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我心中有一片凈土的話,那一定是《假如明日天放晴》吧

The Long Goodbey,If it is clear weather tomorrow。

那是一段在夏天裡的,漫長的告別。

遇見你,仿佛用盡瞭我一生的運氣。《假如明日天放晴》(以下簡稱明日晴)在我心目中就是這麼一部作品。然而,這卻是一部冷門的作品,冷門到貼吧人數至今僅僅隻有1475人。

文:風早/第一彈

如果說我心中有一片凈土的話,那一定是《假如明日天放晴》吧_GALGAME_第一彈

對於主人公鳩羽一樹來說,野乃崎明穂是不可替代的人。

一直一來,像傢人一樣在一樹傢裡寄宿著的女孩子。

在那個夏天的的首次告白後,成為一樹戀人的女孩子。

從這以後,本應一起創造出幸福的回憶。

但是,這樣的她卻突然病倒,就這樣離開瞭人世。

由於事情來得太過突然,而且逝去的少女在大傢心中占據瞭如此重要的位置……

活著的人們甚至忘記瞭哭泣,僅僅是不知所措。

數月之後,在那個大傢都已漸漸恢復過來的季節裡……

明穂卻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回到瞭這個世界。

「因為還有未完成的心願啊」

她一邊微笑一邊這樣說著,以一個幽靈的身份。

設定像極瞭5年之後的《未聞花名》,女主同樣因他人身亡,同樣還有仍未實現的願望,同樣結局是消散於人世之間,不同的是《未聞花名》的面碼消失後,留下給人們的,是感動和前進的方向,而《明日晴》留下的,除瞭這些,還有像艾恩葛朗特倒塌後,茅場晶彥留個桐人的名為希望的“The
seed”。

十年之前,你是你,我是我;十年之後,你我成為瞭我們,卻又陰陽兩隔。

摯愛的她已然逝去,縱使仍憑一絲執念留於人間,他可對她溫柔,她可對他放不下,但這一切都是暫時的,人鬼殊途,縱使千次挽留,最後也將變成目不能視,口不能言,耳不能聞,體不可觸的熒光罷瞭。或者,斷瞭執念,瞭卻她的所有心願,讓她安然升天。

如果是你,你會如何做出抉擇?

小翼線:

明穗有個妹妹,名字很好聽,叫小翼。她害羞,單純,但在這柔弱外表下的,是那一顆不輸於姐姐的堅強的心。很顯然,小翼是一直喜歡一樹的,但是有一個如此出色的姐姐,她明白,她能做到的隻有祝福罷瞭。嫉妒是必然的,因為自己無法得到一樹的感情;自卑也是肯定的,因為姐姐實在是太完美瞭。但是,姐姐的突然去世讓小翼重新燃起瞭希望。

很狡猾對吧?但是這又何不是人之常情?但是,小翼甚至隻想做為姐姐的替代品,假裝姐姐附體與一樹生活,無數次的說服著自己,這樣就好。因為姐姐是那麼完美,一樹是不會喜歡上自己的。於是,一直這麼逼著自己。但是,當她明白一樹喜歡的是自己的時候,最終還是鼓起瞭勇氣正式瞭這份感情。站在一旁的明穗,帶著一樹送給她的草帽,漸漸消失,雖落寞,但開心。

千早線:

千早是學校後花園一棵樹下的神,但是,她是個瘟神。明穗就是因為在這顆樹下被一樹表白,被她詛咒而死,僅僅是因為她的嫉妒而無心所為。但是作為瘟神,咒死明穗是既定事實,雖然一樹和明穗都沒有怪她,但她仍舊為她所犯的錯贖罪著。

有人或許想問瞭,為什麼千早會嫉妒,難道僅僅因為是有情侶在那棵樹下表白瞭麼?

500年前,一樹的前世是一個人傢的公子,而千早是另一人傢的女兒,他們每天單純地戀愛瞭。然而突然有一天,村裡爆發瘟疫,一樹也因此去世。千早傢隻有千早一人活瞭下來,於是被村裡人的污蔑是瘟神,將其打死。“既然你們認為我是瘟神,那我便成為瘟神好瞭!”就這樣,千早咒殺瞭村子的所有人,並把自己封印在瞭村子最高的樹下。

500年後,前世情人一樹卻在這棵樹下對著其他女孩子示愛,試問,誰能默默接受而心無半點嫉妒?

有人說,千早才是一樹的原配,其實並沒有說錯。跨越瞭500年的愛,盡管你已經不記得我,但我仍舊愛你。

當千早放開一切,完成自我救贖,通往他們前方的,必定是幸福的路。

珠美線:

珠美是鬼切,明穗是鬼魂,二人自然勢如水火。雖然珠美嘴裡說著“幽靈鬼魂什麼的最討厭瞭”,但是當珠美與明穗與大傢都友好相處的時候,可以看到珠美臉上的笑是如此的真實。珠美討厭幽靈,是因為如果與幽靈相處太好,到離別的時刻必定傷心。

但是如果這樣下去,一樹不能幸福,珠美無法正視自我,於是明穗選擇做一次惡人,變為怨靈,珠美迫不得已將其斬掉,珠美因此十分後悔和傷心。然而,明穗在黃泉路上向珠美發瞭一條短信,拜托珠美照顧好明穗,才使珠美從悲傷自責中中走出來。因為,幽靈是心願的結晶,而幫助幽靈最好的方法,便是完成心願。

明穗線:

作為本作的第一女主,其實一開始就註定瞭她的悲劇,作為幽靈的她是不可能和一樹永遠的生活在一起的。而明穗的犧牲精神,是任何人都難以做出來的。小翼線中,真心希望他們獲得幸福;千早線中,幫助千早原諒自我;珠美線中化為怨靈隻為瞭讓珠美斬掉自己……然而,當一樹如此執著地決定非明穗不可時,明穗慌瞭,因為明穗的靈魂註定是要消失的,於是他們交合,確認感情。但是這麼做,並不會挽回什麼,隻是徒增傷心罷瞭。

於是,他們連上命運的紅線,許下超越生命的諾言,明穗消失在熒光之中。一樹堅信著,即使明穗消失瞭,他們之間的紅線即使經過再長的時間也不會斷。於是當十年過去,在那片向日葵田裡,明穗超越瞭輪回起瞭前世於一樹的一切,與一樹延續他們之間的紅線。

寫於全線通關的三年後,現在回想起來太多細節都已經忘記,但忘不掉的是它的名字,もしも明日が晴れならば。即使今天是陰天,也要心懷希望,隻要擁有希望,相信明天會是晴天,那麼晴天終究會來臨。全篇的每一個Hsense在我看來都不是欲望的發泄,都是感情達到深處的一種升華,是那麼的水到渠成,順其自然。在我看來這才是一部Galgame真正的樣子,girl and love,女孩與愛,而不是女孩和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