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的私生活》讀書心得&筆記摘錄

◆內容簡介(豆瓣)

性、婚姻(傢庭)、愛情,作為人類最重要的私生活領域,它們與國傢、部落、社會以及財產、道德、教會、巫術等是如何產生千絲萬縷的聯系的;人類歷史上的聰明者們以道德和法律的手段,如何規定著各個時期人們對性、婚姻和愛情的態度;女人們在想什麼、男人們要什麼,在性道德日益寬松、人類流動性增加、離婚率越來越高的今天,什麼樣的兩性關系設計才能更好地符合人類的期待?

本書以生動、簡潔而機智的文字,運用生物學、人類學、歷史學、社會學等等方面的知識,對人類歷史以來的兩性生活作瞭很好的梳理、勾勒。

◆作者簡介

本名:徐志戎 筆名:肉唐僧

著名專欄作傢,著有《性、婚姻與愛情的歷史》、《被劫持的私生活》、《你應該瞭解的100個西方名畫故事》、《西方名畫視點》、《告訴你一個真實的凡高》等書

◆目錄

第一章 男人的欲望

第二章 女人的詭計

第三章 就這樣,我們有瞭一個父親

第四章 中國何時開始一夫一妻制

第五章 巫術與宗教——鬼神對我們性生活的看法

第六章 道德——別人對你性生活的看法

第七章 三位一體的婚姻、愛情和性

第八章 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

第九章 走好,父親

◆讀書心得(朱江)

今天的我們,已經習慣瞭“三位一體的婚姻、愛情和性”約定俗成的理念,但是要知道,這種觀點被提出與認可不過200年,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中,不過一瞬。

當作者帶我們瞭解“婚姻、愛情和性”這三者的前世今生時,或許讓我們恍然大悟,這三者並不是渾然天成、而是被人類“無奈”的人工加工、用膠水將其貼合在一起的。

那麼問題來瞭,我們是應該返璞歸真、令三者各司其責、互不幹涉,還是應該將其更加“緊密”的團結在一起呢?

這本書的原名叫做《走好,父親》,大意就是說在今後的社會中,父親這個角色將被淡化,而婚姻其實大可不再需要,也就是說,作者是偏向於“三體分離”的……這個毀三觀的結論是怎麼得出的呢?大致說下作者的思路。

作者首先分別闡述瞭婚姻、愛情和性的歷史演變過程,並通過“大量”的證據說明其實這三者的不關聯性,甚至還有矛盾,然後通過闡述“宗教”與“道德”這兩把無情的枷鎖壓抑瞭人性、奪取瞭隱私、迫害瞭女性,同時,人類98.6%的時間都是“母系”為主的體系,之所以有瞭“父權”社會,是因為男人為瞭得到血統上靠得住的後代,以便繼承財產,所以殘忍迫害女性的“性自由”,而今,隨著現代文明社會來臨瞭,女性重獲新生、經濟獨立、男女平等,有什麼必要非要給自己的孩子“配”個父親呢?既然孩子是祖國的未來,那就讓祖國去養吧!以後的男男女女,終身隨時想找性的時候就去找有新鮮感的新歡、想找愛情的時候就隨時跟著感覺走、大膽去愛,至於婚姻,把他徹底掃入歷史的垃圾堆吧!痛快至此,豈不樂哉!?

說句實話,我個人沒有這麼“樂觀”,因為,作者的整個論證過程的嚴謹性,個人覺得有問題。原因如下:

1、作為一篇帶有嚴肅學術性的論文性質書籍,作者從落筆、闡述、搜集論證材料的第一刻起,就已經有瞭自己非常堅定的“結論”,這就像我們做一個論證實驗,就是為瞭自己已經知道並支持的結論去服務,過程有瞭偏頗,那勢必會影響結果的公正性與客觀性,因此,作為一傢之言、引人深思尚可,但作為系統預測卻還欠火候;

2、記得《助推》一書中,作者也提出過“婚姻非必要”的觀點,當時我的讀書筆記中就提到過,對此結論正確性我不置可否,但作者提出的論據必須要有統計學意義,什麼意思呢?就是我們論證一個結果,不能用一個已經發生過得例子來說明所有問題,而要證明這個例子出現的概率有多大,比如,前段時間有“幼師虐孩”的事情引起瞭軒然大波,諸位傢長指責、批評這種行為無可厚非,但搞得人人自危個人卻覺得大可不必,除非,通過統計,證明此類事件在實際中占瞭令人驚訝的高比例,然則引起社會的廣泛的關註,各位傢長提高警惕……

我們常常將一件事情的嚴重程度當成瞭此事的發生幾率,這種心理誤區,是值得每個人重視的。之前許多行為心理學的書籍和我的讀書心得提出很多次,坐飛機比坐火車令人緊張與不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作者舉出的例子中,有大量是關於淫亂放蕩與女權壓迫的,滿足瞭讀者們的獵奇心理,但是,這些例子中,有天方夜譚的神話、有未經考證的野史、有某個名人的“荒唐逸事”、也有某個極端派的“名人名言”,卻很少看到有關於描述此類行徑普遍性的論述,就像我們翻開“四大名著”,其中情節令人稱奇甚至向往,但離我們的真實生活又有多少關聯呢?

如果論證過程有問題,那結論自然不得不令人質疑。

3、關於“道德”問題,許多名傢大咖都討論過,在我之前讀的書中也有很多提及,作者顯然對此不屑一顧,簡單覺得除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屬於人的本能道德,其他都是人為加工、用來束縛人性的,甚至是上層階級與低層階級強加給普羅大眾的。

人類歷史上顯然有很多所謂的“道德”令人毛骨悚然,比如為瞭老人吃好將自己孩子活埋的故事(郭巨埋子),有一個女人落水被一個男人救起、隨即砍斷瞭接觸過的臂膀,再比如對君王、主子毫無尊嚴的愚忠……此類“道德”的確十分不堪。

然而,不說人類大多數“道德規范”產生的合理性與重要性,我們依然可以舉出很多的例子說明人類“道德”的正面例子,尊老愛幼、團結互助、不趁人之危、不欺負弱小、不損人利己、不坑蒙拐騙……甚至於不要隨地吐痰,難道這些道德也都是上層人士與低層階級強加給我們的精神枷鎖?

如果我們大多數承認一點:那就是除瞭法律規定的行為規范以外、人不可以為所欲為,或者說不願意看到隻要不犯法就可以肆無忌憚、胡作非為的人類社會,那好,那就需要我們共同締造基本的道德規范!

作者提到的宗教也是同理,當我們津津有味的指出瞭宗教對於人類精神與行為的壓迫與控制,同時,也應該看到宗教中提出瞭良性的做人與做事的基本底線——仁愛、控制欲望、自我反省等,更別提宗教裡面向善的思想慰藉人類靈魂與精神的作用。

總之,作者想對自己的觀點加以論證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想通過一本書“打倒”道德和宗教,我想也絕非易事。

4、作者認為婚姻最本質的原因就一個字——錢!包括父親認孩子也是為瞭自己的錢留給自己的血脈。

關於這點就不用我來駁斥瞭,這個問題在街上隨便找個大媽問問,她都不可能認同吧?

婚姻是親密關系社會化、制度化的產物,它明確瞭雙方在此關系中擔負的責任、義務與享有的權利,受法律保護,單就這一點,就不是本書推崇的同居關系可以比擬的。至於孩子的教育、成長分擔、關系穩定性、社會認可等等方面,也不能視而不見吧?

人類社會在沒有經過文化傳播的前提下,分別發明“結婚”這樁事情,並不是偶然的,這是男女親密關系通過博弈、交換、演變的產物,它的存在與法律一樣,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人類社會通過不斷的總結、嘗試與摸索,而采取的一種於情於理較為合適的方式。如果你問我“婚姻”這種模式有沒有可能會被其他方式所取代,我隻能說我的確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要取代就必須解決以下問題:

今天男女平等,但不公平,這是從生理結構上所決定的,男人擁有力量、多生殖能力與不需要生育哺乳的“優勢”,如果在生物科技上不能讓其與女人完全公平,那男女就永遠不可能公平,如果有一天,女人也像男人那樣膀大腰圓,男人也像女人那樣每月“例假”,而生孩子這個事情兩人完全可以像刷盤子那樣商量——到底從誰的肚子裡弄出來,那才能完全平等、公平的看到雙方在婚姻中扮演的角色問題。

婚姻的來源是什麼?就是基於男女的不平等,同樣享受過性快感的男女雙方,如果不避孕,女人將為其支付的成本遠遠大於男人,不但要承受懷胎、哺乳等喪失勞動能力的諸多不便,還要擔負養兒育女的重大負擔,而如果沒有確定的父親,那就所有與其在此之前發生關系的男人都可以拒絕承認孩子是自己的血脈、從而不用負擔孩子的養育責任,你說,那時候的女人得多苦逼?當然,在母系社會的確有不要父親而要舅舅養育的社會,但這一推敲就覺得不合理嘛,“肇事者”與“責任人”分離瞭,憑什麼?

人類的第一筆交易就是男人與女人達成的,女人通過專一、抗拒性誘惑保證肚子裡面的孩子是某個男人確定無疑的基因傳承,作為交換,男人必須負責這娘倆的生活,婚姻,就是以女性較弱勢和男人較強勢的博弈關系中產生的,至於古時候的人類為什麼會有基因傳承的觀念呢?這是人的本能嗎?這不好說,但一想就明白的是,隻有具有這種觀念的、我們今天所有人的老祖先才繁衍出瞭我們,其餘對於傳宗接代不在乎的、甚至樂於吃自己孩子的遠古人類,已被自然而然的淘汰掉瞭。

所以,取代婚姻——這個老祖先摸索瞭很久想出的聰明辦法,就必須取代婚姻的職能與功能,就像汽車取代馬匹作為代步工具一樣,有更好的辦法當然大傢樂得其所,如果沒有,大傢就先老老實實的“騎馬”唄。

5、作者一直想說一句很NB的話,叫:“走好,父親”,從此孩子真的不需要父親、父親真的不需要孩子瞭嗎?

難道父親需要擁有自己基因的孩子,僅此就因為將自己的財產有個去處?今天西方的富豪們大有裸捐財產不留給自己兒女的,這是因為孩子不是自己親生的?亦或者他們不愛自己的兒女?比爾 蓋茨可以裸捐,但你要是把他女兒奪走你試試看?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需要有意義感的,而自己的基因得以另一個載體遺傳與延續,既符合《自私的基因》中強調的生物本性,也符合一個人最基本的精神依托與需要。

記得看相關盜墓的書中寫到,最緊密的搭配是父子盜墓、相互放風,甚至於兒子給老子放風,都不及老子給兒子防風來得保險,因為有些孽子可能舍棄老子,但老子舍棄兒子的情況卻聞所未聞……這就是父愛,我想應該不僅僅是為自己財產有個著落就可以解釋得瞭的。

父親,永遠不會消失,可以打賭!

★如何看這本書

吐瞭本書這麼多槽,有種吃瞭不認賬的感覺,其實未必。

這本書經過作者大量的資料收集,說明瞭幾個值得我們今天所有人都需要關註與理解的問題:

1、婚姻、愛情、性不是與身俱來就貼合在一起的,今天我們人為將其拼接在一起並形成因果關系,是針對一種需求的方式和手段,並得到瞭當今所有文明社會的共識,如果有人非要說自己可以“三權分立”而勇往直前,我隻能說“佩服佩服”,隻是懷疑,這種逆流而上的精神與做法,得到的真的比失去多嗎?另外,我們需要理解,今天我們把性與愛情都裝到瞭婚姻的口袋裡,並具有高度的排他性,而這兩件刺激而又“不易保鮮”的“小東西”,如何使他安分守己、或者理性調和,是所有情侶、夫妻都必須要面臨的挑戰。

2、性是生理需要、愛情是精神需要、婚姻是社會制度化需要,從性質上三者的確互不關聯,甚至在持久性上也各有長短,但它們同樣具有一個特征——就是兩性親密關系給予相互認可基礎上的產物,它們分離的確是有可能,從前西方男人的確傢有老婆負責傳宗接代、門當戶對、政治需要、經濟合作的婚姻需要,情人負責愛情精神需要,五花八門的不同妓女負責性生理需要,但顯然,這種分派,男人是爽瞭,女人呢?這個倒車在男女平等的今天是開不回來的;而今三位一體的規則,我們既然不能改變他,就隻能去適應他,畢竟,是有很多傢庭將其處理好的。

3、作者也承認“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最基本的道德,那無論一個男人還是女人、丈夫還是妻子,如果你心裡面同時產生“我想出去偷腥”和“我堅決不容忍我的伴侶偷腥”的時候,就該自我反思一下……

4、男權社會一去不復返瞭,今天的所有女性都是人類歷史上最為幸福的一代,迎來瞭男女平等、甚至偏於保護弱勢女性群體的社會,男人再也不能在女性身上作威作福,就我這代人也很少有想欺壓媳婦、套上精神枷鎖的玩意瞭,這得於,今天男女享受同樣的教育與獲取財富、享受經濟獨立的機會,然而,如果還有一小撮女性還是想將寶壓在男人身上、等著男人“養”自己、變相將自己變相當成“性工作者”,那真是辜負瞭幾百年來女性為爭取自己的平等權益而做出的奮鬥瞭!

5、人類社會飛速發展,婚姻、愛情、性在未來將何去何從,是並肩前行、還是分道揚鑣,我們誰都說不好,但活在當下的我們,對這三者,都應懷揣一絲尊重。

◆筆記摘錄

男人的欲望

標註(黃色)-位置175

男人一次射精的精子數,達數億甚至十幾億。而女人,假如13歲初潮、45歲絕經,一輩子最大的排卵數,也不過區區的384個,如果期間懷孕或哺乳,這個數字還得下調。

標註(黃色)-位置192

在吉尼斯世界紀錄中,生育最多的男人是17世紀的摩洛哥國王伊斯邁爾,他一共生育瞭525個兒子和342個女兒。而女子中,生育紀錄的保持者是一位莫斯科婦女,隻有可憐的69人——能達到這個數字,還要歸功於她生瞭很多三胞胎。

標註(黃色)-位置203

一個男人隻能有一個妻子,而又不許他輾轉反側對其他女人寤寐思服,這確實十分不近情理。畢竟,男人的好色,是由其最根本的遺傳利益所驅動的。這既不是什麼道德問題,更不是所謂的“思想品質”問題。無論是對女人數目的不知饜足,還是在性上的不理智態度,這些所謂好色的表現,源於天性,而不是源於思考。

標註(黃色)-位置233

考慮到包括人類在內的諸多物種,雌雄雙方生殖潛力相差如此之大,那它們又為什麼非要雌雄數目相等呢?拿人類來說,如果男女比例是1∶48,豈不可以省瞭許多麻煩!既能節省許多資源,人口的繁衍速度也絲毫不會受到影響。或許,1∶48這個比例會讓男人過於自在瞭,他們極有可能會因為沒有競爭而喪失進取的動力。這對整個物種的基因不利。那就讓男人多一些,以產生些競爭。1∶38還是1∶25更合適些?具體數字或許會見仁見智,但是怎麼也不應該是1∶1!

標註(黃色)-位置273

大猩猩後宮制的遊戲規則,導致瞭雄性大猩猩體格上的優勢;而黑猩猩雜交的遊戲規則,則導致瞭其智力上的優勢。

標註(黃色)-位置283

在所有現存的193種猴子和猿(人也包括在內)當中,人類陰莖的絕對大小和相對於身體的大小,與他那192個遠房親戚相比,均榮登榜首。也就是說,我們人類——至少在所有的猴子中——是最好色的。

標註(黃色)-位置332

許多生物的表現看起來的確很像實行一夫一妻制的人類。但自然界中絕無任何物種,為瞭所謂“道德”的緣故,而犧牲自己在遺傳上的利益。某些雄鳥放棄到外面“拈花惹草”,是因為它們盤算過,還是盡心盡力幫助雌鳥把現有的雛鳥養大,更加符合自己的遺傳利益。而忙於到處拈花惹草的那些“不負責任的”雄鳥,可能隻是讓更多的雌鳥受孕,最終卻得不到一個成活的子代。

標註(黃色)-位置335

被人們當作美滿愛情象征的鴛鴦來說,雌鴛鴦的淫蕩在鳥類中是出瞭名的,隻是它們在繁殖期間,用在調情上的時間比較長,故而經常是成雙成對地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之中,才給瞭人們“夫妻恩愛”的錯覺。

標註(黃色)-位置342

七年之癢”:在婚姻的第七個年頭,孩子已經大瞭,雙方合作告一段落,男性便恢復瞭自己好色的天性。

標註(黃色)-位置346

男人的好色,是由生物本能所驅使的。男女雙方生育潛能的巨大差異,決定瞭男人實現其遺傳利益的唯一途徑:追逐盡可能多的女性。沒有人能夠做到通過“思想教育”來讓男人不好色,因為這種性取向,本就在思想范疇之外。男人隻是簡單的“為性而性”。在他們決定思考,甚至長出一個會思考的大腦之前,他們就已經好色瞭。從生物本性來說,男人們是極不喜歡一夫一妻這種婚姻制度的。可笑的是,一夫一妻制又是男人們費瞭好大力氣才建立起來的。

女人的詭計

標註(黃色)-位置355

女人最大的心願,就是要人去愛她!——喬萬尼·薄伽丘(意大利作傢,代表作《十日談》)

標註(黃色)-位置384

人類的歷史(從直立行走及產生語言算起),距今已有430多萬年瞭。因此,不論從身體構造還是行為模式上,人類的設計都不是為瞭與現在的生活方式相匹配,而是與農業社會之前漫長的狩獵采集時期相匹配。

標註(黃色)-位置396

一個現代女人的理想,要比埃克女人的理想難以實現得多:她最好嫁給比爾·蓋茨,偷偷地生一個愛因斯坦的孩子。這還不算完,她還需要湯姆·克魯斯、肖恩·康納利或是邁克爾·喬丹做她的情人,才能得到最大的滿足。

標註(黃色)-位置408

在弓箭發明之前,像樣的狩獵是談不上的,雙手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除瞭拿根草棍去捅螞蟻窩之外,能做的隻是去把獅子吃剩的殘羹剩飯撿回來吃,運氣好,大概還能撿到動物的死屍。

現在的浙江地區,還保留著吃臭豆腐、黴千張這些腐爛食品的風俗,這大概就是對食腐生活

默默的懷念吧!

標註(黃色)-位置439

隻求男人不殺掉自己的孩子是不夠的,女人還需要男人做得更多。可是,怎樣才能讓一個男人,表現得比一隻雄猴更好一點兒呢?出路隻有一條:比雌猴的演出更精彩!

標註(黃色)-位置479

在一個渾身長滿濃密毛發的女人和一個毛發稀疏的女人之間,男人為什麼會喜歡後者呢?答案很簡單,且頗有幾分好笑——那就是——隻有褪瞭毛之後,我們光潔的皮膚上,才能有“癢癢肉”!隻有四種人不會有癢的感覺:出生不久的小孩、老人、剛射完精的男人和剛經歷瞭性高潮的女人。很明顯,這四種人的共同點在於:他們對性沒有要求。弗洛伊德是對的:他認為,癢是“力比多”——即性欲——在皮膚上的一種表現形式。他據此推斷,一個孩子從被胳肢後知道笑開始,便有瞭性欲。

標註(黃色)-位置510

女人面對殘酷的生活現實,要求男人每時每刻都對她保持興趣,從而有機會獲得所需要的幫助。為瞭迷惑男人,女人面臨著兩種選擇:要麼哺乳的時候也和平時一樣,沒有乳房;要麼不論在什麼時候,都有隆起的乳房。前者,是女人無法做到的,現行的措施,便成瞭唯一的選擇。

標註(黃色)-位置518

日本女人“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露出一截蝤蠐般的後頸,是最能讓日本男人動心的部位。三寸金蓮,對於中國男人不僅是催情之物,

悲行止之有節,空委棄於床前!”實在是感人至深。維多利亞時期的歐洲男人,癡迷的部位則是女人秀挺的腳踝——

標註(黃色)-位置573

做瞭一陣子女人、後來又做瞭男人的提瑞西斯,被召至奧林匹亞山當裁判。他的回答是:女人得到的快樂,差不多是男人的9到10倍。這個答案不禁讓人想起瞭一個與此有關的黃色笑話:用手指頭摳耳朵,是手指頭舒服,還是耳朵舒服呢?

標註(黃色)-位置586

正是性高潮及其不確定性,才能夠使女性克服對懷孕和分娩的恐懼,以極大的熱情投入到性事當中。

標註(黃色)-位置591

世界衛生組織(WorldHealthOrganization)出面作出瞭一個量化的調和:能夠抽送15或更多次之後再射精,就不算早泄。言外之意,抽送15次後,女人能不能體驗到快感或是高潮,那就是她們自己的事情瞭,與男人無關。

標註(黃色)-位置604

在漫長的采獵時期,女性因為無力承擔單獨長時間哺育幼子的任務,使得她不得不拿出渾身解數,來誘惑盡可能多的男人,以求得他們的友善,繼而是食物上的幫助。為此,她褪掉身上的毛,通過和男人性前親昵的調情,賦予瞭性事更多的內涵和更加細膩的品質,從而讓它顯得更加有趣。這大大改善瞭男人對女人的態度;她隱蔽瞭排卵期,讓自己的乳房長年隆起,讓男人們誤以為自己隨時可以受孕;她全年接受性,並熱衷於此。

標註(黃色)-位置609

由此我們可以明白,什麼是女人的天性。為瞭能讓自己顯得稍微“性感”一點兒,女人們什麼苦不能忍受、什麼代價不願意付出呢?那些認為女人天性就喜歡從一而終、並滿足於一生中隻屬於一個男人的念頭,是非常靠不住的。要知道,即使一個隻愛自己丈夫、心無旁騖的妻子,也永遠都隻是為瞭丈夫之外的男人而打扮。貞潔的妻子們穿著高跟鞋、單絲襪和短裙,在凜冽的寒風中走來走去。而回到丈夫身邊之後,卻忙著在腦袋上夾發圈兒、在眼角上貼黃瓜片,為下一次出門做準備工作。事實上,我們應該把薄伽丘的話做這樣的改動:女人最大的心願,就是要盡可能多的男人,去愛她!

就這樣,我們有瞭一個父親

標註(黃色)-位置729

妻子的來源,一開始是從他們路過的農業社會的部落或其他的氏族裡搶。漢字中的“婚”字,是和“昏”字相通的,意思就是天黑瞭好動手。搶瞭女人往回跑的路上,為瞭不讓她記得回傢的路,一定要把她的頭給蒙上,這就是新娘子蓋頭的起源。在西方,蓋頭則演變成瞭面紗。到瞭後來,才逐漸由搶而變成瞭買。

標註(黃色)-位置732

遊牧民族的生活方式,給瞭一個男人單獨與一個女人相處的機會。這是極為重要的:這使得男人發明瞭“父親”這個單詞,並懂得瞭其中的含義。

標註(黃色)-位置740

當男人把自己視為播種者,把女人視為土地之後,“父親”這個新鮮出爐的概念立即迸發出瞭巨大的能量。男人們開始著迷於這樣一個念頭:有一個可以確信為自己的孩子,並把屬於自己的財產傳給他!

標註(黃色)-位置752

對偶婚:在一段時間內,一男一女保持排他性的性關系,以便男人確認自己的孩子。但這種關系是完全平等的,男女雙方有任何一方改變瞭主意,雙方便會立即分手——不需要辦理任何手續。在從群婚模式的母系社會向專偶模式的父系社會的轉變過程中,這種面面俱到的對偶婚形式,無疑是一種很好的過渡形式。

標註(黃色)-位置756

在歐洲,來自北方的庫爾甘人對東歐和南歐有過三次入侵和遷移的浪潮,分別發生在公元前4300~前4200年、前3400~前3200年和前3000~前2800年之間。接著,高加索地區其他的遊牧民族也無法忍受北方突如其來的幾次嚴寒,也紛紛南下。於是,雅利安人征服瞭印度、多利安人征服瞭希臘、赫梯人入侵土耳其。而閃族人,其分支之一的阿拉伯人,征服瞭兩河流域,其另一分支猶太人,則征服瞭現今的巴勒斯坦。所到之處,原住民的農業文化被徹底摧毀,象征母系的聖杯被象征父系的劍擊得粉碎。這一過程,便是恩格斯所說的“女性世界歷史性的敗北”。

標註(黃色)-位置786

早期父系氏族的這種向族內婚的倒退,最深刻地揭示瞭“一夫一妻”這一由男人們制定的遊戲規則,其最根本的動機隻不過是經濟利益。男人剝奪女性的性自由,隻是為瞭能得到一個可以確信為自己的子嗣,以便財產繼承。

標註(黃色)-位置793

即使是在今天,婚姻的實質也隻有在它解體的時候才表現得淋漓盡致,夫妻雙方辦理離婚手續時,才拿到桌面上討論的事情看起來是兩件——財產分割和孩子的撫養費。其實,不過隻是一個字:錢!

標註(黃色)-位置808

“父親”這一概念的產生及社會剩餘財富的出現,使得男人有瞭擁有可以確認為自己的孩子的念頭,以便將屬於自己的財產遺傳下去。男人的這種要求,使得社會的經濟結構發生瞭巨大的變化——氏族衰落瞭,取而代之的,是婚姻傢庭。受經濟利益的驅使,人類的婚配制度第一次背離瞭他們自己的生物學本性。最終,產生瞭以經濟利益為目的的、父權制的一夫一妻制傢庭。

標註(黃色)-位置812

美國作傢卡裡·佈羅茨基《新魔鬼辭典》裡有一句話,或許說出瞭絕大多數已婚男女的心聲:當看到monogamy(一夫一妻制)這個詞兒的時候,腦子裡迸出的第一個聯想就是——monotony(單調)。男人們日復一日地忍受著這種單調,不為別的,為的隻是能把一個存折和一輛二手車傳給有自己一半基因的孩子。

中國何時開始一夫一妻制

標註(黃色)-位置826

雖然現在我們知道,三皇五帝的時代都不是信史,而隻是東周人編撰的神話故事。但是今天,還是有許多人願意相信,公元前45世紀的中國,就開始有瞭以一個名叫黃帝的男人為首領的父系氏族社會。

標註(黃色)-位置842

從流傳至今的親屬叫法看,我們不但有姨媽等稱謂,也同樣有伯父、叔父等稱謂。這揭示瞭我們的祖先既存在過姊妹共夫,也存在過兄弟共妻。

標註(黃色)-位置860

我們可以有把握地說,在古羅馬早期的婚禮中,新郎的朋友們一定要當著新郎的面,輪流和新娘性交之後,婚禮才算完成。

標註(黃色)-位置886

理安·艾斯勒在《聖杯與劍》一書中提出的觀點,在中國也是同樣適用的——父系取代母系,就是遊牧民族用父親手上的劍,擊碎農業社會母親手上的聖杯。

標註(黃色)-位置1022

秦朝稅制對婚制的影響,深刻說明嚴格意義上的父權一夫一妻制,隻有在經濟模式的推動下,才能穩固地實現。

標註(黃色)-位置1029

在中國,父權制的一夫一妻制,在周是折衷於禮,至秦又輔之以律。由母系向父系轉化的這個工作,周和秦做得實在是太成功瞭。相對於中原地區,西部和北部的遊牧民族雖然是“父親”這一概念的原產地,卻因自身殘存有或多或少的母系遺風,其女性的性自由反倒比農業的中原還要多些。

巫術與宗教——鬼神對我們性生活的看法

標註(黃色)-位置1045

如果你在意鬼神對你的看法,你就有瞭宗教感;如果你在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你就有瞭道德感。上層建築這個東西,反映瞭一個社會在某個時期,對世界和人生的認知及態度。不用說,它指導著我們的生活,也指導著我們的性生活。

標註(黃色)-位置1051

人類的思想始終是踩著“食”和“性”這兩隻高蹺,左搖右晃地前進。道德如此,巫術和宗教也是如此。

標註(黃色)-位置1061

巫術或稱迷信,之所以造成危害並被官方所嚴懲,原因在於它以鬼神的主人自居。官方不管和尚,是因為他以鬼神的仆人自居。

標註(黃色)-位置1118

古代人不懂得什麼減數分裂,隻知道“人多力量大”。他們認為,由幾個父親通力合作產生的後代,一定會優於某個男人單幹的結果。

標註(黃色)-位置1143

漢字“祖”字的寫法,便揭示瞭男性生殖器崇拜的這一現象:“祖”字右邊的“且”字,就是男根的象形;而“祖”字左邊的“示”字,在古代就是指神祇。可見這個“祖”字,就是以男根祭神的意思。

標註(黃色)-位置1194

正如李銀河在她的《中國人的性愛與婚姻》一書中所說的那樣:“中國是一個恥感的社會,而西方則是一個罪感的社會。”道德和宗教這兩個東西,西方人選瞭宗教,中國人則選瞭道德。假設有一個男人向一位少婦求歡,如果這是位春心蕩漾的中國少婦,她會一邊掙紮著一邊說:“讓別人看見怎麼辦?!”而如果這位少婦是個西方人,她會一邊掙紮著一邊說:“噢,不!上帝會懲罰我們的!”

標註(黃色)-位置1211

在《魔鬼辭典》一書中,關於“宗教”這一條目,安·比爾斯這樣定義道:“這是希望和恐懼的女兒,它向無知者解說不可知事物的性質。”這是個令人倍感悲哀和沮喪的定義。

道德——別人對你性生活的看法

標註(黃色)-位置1247

在談到道德的起源時,達爾文歸納出四條原因:認同感、群居的本能、人言可畏和習慣。

標註(黃色)-位置1261

於是,便有瞭惻隱之心、有瞭“己所不欲,勿施與人”,這是道德感中最基本、也是最深邃的成分。這種移情能力,是本能的一種,而不是後天教化的結果。小孩子3歲之後便具備瞭這種能力。

標註(黃色)-位置1274

特權階級和最貧困的下層總是熱衷於談論道德這個話題,然而,他們自身的操守,卻是整個社會中最差的。更糟的是,這兩種人還把道德的品質給弄壞瞭:前者,讓道德充滿瞭偽善;後者,又讓道德多瞭一分損人不利己的殘忍。

標註(黃色)-位置1286

縱觀人類歷史,道德水準就像個彈簧秤,總是在基準點處上下震蕩——用羅素的話說——先是普遍的長期痛苦,繼之以普遍的短暫放縱。

標註(黃色)-位置1327

在東方,男人可以娶多個妻子和妾;在法國,男人則享有通奸的樂趣,隻是不能把姘婦帶到傢裡去——這是成文法原型《拿破侖法典》對通奸的男人們做出的唯一的、小小的限制。

標註(黃色)-位置1331

希臘政治傢德謨斯泰尼道出瞭男人們的心聲:“我們擁有情婦,是為瞭享受快感;我們納妾,是為瞭讓她們每天來照料我們;我們娶妻,是為瞭有一個合法的後代和一個忠誠的傢庭衛士。”

標註(黃色)-位置1462

國傢的權力在到達每個臣民的這個過程中,需要一個中繼站——皇帝親自與每一個農民簽訂土地承包合同是無法想象的。在歐洲,這個中繼站就是貴族階層;而在中國,則是龐大的官僚系統。,

標註(黃色)-位置1484

要想當官,就必須在“孝”字上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壯舉才行。這就使得孝順父母這一正常舉動變得越來越誇張、越來越成做秀。王祥臥冰、郭巨埋兒之後,中國做兒女的算是倒瞭大黴:如果父母生瞭病,兒女要從自己大腿上片一塊肉下來做藥引子不說,還得嘗嘗父母的大便是什麼味道,才能算是孝。據說,如果病有治,大便就是咸的;如果病沒治瞭,大便就會發甜。

標註(黃色)-位置1509

理學之真正得勢,是在宋元之後的明朝。花和尚出身的朱元璋偏偏對朱熹的學說偏愛有加。這種偏愛與其說是熟讀諸子百傢後得出的結論,倒不如說是出自兩個人都姓朱的巧合。

標註(黃色)-位置1524

李銀河在其《中國人的性愛與婚姻》一書中,曾經提到B.邦克在荷蘭所做的一項調查。調查顯示:不論男女,通奸的主要原因一是追求新鮮刺激的需要,二是機遇——要想通奸,就得有與其他異性接觸的機會,還要有獨處的時間和空間。

標註(黃色)-位置1526

除瞭機遇之外,另一個因素也必須加以考慮:經濟。如果妻子能夠經濟獨立,她通奸的膽子自然就要大得多。

標註(黃色)-位置1530

在中國,關於休妻有“七出三不去”的法律規定,“七出”分別為無子、淫佚、不事舅姑、口舌、盜竊、妒忌和惡疾;“三不去”的具體內容是:有所取無所歸、與更三年喪,以及前貧賤後富貴。

標註(黃色)-位置1558

漢文帝就曾苦惱於民間風俗對嫁妝要求過高而導致大量溺殺女嬰,因而多次下詔要求婚事從儉。

標註(黃色)-位置1584

恩格斯將父權制下的一夫一妻制描述為“以通奸和賣淫作為必要補充的一夫一妻制”,這是非常深刻而準確的。

巫術與宗教——鬼神對我們性生活的看法

標註(黃色)-位置1633

我們已經習慣瞭這樣的一種觀念,即:性生活、愛情和婚姻應該“三位一體”。也就是說,如果你愛一個女人,那你就應該娶她,然後,一輩子隻和她一個人做愛。

標註(黃色)-位置1635

在人類430萬年的歷史中,一夫一妻制的時間隻有6000年。而將愛情視為婚姻基礎的這個念頭,從產生到現在——不到200年!

標註(黃色)-位置1642

高等生物們處於守勢。它們防禦的武器就是性交——通過同類間交換遺傳物質以使後代獲取多樣性,免得在一次流感或SARS中全部死光。這就是性的本質。它給這個世界帶來多樣性。

標註(黃色)-位置1644

婚姻:這東西隻存在瞭6000年。它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有瞭剩餘財富,以及男人們想把這些財富傳給自己親骨肉的小心眼兒。可見現行的婚姻制度,其核心是孩子和財產。不是性,更不是什麼愛情。

標註(黃色)-位置1652

美國的一個研究表明:不論一個男人起先多麼喜歡一個女人,和她連續做愛15次之後,他的“性”趣就會開始減弱。

標註(黃色)-位置1662

套用弗洛伊德的學說,看來美滿婚姻是這樣形成的:夫妻二人恰好都有一點兒自戀,還都有程度和類型正好相同的神經官能癥,他們彼此通過移情,把情結恰巧都投射到對方身上,並形成“固化”。於是,他們兩人終生美滿、和諧和幸福瞭——整個過程,看上去像自由體操結束時那一串令人眼花繚亂的高難度筋鬥。如此高難度的事情,凡夫俗子們也隻有當觀眾的份兒瞭——體操在中央五臺,美滿婚姻在中央八臺。

標註(黃色)-位置1677

李銀河在《中國人的性愛與婚姻》一書中所舉的一個例子。一位接受調查的北京離婚女性對婚內和婚外的性做瞭比較:“我們(指她與前夫)在離婚後還偶爾有性關系——作為情人。他離婚後和一個女孩兒同居,每次都是偷偷摸摸到我這兒來。在婚內,每10次性生活我大約隻有1次快感;在婚外,10次裡9次有快感……”

標註(黃色)-位置1726

6000年的時間裡,男人給瞭女人兩樣東西:一副枷鎖和對喪失這副枷鎖的恐懼。當枷鎖被打開之後,恐懼卻陰魂不散。女人在恐懼中囁嚅著:“我要一個丈夫,我要結婚。”就這樣,她光榮地成為一名已婚婦女,通過從屬於某個男人,得到瞭這個男權社會的認可和接納。

標註(黃色)-位置1733

拉裡科夫發現:在接受調查的15000人當中,因為愛情而結婚的100%不幸福;因為利益而結婚的,70%不幸福;而那些很低調的人——因為別人都結婚,自己才結婚的,反倒是結果最好——覺得幸福的比例是45%——快到一半瞭。這結果讓人想起瞭那句老話: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標註(黃色)-位置1765

現在的人們把精神戀愛稱為“柏拉圖式的戀愛”,這是個天大的錯誤。如果柏拉圖死而復活,他一定會面紅耳赤地為自己辯解道:“我指的可不是那個意思,我說的是男性同性戀,壓根兒沒女人什麼事!”

標註(黃色)-位置1782

教會在規定婚姻為聖事的同時,卻不許男人愛他的妻子,因為這與婚姻出於生育的目的是相違背的。“對妻子熾熱的愛是會破壞婚姻的,”神父希隆尼穆斯說,“沒有任何事情比愛自己的妻子如同愛情婦一樣更恥辱的瞭。”

標註(黃色)-位置1891

瞭:“與愛情相對的一切都保證瞭愛情。特裡斯坦和伊索爾德並不相愛……他們所愛的是愛情,是相愛本身。”

標註(黃色)-位置1899

在所有的生物中,唯有人類會因為他們長著性器官而感到不好意思,也唯有人類,會因為不得不排泄而感到萬分羞愧——這實在是太不羅曼蒂克瞭。當斯威夫特********發現他的情人居然會大便,不由得心如刀絞,悲從中來,當即做詩一首:啊!我親愛的人兒,我親愛的西爾維亞,她在大便,她居然在大便!

很多人想出很多辦法,事情卻變得更糟

標註(黃色)-位置1948

雪萊這樣寫道:“道德最大的秘密就是愛;或者說超越我們自己的本性,把我們自己同他人的思想、行為和人身上的美統一起來。”

標註(黃色)-位置1968

當然會有很多很多男人願意在額頭上貼著“浪漫”二字,利用女人性格上愛幻想的弱點,大吃豆腐。他們從來不在女人面前談錢——那多俗呀!隻是,如果細心觀察,你就會發現,富婆身邊那些財色兼收的情人們,都是很“浪漫”的。

標註(黃色)-位置1987

在受到6000年的奴役之後,女人們終於有瞭表達自己的權力。於是,心情激動的女人們在沒想好應該說什麼之前,就匆匆跑上瞭講臺。可想而知——在很多問題上,女人們之間的分歧,甚至比她們與男人們之間的分歧還要大。

標註(黃色)-位置2007

當今女性的一個尷尬處境:她們戴著自己做的眼鏡來看待這個世界,但是由於時間過於倉促,鏡片的度數還沒有磨到最合適。這導致瞭女權主義陣營中充斥瞭大量的冒牌貨:在要求權利的時候,她們以女權主義者的形象出場;而在談到責任、義務的時候,她們又重拾傳統女性的扮相,擺出一副小鳥依人狀。她們什麼都要——男人有的一切她們都要,男人沒有的她們也要。她們對什麼都抱怨,可又找不出可行的辦法。她們抱怨男人不生孩子、不會喂奶,抱怨科學界對“女性的直覺”未給予足夠的尊重,她們抨擊選美活動和女性時裝業,說那是男人把女人當成瞭馬戲團裡的猴子,可這倒並沒有影響到她們自己天天描紅抹綠。她們甚至抱怨作為女人,並不能從每次性生活中得到高潮——這方面,又是男人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於是,有些女人大聲疾呼“陰蒂的權利”。

標註(黃色)-位置2016

社會主義者是主張生產資料公有的。那麼對於以繼承私有財產為目的的傢庭,其態度可想而知。在恩格斯看來,出嫁不過是“一次性批發的賣淫”。而貝貝爾卻認為婚姻比賣淫還要糟糕,因為妓女好歹還可以挑客人,日後還能從良,“而妻子卻不得不忍受丈夫的擁抱”。

標註(黃色)-位置2033

對此,愛爾蘭的社會主義者喬治·伯納德·肖敏銳地指出:“如果其他事物沒有改變,對婚姻的廢除會比現在更嚴重地奴役女性。”

標註(黃色)-位置2182

林塞提出瞭以下三條意見:A)婚姻在沒有孩子之前,應該稱為“夥伴婚姻”,隻要有一方提出分手,關系即告結束。分手時,女方無權要求贍養費。事實上,這種婚姻甚至不需要辦理什麼手續和結婚儀式,免得律師、牧師和親戚朋友跟著忙活瞭小半年,兩個事主卻在結婚三個星期之後反悔瞭;B)經過這種試婚性質的同居之後,如果雙方有瞭孩子,或肯定打算要孩子,再辦理各種手續不遲。有瞭孩子之後,這種婚姻稱為“傢庭婚姻”,應受到法律嚴格的保護;C)教給年輕人最先進和最有效的避孕措施,以確保他們隻是在想要孩子的時候才得到孩子,從而避免發生“奉子成婚”的尷尬和勉強。

標註(黃色)-位置2191

林塞的設想還需要兩個條件才能真正得到推廣:一是女性普遍參加工作,能夠自己養活自己;二是男人放棄愚蠢的貞操觀。這兩個條件在今天都已十分成熟。在有瞭DNA親子鑒定技術之後,如果還有男人非要娶一個處女做妻子,那就隻能用“愚蠢”二字來形容。林塞的思想直接導致瞭同居的盛行。今天,大部分德國姑娘認為,在嫁給某個男人之前如果不先同居一段時間試試看的話,那將是“極為輕率”的。

標註(黃色)-位置2196

決定買一雙鞋之前,所有人都知道應該先把腳伸進鞋子裡去試一試。如今,同樣的明智人們也終於用到結婚上瞭。不管怎麼說,結婚和買鞋這兩件事頗有幾分相似——2002年英格蘭和威爾士的統計資料顯示——經過試婚性質的同居之後再行締結的婚姻,日後會比那些沒試過的“草率”婚姻更容易破裂。這個統計資料一定會令老派的中國父母“倍感振奮”。但林塞的擁躉們或許會這樣看待這個統計結果:既然還沒付錢,那就不應該試太久。不然,鞋子會被穿舊的。

標註(黃色)-位置2200

無論如何,年輕人現在有瞭更富激情的婚前性自由,同時,對於今後婚姻的幸福又敢多抱有幾分期許。麻煩僅在於:傢庭,看上去不再那麼神聖瞭——與夫妻二人同在的,不再是基督的靈,而是一個奶瓶和幾塊尿佈。

標註(黃色)-位置2235

薩特的存在主義哲學風行一時。存在主義的三個基本命題——“存在先於本質”、“人生是痛苦的”和“世界是荒謬的”——直接導致瞭個人主義的極端膨脹。

既然“人是自由的,人就是自由”,可“人生卻是痛苦的”,那麼,還有什麼理由阻止自己及時行樂呢?另外,“世界又是荒謬的”,那麼,還有什麼清規戒律是值得尊重的呢?

標註(黃色)-位置2277

女人不得不獨自承擔撫養孩子的重任,因為,她無法確認孩子的父親。男人們開始還心頭竊喜——發現一場盡興的狂歡過後,居然無須付賬。但過瞭不久,他們便發現大事不妙:很多女人選擇瞭單親傢庭生活,而不再需要一個丈夫。那些明明知道誰是孩子父親的女人中,居然有1/3不告訴對方——她們放棄對撫養費的要求,隻是因為她們不再信任男人,也不想與別人分享對孩子的親情。

標註(黃色)-位置2281

當初,圍城是男人們建立起來的。可建好沒多久,男人們就感覺悶得慌。於是,他們在城墻上開瞭好多小門,經常出城去“散散心”。如果一直這麼下去,問題應該不是很大。隻是40多年前男人們犯瞭傻——把自己的老婆一起帶出城逛瞭逛。男人們的玩性總是大的,過瞭一陣子之後,他打發老婆孩子先回去,自己又多玩瞭一會兒。可是,當他想回傢的時候,卻發現老婆和孩子已經建立起一個新城。城裡,已經沒有瞭他的位置。就這樣,丈夫被逐出瞭傢庭的核心地位,取而代之的,是母子親情——母親是質子,孩子是中子,兩個人緊密地形成原子核,占據瞭傢庭的中心。而父親,卻成瞭無人理睬的電子,分量不足原子核的1%,在城墻外無精打采地打著轉轉。他心裡明白,他再也進不去瞭……

走好,父親

標註(黃色)-位置2313

一個孩子的母親是誰,這不會弄錯。可要想確認孩子的父親,那辦法隻有一個——專偶制。如果DNA檢測這項技術早發明6000年,或許母系氏族社會能一直保存至今也說不定——男人可以通過驗血,來滿足自己小小的好奇心。

標註(黃色)-位置2371

父權制系統有兩個最基本的特征:首先,是一夫一妻制的男女關系模式;其次,是普遍的性禁忌——更主要表現在女人這一方。

標註(黃色)-位置2373

A)男人的天性是好色的;B)女人的天性也是好色的;C)從時間跨度來看,現行的父權制模式隻占到人類整個歷史的1.4%,談不上有什麼深厚的根基;D)父權制宗教觀和道德觀的目的,就是為瞭讓每個男人都能得到血統上靠得住的後代,以便繼承財產。為此,女人婚前須守貞操,婚後不許與其他男人有性接觸。從理性和人性的角度來看,父權制社會的價值觀並無值得令人尊重的地方;E)男人控制女人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剝奪她們經濟獨立的能力。

標註(黃色)-位置2380

羅曼·羅蘭有一句名言:“痛苦這把犁刀,一方面割破瞭你的心,一方面崛起瞭生命的新水源。”

標註(黃色)-位置2383

瑪麗蓮·亞隆在《老婆的歷史》一書中,表達瞭這個時代職業婦女們的心聲:“為什麼在你根本就不需要丈夫提供性生活、經濟支持、共享住宅和共同撫養孩子的情況下,還要麻煩地結婚呢?”

標註(黃色)-位置2398

以父親為核心地位的傳統傢庭模式,正處在不可挽回的崩潰之中。父親——這個曾經無比風光的角色——被“邊緣化”瞭,取代他而占據傢庭核心地位的,是母子的親情。女人對以父親為核心的傳統父權制傢庭模式的反叛,其方式主要有兩種:同居和單身。

標註(黃色)-位置2422

傳統意義上的傢庭模式——一對夫妻和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孩子共同生活——在美國隻占到25%左右。

標註(黃色)-位置2675

羅賓·貝克的核心思想,大概可以戲謔地歸結為這樣一句話:和不住在一起的人做愛,不和住在一起的人發生性關系;和認識的人做愛;和不認識的人生孩子。如果彼此認識的一對男女非要生個孩子不可的話——看來這是未來社會力圖避免的唯一事件——那得事先簽個合同。

這本書的主題是性別。在中國,像本書作者這樣寫書的人並不多。他廣泛涉獵古今中外與這個主題有關的資料、思想,融會貫通,用經過自己深思熟慮的邏輯加以重新整理和論述。雖然有些論述尚可商榷,但是作者能夠自圓其說,提出瞭許多新穎而有趣的理論。——李銀河

朱江

2018年1月7日星期日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