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蠱血嬰的靈異傳說故事

 蠱術是中國古代遺傳下來的神秘巫術;過去,在中國的南方鄉村中,曾經鬧得非常厲害,談虎色變,誰也不敢當它是假的。文人學士交相傳述,筆之翰籍,也儼然以為煞有其事;一部分的醫藥傢,也信以為真,於是,就想出許多治蠱的名堂。文字學上的蠱有多種涵義,主要的一種涵義作「腹中蟲」解,從蟲,從皿。皿是一種用器——盛飯的飯盒、飯碗或盛其他食物和飲料的用器都是;蟲字象徵好幾隻蟲「腹中蟲」就是人的肚子裡侵入瞭很多蟲,也就是中瞭「蟲食的毒」——一種自外入內的毒。眾多的蟲侵入人的腸胃發生瞭蠹蝕的作用就叫做蠱,又叫中蠱。

  有好多地方提到“血嬰”,大傢也許有點懵,那是什麼東西?其實血嬰顧名思義,血養的嬰兒。隻不過弄一個血嬰,要害幾條人命。所以一旦要用到血嬰,那麼那個蠱術或者降頭術,都是有巨大的反噬的危險的。

  血嬰蠱,類似於泰國,馬來西亞降頭術裡的養小鬼,但比降頭術中小鬼的制作要復雜及殘忍的多。

  首先,要有一個一出生便夭折的嬰兒,但哪裡會有那麼多一出生就夭折的嬰兒呢?可想而知,一些不懷好意者,是如何讓嬰兒一出生就“夭折”。其次,有瞭嬰兒之後,要一個未滿十五的處女,用她的血,來喂養這個嬰兒,等到嬰兒可以睜開眼睛後,把處女做成“活蠱”,使之成為嬰兒成長的“培養皿”(何謂活蠱,就是活活的把人做成一種蠱,拿來養活或者煉制另一種蠱)直到嬰兒可以完全被煉蠱人所操控,發出第一聲啼哭聲為止。那麼那個活蠱,就會被那個嬰兒(這時候已經不是嬰兒瞭,有嬰兒的外形,可力大無窮,一口利牙)活活吃掉。

原文我曾經聽說過關於血嬰的故事,是一個女神婆的大徒弟,後來嫁去瞭另一個寨子,因為自己的孩子夭折瞭,她便有點瘋瞭,拿自己的孩子,煉成瞭血嬰,害瞭寨子裡好多人。

  有一年我回到寨子裡去,聽他們說,貢婆(就是我們寨子裡現在的神婆的名字)的大徒弟小紅瘋瞭,把自己的娃拿來煉蠱,還搞死那邊寨子好多人,貢婆從那裡回來後,也閉門不出好多天瞭。我聽得很莫名其妙,於是便抓住一個人問是怎麼回事,那人就說,請我去你傢喝酒,我就說給你聽。

  我當然不會放過聽故事的好機會,趕緊把他拖到我傢裡去瞭。

  那個人我叫他寬叔,平時就很健談的一個人,幾杯酒一下肚,那話更是綿延幾百裡瞭。

  去年,小紅嫁到瞭隔壁寨子,那傢男人是個生意客,經常一出去就是一兩個月才回來,平常就是小紅和公婆在傢,小紅嫁過去沒過久就懷上瞭,那男人也隻回來過幾次,小紅臨產時,他都不在。

  小紅生瞭個女娃,接生婆抱起來說是個女娃的時候,她的婆婆竟是臉一拉,看都不看一眼,就走瞭。小孩生下來就不會哭,臉色紫紫的,接生婆說不好,怕是過不去今晚。要小紅做好思想準備。她當時聽瞭,一下子就把嬰兒抱到手裡,一句話也不說。

  到瞭後半夜,那嬰兒果然死瞭。小紅的婆婆想把她拿去埋瞭,小紅死活不放手,用一雙惡狠狠的眼睛盯著她婆婆說,你動她,我就要你陪葬!她婆婆曉得她曾經是神婆的大徒弟,哪裡敢惹她,就訕訕瞭幾句,走瞭。

  婆婆走瞭後,小紅把門拴上,她抱著嬰兒說,孩子別怕,媽媽保護你,你不會死的,媽媽讓你再活過來。

  說著,她把嬰兒放在床上,還用被子蓋好,然後,她就開始在臥房後面的小屋裡設壇。

  她先是找出瞭養蠱用的盆子,從裡面抓出瞭一條發綠色的小蜈蚣,放在瞭嬰兒的身上,那蜈蚣剛一沾上嬰兒的身,就朝著嬰兒嘴裡爬去,一會就不見瞭。

  她割開瞭自己的手指頭,把指頭伸進瞭嬰兒的嘴裡,隻見得那嬰兒的臉上竟是漸漸的有瞭血色。就這樣等小紅的十個手指頭都割開給嬰兒吸過之後,嬰兒的全身都開始泛紅。小紅就走到床底下,拿出瞭一個木盆,那是她的嫁妝裡的東西。想必是也有玄妙吧。她把嬰兒抱下來,放在瞭那個盆裡面,然後把蠱盆裡的蠱蟲挑瞭幾隻,也放進瞭那個盆裡和嬰兒一起,形成瞭一個怪異的有點惡心的場面,接著,她用一把鋒利的匕首,割開瞭自己的手腕。

  小紅醒過來的時候,盆裡的血水已經鋪滿瞭底部,裹住瞭嬰兒的靠近盆子的那一部分,小紅看瞭看四周,原來昨晚上自己放血的時候,竟是暈瞭過去,她撐著旁邊的椅子站瞭起來,拿出一塊藍印花佈,蓋在瞭那個小木盆上面,很溫柔的對著那木盆說,寶寶乖,好好休息,媽媽晚上再來陪你。說著,又突然冷笑瞭幾聲,走瞭出去。

  (我聽到這裡在想,那小紅,想必已經開始神經錯亂瞭。)

  小紅原文一出門,她婆婆一見她就驚呼,小紅,你是怎麼瞭?怎麼臉色那麼死白死白的?你晚上做什麼瞭?

  小紅看瞭她一眼,說,你不是嫌我生瞭個女兒麼?哼哼!又來問我做什麼!她婆婆很奇怪的看著她,因為她平時不是這樣的,說不上很孝順吧,但也過得去,怎麼今天那麼奇怪。。。

  小紅上雞籠那裡抓瞭隻老母雞,給她婆婆說,幫我把它蒸瞭,別弄死,直接開膛洗幹凈瞭,趁還沒死透,趕緊上鍋蒸瞭。除瞭鹽什麼都別放。她婆婆剛想開口,小紅又說瞭句,從今天起,我無論做什麼,你都別問為什麼!說完就走出院子瞭。

  她婆婆像是對她有很大的顧忌,竟也是什麼話都不敢說,自己去弄那隻雞去瞭。

  就這樣過瞭三天,小紅每天晚上都要給那嬰兒換上新的血,然後白天吃一隻活著蒸的雞,然後就出門瞭,一走就是一整天,誰都不知道她去瞭哪裡,去做些什麼,隻是她晚上回來的時候,異常的疲憊。

  第四天晚上,小紅回來的時候,身後跟著一個臟兮兮的看起來像叫花子的小姑娘,小紅對婆婆說,媽,給她洗個澡,換身衣服,然後叫我。她婆婆就問瞭,這是誰傢的小姑娘?怎麼領我們傢來瞭啊?小紅說,是城裡別人丟掉的小孩子,我瞅著可憐,就帶回來給我做個伴,怎麼的也比在外面討飯吃好。

  她婆婆就不說什麼瞭,帶著那小姑娘去瞭廚房(寨子裡屋子的結構很奇怪的,,洗澡是在廚房,用個大腳盆接滿水,在灶臺旁邊洗澡。怪是怪瞭點,可冬天卻很舒服。)老太太問瞭小女孩好幾個問題,可小女孩隻是怯生生的看著她,一句話都不說。

  老太太覺得很奇怪,但又說不出是哪裡奇怪,也隻好嘟囔瞭幾句,照著小紅的話,給那女孩洗瞭澡換瞭衣服,然後就送到小紅的臥室去瞭。(唉,要是那老太太聽說過“血嬰蠱”或者稍微瞭解點蠱術,,那麼後來的故事都不會發生,,最起碼,不會那麼慘烈。)

  小紅看著那女孩,說,小妹妹別怕,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小姑娘很小聲的說瞭句,我沒有名字。小紅說,哦,那姐姐叫你妹妹好不好?你和姐姐的寶寶作伴好不好?那女孩四處看瞭下,就說,寶寶在哪裡呀?我怎麼看不見她?小紅笑著說,寶寶在後面的小屋子裡,你要去看她嗎?這時候她也該醒瞭。。。。那女孩子點點頭,說,好呀,我最喜歡小寶寶瞭!(唉,純真的女孩)

  小紅就讓女孩子跟著她走進瞭那間小屋。

  女孩進去一看,又問,寶寶在哪裡呀?屋子裡好暗哦,我看不見呀。小紅說,寶寶不喜歡光,一盞油燈就夠瞭。寶寶那個藍印花佈蓋著的木盆裡睡覺呢,,你去看看。

  那小女孩很疑惑的走瞭過去,在她伸頭往裡看的時候,小紅在她身後,往她身上放瞭一隻蟲,嘴裡不停的念念有詞。那女孩轉過頭來,說,上面的佈,我揭不開呀。小紅冷笑一聲,說,那佈,隻有我一個人能揭開!說著,抓起小女孩的手,拿出一隻蠍子放在上面,那女孩還來不及發出尖叫聲,蠍子已經刺瞭下去。

  蠍子一刺下去,女孩的手指頭就開始流血,小紅一把揭開那藍印花佈,那蠍子便跳進瞭那木盆裡,兀自在那嬰兒的身上爬著,那女孩已經驚恐的說不出話瞭,隻看著自己的手不停的滴出血來,那木盆裡的嬰兒,竟是會張開嘴接著!!小紅對那女孩說,看見瞭麼,,那就是我的寶寶,你要陪著她,直到她活過來。

  那女孩開始拼命掙紮,開始大叫,你是妖怪!!你要幹什麼!!小紅獰笑著,說,我不是妖怪,我隻想要我的孩子活過來。而你應該開心!她活瞭,你也能永生不滅!!!

  那女孩還是大叫,我不要什麼永生,你放開我,放開我!!

  小紅對她一瞪眼,捏住瞭她的嘴,強行給她喂瞭隻蟲子進去。

  那女孩變得眼神恍惚,也不叫喚瞭,呆呆的站在那裡,小紅冷笑瞭數聲,說,不知好歹!

  那女孩被蠍子刺破的手指頭已經沒有血再滴下來瞭,於是小紅拿匕首割破瞭她另外的手指,對著嬰兒的嘴,使勁的擠著那個女孩的手指頭,那鮮血,留成瞭一條細線,流進瞭那詭異的張著嘴的死嬰兒的嘴裡。

  隨著鮮血不斷的流進死嬰的嘴裡,死嬰的臉色越來越紅,周圍那些蟲子們,也開始躁動不安,紛紛在血水裡爬來爬去。

  等到小女孩的手指已經流不出血瞭,小紅放開瞭她的手,把她放平在盆子旁邊,開始脫她的衣服。

  小紅在她的肚臍眼那裡,用匕首刺瞭一個小洞,開始念咒語。隻見那盆子裡的蟲子,爭先恐後的往她的肚臍爬去。不一會,木盆裡的7,8隻蟲,竟是全部爬進瞭女孩的身體。

  等蟲爬完瞭之後,小紅用一張符沾瞭盆子裡的血水,貼在瞭肚臍的那個洞上,然後把女孩弄起來,綁在旁邊的凳子上,便離開瞭小屋子,到臥房去瞭。。。。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小紅的婆婆突然問,怎麼不見那小女孩瞭?小紅頭也沒抬的說,她手腳不幹凈,昨天晚上我把她趕走瞭。媽,我那小屋子養瞭一罐蟲子,沒事你別進去啊。老太太一聽哪還敢進去啊,忙不迭的答應著。

  吃完飯,小紅便進去瞭那個小屋,那女孩已經清醒過來,可卻說不出話來,隻是驚恐萬分的看著小紅,一雙眼睛不停的流淚,嘴裡啊啊的發出一些聲音。小紅看著她說,叫什麼叫,你不是答應瞭要陪著寶寶麼,寶寶要睡覺,你不能說話,吵著她瞭怎麼辦?再叫,讓你連聲音都不能發出來!那女孩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隻拿一雙眼睛看著小紅,小紅竟像是鐵石心腸一般,她冷笑,看我做什麼,看我我也不會放瞭你,就算我放瞭你,你也不是正常人瞭,還不如在這呆著呢!

  說完,走過去給女孩灌瞭一口從旁邊的罐子裡倒出來的液體。

  不一會,就見得那女孩張大瞭嘴,一隻接一隻的蟲子從她嘴裡爬出來。順著她的身體,又爬回瞭木盆裡,在那死嬰身上爬來爬去。

  那死嬰,竟是張開嘴,露出個詭異的笑容。

  小紅等到那蟲子在木盆裡安靜下來,便重新用印花佈把木盆蓋上,然後去廚房端瞭點東西,拿來給那女孩喂瞭進去。邊喂邊說,妹妹啊,再過一天,寶寶就能睜開眼睛瞭,,你就可以永遠陪著寶寶瞭。

  那女孩,彷佛已經癡呆瞭一樣,動也不動瞭。

  到瞭晚上,小紅端著一碗血,走進瞭那間小屋子,她對女孩說,這可是好東西啊。剛死的貓的血,還熱乎著呢(養可愛貓貓的同學見諒啊。)快,把它喝瞭!那女孩似乎已經癡傻瞭一般,小紅說什麼,她就做什麼,她走過去,端起那碗血就咕咚咕咚的咽瞭下去。

  喝完,又走到瞭那木盆前面,伸出雙手。

  小紅冷笑,哼!倒是挺聽話!不過今天不要你手上的血!

  那女孩好像沒聽見一樣,還是雙手伸直站在那裡。

  小紅嘟囔瞭一聲,這蟲子怎麼回事。說著,就把那女孩按在凳子上坐瞭下來,把她的褲腿嚕瞭上去,在小腿那裡劃開瞭口子,然後解開瞭佈,開始召喚那些蟲子。

  那些蟲子又開始興奮起來,往小紅腿上的傷口裡擠,一眨眼功夫,幾條蟲子都進去瞭。小紅開始擠她小腿的血,淋在那死嬰身上。

  那死嬰,咧開那嘴又笑起來,詭異的是,死嬰長牙瞭。

  小紅邊擠著血,邊在那裡說,寶寶,明天你就可以看見媽媽瞭。你高興嗎?

  那死嬰竟像是能聽見小紅的話,嘴咧的越發的大瞭。

  等到那女孩沒有血再出來瞭,小紅便放開瞭她的腿,把手在她褲子上擦瞭擦,還摸瞭摸女孩的臉,詭異的笑瞭一聲,就走瞭出去。

  第二天,小紅一早就去瞭小屋子,她開始割開自己的乳房,一邊乳房擠瞭七滴血出來,放在一個銀碗裡。然後走出屋子,去寨子裡找瞭一個也是剛生小孩的女人,要瞭一碗奶水。那女人問她做什麼用,她就笑笑,說,不舒服,做藥引子。

  小紅回到小屋子,把那碗奶水,倒進瞭那裝著她血的銀碗裡,然後把佈揭開,把那滿身是血的死嬰抱瞭起來,把那碗血乳汁喂瞭進去,那死嬰,竟然會自己吞咽瞭下去。

  小紅喂完那碗血乳,把那死嬰又放瞭回去,然後把那小姑娘弄醒,說,你恨不恨我?那女孩搖搖頭。小紅笑瞭一下,說,差點忘瞭,你現在還沒有恢復神智呢,知道恨什麼。說著,便是念瞭一通咒語,然後在那小女孩臉上撫瞭一下。隻見那女孩,先是茫然的環顧瞭下四周,然後看見瞭眼前的小紅,張大瞭嘴,可卻沒有絲毫聲音發出來,小紅又問,你啞瞭,一會還要死,你恨不恨我?那女孩點瞭點頭,眼裡射出一股憤恨到瞭極點的光。

  小紅笑瞭,說,這就對瞭,你越恨我,寶寶就越厲害。

  小紅竟是殘忍到瞭這種地步,她恢復瞭女孩的神智,活生生的開始施法。

  她脫光瞭女孩的衣服,用刀在女孩的乳頭上割瞭一個小口子,然後在下身抹瞭一點東西,不久,那順著女孩小腿爬進去的蟲子,竟是順著女孩的下身一隻隻爬瞭出來,小紅抓起它們,一隻隻的塞到瞭女孩嘴裡。

  女孩想往外吐,可小紅緊緊的捏住瞭她的嘴,她根本動彈不得,原來,她有著很清醒的意識,但身體卻不受自己的控制。

  喂完瞭那幾隻蟲,小紅抱起瞭那死嬰,撕開瞭一開始貼在女孩乳頭上的符,把那死嬰的嘴對瞭上去。

  那死嬰竟是用兩隻手抱住瞭女孩,嘴巴開始一吸一吸的吮吸著女孩那小小的乳房。女孩的眼淚,一滴滴的落在死嬰的頭上。

  女孩的臉色越來越白,漸漸的,身體也開始發白。過瞭一會,女孩不再有眼淚滴下來,眼珠也不動瞭。

  小紅抱開瞭死嬰,把死嬰又放回瞭木盆裡,蓋上佈,然後若無其事的出門瞭。

  到瞭半夜,小紅把那女孩的屍體從後門拖瞭出去,埋在瞭離她傢不遠的一個樹林子裡。

  小紅埋完屍體,便回到小屋子,揭打開瞭木盆上的佈,那死嬰,那死嬰竟是睜著眼睛看著她!!小紅伸手把她抱瞭起來,那死嬰咧開嘴笑瞭一下,竟然開口喊瞭聲“媽媽”!!!

  小紅高興的眼淚都掉下來瞭,抱著那死嬰在屋子裡來回的打轉,那死嬰又說瞭句,“媽媽,餓”

  小紅趕緊坐瞭下來,說,寶寶你餓瞭啊?來,媽媽放你出去找吃的。說著,小紅又念瞭句什麼,那死嬰的眼睛就閉上瞭,隻見得一個小小的光亮,從窗口飛瞭出去。

  小紅摸瞭摸死嬰的臉,說,寶寶乖,吃完東西回來睡覺啊。

  說完便抱著死嬰回到瞭自己的臥室。

  過瞭大概一個鐘頭左右,那死嬰睜開瞭眼睛,對著小紅詭異的一笑,又睡瞭。

  小紅很滿足的抱著那渾身是血的嬰兒,睡著瞭。

  第二天早上,小紅起的比較晚,她起來後在小屋子裡放瞭一張小床,把嬰兒放在瞭那張小床上,便走去瞭廚房,吃東西的時候聽見那婆婆說,王傢媳婦昨晚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瞭,早上起來發現她死在床上,身邊的小孩餓的哇哇的哭呢!好奇怪的是,那王傢媳婦的兩個**,一邊一個大洞,都垂拉下來瞭。真可怕。

  小紅邊吃邊說,有什麼可怕的,可能是剛出生的狼崽子沒奶喝瞭,找她去瞭唄。

  老太太搖瞭搖頭,嘆瞭口氣說,不像狼崽子啊,怕是有妖怪呢。

  小紅笑瞭聲,哪有那麼多妖怪!咬的又不是你傢裡人,你操什麼心咯!

  就這樣,寨子裡每隔幾天便有剛生產或者生產不久的女人被咬穿乳房吸幹血致死,寨子裡如臨大敵,甚至請瞭法師來做道場,可都於事無補,寨子裡開始有產婦或者要生孩子的女人,去瞭外村逃難。

  有一個人的親戚,是我們寨子的人,前些日子那個人逃到瞭他傢裡,說起瞭這件事情,他親戚覺得很不對勁,便帶著那人,去找瞭我們寨子裡的神婆。

  神婆還沒聽完,神色大變,聲音都變瞭,沙啞的說瞭句,血嬰蠱。小紅!

  然後對那個人說,嫁過去你們寨子的小紅,是不是剛死瞭小孩?那人點頭,說,生下來沒多久就死瞭,她婆婆要拿去埋瞭,可她不給,說是要自己埋。

  就是她小孩死瞭不久後,寨子裡就發生瞭這所有的怪事。

  神婆點瞭點頭,問,一共死瞭多少人瞭,?

  那人說,我出來的時候,就已經死瞭7個瞭。

  神婆臉色變瞭變,說,你趕緊帶我去你們寨子!否則,等死瞭9個人,就來不及瞭。

  神婆一進那個寨子,便皺著眉頭說,好重的怨氣!!

  那人帶神婆到瞭小紅的傢門口,就自己走瞭,說是要回我們寨子去陪老婆去,神婆也沒有挽留,隻點瞭點頭。

  神婆站在門外喊,小紅!你給我出來!

  喊瞭幾聲,小紅的婆婆出來瞭,說,小紅不在傢呀。

  神婆冷笑著說,老太太,你進去告訴小紅,別想著打發我走,告訴她,她那點心思,還瞞不過我!

  老太太又走瞭進去,過瞭一會,走出來說,小紅在臥室呢。神婆走瞭進去,小紅看見她,叫瞭聲,師父,你怎麼來瞭?

  神婆走上前去就是一耳光!說,怎麼?等著你把全寨子的人害光我再來是吧?小紅你傷天理呢!!!快點把那個小畜生給我!

  小紅態度異常堅決的說,不!絕對不能給你!再有兩個人,她就永遠不會消失瞭!!!能永遠陪著我瞭!!!

  神婆又是一耳光,你這個瘋子!你養個死小孩,讓她的魂魄去吸別的人的精血,你有沒有想過人傢的小孩怎麼辦??我當初教你蠱術,要你發誓不能害人,你都忘瞭嗎?你不怕應誓嗎!!!

  小紅捂著臉,說,就算是應誓,我也不管!別人的孩子沒瞭媽,不還有爹麼!!我的孩子除瞭我,什麼都沒有!!魂魄怎麼瞭!那也是我的小孩!

  神婆氣的連連打轉,說,畜生,你這個畜生!

  小紅就這樣站在那,動也不動。

  神婆不再理她,兀自在那喃喃自語起來。

  這時候,小屋子裡突然發出一陣哭聲。

  小紅一驚,趕緊就要去堵門,可神婆速度出奇的快,早已是身子一閃,便進去瞭那間小屋子。

  神婆一進那屋子,便朝著那小床走去,小紅一下子跳到床前,張開手臂,說,不!你沒有權利殺她!

  神婆推開她說,我沒權利殺她,她就有權利殺別人麼??你孩子的命是命,人傢的命就不是命瞭???

  小紅說,再有兩個,再有兩個她就不用三天兩頭吸人精血瞭,師父,你放過我們吧。

  神婆冷笑,說,別自欺欺人瞭,再有兩個她是不用吸精血瞭,她就直接吃人瞭!!說不好,連你一起吃!!!滾開!別擋著我!

  小紅被神婆一推,竟是退瞭幾步,她反手一撐,摸到瞭桌上的那把匕首。

  小紅拿起匕首就往神婆刺去,哪知道神婆早有防備,一轉身,小紅便撲瞭個空,神婆冷笑著說,你還是省省吧,別忘瞭誰是師父!說著,神婆手指頭一彈,一個東西便飛向瞭小紅的面門,小紅躲閃不及,那東西牢牢的貼瞭上去。小紅不動瞭,呆在瞭那裡。

  天已經快黑瞭,神婆暗自著急,和小紅這一糾纏,已經浪費瞭太多時間,天黑之前不除掉這個血嬰,天一黑,她一出來,那就不好對付瞭。神婆不再去管小紅,她走到那個木盆前,從兜裡掏出一個紙包,打開,把裡面的粉末到瞭進去,木盆裡的血水像沸騰瞭一般,還冒出一陣陣的煙,發出惡臭至極的氣味。不一會,血水幹瞭,神婆在木盆裡點瞭一把火,把那塊佈燒瞭,把灰捏瞭出來,放進瞭她隨身攜帶的一個小葫蘆裡。上下的搖晃,嘴裡不住的念著什麼。

  神婆走到瞭那個死嬰面前,她取出瞭自己脖子上戴瞭幾十年的朱砂符,打開,把裡面的朱砂倒進瞭那死嬰的嘴裡。那死嬰發出瞭一陣淒厲的哭喊聲,眼睛竟是睜瞭開來!惡狠狠的盯著神婆,嘴裡開始喊“媽媽,媽媽”

  那小紅,竟是動瞭起來,神婆連忙轉身,對著她又彈出瞭一個東西,小紅閉上瞭眼睛,不動瞭。

  那死嬰用那種怨毒至極的眼神看著神婆,然後露出瞭她那惡心的牙齒,嘴角,竟是流出血來,神婆冷笑,說,就憑你,想嚇唬我啊?別說你還沒成精呢!就是成瞭精,我照樣有辦法滅瞭你!!說著,神婆拔開瞭小葫蘆的蓋子,那灰已經和原來葫蘆裡有的液體混在瞭一起,變成瞭一種黏液,神婆把那黏液倒一點在手掌上,抹在瞭那死嬰身上,說也奇怪,那黏液碰到的地方,血水便淡瞭下去。

  那葫蘆裡的液體抹完瞭,血嬰身上變成瞭一種暗暗的藍色,血嬰眼睛裡的神采,開始黯淡下來。

  神婆拿著剛才小紅想用來刺她的匕首,劃開瞭自己的食指,把血水,滴進瞭死嬰的嘴裡。

  過瞭一會,那死嬰閉上瞭眼睛。

  神婆走到小紅面前,對著她念瞭句,小紅便清醒過來,她一眼看見死嬰變成瞭那個樣子,怪叫瞭一聲撲瞭上去,一把抱起死嬰,拼命的喊,寶寶,寶寶你醒醒!

  神婆說,你還執迷不悟麼!她已經死瞭!而且死很久瞭!

  小紅呆呆的看瞭一眼神婆,撿起地上的刀,對著自己的心臟部位就是一刀!

  那血,全都噴在瞭死嬰身上!

  小紅在倒下去之前,惡狠狠的看瞭神婆一眼,說,我不會那麼容易就讓你弄死她!

  神婆大驚,轉身想避開,可還是來不及,那死嬰竟是張著大嘴,箭一般的對著神婆竄瞭過來。

  神婆伸手一擋,那死嬰死死的咬住瞭神婆的胳膊,發出嗚哇嗚哇的哭聲。

  神婆定瞭定神,把另一隻手的食指伸進自己嘴巴裡,使勁一咬,然後用出血的手指,在那死嬰的腦門上畫瞭一個符,那死嬰松開瞭嘴,掉在瞭地上。神婆籲瞭一口氣,剛想走到小紅那裡去,隻見那死嬰又動瞭!

  神婆趕緊不動瞭看著那死嬰,誰知道那死嬰竟是看都不看神婆一眼,自顧自的朝著小紅爬過去,嘴裡還喊著“媽媽,媽媽。”等爬到小紅身邊,才徹底閉上瞭眼睛,一動不動瞭。

  神婆看到這,眼睛竟是有點濕潤瞭。

  神婆把那死嬰裝進瞭一個袋子裡,提著走出去,對小紅的婆婆說,小紅****瞭,你找幾個人,今晚就把她埋瞭吧。別埋遠瞭。

  說完也不管那老太太是什麼表情,提著袋子就走瞭。

  神婆回到瞭寨子,徑直去瞭祭壇那邊,生瞭一大堆火,焚瞭很多符咒在裡面,把那死嬰放進瞭火堆,說,去吧,你不屬於這。去吧。。。神婆不住的往裡面添著柴,那火堆一直燃燒到第二天早上,滅的時候,地上除瞭灰,什麼都沒有。

  神婆那條被死嬰咬中的手臂,回來就腫瞭起來,發出一股腐爛的臭味,神婆拿刀割開,竟是有蟲子爬出來。

  想必,若被咬的不是神婆,是普通人,那麼那條手臂也保不住瞭吧。

  苗蠱

  蠱在苗族地區俗稱“草鬼”,相傳它寄附於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謂有蠱的婦女,被稱為“草鬼婆”。有苗族學者調查後認為,苗族幾乎全民族篤信蠱,隻是各地輕重不同而已。他們認為除上述一些突發癥外,一些較難治的長期咳嗽、咯血、面色青黑而形體消瘦等,以及內臟不適、腸鳴腹脹、食欲不振等癥狀為主的慢性疾病,都是著瞭蠱。屬於突發性的,可用喊寨的方式讓所謂放蠱的人自行將蠱收回就好瞭;屬於慢性患者,就要請巫師作法“驅毒”瞭。這種令人生畏的蠱,並非苗人的專利。

  蠱術在中國古代江南地區早已廣為流傳。最初,蠱是指生於器皿中的蟲,後來,谷物****後所生飛蛾以及其他物體變質而生出的蟲也被稱為蠱。古人認為蠱具有神秘莫測的性質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蠱,可以通過飲食進入人體引發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亂。先秦人提到的蠱蟲大多是指自然生成的神秘毒蟲。長期的毒蠱迷信又發展出造蠱害人的觀念和做法。

  據學者考證,戰國時代中原地區已有人使用和傳授造蠱害人的方法。傳說中制造毒蠱的方法,一般是將多種帶有劇毒的毒蟲如蛇蠍、蜥蜴等放進同一器物內,使其互相嚙食、殘殺,最後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蟲便是蠱。蠱的種類極多,影響較大的有蛇蠱、犬蠱、貓鬼蠱、蠍蠱、蛤蟆蠱、蟲蠱、飛蠱等。雖然蠱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來,蠱就被認為是能飛遊、變幻、發光,像鬼怪一樣來去無蹤的神秘之物。造蠱者可用法術遙控蠱蟲給施術對象帶來各種疾病甚至將其害死。對於毒蠱致病的法術,古人深信不疑,宋仁宗於慶歷八年(1048年)曾頒行介紹治蠱方法的《慶歷善治方》一書,就連《諸病而侯論》、《千金方》、《本草綱目》等醫書中都有對中蠱癥狀的細致分析和治療的醫方。在苗族的觀念世界,蠱有蛇蠱、蛙蠱、螞蟻蠱、毛蟲蠱、麻雀蠱、烏龜蠱等類。蠱在有蠱的人身上繁衍多瞭,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蠱者本人(蠱主)進攻,索取食物,蠱主難受,就將蠱放出去危害他人。放蠱時,蠱主在意念中說:“去向某人找吃去,不要盡纏我!”蠱就會自動地去找那個人。或者在幾十米開外,手指頭暗暗一彈,蠱就會飛向那人。甚至有人說蠱看中瞭誰,即愛上瞭誰,就叫它的主人放蠱給誰。不然,蠱就要它主人的命。所以有蠱者不得不放。

  苗族民間就流傳這樣一則放蠱的故事:從前有位有盅的母親,盅看上瞭她的兒子,做母親的當然不願意她的兒子。但是,盅把她嚙得很兇,沒有辦法,她才答應放蠱害兒子。當這位母親同她的盅說這些話的時候,正巧被兒媳婦在外面聽見瞭。兒媳婦趕緊跑到村邊,等待她丈夫割草回來時,把這事告訴瞭他,並說媽媽炒的那一碗留給他的雞蛋,回去後千萬不要吃。說完後,兒媳婦就先回傢去,燒瞭一大鍋開水。等一會兒子回到傢來,他媽媽拿那碗雞蛋叫他吃。兒媳婦說,雞蛋冷瞭,等熱一熱再吃。說著把鍋蓋揭開,將那碗炒雞蛋倒進滾沸的開水鍋裡去,蓋上鍋蓋並緊緊地壓住,隻聽鍋裡有什麼東西在掙紮和擺動。過一會沒動靜瞭,揭開鍋蓋來看,隻見燙死的是一條大蛇。這些所謂的放蠱方式當然是無稽之談。至於蠱到底是什麼樣子,除瞭代代相傳的說法,誰也沒有見過,當然更是子虛烏有的東西瞭。雖說是子虛烏有的東西,但苗族的一些婦女卻深受這種觀念的誣害。人們認為“蠱”隻有婦女才有,隻能寄附在婦女身上,傳給下一代女性,而不傳給男性。比如某男青年“遊方”遇到一個情投意合的“有蠱”姑娘而未征得父母的同意就娶來,那麼他們的下一代,凡屬女性,均要從她母親那裡將蠱承傳下來,並代代相傳。JP日楓網

  情蠱

  苗族特有的『情蠱』又名情花蠱,類似於泰國降頭的情降,是苗族女孩子特有的,用“心血”加“蠱”練成,每日以心血喂養,十年得一『情蠱』,此『情蠱』可下在飯菜中,也可下在服飾上,苗族女孩子都以此『情蠱』下在自己的情郎身上。”

  每月『情蠱』會發作一次,那種感覺應該是撕心的。中瞭『情蠱』的人如果不吃解藥的話,在『情蠱』發作的時候,大多數人忍受不住痛苦,自殺瞭。

  據說古老的苗族人擅長用蠱。蠱是指將上百種毒物放在一起,讓它們互相殘殺,最後活下來的就是蠱[the most poisonous insects who survive after fighting each other]。而最毒的蠱叫情蠱,中蠱之人一想到自己心愛的人蠱就會啃噬他的心,讓他心痛。隻有見到心愛之人,疼痛才會停止。

  相傳他們的女子會在愛人的身上下蠱–美其名曰為情蠱。一但男方再與第二個女人有性行為,就會爆斃而死,當然那女子也不會獨活。"情蠱"隻有下蠱的女方可解,但"情蠱"一解,解蠱者(女方)就不可以再有第二個男人瞭,不然也會爆斃而死。

  《蠱經》,生在苗傢,哪有不懂養蠱的,她的眼看著那一頁,古蠱經記載:“巫蠱中有一種情蠱。此蠱乃是花蠱的一種,以九十九個負心人的血肉培植,三月開花,極其艷麗,此時如以養蠱人的心血相觸,即成情蠱。中蠱者不得思****,否則心痛難忍,每思一次,心痛更甚,九十九日後,心痛至死。蠱者必是個用情至深的人,同時要以命飼蠱,蠱方能成,故此蠱世間罕見。

  情蠱情降到底有多厲害?”“情蠱是用巫師的血煉出來的,代價是……生命”

  情蠱可是算是蠱中的極品。要是中瞭它,人就會失去意識,整個人都臣服於下蠱之人。會用情字是因為中蠱的人會認為自己愛上瞭下蠱的人,會不惜一切代價守護在那個人身邊,一但離開很快的就會死去。要解它也隻有找到下蠱之人。也有傳言隻要有情蠱,就可以讓兩個人一輩子在一起、永遠也不分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