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幹運動與搶救“失足者”

【讀毛年譜(287)】1943年,毛澤東50歲。


1943年4月3日,中共中央發佈《關於繼續開展整風運動的決定》,指出:

這裡明確規定,繼續開展普遍的整風運動的任務,主要是兩項:一是糾正幹部中的非無產階級思想,二是肅清黨內暗藏的反革命分子。

為瞭實現前一項任務,毛澤東強調:“自由主義是目前黨內鬥爭中的主要不良傾向,在整風中必須克服此種傾向,才能達到徹腐整風之目的。”

後一項任務,也就是審查幹部的工作,是在王實味問題等發生後提出來的。毛澤東認為:“整風是思想上的清黨,審幹是組織上的清黨。”

中共中央決定由中央總學委負責領導這項工作,日常事務由康生主持。

第一階段:“秘密自首”

4月5日,中共中央書記處決定“審幹”工作采取“公開號召”和“秘密自首”的方法,即召開全體人員大會,公開號召特務奸細分子自首,自首者秘密向主管機關首長、黨組織負責人或直接向中央、中央局、總政治部等上級機關辦理手續。

4月9日開始,“審幹”與反特務鬥爭首先在延安進行。

任弼時兩次代表中共中央向延安的兩萬幹部報告《特務活動與中央對特務的方針》,宣佈中央對於一時被逼迫誤入歧途的青年實行給出路的政策,號召他們忠誠坦白,悔過自新,為著照顧到其傢庭和個人安全,采取秘密辦法實行自首,並擔保對於自首者不治特務之罪,同時也警告不肯自首者,一旦查出將會受到加倍的處分。

4月28日,中共中央決定設立反內奸鬥爭專門委員會,由劉少奇任主任,康生、彭真、高崗為委員。

由此,“審幹”運動首先在延安展開。在運動的第一階段,由於實行“秘密自首”的辦法,肅清內奸特務的鬥爭還是謹慎穩妥的。

第二階段:“搶救運動”

5月下旬,出現瞭共產國際自行宣佈解散事件,胡宗南調動數十萬部隊企圖閃擊陜甘寧邊區,大後方出現瞭“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解散共產黨”、“取消陜甘寧邊區”等反共叫囂,國共摩擦再次加劇,兩黨的對立情緒急速升級。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黨內有些人對幹部隊伍不純情況作瞭過分嚴重的估計。

6月6日,關於緊緊抓住整風這個關鍵,毛澤東致電彭德懷,指出:

7月1日,致信康生,要他在《防奸經驗》第六期上登載以下幾句話:

在當時十分復雜的社會政治環境下,在各種敵對勢力千方百計對中國共產黨和根據地進行滲透和破壞的情況下,對幹部隊伍進行一次認真的審查是完全必要的,通過這項工作可以清除特務,純潔革命隊伍。

但在實際工作中,由於過分嚴重地估計瞭敵情,由於抗日根據地處於同外界隔絕的狀況,對幹部的歷史狀況的調查研究十分困難,在這方面所花的力氣不多,出現瞭嚴重的偏差,一個時期搞得“特務如麻”。

7月15日,康生在延安中央大禮堂舉行的中央直屬機關大會上,作瞭危言聳聽的《搶救失足者》的報告後,更出現相當普遍地大搞“逼供信”的過火鬥爭,使整風運動中的審幹工作變成瞭搶救失足者運動,單在延安地區十幾天內就駭人聽聞地揪出所謂特務分子一千四百多人,造成大批冤假錯案,使審幹工作大大偏離瞭正確的軌道。

第三階段:“一個不殺,大部不抓”

中央黨校副校長彭真和中央社會部副部長李克農看到問題的嚴重性,向毛澤東作瞭報告。毛澤東聽完後說:

7月30日,關於審幹方針及在敵後的八項政策等,毛澤東致電彭德懷並告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區黨委負責人,指出:

電報重申審查幹部的九條方針,強調“必須拿這種實事求是的方針去和內戰時期曾經損害過黨的主觀主義方針完全區別開來,這種主觀主義方針就是逼、供、信三個字”。還指出:

7月,毛澤東在棗園同袁任遠談話,詢問綏德搞“搶救運動”的情況。毛澤東反復講:

8月5日,中央總學委發出有系統地進行一次關於國民黨的本質及對待國民黨的正確政策的教育的通知,指出:

通知還指出,延安對失足分子的“搶救運動”告一段落。

8月15日,中共中央作出《關於審查幹部的決定》,以中央文件正式公佈毛澤東關於審查幹部和肅清內奸的九條工作方針。決定指出:

決定對九條方針逐條作瞭詳細闡釋。

九條方針的正式下達起瞭重要的作用。參加過延安整風的鄧力群回憶說:

10月9日 在綏德反奸大會材料上寫如下批語:

第四階段:甄別階段

這年年底,延安審查幹部的工作轉入甄別階段。

12月22日 主持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會議主要討論反特務鬥爭問題,決定將以下意見分別傳達到各系統高級幹部,加以研究後再交書記處最後決定。傳達的意見主要有:

1944年1月,毛澤東在書記處會議上總結時,指出一種已經出現的嚴重傾向:

為瞭防止延安審幹工作中的錯誤在其他地區再發生,毛澤東還要求各地做到:

這些意見對各地審幹運動健康發展有重要指導意義。

毛澤東多次擔責、道歉

對延安審幹工作中出現的偏差,毛澤東主動承擔瞭責任,不斷總結教訓。他多次向受到錯誤傷害的同志“脫帽鞠躬”“賠禮道歉”。

1944年5月,他在中央黨校講話時說:

說到這裡,他向大傢行禮賠不是。

同年10月,他再次在中央黨校講話,說:

1945年2月,他又一次在中央黨校講話,說:在審幹中,“整個延安犯瞭許多錯誤,誰負責?我負責,因為發號施令是我。別的地方搞錯瞭誰負責?也是我,發號施令的也是我。”“我是黨校的校長,黨校也搞錯瞭,如果在座有這樣的同志,我賠一個不是,因為搞錯瞭。”

毛澤東的自我批評,化解瞭許多人心中的怨憤,重新實現瞭同志之間不存芥蒂的團結。

整風運動的一個重要內容是反對主觀主義,但在審查幹部工作中卻出現瞭由於主觀主義而造成的大量冤假錯案,這是不應該發生的錯誤。但由於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發現並糾正瞭這個錯誤,它在延安整風中隻是一個支流。

——以上文字綜合自《毛澤東年譜(1943年、1944年)》《毛澤東傳(第27章)》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