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模型時代,重估百度移動生態

導語:當下的百度移動生態不再是移動互聯網紅利末期的傳統業務,而是大模型時代機遇下的弄潮兒。

路言 | 作者 礪石商業評論 | 出品

1

生態這個詞,大約於2015年開始在中國科技領域盛行。當時,很多企業都給自己冠以生態之名。例如在互聯網領域,有阿裡生態、騰訊生態;在智能硬件領域,有小米生態、華為生態。

但其實在中國科技產業,百度才是最早踐行生態模式的企業。成立於2002年的百度聯盟,便是百度生態的最早雛形。

當時中國正處於PC互聯網發展早期,各類門戶網站流量井噴,但卻找不到好的變現手段。這時,百度成立瞭百度聯盟,通過搜索引擎把這些網站的流量和廣告主對接起來,很好地解決瞭創業者的商業變現問題。這個時間的生態雛形一定程度上也推動瞭中國早期互聯網產業的加速發展。

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互聯網產品的主流形態開始從網站轉向App。基於百度App來搭建自己的內容生態,由此產生瞭百傢號。百傢號的誕生,讓百度從PC互聯網時代隻是鏈接外部網站內容的生態轉向移動互聯網時代完全留存在自己產品體系內的更緊密生態,並基於自己在人工智能推薦的優勢,在信息流領域又逐步領先,成為全球范圍內將“搜索+信息流”融合最完美的移動生態,匯聚瞭海量內容創作者。

而在大模型時代,百度再一次迎來更大的生態進化機遇。就在最近,百度移動生態在武漢舉行的2023年百度聯盟大會上,向外界展示瞭多個變革性動作,有望帶來百度移動生態的一次新躍遷。

2

筆者現場參加瞭此次百度聯盟大會,並專訪瞭百度集團資深副總裁、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組(MEG)總經理何俊傑。系統總結下來,筆者認為大模型技術對百度移動生態的影響,主要包括四個維度。

第一個維度是,大模型技術為百度移動生態帶來全新的AI原生應用。

其中,文心一言App便是百度從0到1打造的全行業首款大模型AI原生應用,每個用戶都可以與它進行對話互動,讓它回答問題,以及協助用戶進行創作等,類似每個人都擁有瞭一個自己的AI“私人助理”。

前不久,百度文心一言App正式向公眾開放,獲得市場熱烈反響,開放首日便登頂多傢應用商店熱榜,隻用一天就突破瞭100萬用戶數的大關,文心一言首日回答網友超3342萬個問題。打破傳統,打造瞭全新的人機交互方式,讓其充滿無限想象。

何俊傑還表示,文心一言App還隻是百度打造AI原生應用的開始,未來百度移動生態還會在新的機會領域,持續探索新的更能滿足用戶剛需的全新AI原生應用。

第二個維度是,大模型技術帶來百度移動生態原有存量應用與服務的重構。

其中,百度文庫便是一個最典型的案例。其在大模型技術誕生之前,一直是一個文檔查找的平臺。但基於大模型技術推出的“AI做PPT”等生成功能,效果突出,“AI做PPT”功能很快便通過口碑傳播實現超過200萬人次的體驗,遠超百度團隊的最初預期。

過去,百度文庫隻是一款單純的文檔查找平臺,價值局限。大模型帶來的生產力想象空間,再加上超過一億的月活躍用戶與12億的文檔內容總量儲備,讓其開始進化成為一個解決用戶查找、創建、創作、管理等復合需求的“一站式”智能文檔平臺。這樣的平臺,無論用戶價值還是社會價值都有望實現倍增。

第三個維度是,大模型技術全面賦能內容創作者、廣告主等生態夥伴。

其中,針對內容創作者,百度以AI創作六大件和智能創作助手為抓手,打造全新的「AI創作經營平臺」,這些工具很好地解決瞭創作者創作效率低與經營變現難兩大痛點。創作者痛點的解決,自然會帶來百度內容生態的進一步繁榮。

例如,筆者在嘗試百度移動生態的獨立視頻剪輯度加剪輯時,便對其擁有的AI提詞、AI成片功能感到驚艷,其讓過去頗為復雜的短視頻創作變得極為簡單。據悉,目前,已有64萬創作者在使用百度AI工具進行創作輔助,共產出超過1400萬篇內容,累計播放量達到300億。

在廣告行業,有一個被從業者經常提起的“哥德巴赫猜想”,即廣告主知道有一半的廣告費被浪費,但不知道到底浪費在哪裡。大模型技術的出現,讓廣告行業的這個“哥德巴赫猜想”有望被解決。

其中,百度移動生態將大模型技術與廣告行業的特點相結合,打造瞭擎舵、輕舸等商業產品,重構瞭廣告主的廣告投放和創意生產。例如,大模型帶來的“對話”式交互能夠更直接地表達用戶需求,這比傳統的關鍵詞搜索更加精準;大模型帶來的廣告創意“秒級”生產,可以匹配用戶千人千面的需求,甚至還能根據用戶的反饋“實時優化”,真正帶來個性化的廣告時代。

最後一個,也是最重要的,即大模型技術讓百度移動生態有望實現在開發者群體的生態突圍。

在大模型技術出現之前,百度已經在移動生態建設上取得瞭非常可觀的成績。而開發者對於一傢生態企業是極為重要的,其能夠誕生很多自下而上的模式創新,對生態形成巨大反哺。例如,全球最成功的兩個生態莫過於蘋果的iOS生態與谷歌的安卓生態,這些生態成功的根基便是無數開發者的助力。

大模型技術的出現,讓百度在吸引人工智能原生應用開發者上便具備瞭差異化優勢。這就像百度雲計算與智能硬件一樣,用人工智能技術的賦能,讓百度智能雲與小度智能硬件業務不僅成功實現行業破局,還在細分市場獲得瞭領先的行業地位。

基於這樣的判斷,百度移動生態在百度聯盟大會上,面向開發者群體發佈瞭文心一言插件生態平臺“靈境矩陣”,其主要針對插件開發者在技術、流量、變現上的需求和痛點,提供生產賦能、分發貫通與商業共生三大核心能力。

其中,在生產賦能領域,靈境矩陣平臺為所有開發者提供低成本的平臺接入能力和生產力工具;在分發貫通領域,為開發者提供百度內和百度外流量分發的通路,讓好的開發者能夠脫穎而出;在商業共生上,靈境矩陣平臺打包瞭百度在To C和To B領域的商業能力、運營能力,與開發者共生共存。

插件機制是拓展大模型能力邊界及構建大模型應用生態的關鍵,能夠更好地解決用戶個性化、復雜化的需求。何俊傑表示,“如果說大模型是一顆聰明的大腦,那麼插件就是大模型的手和腳,讓大模型讀萬卷書,行萬裡路”。百度靈境矩陣平臺將大大降低大模型插件開發的成本,無論是各類服務提供者、專業數據擁有者,還是隻是有創意有想法的普通人,都能成為插件開發者,最終實現“人人可AI”。

“靈境矩陣”平臺於9月1日開啟內測邀請後,也獲得瞭開發者的熱烈歡迎,首批近百傢合作夥伴的名額很快滿員。其中,包括瞭攜程旅行、汽車之傢、懂球帝、喜馬拉雅、航班管傢、土巴兔與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等各個領域的開發者。未來,“靈境矩陣”平臺將面向更廣范圍的開發者開放,百度也將在全網場景開放百億流量、千萬算力和億元基金,扶持激勵這些開發者共建插件生態。

隨著插件生態發佈帶來百度移動生態內涵的豐富,成立超過20年的百度聯盟也隨之進化,在此次大會上正式推出瞭AI組件商店,為聯盟合作夥伴提供AI Native開發的支持、配套的商業化能力、應用培訓三大服務。聯盟夥伴通過一站式接入AI組件商店,可以做到從模型到產品研發階段的一站式輸出,整體流程更加高效。

例如,內容型原生應用開發者可以借助AI組件商店,調用文生圖、圖生視頻、視頻生短劇的AI生成式能力,開發出“AI小說短劇”,並開啟這個新場景的變現;插件開發者可以開發出擅長的能力,通過AI組件商店分發給需要的其他開發者,插件開發者將獲得“能力”收益。

AI插件開發者、AI原生應用開發者的加入,是百度移動生態朝著縱深發展的一次重大進化,也是百度聯盟的一次重要商業機遇,其有望在未來進一步實現流量場域的拓寬,業務場景的延展,找到大模型時代的商業化新大陸。

3

當前,百度公司已經形成瞭包含百度移動生態、智能雲、智能硬件與自動駕駛等多元業務。但在提到百度移動生態時,人們還一直習慣將其稱為百度的基本盤,或者壓艙石業務。

在“基本盤”與“壓艙石”的稱呼背後,其實有兩層含義。第一層含義是,百度移動生態的營收貢獻與利潤貢獻高度穩定,是百度體系內的關鍵業務。第二層含義或許還有,百度移動生態是百度傳統主業,不是未來業務增長的主力軍,百度長期增長所依賴的是智能雲、智能硬件與自動駕駛等創新業務的驅動。

如果沒有大模型技術的出現,這種看法也許不會有太大爭議。畢竟在移動互聯網紅利到頂的時代,全行業面向消費者的To C產品都已經增長乏力,且遲遲沒有新的模式創新出現。百度移動生態也隻能在“搜索+信息流”為核心的雙引擎模式下進行運營層面的改善。

但大模型技術的出現,讓這一底層邏輯發生改變。因為大模型帶來的第一款全球級爆品應用ChatGPT便是一款面向消費者的To C應用,足見其在C端市場的潛力。而在中國市場,人們也對To C市場出現新的爆款應用充滿期待。

並且隨著時間的推進,人們對To C端的大模型爆款應用越來越形成共識,即其很難出現橫空出世的創業,而是需要兩方面的核心能力,一方面是在大模型技術領域的領先能力,另一方面是在To C領域擁有固有的用戶與流量優勢。

而在當前的中國整個科技產業,兼具上述兩個條件的企業有且隻有一個,其便是百度。其中,文心一言App的初露崢嶸,百度App的用戶增長以及百度文庫等業務的“老樹開新花”,都充分證明瞭這一點。

所以,當下的百度移動生態不再是移動互聯網紅利期到頂背景下的傳統業務,而是大模型時代機遇下的弄潮兒。在專訪中,何俊傑便將其稱為百度移動生態難得一遇的一次“代際革命”,未來整體業務的戰略中心就是把握住這次重大機遇。而處在“代際革命”下的百度移動生態,值得公眾對其長期價值進行一次重估。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