

“她給我打電話讓我道歉,我沒同意,她就提出分手。”

“在氣頭上的話咱可不能相信。”

“當然不敢相信瞭,所以我趕緊趁熱打鐵,問她,你說話算數嗎?”

“我去,你太牛瞭兄弟,這你也能問?”

“她說當然算數,他說我就是個鳳凰男,讓我跟我那傻逼媽過去吧!”

“也是一時的氣話,你別當真,估計當天就後悔瞭。”

“阿健你說的真沒錯,所以我就抓住這個一閃而過的機會,把她的東西打包收拾出來全放在瞭門口保安那,然後換瞭鎖,跟房東閃電毀約,咱不能拖累人房東啊,又在別的地方租瞭房子。”

“兄弟你太狠瞭,不過她應該還會線下追殺你吧。”

“所以我就需要一個通話錄音的功能,我把她氣頭上的話全錄瞭下來,她到教學區來找我的時候,我讓她聽瞭個遍,告訴她再鬧就把這個放到網上去,讓大傢來評評理。”

很多女孩子對自己都有著天生的自信,覺得石榴裙下沒有枉死的鬼,可是她們不知道,男人一旦發起狠來,會瞬間變成世界上最狡猾最狠毒的動物。

孔建仁的這個暗喻許建軍聽明白瞭,自己對新東方再忠誠,如果對方不珍惜這份忠誠,跟一番好心喂瞭狗有什麼區別?可是自己對新東方的這份感情,就好像很多始終如一的夫婦之間的那種愛情一樣,它是單向的,從來不求回報,如果真的說是良心喂瞭狗,那也隻能說明自己愛上瞭這條小動物,心甘情願的把良心喂給它吃。

這種特殊甚至有點扭曲的感情,其實在很多時候都存在著。

就好比我們馬上要提的韋曉芙同學。

據她本人說自己是天津財經大學王牌專業的頂級學霸,也是寒假GRE班的學員,長得人高馬大,屬於那種看著高但是絕對不算苗條的類型,面孔俏麗,和大骨架的身條看著很是不搭,但總體上講說她是個美女絕對不算誇張。

課程結束的時候,她還跟許老師要瞭電話號碼,接下來幾乎每天都會發送一條無關痛癢的短信,斯時貝小姐已經辭去鵬城的工作,和一號許建軍在樂昌裡其樂融融。

我們一再強調,許老師不是那種多線程作戰的專傢,至少每一個分身都隻能做一件事情,故而對這些短信許老師從來都是看都不看直接刪掉,直到有一次對方忍無可忍打電話過來,詢問許老師為什麼不回自己的短信。

許老師很不在乎地說:“你裡面也沒啥內容,浪費那錢幹嘛?”

對方哭笑不得,說:“我想請您吃飯。”

許老師雖然正直,但是早年間蹭飯的習慣卻保留的甚是完整,很快就答應瞭下來。

這種平淡無奇的吃飯每周都要進行一次許老師也曾多次按奈不住內心的好奇,問你到底意欲何為?甚至說出瞭你是不是喜歡我想要跟我發生點什麼的無恥問題,對方卻總是笑而不答。

終於在某一次,韋同學繼續邀約的時候,許老師說:“你要這次不說出你的目的,或者不說出你想讓我幫你幹點什麼的話,我就不去瞭。”

曉芙猶豫瞭一會,這才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想問問您,劉一騮老師的電話方便給我一下嗎?我特別喜歡他。”

許建軍一口老血吐得手機上都是。

倒是惡作劇的老3悠悠地冒出瞭一句:“你想知道的話,得陪我那什麼一次。”

電話那端沉寂瞭足有一分鐘,聽得出來對方咬著嘴唇說的:“我跟劉老師沒有任何可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到他儒雅帥氣多才多藝的樣子,心裡面就特別的激動,特別想見到他,您要是能告訴我他的電話的話,什麼條件我都可以接受。”

這種單向的愛是至純至善的,是那種不惜毀滅自己也要更進一步,不管這種愛是否愚蠢,都是值得尊敬的,而這種愛無論是男女之愛,還是對於企業的忠誠,與人與己都是一份難得的經歷。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