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爾貢】伏魔專案(1):湖口兵變篇

世界觀專欄:

https://zhuanlan.zhihu.com/c_1168904838145900544


背景

1963年8月5日,陸軍裝甲兵司令蔣緯國中將調任三軍大學陸軍指揮參謀學院院長。次日,陸軍總司令部副參謀長郭東暘中將接任裝甲兵司令官,副司令為趙國昌、鮑勛南、趙志華三人。

中華民國陸軍中將蔣緯國

郭東暘到任不久,即赴臺北陽明山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當時裝甲兵司令部設在臺中。副司令鮑勛南兼任另外陸軍總司令部裝甲兵室副主任,駐臺北;副司令趙國昌兼任臺中裝甲兵學校校長。於是由趙志華代理司令官職務。

經過

1964年1月21日早晨,時任陸軍裝甲兵副司令趙志華少將到駐防在臺灣省新竹縣湖口鄉的陸軍裝甲兵第一師,進行年度裝備檢查,並進行營區巡視,與檢查各項武器裝備。師長徐美雄少將、副師長侯馥隨侍。趙志華要求檢查副師長侯馥裝備,侯馥取出手槍交與趙,趙略略把玩之後即上膛,並緊握於手上。

上午10時許,趙志華完成各項檢查,在集合場對受檢部隊訓話。他首先宣講裝甲兵發展歷史和個人戰爭經歷,接著突然言辭激烈地攻擊當時的政府,其要點有:

  • 政府沒有能力處理外交問題,日本、英國等爭相討好中共,國傢受限於孤立主義,必須大力整頓。
  • 高級將領彭孟緝上將等人貪腐至極,荒淫無道。並舉出總統府參軍長周至柔上將傢中養的一條狼狗三餐喂牛肉,每月花費比一個連的官兵夥食費還多的例子。
  • 蔣中正總統已經被貪污集團包圍,必須“清君側”,所以要官兵跟隨他去“掃清總統身邊的壞人”以保護“總統和國傢”的利益。

中華民國陸軍、空軍一級上將周至柔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彭孟緝,在二二八事件中造成大量高雄民眾傷亡。

趙持手槍,繼續號召裝甲兵到臺北市的總統府去勤王、清君側,“全副武裝向臺北進發”,大聲質問:“誰願意跟我上臺北?”,臺下無人回應。趙志華舉起手槍,重重摔在講桌上,再大吼一次:“誰敢跟我一起去?”跟隨趙志華前來檢查的裝甲兵學校副校長曹文頀少將舉手表示:“報告副司令,此事從長計議!”,被趙志華持手槍指著,大罵:“坐下!你還繼續吃周至柔的狗剩下的骨頭?”曹文頀隻好坐下。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某戰車營營長梁國珍中校舉手說:“報告副司令,我不跟你走!”,因其站在手槍射程外的隊伍末尾,趙無可奈何。戰車第七一三營勤務連士官陳永福上士舉手說:“報告副司令,我跟你走!”,隨後跑步上臺。

工兵指揮部政戰處處長朱寶康中校隨後說:“報告副司令,我也跟你走!”趙志華迎接朱寶康上司令臺。朱寶康假意與趙志華握手,卻用力拉瞭一把,乘機將趙摔倒,另一手搶得其槍,以槍指著趙。趙站起來,伸手奪槍;朱一手將趙緊緊抱住,說:“報告副司令,不要動,我會開槍。”朱一面示意臺下,一面喊著:“副司令檢閱部隊好瞭,現在非常疲憊,要回去休息。”徐美雄、侯馥都上臺把趙圍著,紛紛拉扯趙下臺。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憲兵組組長鄭振墉率領兩名憲兵向忠堯、顧季高逮捕趙志華。

師長徐美雄隨即接管部隊,發表命令:“現在所有官兵坐下,不許起立。妄動者,軍法嚴辦。”並命令憲兵部隊包圍集合場,各旅、營、連值星幹部點明人數,並由政戰人員復核無誤後,帶回寢室休息,當日課程、訓練全部取消。另外命令憲兵與軍事糾察人員在營內巡邏,逮捕無故在外之官兵。

上級處置

由於趙氏訓話時間較長,已有政戰員向位於司令部(司令中將)、以及位於臺北的陸軍總司令部、國防部通訊報告兵變消息。時任國防部副部長蔣經國上將下令:

  • 湖口以北陸軍各部隊,沿著湖口往臺北的主要道路,以反坦克武器,立即攔截北上的裝甲部隊,不待命開火。
  • 空軍桃園基地戰鬥機、轟炸機立即待命,準備空襲北上的裝甲部隊。
  • 工兵部隊向所有通往臺北市區之橋梁,如臺北橋、中興橋裝置好炸彈,必要時將所有橋梁炸斷。

中華民國陸軍M41A3輕型坦克

惟趙氏圖謀未果,即遭逮捕,此事後稱“伏魔專案”。

結果和影響

湖口兵變後,趙志華被軍事法庭判處死刑,但是一直未執行。1975年因總統蔣中正逝世,趙志華被減刑為無期徒刑。民國67年(1978年)至陸軍醫院保外就醫,民國72年(1983年)過世。

關系人獎懲:

陸軍總司令劉安祺上將自請處分。

陸軍裝甲兵司令郭東暘中將調離現職,改任裝甲兵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工兵指揮部政戰處處長朱寶康中校,因奪下趙志華手槍而獲頒寶鼎勛章及獎金五萬元,升為上校。數年後升陸軍少將,調任憲兵司令部政戰主任。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憲兵組組長鄭振墉,因指揮逮捕趙志華因而當選年度國軍戰鬥英雄。鄭振墉、憲兵向忠堯、顧季高各獲頒獎章乙座及獎金新臺幣五萬元。

陸軍裝甲兵學校副校長曹文頀少將,調任陸軍總司令部戰略計劃委員會委員,等於被打入冷宮。(曹文頀與趙志華皆有被俘經歷,1951年由裝甲兵旅呈文請免兩人接受歸俘訓練)

陸軍裝甲兵第一師戰車第七一三營勤務連士官陳永福上士,移送軍法審判,直到臺灣解嚴後才出獄。(減刑後刑期為15年,延長羈押期間就折抵瞭11年,如無意外應於民國68年出獄)

除瞭相關人員以外,湖口兵變的間接受害者,還有當時已經離開軍權核心的陸軍指揮參謀學院院長蔣緯國;來臺的裝甲兵軍官大多為蔣緯國挑選,趙志華也是經蔣緯國擔保才再度啟用,兵變的發生讓蔣介石對主導裝甲部隊的蔣緯國有“禦下無方”之怨言。在此事件後,蔣緯國在中將軍銜20年,未能升為上將,這段時間蔣緯國自嘲是“燉瞭14年的中將湯”;直到蔣介石過世後五個月,才在蔣經國簽署下晉升上將。

蔣緯國同情煽動兵變的趙志華,蔣緯國曾表示:“趙志華因購屋,急需新臺幣三萬元周轉,欲借支薪水,已依規定呈報告給裝甲兵司令官郭東暘中將,但郭對此置之不理長達兩個多月。趙認為受到不公平待遇,故因怒而煽動兵變。”

因為湖口事件的緣故,之後臺北市重要聯外橋梁均安排國軍憲兵部隊派兵駐守,地區分隊也多駐於橋梁等關口,直至民國85年(1996年)憲兵部隊才取消守橋任務。

雖然中華民國陸軍裝甲兵發動的兵變得到處置,但是仍然無法避免事後中國國民黨非主流派對主流派的反攻倒算。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