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佈萊克的畫作

《洛斯之歌》威廉·佈萊克(William Blake)是一位 19 世紀作傢和藝術傢,被認為是浪漫主義時代的開創性人物。他的著作影響瞭歷代無數作傢和藝術傢。威廉·佈萊克 (William Blake) 1757 年 11 月 28 日出生於英國倫敦蘇豪區。他隻上過短暫的學,主要由母親在傢接受教育。《聖經》對佈萊克產生瞭早期深遠的影響,並且它將成為他一生的靈感源泉,以強烈的靈性為他的生活和作品增添色彩。

威廉·佈萊克簽名

佈萊克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經歷異象,他的朋友兼記者亨利·克拉佈·羅賓遜 (Henry Crabb Robinson) 寫道,佈萊克在 4 歲時看到上帝的頭出現在窗戶裡。據稱,他還在一棵樹下看到瞭先知以西結,並看到瞭“一棵充滿天使的樹”的異象。佈萊克的願景將對他創作的藝術和作品產生持久的影響。十歲時,他就讀於亨利·帕爾斯的繪畫學校,在那裡他通過臨摹古代雕像的石膏模型來繪制人物素描。14歲時,他跟隨一位雕刻師當學徒。佈萊克的師傅是倫敦古物協會的雕刻師,佈萊克被派往威斯敏斯特教堂繪制墳墓和紀念碑,在那裡,他萌生瞭對哥特式藝術的終生熱愛。也在這個時候,佈萊克開始收集當時不再流行的藝術傢的版畫,包括丟勒、拉斐爾和米開朗基羅。事實上,在近 40 年後的 1809 年,佈萊克在自己的作品展覽目錄中痛斥瞭“那些努力提出一種反對拉斐爾、密歇根安吉洛和古董風格的藝術傢”。他還拒絕 18 世紀的文學潮流,而更喜歡伊麗莎白時代的文學(莎士比亞、瓊森和斯賓塞)和古代歌謠。

《洛斯之歌》 (寫於1795年)是威廉·佈萊克的史詩之一,被譽為預言書。這首詩由“非洲”和“亞洲”兩部分組成。在第一部分中,佈萊克列出瞭歐洲道德的衰落,他將其歸咎於非洲奴隸貿易和啟蒙哲學傢。這本書為《烏裡森之書》、《阿哈尼亞之書》和《洛斯之書》提供瞭歷史背景,並將這些更晦澀的作品與《大陸預

《詩草圖》

1779 年,21 歲的佈萊克完成瞭為期七年的學徒期,成為一名熟練的復印雕刻師,為書籍和印刷出版商從事項目。佈萊克也在為自己的畫傢生涯做準備,同年,他考入皇傢藝術學院設計學院,並於 1780 年開始展出自己的作品。佈萊克的藝術能量此時開始擴展,他私下出版瞭他的《詩草圖》(1783 年)是他在過去 14 年裡寫的詩集。1782年8月,佈萊克與目不識丁的凱瑟琳·索菲亞·鮑徹結婚。佈萊克教她如何閱讀、寫作、繪畫和著色(他的設計和印刷品)。他也像他一樣幫助她體驗幻象。凱瑟琳明確相信她丈夫的遠見和天才,並支持他所做的一切,直到 45 年後他去世。佈萊克一生中最痛苦的事件之一發生在 1787 年,當時他深愛的兄弟羅伯特在 24 歲時死於肺結核。據稱,在羅伯特去世的那一刻,佈萊克欣喜地看到他的靈魂從天花板上升;這一刻進入瞭佈萊克的心靈,極大地影響瞭他後來的詩歌。第二年,羅伯特在佈萊克的異象中出現,並向他展示瞭一種印刷作品的新方法,佈萊克稱之為“照明印刷”。一旦采用這種方法,佈萊克就可以控制其藝術創作的各個方面。雖然佈萊克是一位老牌雕刻傢,但很快他就開始接受水彩畫委托,他畫瞭彌爾頓、但丁、莎士比亞和聖經作品中的場景。

《彌爾頓》是威廉·佈萊克於1804年至1810年間創作並繪制的史詩。它的主人公約翰·彌爾頓從天堂歸來,與佈萊克聯合,探索在世作傢與前輩之間的關系,並經歷瞭一段糾正錯誤的神秘旅程。他自己的精神錯誤。佈萊克的彌爾頓以其獨特的蝕刻文字和插圖組合印刷,並輔以水彩畫。大紅龍畫作是英國詩人兼畫傢威廉·佈萊克於 1805 年至 1810 年間創作的一系列水彩畫。在此期間,佈萊克受委托創作瞭一百多幅畫作,旨在為大紅龍的書籍做插圖。聖經。這些畫作描繪瞭《啟示錄》中各個場景中的“大紅龍”。

1800年,佈萊克接受詩人威廉·海利的邀請,搬到海濱小村莊費爾法姆並擔任他的門生。當海莉和佈萊克之間的關系開始惡化時,佈萊克遇到瞭不同類型的麻煩:1803 年 8 月,佈萊克在莊園裡發現瞭一名士兵約翰·斯科菲爾德,並要求他離開。在斯科菲爾德拒絕並發生爭執後,佈萊克強行將他帶走。斯科菲爾德指責佈萊克襲擊,更糟糕的是,煽動叛亂,聲稱他詛咒瞭國王。當時(拿破侖戰爭期間)英國對煽動叛亂的懲罰是嚴厲的。佈萊克痛苦萬分,對自己的命運感到不確定。海莉為佈萊克聘請瞭一名律師,他於 1804 年 1 月被無罪釋放,此時佈萊克和凱瑟琳已搬回倫敦。

《耶路撒冷》,副標題為《巨人阿爾比恩的誕生》(1804-1820 年,後來又添加瞭一些內容),是英國詩人威廉·佈萊克的一本預言書。《耶路撒冷》是佈萊克最後一部、篇幅最長、范圍最廣的作品。它采用手寫形式,附有小草圖、邊緣人物和巨大的全版插圖,被描述為“夢幻劇院”。詩人本人相信這是他的傑作,據說“

1804 年,佈萊克開始創作《耶路撒冷》(1804-20 年)並為其繪制插圖,這是他迄今為止最雄心勃勃的作品。他還開始在展覽中展示更多作品(包括喬叟的《坎特伯雷朝聖者》和《撒旦召喚他的軍團》),但這些作品遭到瞭沉默,而且發表的一篇評論也是荒謬的負面;評論傢稱這次展覽是“無稽之談、難以理解和令人震驚的虛榮心”,並稱佈萊克是“一個不幸的瘋子”。佈萊克對他的作品的評論和缺乏關註感到震驚,隨後,他越來越多地放棄任何成功的嘗試。從 1809 年到 1818 年,他雕刻瞭很少的版畫(沒有佈萊克在 1806 年到 1813 年期間制作任何商業版畫的記錄)。他也陷入瞭更深的貧困、默默無聞和偏執之中。然而,1819 年,佈萊克開始畫一系列“有遠見的頭像”,聲稱他所描繪的歷史和想象人物實際上已經出現並為他所坐。到 1825 年,佈萊克已經繪制瞭 100 多幅素描,其中包括所羅門和魔術師梅林的素描,以及《建造金字塔的人》和《在黑斯廷斯戰役中陣亡的哈羅德》中的素描;以及最著名的有遠見的頭腦,其中包括佈萊克的“跳蚤的幽靈”。1823 年至 1825 年間,佈萊克一直致力於藝術創作,為插圖《約伯記》(來自聖經)和但丁的《地獄篇》雕刻瞭 21 種設計。1824 年,他開始創作一系列 102 幅但丁水彩插圖,但該項目因 1827 年佈萊克去世而中斷。

《約伯記》插圖主要指佈萊克繪制的一系列 22 幅版畫(1826 年出版)這套插圖被認為是佈萊克在版畫領域最偉大的傑作, 也是佈萊克罕見的商業和評論界的成功。

佈萊克生前隻售出瞭 20 份插圖,大部分賣給瞭佈萊克的直接圈子內的人(例如塞繆爾·帕爾默)。然而,插圖給佈萊克帶來瞭前所未有的認可度。皇傢學院和國王圖書館各買瞭一本;前者還獎勵佈萊克25英鎊。約翰·康斯特佈爾和卡羅琳·蘭姆夫人等名人邀請他用餐,收藏傢查爾斯·阿爾德斯把他介紹給塞繆爾·泰勒·柯勒律治。 插圖佈萊克去世後,該書也比他的預言書更快地獲得瞭評論界的認可。早在 1857 年,約翰·拉斯金 (John Ruskin)在《繪畫的要素》(The Elements of Drawing)中這樣描述佈萊克:他親自刻寫的《約伯記》,在某些人物的想象力和表現力上是最高的;在獲得某些光效果的模式中,它也將為您提供一個非常有用的示例。在表達眩光和閃爍的光線條件方面,佈萊克比倫勃朗更出色。

佈萊克在插圖中廣泛使用瞭符號;最值得註意的是圖中左右肢體的使用。右肢代表精神和善;左邊,物質與邪惡。在第六版中,撒旦用左手擊打約伯,使他長出膿瘡;在第十五版中,上帝用左手指示瞭巨獸和利維坦。相反,在第十六幅中,上帝用右手驅逐瞭撒但,在第十四幅中,上帝用右腳向前伸出,在旋風中對約伯說話。然而,一些學者聲稱,這種系統的解釋未能解釋這種象征意義的不一致,並且過於主觀。巴茨水彩畫《約伯的邪惡夢》以及版畫標題板和編號為 2 的版畫中包含的希伯來語“你是否考慮過我的仆人工作”在“佈萊克的希伯來語書法”中進行瞭分析。《佈萊克的牧師祝福:上帝保佑約伯》中解釋瞭第 17 號板塊的構圖中使用的東正教猶太儀式的主題,我用耳朵聽到瞭你的聲音,但現在我的眼睛看到瞭你。


威廉·佈萊克的側面肖像,作者:約翰·林內爾。這幅較大的版本被繪制為亞歷山大·吉爾克裡斯特 (Alexander Gilchrist) 的《佈萊克的一生》 (1863) 的卷首插畫。

佈萊克的晚年是在河岸街旁的噴泉庭院度過的(該房產在 1880 年代薩沃伊酒店建成時被拆除)。在他去世的那天(1827 年 8 月 12 日),佈萊克堅持不懈地創作他的但丁系列。據報道,最終他停止瞭工作,轉向在床邊哭泣的妻子。據說佈萊克看到她時哭喊著:“凱特,別動!保持你現在的樣子——我會畫你的肖像——因為你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天使。” 完成這幅肖像(現已丟失)後,佈萊克放下工具,開始唱贊美詩和詩句。那天晚上六點,在向妻子保證他會永遠和她在一起後,佈萊克去世瞭。吉爾克裡斯特報道說,房子裡的一位女房客在他去世時在場,她說:“我目睹的不是一個男人的死亡,而是一個受祝福的天使的死亡。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