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色魔5年內強奸性虐16名女孩還殺死2人:1993年特大強奸串案

本文章為薩沙原創,謝絕任何媒體轉載

照例聲明:本文是薩沙創作的小說,聲明完畢

再多聲明一點:這篇文章相當血腥恐怖,心理素質不好的千萬不要看,別留下什麼心理陰影。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279講)

變態色魔5年內強奸性虐16名女孩還殺死2人:1993年特大強奸串案

今天的案件從1988年持續到1993年,長達5年之久。一個鄉下的中年農民,以非常殘忍的手段做瞭20多案子,強奸瞭16個女人,還對她們進行變態的性虐。期間,他還殺死瞭2個強烈抵抗的女人。聽薩沙說一說吧。

1990年1月,中原某省貧瘠的鄉下,發生瞭一起惡性強奸案。

這個縣城是國傢級貧困縣,人口卻有幾十萬人之多。人多地少,土地貧瘠 ,山地眾多,又沒有其他產業,老百姓的生活很艱難。

當晚,22歲的女孩小茶從鄰村的花生加工廠下班回傢。所謂的花生加工廠,就是一個小作坊。廠裡是計件算錢,小茶傢裡非常困難,隻能從早上7點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

當小茶拖著疲憊的身體,騎車回傢時遭遇瞭厄運。

鄉下地方沒有路燈,隻有一條土路,晚上就很少有人走瞭。小茶騎車期間,突然路邊草叢中沖出一人,將她一把從自行車上拖下。

小茶大吃一驚,隨後被什麼東西勒住瞭脖子。

一個粗野的聲音喊道:老老實實跟我走,敢逃跑、敢叫人,現在就勒死你。

小茶哪裡見過這種場面,嚇得手腳發軟,站都站不起來。

這個男人勒住小茶脖子,用力拖拽,將其拖入幾十米外一個廢棄的農舍。

男人將小茶推倒在地上,原來勒住她脖子的是一個很大的手電筒。

男人用手電筒直接照著小茶的眼睛,惡聲惡氣的說:小姑娘,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是你合作,自己脫下衣服,跟我玩玩;第二是你不合作,我弄死你,然後奸你的屍。你選吧。

聽到這番話,小茶知道是遇到瞭色狼。她非常害怕,畢竟還是黃花閨女,不願意就這樣被糟蹋瞭。

小茶爬起來,試圖開門男人逃出門去。誰知道男人力氣很大,一把就把她推倒在地,臉都跌破瞭。

男人罵道:好,敬酒不吃吃罰酒!隨後他舉起手電筒,對準小茶頭部猛砸瞭幾下。

這幾下打擊非常沉重,小茶頓時頭破血流,癱倒在地(後來發現顱骨有多處骨折),差點暈死過去。男人坐在小茶的身上,撕扯下她的衣服,用圍巾捆住她的雙手雙腳,用襪子塞入她的嘴中。

男人開始殘忍的多次強暴小茶,前後長達七八個小時。男人最後一次施暴後並沒有離開,反而對小茶進行瞭殘酷的性虐待。他用腳踢女孩的陰部,用手拉扯乳房,用煙頭燙臀部,總之將女孩折磨的奄奄一息。

到瞭凌晨4點左右,強奸犯才穿上衣服離開。小茶在冰冷的農舍中躺瞭2個多小時,才被一個去地裡澆水的大爺發現。

這個案件性質非常惡劣,一瞬間就傳遍瞭全縣。

案件傳播這麼快也是有原因的,這並不是第一起案件。

從1988年以來,僅僅2年多內本縣鄉下前後發生瞭20多起強奸案,其中有8起強奸未遂,但仍然有13個婦女被殘暴強奸。

這麼算起來,歹徒平均每個月都在作案。

眾所周知,鄉下民風保守,婦女被奸污後大多選擇不去報警。也就是說,真正的強奸案可能每月都有多起。

被強奸的13個婦女都是農婦,年齡跨度從14歲到52歲。可見歹徒是個非常變態的色狼,無論小女孩還是老太婆都不放過。

被奸污婦女眾多,警方得到強奸犯一些線索。此人大概30歲,身材不高但很結實,操本地方言,應該就是本地人。此人衣著破舊,頭發散亂,一看就是貧窮的農民。

另外,現場找到瞭一些強奸犯留下的煙頭,是本地一種叫做芒果牌的香煙。這種香煙非常廉價,城裡人基本不抽,隻是在鄉下賣賣。

由此可見,強奸犯應該是本地農民,或者居住在本地的中年農民。

80年代末期,縣一級公安的刑偵能力非常薄弱,責任心也不夠。

2年發生瞭21起強奸案,當地警方不太重視,畢竟隻是婦女被糟蹋瞭,又沒有出人命。

同偵破其他治安案件一樣,縣公安隻是采用傳統的走訪調查的方式。

由於刑偵技術不足,當地甚至畫不出嫌疑人的模擬畫像,這種排查又有什麼用處?

就算是迎面同強奸犯遇上,你連他的長相都不知道,怎麼去抓人?

於是2年多內,隨著一起起強奸案的發生,人民群眾的怨氣越來越高,當地警方卻仍然不緊不慢的調查走訪。

根據他們的說法,2年多走訪瞭2000多人,審查瞭100多個嫌疑人,仍然是毫無收獲。

在我們旁觀者看來,要是有瞭收獲,才叫有鬼!

而1990年1月小茶被強奸凌辱長達8小時的案件,就是第21起案件。

此時本縣輿論非常沸騰,民眾相當憤怒。

強奸犯在2年內幾乎每個月都作案,搞到當地人心惶惶。農民傢庭平時都忙於生活,不可能像城裡人一樣還去嚴密保護婦女。即便農婦們害怕變態色狼,她們一樣要獨自去地裡幹活,去村辦工廠打工,去中學上學。

由於民怨很大,一些村幹部集體向上反映,希望早日抓住這個色魔。現在鄉下婦女們都很緊張,甚至到瞭夜裡不敢走進自傢的院子。

接到匯報以後,縣裡面終於成立專案組。

可惜,他們的手段仍然是:走訪。

在長達6個月時間,專案組僅僅走訪瞭案發周圍的8個村子,將男性可疑人員進行排查,毫無收獲。

根據村民回憶,調查的民警不太認真,隻是按部就班的盤問幾個問題,比如案發時候在哪裡,同誰在一起,認不認識婦女某某之類。

有的村民記不清瞭,胡說一通,民警也沒有發現異常。

給人的感覺是,他們隻是完成一項工作,並不在乎完成的怎麼樣。

兩年多的敷衍塞責,最終導致瞭嚴重後果:出瞭人命。

1990年7月,受害者小茶的同村女村民,剛結婚不到1年的23歲少婦小羅,當晚從娘傢出發後失蹤,沒有回到丈夫身邊。

6個月前本村發生瞭小茶被強奸凌辱的案件,發現小羅失蹤後村民們都很慌張。

小羅的丈夫召集瞭幾十個村民,沿著去娘傢的道路連夜尋找。

尋找第一遍時並沒有發現什麼,但第二遍時有個村民眼尖,看到路邊有一片玉米地倒瞭。

眾人打著手電筒找過去,隻看到瞭小羅口鼻扭曲的裸屍,玉米地深處丟著小羅的自行車。

根據現場痕跡判斷,強奸犯是在路上襲擊瞭小羅,將她拖到玉米地裡。

由於小羅不斷抵抗,強奸犯對其不斷毆打,導致女孩全身都是傷痕,讓人觸目驚心。

小羅被打傷後仍然拼死抵抗,強奸犯惱怒之下扯下她的雙筒長襪,從背後將其手腳捆綁起來,又用襪子勒住她的脖子。這種捆綁方法很專業,一般是用來捆綁等待屠宰的牛羊的。隻要牛羊掙紮,脖子上的繩索就會勒緊到窒息,隻能被迫停止抵抗。

然而在歹徒施暴期間,剛烈的小羅仍然不斷掙紮,導致長襪越勒越緊,最終窒息而死。

讓人發指的是,發現小羅斷氣以後歹徒並沒有停止施暴,繼續侮辱屍體長達近1小時之久,最後還對屍體小便,然後逃離現場。

這次搞出瞭人命,情況就完全不同瞭。

民警們趕到現場的時候,立即看到瞭小羅傢屬和很多群眾憤怒的眼神。

有群眾當面指責: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這麼久都抓不住一個強奸犯。這是一個新媳婦,嫁過來才幾個月,死的這麼慘。平時你們抓賭抓嫖多能耐,現在威風到哪裡去瞭?

面對群眾的怒罵,民警們無言以對。

現場提取到兩個疑似強奸犯的腳印,毛發和精液。

即便如此,縣城警方仍然破案乏力。

實際上,他們壓根就沒有偵破過類似的連環奸殺案,一無辦案經驗,二無技術能力,甚至不知道歹徒目的究竟是劫財還是劫色。

專案組有人認為,這是單純的變態強奸案。

受害者的少量財物並沒有被歹徒拿走,而且幾乎每個婦女都被糟蹋長達數小時,期間不僅僅是性侵,還有各種虐待。歹徒似乎是個心理變態者,以性虐婦女為樂趣。

但有人認為,歹徒可能就是搶劫財物,順帶強奸。為什麼歹徒不拿走少量財物,主要是這些婦女都很貧窮,身上根本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見搶不到錢,歹徒轉而糟蹋人。

由於搞出人命,這次調查深入瞭一些。專案組認為歹徒強奸高達22起,還敢凌辱婦女幾個小時之久,可見膽量很大,像是慣犯。

於是,當地開始排查有強奸前科的嫌疑人,最終鎖定瞭3個人。

一個叫做張榮遠,32歲,曾經強奸過本村一個農婦,被判刑10年,目前已經被釋放。

一個叫做黃明世,28歲,曾經有過偷窺女廁所,猥褻未成年少女的前科,用今天的說法就是偷窺狂,被勞教過2年。

最後一個叫做李代順,30歲,因流氓罪,也就是在陌生女人面前多次暴露下體,用今天的說法就是暴露狂,被判刑1年。

這3人都住在本縣,身高年齡都比較符合。

李代順很快就被排除嫌疑,強奸犯精液檢驗出的血型為A型,李代順並不符合。

剩下的張榮遠和黃明世的血型都是A型,有犯罪嫌疑!

專案組比較傾向是張榮遠做的案子,畢竟黃明世之前隻是個偷窺的小賊,還沒有膽量強奸。

可是,一來張榮遠同之前案件的時間點不吻合,至少三起強奸案發生時,他肯定不在現場;二來,經過受害者辨認,張榮遠的相貌同強奸犯有很大區別。兩人是一個方臉,一個是圓臉,肯定不是一個人。

張榮遠又被排除,剩下就是偷窺狂黃明世瞭。

根據受害者辨認,黃明世的長相同強奸犯比較接近,卻不能肯定。畢竟強奸犯行兇時都是深夜,他還用手電筒照著受害者,不太能看清楚這傢夥的相貌。

黃明世有很大嫌疑,對他增加瞭審訊力度(你懂得)。

沒多久,黃明世就承認自己就是案件真兇。

而黃明世被審查和關押的3個月內,也沒有新的強奸案發生。

就在黃明世要被定為奸殺案真兇,準備吃槍子的時候,幾個刑警卻發現重大的疑點:黃明世並不抽煙!

所有的案發現場都發現瞭芒果牌的煙頭或者有受害者提到強奸犯抽煙,大多數受害者都被煙頭燙傷。

黃明世從小患有哮喘,到現在也沒有治愈,根本就不能抽煙。

一個人常年吸煙,是不能在所有人尤其是傢人朋友面前,長期偽裝的。所有人都可以證明,黃明世確實不吸煙,也就說明他很有可能並不是真兇,隻是屈打成招的。

在繼續調查黃明世期間,也就是小羅被奸殺6個月後,1991年1月一起新的強奸案發生。距離小羅被強奸的玉米地不高500米處,一個18歲女孩被強奸。女孩也遭到性虐,甚至還被強奸犯在身上排泄,身心遭到巨大傷害。

現場留下瞭,包括芒果牌煙頭在內的大量線索。

顯然,被關押在看守所的黃明世並不是真兇,專案組將他釋放。

然而就在專案組調查新一起強奸案時,2月28日春節前兩天,21歲的少婦小孫,又被歹徒劫持到路邊柴房中強奸。

歹徒離開時竟然撿起柴房裡一根木棍,插入小孫的下體,後者疼的當場昏死過去。

這兩起案件都發生在春節前後,慘狀引起瞭群眾的極大不滿和憤怒。

尤其是受害者傢屬,聚集起來一起去縣政府請願,要求撤換辦案不利的民警,盡快抓住強奸犯。

當地警方焦頭爛額,下令不抓住強奸犯之前,骨幹民警一律不許修建。每天晚上有民警帶隊,配合各村民兵之類,在歹徒曾經做過案的地區,或者有可能作案地區整夜巡邏,確保沒有新的案件發生。

這些巡邏似乎有些效果,歹徒仍然逍遙法外,卻長達1年沒有繼續作案。

1992年2月,各組巡邏隊或者撤銷,或者松懈的時候,強奸犯突然出動,強奸瞭上夜班的婦女小王。

歹徒這次更是變態至極。在公路邊奸污瞭小王以後,他竟將一絲不掛的婦女,反綁在電線桿上。這個電線桿就在路邊!等到路人將小王救下來的時候,已經有幾十個男人看到瞭她的裸體。

這種示眾一樣的虐待,讓小王痛苦不堪,精神崩潰,回到傢裡就上吊自殺,好在被父母發現沒有死掉。

從此,強奸案還是零星發生。

如1992年10月,19歲的女大學生回傢走夜路時,被歹徒拖到一處磚窯強奸虐待,向她嘴裡小便。

到瞭1993年8月,歹徒又搞出瞭一條人命。

和上面那個大學生同村的18歲女孩,也是在磚窯附近遇襲。這個女孩知道瞭同村姐妹的命運,寧死不屈,同歹徒玩命的撕打。歹徒用盡方法無法將其制服,最終將女孩殘忍掐死後侮辱瞭屍體。

可能這次的暴行沒有讓歹徒滿意,他找到磚窯一把鐵鍬,對準女孩屍體猛砸猛劈,將屍體砸得不成人形,將鐵鍬把插入下體後才離開。

慘不忍睹的現場,讓群眾們已經超越瞭氣憤。

就連村幹部也認為縣裡的民警過於無能,聯名要求省公安廳派人來偵破系列案件。

歹徒從1988年到1993年前後作案長達近5年之久,做瞭20多起案子,被奸污的婦女就有16人,其中2人被殺。

案件性質如此惡劣,案件卻毫無進展,換成誰也忍受不瞭。

鑒於人民群眾的憤怒已經像火山爆發,縣裡再次要求所有民警,抓不住歹徒前不得休假,必須不分晝夜帶領民兵在可能案發地點巡邏,還要去盤問可疑人員。

每個巡邏組負責一個區域,出事後唯你是問,帶隊民警會受到嚴厲處分,甚至開除公職。

人傢說上不緊下慢,現在上面拼瞭,下面自然不敢松懈。

這樣嚴密巡邏瞭3個月,在11月一個夜晚,民警老何發現瞭異常。老何同3個民兵小夥子,帶著手槍和電棍,蹲守在案發過的土路邊,看到有個年輕婦女騎車慢慢經過。

一二分鐘後,一個神色詭異的男人快步走過。老何發現,此人同之前說的強奸犯,相貌有幾分相似,手裡也拿著一個很大的電筒,嘴裡還叼著香煙。強奸犯每次作案時,都會帶著大電筒,還抽著煙。

上面規定一旦出事就由民警承擔責任,老何不敢怠慢,先追上去再說。

老何留下一個民兵小夥子繼續蹲守,帶著兩個人追瞭上去。

3人剛剛追出去20步,突然聽到前面婦女大聲尖叫。老何定睛一看,那個男人已經將婦女從車上拉下來,用手電筒勒住她的脖子,似乎要往草叢裡拖。

老何顧不上招呼2個民兵小夥子,立即拔腿狂奔過去。有意思的是,老何畢竟年齡大瞭,沒跑幾步就被民兵小夥子超瞭過去。

歹徒發現有人趕來,驚恐之下丟下婦女就要逃走。這裡地形復雜,歹徒隻要鉆入路邊的田地裡面,就很可能逃走瞭。隻是民兵小夥子距離歹徒還遠,看來是攔不住他瞭。

就在此時,發生瞭一件很怪異的事情。也許是過於慌張,也許是冤魂纏身,歹徒拔腿就跑的時候,竟然被地上的自行車重重絆倒在地。

爬起來的時候,歹徒發現一條腿扭瞭,根本就跑不動。他用一條腿跳著想要逃走,兩個民兵小夥子已經拿著電棍沖瞭上來。他們不知道怎麼捉人,本能揮舞著棍子朝著歹徒的頭上和臉上重重打去。

歹徒頓時慫瞭,大叫:別打瞭,求求你們別打瞭,媽呀!救命啊!

老何並沒有制止兩個小夥子,反而也重重踢瞭強奸犯幾腳:你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害瞭那麼多小姑娘,我踢死你!

坐在旁邊的婦女受驚過度,此刻才緩過來,放聲大哭。

抓住瞭這傢夥後,立即讓受害婦女們辨認。大部分婦女當場辨認出這傢夥就是那個歹徒,小茶等人恨不得當場挖出他的眼睛。

現場留下的精液、足印,也同此人高度吻合。民警趕到強奸犯傢裡搜索,發現他的老婆竟然戴著女受害者的項鏈,由此證據確鑿。

這個強奸殺人犯叫做雷平忠,是本縣一個普通農民,30歲之前並沒有什麼劣跡。

雷平忠一直在傢務農,平時表現的忠厚老實,沉默寡言,幹活賣力,對妻子和兩個兒子都不錯。

雷平忠傢裡承包有魚塘,傢境不錯。而雷平忠每次撈魚時,都在村內挨傢挨戶送一批魚,在村中口碑很好。在若幹次排查中,履歷清白的雷平忠根本就不是嫌疑人。

今天看來,雷平忠並不是沒有問題,隻能說排查的時候被忽視瞭。

一來,雷平忠所在村子,就在這16起案件發生地點附近;

二來,雷平忠有充足的作案時間。他自稱晚上看魚塘,經常不在傢睡覺,卻讓妻子說自己每天都在傢,借口是不願意被警方調查惹上麻煩。他的妻子明知道有古怪,還是照做瞭,等於為丈夫做瞭虛假的不在場證明。不過,雷平忠的謊話很拙劣,隻要詢問一下其他傢人或者鄰居就不難拆穿;

三來,雷平忠沒有進過公安局、沒打過官司,卻不是沒有前科。在18歲時,雷平忠曾試圖強奸鄰居姐姐。當時雷平忠已經扒光瞭女孩的衣服,自己脫褲子時被女孩父親一扁擔砸倒。不過,女孩同雷平忠是本村的親戚,加上女孩父親覺得這是不光彩的事,最終沒有報警,以私下賠償作為解決。這事並不是什麼秘密,有很多村民都知道。但警方調查時,他們考慮到大傢都是親戚,沒有人提起過;

四來,雷平忠曾搶走過幾件受害人的首飾,隨手送給瞭妻子和小姨子。這兩個女人很高調的戴著四處活動。隻要警方辦案細致一點,按理說是不難發現的。

五來,雷平忠本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心態,沒有對本村和周邊三四個村子婦女下手。而再遠一點的村子,幾乎每個村子都有婦女被奸污。那麼,隻要隨便在地圖畫一下,就會發現這幾個村子比較可疑,卻也沒有人懷疑過。

對於這個案子,連警校教程中都說:案件時間持續如此之長,留下線索如此之多,破案條件應該說是很充分的。然而長達近5年無法偵破,除瞭能力不足以外,更重要的是一些人員工作不認真,不細致,導致犯罪分子一次次成為漏網之魚,並且繼續殺人。

至於雷平忠為什麼會做這種事?因為此人就是個性變態。

雷平忠被捕後供述,他還是少年的時候,就同比他大很多的親姐姐,有不倫的肉體關系。後來姐姐嫁到外地離開傢,還沒成年的雷平忠就背負瞭沉重的十字架,唯恐自己亂倫的醜行被別人知道,形成瞭巨大的心理壓力。

他慢慢的開始仇恨女性,認為是姐姐引誘害瞭自己,要報復這些女人。在18歲時,他試圖強奸鄰居姐姐來報復,卻沒有得手,還被打瞭一頓。他從此不敢公開做這種事,就選擇四處獵捕單身女孩,強奸性虐她們借此發泄。

雷平忠這種人渣被捕後,自然是死路一條,隻是可惜瞭那些女孩子。

聲明:

本文參考

圖片來自網絡的百度圖片,如有侵權請通知刪除。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