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2(劇情梗概)

援引:

《教父2》的劇情采雙線鋪陳、交錯蒙太奇式互現的結構,以艾爾·帕西諾所飾演的第二代教父邁克爾的故事為主線,穿插著過去羅伯特·德尼羅所飾演的第一代老教父維托青少年時期的故事。藉兩代教父對於傢庭、朋友、事業、價值觀等方面的性格與處置不同,襯托出父親誤入江湖的無心插柳,兒子陷入綠林的身不由己。

公元1901年意大利西西裡島的柯裡昂鎮,時年九歲的老教父(當時名為維托·安東裡尼,Vito Andolini)的父親安東尼奧·安東裡尼(Antonio Andolini)因得罪當地黑手黨頭目弗朗西斯科·奇奇奧閣下(Don Francesco Ciccio)而遭到殺害,維托的哥哥保羅也因為矢志復仇而遭奇奇奧滅口,維托之母帶著維托前去乞求奇奇奧放過維托小命,奇奇奧不允,維托之母遂持刀威脅奇奇奧,在母親的掩護之下,維托成功逃離奇奇奧的別墅。隨後維托之母遭到奇奇奧殺害,維托則在村民的幫忙下,輾轉流亡到美國。登陸美國後,移民局官員誤將維托的故鄉“柯裡昂”(Corleone),看成他的姓氏,於是,維托以“維托·柯裡昂”之名,正式成為瞭美國的一員。

1917年,維托·柯裡昂於紐約結婚,並在仁科·阿班丹多(Genco Abbandando)父親的雜貨店工作。他與仁科一日去戲院看戲後,目睹當地角頭老大法比秀·范倫奇(Don Fabrizio Fanucci)閣下向人索取保護費。維托在雜貨店的工作,也因為范倫奇恐嚇雜貨店,要仁科之父把維托的職缺給范倫奇的侄子,維托不得不辭職離去。爾後一日,維托的鄰居克雷曼沙要求維托替他保管私藏的槍械,克雷曼沙為瞭報答維托的幫忙,帶著維托前去一戶有錢人傢中偷貴重地毯,這也是他們第一次共同犯罪。

青年 維托柯裡昂,羅伯特 德尼羅飾

自此,維托與好友克雷曼沙、泰西歐成瞭當地知名的竊盜集團,作案所得甚豐,因此也引來瞭范倫奇的覬覦,他要求維托等人付給他保護費,否則就要向警方報案處理,克雷曼沙與泰西歐都迫於淫威而屈服,但是維托並不願意交錢,他反而向克雷曼沙與泰西歐要瞭少許的“斡旋金”,隻需要原價的四分之一,並自願前往與范倫奇談判,維托聲稱:“我會給他個無法拒絕的條件”(I'm going to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維托給瞭范倫奇斡旋金,並表示手頭較緊,日後一定如數償還,范倫奇輕蔑地辱罵維托後,步入天主教的聖像巡遊,還在耶穌聖像上添瞭香火錢才回傢。但維托運用跑酷手法跟蹤著范倫奇,帶著左輪手槍埋伏在范倫奇傢門,最後以毛巾包裹手槍,消音槍殺瞭范倫奇,又乘著外面的廟會煙火,人聲吵雜,將毛巾與手槍分解丟棄後,返回妻小懷抱。在范倫奇死後,維托在地方上的聲望越來越高,並且開始居中協調地方上的沖突,他開設瞭“仁科橄欖油公司”,中介工作與“為鄉民排憂解難”也成瞭公司營業項目之一。

老年泰西歐

老年克雷曼沙

1925年,事業有成的維托,終於得以返回離開已久的故鄉柯裡昂鎮,他由當地負責進口仁科橄欖油的湯瑪西諾,引薦於年老的奇奇奧閣下並且祈求他的祝福。當奇奇奧問起維托父親的名字時,維托答:“我的父親名叫安東尼奧·安東裡尼,而這是送給你的!”維托將預藏的刀刃捅入奇奇奧的肚子,並一路從肚皮劃破到胸口,手刃仇人為父母與兄長復仇。隨後湯瑪西諾掩護維托離開,但是湯瑪西諾的腿也被奇奇奧的保鏢開槍射傷,導致終身殘疾。維托在舉傢復仇後,帶著妻子與孩子,啟程返回紐約。自此劇情與本片上部接軌。

第二條線索位於半個多世紀後的1958年,老教父之子、第二代教父邁克爾·柯裡昂已將其傢族由紐約搬遷到瞭位於美國內陸內華達州的塔霍湖(Lake Tahoe)畔。在邁克爾兒子安東尼的初領聖體慶祝派對上,邁克爾在支開軍師湯姆後接見瞭對於柯裡昂傢族頗有偏見的參議員派特·葛瑞(Pat Geary),葛瑞刻意刁難邁克爾,使邁克爾無法輕易的購入拉斯維加斯其他酒店與賭場的股份,其並向邁克爾勒索柯裡昂傢族的賭場收入,惟邁克爾不從,回復他將不會給葛瑞一毛錢,而且也不會支付賭博執照的費用。邁克爾也和自己的姐姐康妮見面,康妮在夫婿死後再嫁,身心遭受極大打擊,感情生活充滿變數,她結束瞭一段婚姻後,又打算再次結婚,但是邁克爾並不同意。

邁克爾也與邁阿密的猶太裔黑幫老大海門·羅斯的手下強尼·歐拉見面,海門·羅斯對於柯裡昂傢族欲擴張在拉斯維加斯的事業表達支持。最後,邁克爾也接見瞭傢族老手下法蘭克·潘坦居利,潘坦居利是克雷曼沙的手下,並在克雷曼沙死後,接手瞭克雷曼沙的財產,但近來他與羅斯底下的打手羅薩多兄弟(Rosato brothers)有瞭沖突,邁克爾鑒於與羅斯的生意,不希望潘坦居利殺害羅薩多兄弟,潘坦居利則相當不服,告訴邁克爾:“令尊和海門·羅斯做生意,令尊也尊敬海門·羅斯,但不代表令尊相信海門·羅斯。”

海門羅斯

潘坦居利 最後割腕而死

邁克爾兒子的初領聖體之後,邁克爾舉辦瞭派對,飲宴後的邁克爾與妻子凱在太浩湖別墅突然遭到襲擊,為瞭保護傢庭的安全,暫離別墅的邁克爾任命湯姆·哈金為代理族長,負責保護柯裡昂傢族的安全。他告訴湯姆,之前刻意事事防他,令他隔絕在臺面下的機密之外,為的就是此刻。

麥克柯裡昂與妻子凱

邁克爾前往邁阿密與海門·羅斯洽談生意,為麻痹羅斯,他告訴羅斯他認為刺殺事件是由潘坦居利所策劃,而且潘坦居利將會付出代價。隨後,邁克爾又前往佈魯克林和潘坦居利會面,他告訴潘坦居利其實整件事都是羅斯作的主,但礙於與羅斯的生意往來,他需要潘坦居利與羅薩多兄弟和好以降低羅斯的戒心。當潘坦居利前去會面後,羅薩多兄弟試圖絞死他,並且誣控是邁克爾·柯裡昂所指使,然而,羅薩多的謀殺行動被一名警察阻撓,潘坦居利大難不死,他的手下威利·奇契也受瞭槍傷。

在內華達州,參議員派特·葛瑞在柯裡昂傢族的飯店內召妓,葛瑞昏昏睡去,醒來時,妓女身中多刀慘死,湯姆·哈金前去飯店為之善後,並告訴手足無措的葛瑞,為瞭葛瑞與柯裡昂傢族的友誼,他將處理好所有問題。其實葛瑞被迷昏瞭,整個謀殺都是柯裡昂傢族所策劃,借此賣人情挾制葛瑞。

派特·葛瑞

邁克爾隨後前往古巴與羅斯會面,當時,古巴的軍事獨裁者福爾亨壽·巴蒂斯塔正尋求美方的投資協助,但政府外,菲德爾·卡斯特羅領導的古巴共產黨也意圖推翻政府。在羅斯的生日派對上,邁克爾看到共產黨死士竟敢作人肉炸彈,所以認為共產黨很有可能會獲勝,進而影響到與巴蒂斯塔的生意,羅斯隨後也要求邁克爾帶談好的兩百萬美元來給予巴蒂斯塔,維系合作關系。

邁克爾的二哥弗雷多,帶著邁克爾要求的兩百萬美元到達古巴。邁克爾將羅斯和強尼·歐拉介紹給弗雷多,弗雷多則說自己與他們並不相識。邁克爾向弗雷多透露整起刺殺事件是羅斯所策劃,而且羅斯將會再次動手,但是邁克爾也有瞭對策,說道:“海門·羅斯絕對活不過新年”。邁克爾與羅斯見面時,隻說他需要考慮一下,而沒有將約定的錢給羅斯,邁克爾向羅斯逼問,質問是誰下令殺害潘坦居利,羅斯避答,並且以自己的好友莫·格林之死為例,反駁邁克爾,說道:“我從不問是誰下的命令,因為這一切都跟生意無關!”

弗雷多 柯裡昂,麥克柯裡昂二哥

邁克爾讓弗雷多帶參議員葛瑞還有其他同行的美國士紳參觀古巴,弗雷多始終表示他不認識強尼·歐拉。晚間派對上,酒醉的弗雷多無意透露自己其實早已認識強尼·歐拉,邁克爾也頓時理解到自己的二哥,就是串通歐拉謀害自己的傢族內奸。邁克爾想要除去羅斯與歐拉,派遣隨身保鏢暗殺,歐拉被勒死,羅斯則因為身體不適送醫,邁克爾的隨身保鏢尾隨至醫院,意圖用枕頭悶死羅斯,卻剛好被一名警察撞見,刺客遭槍殺身亡。

在巴蒂斯塔的新年晚會上,邁克爾將弗雷多的頭緊緊扺住自己的額頭,說道:“我知道是你幹的,弗雷多!你太傷我的心瞭。”隨後新年晚會因為共黨暴動而被迫停止,邁克爾原欲與弗雷多共同逃離現場,但是弗雷多卻隻身逃逸。

經典場面:我知道是你

邁克爾之後回到瞭拉斯維加斯,湯姆告訴他羅斯並沒有死,而且因為病發回到瞭邁阿密,邁克爾的貼身保鏢被殺死,弗雷多很可能躲在紐約,同時,邁克爾的妻子凱懷的第三胎也流產瞭。邁克爾返回太浩湖別墅後,感覺傢中異常安靜,他看見瞭妻子凱,但並沒有去打擾她。

遠在華府的國會聽證會中,一群包括派特·葛瑞的聯邦參議員們,正主導著對於柯裡昂犯罪傢族的調查事件,調查柯裡昂傢族潘坦居利的手下威利·奇契,但是奇契並不能指控邁克爾是犯罪元兇,因為邁克爾並沒有對奇契直接下達殺人指令。

當邁克爾出席聽證會時,參議員葛瑞首先表示他對於意大利裔美國人的支持,隨後離開瞭會場。邁克爾則透過一份聲明,宣稱他曾參與美國海軍,並在二次大戰中立下戰功,是正直愛國的美國公民,也沒有援引《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的“不自證己罪”權力,來回避參議員對他的質問,邁克爾並要求要有證人指控他的犯罪,否則就要為他平反。主席同意邁克爾的說詞,並將於下次聽證會時讓證人出席。

邁克爾與湯姆討論各項問題,法蘭克·潘坦居利是對他們最有威脅性的證人,而羅斯早已預謀要摧毀邁克爾的勢力。弗雷多最後則返回瞭內華達,他向邁克爾解釋他為何犯錯,因他不滿傢族看不起他,父親隻寵愛邁克爾,弗雷多與羅斯合作,隻是希望能贏得贊賞,他隻知道這是要促成一筆生意,但卻發誓不知道是暗殺行動。弗雷多也透露瞭參議員們聘用的律師是羅斯的人。邁克爾向弗雷多說,從此斷絕兄弟之情,並且向手下艾爾·奈瑞下令,在邁克爾的母親過世前弗雷多必須平安無事,同時也暗示母親死後,即不需顧慮弗雷多安危瞭。

法蘭克·潘坦居利和聯邦調查局(FBI)作瞭筆交易,潘坦居利願意出面揭發邁克爾的罪行,但是FBI也得確保他的安全。邁克爾知道潘坦居利會出席作證,所以預留瞭一手對付潘坦居利,邁克爾掌握瞭潘坦居利在西西裡的兄長文森卓·潘坦居利,並與文森卓一同出席參議院聽證會,潘坦居利瞭解兄長在敵人控制之下,瞭解瞭自己的劣勢,亦反思黑幫的道義,便在發言時翻供,推翻瞭自己先前的證詞,聲稱他先前的供詞都是FBI要求他說的謊。在沒有人能指控邁克爾犯罪的情況下,會議被迫散會,邁克爾也以無罪之身離開。

回到旅館後,邁克爾的妻子凱要帶著孩子離開,邁克爾原先想好好安撫因流產而心情不穩的妻子,但是凱卻坦承那並不是自然流產,而是人工流產,墮胎為的是避免再讓一個小孩,踏入罪惡滔天的柯裡昂傢族中,邁克爾氣急敗壞之下怒摑瞭妻子,兩人決裂。

維托的遺孀、邁克爾的母親過世,所有柯裡昂傢族的人皆返回太浩湖別墅參加喪禮,邁克爾的姐姐康妮也回來參加喪禮,康妮跪在邁克爾膝旁,要求他能與弗雷多言歸於好。邁克爾同意並且與弗雷多擁抱,但是同時他仍暗示著艾爾·奈瑞,弗雷多在母親在世的安全保護,已經結束瞭。

邁克爾、湯姆、奈瑞、羅可討論最後該如何瞭結這樁公案,羅斯試圖在許多國傢尋求政治庇護,但是就連祖國以色列也拒絕他的要求。愈加暴躁的邁克爾不接受湯姆的建議,執意要謀害羅斯與羅薩多兄弟以求報復。湯姆前去FBI安置潘坦居利的區域,與潘坦居利溝通,也暗示他邁克爾將會對他動手,潘坦居利則以古羅馬賜死為例,暗示他會以割腕自殺贖罪,但請求邁克爾不要迫害甚至好好安頓他的傢人。

割腕自殺

邁克爾的妻子凱在康妮的幫助下得以探望孩子,她不舍地與孩子吻別,但是在門口時邁克爾卻從裡屋走來,邁克爾走過去,當著凱的面前將門關上,將凱與孩子們分隔於門板之間。

本片結尾繼續采取上集《教父》的手法,將傢族敵人大掃蕩行動貫串在結尾中:

海門·羅斯在邁阿密的機場準備被拘提時,羅可假扮成記者趁亂接近槍殺羅斯,但隨後也被羅斯的保鏢槍殺。

法蘭克·潘坦居利在FBI的拘留所被人發現死在浴室中,按照他對湯姆所說的方式,割腕自殺而死。

弗雷多·柯裡昂,與艾爾·奈瑞在大浩湖中釣魚,遭艾爾·奈瑞以邁克爾·柯裡昂下達的命令處決,在死前,他仍禱告“萬福瑪麗亞”以求自己能釣到魚送給麥克的兒子。

鏡頭回到1941年,邁克爾一傢人準備壽筵,慶祝維托的生日,話題全圍繞在日軍偷襲珍珠港的事件。身為大學生的邁克爾說到他已經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這引起瞭邁克爾的長兄與傢人反對,但是諷刺的是,唯有邁克爾的二哥弗雷多支持他的決定。最後當維托進傢門後,全部的人都去迎接他,唯獨邁克爾一人獨自留在飯廳中,極盡孤獨。權勢並未帶給邁克爾什麼樣的幸福,相反的,卻帶來二哥的背叛與妻子的離棄,連自己曾善加安排予以重任的義兄湯姆都無法再信任。現實中的邁克爾,隻能在夕陽下孤獨的坐在湖畔椅上沈思自己的人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