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女孩被同學父親性侵3次,在宿舍生下孩子:她為什麼從不求救

前幾天,一個新聞,有點奇怪:

一名16歲初中女生被同學父親性侵三次,導致懷孕。

懷孕十個月,傢人,老師,同學,沒人知道。

直到她獨自在學校宿舍生下孩子,嬰兒的啼哭聲引來宿舍阿姨,一切才公之於眾.

5月4日晚,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

16歲的初中女生孟曉(化名)因為肚子疼沒去上課。

這個懷孕很久的女孩不知道自己要生瞭。

她一個人躺在宿舍,伴隨著劇烈難忍的腹痛,生下瞭孩子。

安靜的宿舍突然傳來不尋常的嬰兒哭聲。

關阿姨循著聲音,找到瞭流血的小夢,才知道大事不好瞭。

她迅速聯系瞭學校,然後把孟曉和嬰兒送到瞭醫院。

孟曉的傢人也很快得到瞭消息。

傢人和老師都很驚訝:這個平時乖巧文靜,成績優秀的女生,怎麼突然生瞭個孩子?

你什麼時候懷孕的?

誰的孩子?

在眾人的詢問下,孟曉終於說出瞭真相:

孩子的親生父親是她小學同學蔡的父親,年近40。

蔡有一輛面包車。

孟曉和村裡的一些孩子有時開著他的貨車去上學。

2021年7月,像往常一樣坐瞭蔡的車。

當我們快到學校時,所有其他學生都下瞭車。

蔡對說:“你的行李太多瞭,我再給你一件。”

單純的女孩留瞭下來。

她萬萬沒想到,這是這輩子噩夢的開始。

蔡將車停在學校附近,強行將她拖到後座,對她進行性侵。

成年人對年輕女孩年齡的壓制和男性在女性權力上的優勢使得孟曉無法逃脫。

緊閉的車門掩蓋瞭罪行。

事後,蔡威脅,不許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孟曉受傷瞭,害怕瞭,甚至感到羞愧。

她默默地吞下瞭苦果,不敢告訴任何人這件事。

然而,當蔡看到它,他變本加厲,並侵犯瞭兩次威脅他的關系。

為瞭逃避蔡的威脅和糾纏,不敢回傢,甚至扔掉瞭自己的手機。

也許她以為可以避開那個人,讓這個噩夢過去。

然而,這個可憐的女孩發現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她隱約明白自己懷孕瞭。

我該怎麼辦?

她不知道,也不敢告訴任何人。

她的父母年事已高,在農村務農。

還有一個哥哥在廣州工作。

她不確定是否能告訴他們發生瞭什麼。

她內心驚恐無助,波濤洶湧。

外人,表面上隻覺得她“比平時話少”。

直到寶寶出生,事情才最終曝光。

孟曉的傢人迅速報警。

經調查,警方認為蔡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已將其刑事拘留。

這個事件有兩個奇怪的地方。

第一,一個高一的女生,懷孕這麼久,竟然沒人知道。

傢裡人說孩子最近沒回傢。

但是半年多瞭她傢人都沒來看過她嗎?

有沒有發現孩子的肚子大得離譜?

校服很寬,看不出來。

我覺得不應該。

老師應該多關心住校的女生。

懷孕明顯不同於正常的肥胖。

而且孩子遇到這種事,心情肯定會受到很大影響。

老師沒有發現各種明顯的異常。他隻能說他對孩子們不夠關心。

第二,周舟最想談論的是:為什麼一個孩子在遭受如此傷害後不能大聲說出來?

她沒有做錯任何事。為什麼她那麼害怕,沒人敢說出來?

為什麼?

事件曝光後,我們會知道她的情況。

她哥哥說,現在他們傢因為這件事有爭議。

整條街都在議論紛紛,議論紛紛,甚至人身攻擊。

是的,他們的父母沒有責任(這個可能一點錯都沒有)。

是啊,有這樣的女兒,真是傢族的恥辱。

然後,很多平時有事脫不開身的親戚朋友都忙著在電話裡問問題。

那些人,很難說是真的關心孩子,還是隻想打探八卦。

我哥哥說,他們傢已經在考慮給孟曉改名,搬到另一個地方去住。

3354這可能是孟曉不敢告訴別人的重要原因。

一個女孩被性侵瞭,即使她沒做錯什麼,而且

很可能瞬間成為傢庭的恥辱,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她往後餘生,都可能抹不掉“被奸污過”的“污點”,活在別人的風言風語裡。

誰願意扛著這樣的恥辱過一生?

所以哥哥才想讓她改名換姓,遠走他鄉。

一個人要徹底和傢鄉告別,從此消失,其實並不容易。

但他們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瞭。

在中國很多小地方,女孩子一旦被性侵過,又被大傢都知道瞭,她其實就已經沒有什麼好出路瞭。

因為在我們幾千年的傳統觀念裡,女人的價值就是性和生育。

一個女人一旦失去“貞潔”,她就失去瞭最重要的價值。

她就"不幹凈瞭",“沒人要瞭”,“毀掉瞭”。

這畸形的觀念,早就該改,但就是遲遲改不掉。

圖片

記得有一位老人,叫韋紹蘭,是日本侵華“慰安婦”的受害者。

當日本侵略者發動瞭侵華戰爭之後,為瞭鼓舞士氣,他們在中國以及東南亞地區俘虜瞭大量的女性,並且充作瞭慰安婦,慰安婦實際上就是日本侵略者的性奴隸。

韋紹蘭在24歲的時候被日軍凌辱瞭三個月,痛苦無奈之下生下瞭日本人的孩子。

日本侵略者在中國橫行霸道的時候,不但有無辜的軍民慘遭屠殺,同時更有許多的婦女,她們的一生都被日本侵略者給毀瞭。

而如今隨著時間的推移,慰安婦已經越來越少瞭,但是時間並不會將苦難的記憶抹去,幸存下來的慰安婦已經老瞭,但是她們所發出來的聲音卻擲地有聲。

1944年11月24日,南寧淪陷瞭,每占領一個地方,日本侵略者就會制定掃蕩計劃,殺光,燒光,搶光。

此時,日本侵略者來到瞭韋紹蘭所在的村子,韋紹蘭剛剛和丈夫結婚,而且生下來瞭一個女兒,她們一傢人原本沉浸在新生命的到來的幸福時刻,可是這一切都被日本侵略者給毀瞭。

他們在村子裡無惡不作,燒殺搶掠,人人自危。

為瞭能夠活下去,韋紹蘭的丈夫帶著她和傢人想要逃往別處,但是在中國這片領土上肆虐的日本侵略者已經窮兇極惡,他們又能夠逃到哪裡去呢?

最終韋紹蘭還是落住瞭日本侵略者的魔掌之中。

侵略者們把韋紹蘭關進瞭小黑屋內,在絕望中唯一支撐韋紹蘭活下去的就是她的女兒。

她想著活下來回傢抱一抱女兒,親親女兒,所以盡管這三個月度日如年,盡管每一天她都在承受著日本侵略者的凌辱和折磨,可是隻要想到能夠回傢看看女兒,她就有瞭活下去的希望。

侵略者們看著韋紹蘭不反抗,也很老實,所以就對她放松瞭警惕,也就是這樣子讓韋紹蘭有瞭機會逃脫魔窟。

回傢之後的韋紹蘭隻能夠默默哭泣,別人問他什麼,她都不願意回答。

丈夫和婆婆大概能夠猜測到韋紹蘭到底經歷瞭些什麼,所以隻能抱一抱韋紹蘭安慰她。

此時抗日戰爭已經接近尾聲,日本侵略者遭到瞭愛國人士的抵抗,所以韋紹蘭逃回傢中也並未遭到日本侵略者前來尋麻煩。

隻是令韋紹蘭沒有想到的是於黑暗之中自己唯一的一束光,她的女兒因為營養不良而夭折瞭。

女兒的去世讓韋紹蘭失去瞭活下去的希望,想想自己遭受瞭日本侵略者的蹂躪,又想一想自己那個年幼無辜的女兒,韋紹蘭仿佛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幹瞭。

可是就在這時,韋紹蘭突然之間發現自己懷孕瞭,她懷上瞭侵略者的孩子。

丈夫堅決不同意她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可是她才剛剛失去女兒,她想要一個孩子。

婆婆很能理解韋紹蘭的心情,所以婆婆同意韋紹蘭生下這個孩子,因此在婆婆勸說之下,她的丈夫也點頭瞭。

孩子出生之後,丈夫的心裡始終有隔閡,可是倒也對這個孩子用心照顧。

村子裡面對於韋紹蘭的一傢指指點點,尤其是這個孩子的出生,更是成瞭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孩子是無辜的,可是他是侵略者的孩子,在那個民族仇恨滔天的時候,所以大傢把這個孩子起瞭一個綽號“日本崽”。

於是韋紹蘭的孩子羅善學就這樣背負著罪孽,在周圍人的鄙視和嘲笑之中成長起來。

幼年時期的羅善學並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曾經嘗試著問過韋紹蘭,韋紹蘭隻是默默地哭泣,可是童年時期壓抑的生活讓羅善學性格變得自卑。

他甚至於一生都沒有娶親,一道看不見的傷痕在他的身上,這道傷痕在不斷地潰爛、發炎,甚至貫穿瞭他的身體。

2019年,韋紹蘭去世瞭,她離開瞭這個讓她寒冷刺骨的世界。

這不怪她。

是這個社會,確實沒有給她大聲呼

救的勇氣。

知名公益人士承認性侵、知名媒體人被指性侵、海航受訓飛機師涉嫌強奸女導演!……

性侵話題蔓延發酵,一不小心又成為頭條、熱搜。讓人更為難過的是,這些“知名人士”多是慣犯,受害的大多數人卻選擇瞭隱忍。

相信很多人聽到這些事,都跟我們一樣:

毀三觀,氣憤,失望,難受不已

遮羞佈下,事態愈演愈烈,因為輿論壓力、取證難度等,讓受害者沉默的因素太多。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教育界、體育圈、公益圈,看似有無害光環加持的領域,也充斥著灰暗地帶。

惡魔落網僅僅隻是個開始,對於屢屢發生的性侵案件,我們能做些什麼?

寫到這,周周突然意識到,中國性侵現狀,已經是一個無法被忽視的問題瞭!

如不幸遭遇性侵,女孩們到底該怎麼辦?以下這些你一定要知道!

性侵害 是指加害者,以威脅、權力、暴力、金錢或甜言蜜語,引誘脅迫他人與其發生性關系,或在性方面造成對受害人的傷害的行為。

性侵害包括猥褻、強暴、媒介賣淫等,強迫別人觀看黃色影像視頻、性騷擾等也算性侵。

未成年人被性侵的判斷標準是性器官的接觸,性侵未成年人,從重處罰。但即使是男女朋友,甚至夫妻關系,違背對方意願強迫發生性關系,同樣構成強奸罪。

性侵的證據較難保留,而且容易消失,一旦不幸發生,務必記住以下10點:

(1)利用好智能手機的錄音錄像功能,在被性侵時候盡量悄悄錄音錄像。

(2)保留好被性侵時被扯壞的衣服,尤其是內衣內褲,上面可能存有性侵者體液和DNA。

(3)及時拍照錄像,把在被性侵時身上留下的傷痕留底。

(4)監控視頻:如果是公共場所,留意事發現場或附近是否有監控,報警要求封存、調取視頻(一二線城市的監控基本覆蓋較好)。

(5)證人證言:事發時的目擊證人(須記錄目擊證人的身份信息和聯系方式);知情的同事、朋友、老師等(遇到性騷擾最好盡快告訴可信任的人,在案件審理中,證人可以證明被害人為制止性騷擾所作的努力、性侵對被害人帶來的影響);其他遭遇過該施暴者性騷擾的受害者;遭遇性騷擾後,詳細記錄時間、地點、人物、衣著、行為等;保留被性侵後與好友傾訴的通信記錄。

(6)事前性侵者書證和視聽資料:有些性侵者,會在事前就通過語音、郵件、信息騷擾受害人,這種能證明發生過性騷擾的聊天記錄、錄音、錄像、郵件(受害人最好表現出堅決反對態度)或物證一定要保留。

(7)事後性侵者的書證和視聽資料:性侵多發於熟人之間,往往自知理虧,事後想要通過安撫等方式掩蓋性侵的事實,或者為以後長期性侵做準備。因此要保留好性侵者事後發給受害人的信息,保存好性侵者承認性騷擾的證據,例如保證書、錄音、錄像、聊天記錄等。

(8)有的性侵者為瞭掩蓋事實,會給受害人禮物或財物等。如果受害人接受瞭禮物,雖然不能改變被性侵的事實,但會給立案帶來困難。所以被性侵後不要接受施暴人的任何禮物。

(9)向有關部門機構求助記錄:如向公安、婦聯、用人單位、學校、公益機構等部門機構求助的記錄。

(10)證明精神損害程度的證據:精神科門診病歷、診斷證明、醫療發票、心理咨詢記錄(求助時一定要說明自己遭遇性侵的事實,讓醫生或心理咨詢師如實記錄,以便法院推斷性侵和精神損害的因果關系)。

我們要共同為所有受害女孩營造一個環境,讓她們相信,“說出來”是安全的,是可以得到支持和幫助的。

而不是“說出來一輩子就毀瞭”。

之前的視頻裡,小夢面對鏡頭怯生生地說:

“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不知道怎麼辦,又不敢給任何人說起,很害怕很無助。”

希望有一天,再也沒有這樣的女孩,陷入這樣的困境。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