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店被小姐姐搭訕後,我隻用半年就毀瞭自己的人生。

不知道女孩子們蹦迪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

突然陌生的一個小姐姐走過來,誇贊你真的很好看,就要加的你微信。

她落落大方、熱情開朗的語氣以及對你美貌的誇贊往往讓你無法拒絕。

一般情況,女生在夜店最發怵的往往是被陌生的異性加微信,撿屍、Pua、渣男…這些詞匯能讓她下意識提高警惕心。

但被小姐姐搭訕也許並非一件好事。

今天的故事來自一位小姐姐被另一位小姐姐在夜店搭訕後所發生的種種。

本文來自“滿分激光槍”讀者Amy(匿名)的真實投稿,tututu沒有刪減任何段落。

我就讀於上海的某所985高校,大四。

因為疫情的原因,學校論文、畢業流程都是在線上的,我就在上海的一傢咨詢公司做實習生。

三月初的時候,大傢都沒什麼事,就跟同學們約著去蹦迪,那個時候我們去夜店就是先去清吧小酌幾杯,等喝的差不多瞭才去舞池裡蹦迪,畢竟大傢都是學生,也開不起卡座。

我們在舞池裡蹦迪的時候,就有一個黃頭發的小姐姐捧著手機過來,誇我說我很好看,想要加我的微信。

我不太喜歡接觸陌生人,一般夜店裡男生加我微信我都是直接拒絕的,但這次是小姐姐我也就讓她加瞭。她加瞭我微信之後就開始跟我聊天,說讓我別跟朋友們一起玩瞭,她好朋友在舞池卡開瞭黑桃A,讓我過去一起喝。

因為覺得太尷尬瞭,就沒有答應,後來我回傢瞭,那個小姐姐還彈語音過來問我要不要去湯臣一品轟趴,因為不熟我就沒去。

後面又兩個男生又通過小姐姐的推薦添加我好友,我問小姐姐是咋回事,她就跟我說是她朋友也想認識我,讓我通過瞭就行。

加我的那兩個男生滿朋友圈都是夜店定位,感覺大傢不像一路人,我也沒怎麼回。第二天的時候那個小姐姐又來找我聊天,就問我要不要出來喝下午茶、密室逃脫、蹦迪什麼的。

我連著拒絕瞭幾次,後面總覺得不太禮貌,恰好我星期五剛下班沒事情做,她又約我去密室,密室完瞭去蹦迪,我就去瞭。

密室玩的是特別恐怖的那個九層半,我過去要給自己買票,小姐姐就跟我說她朋友早就付過瞭,後面明顯就感覺她一直在撮合我和另一個男生,但因為太嚇人瞭,密室的時候我隻能一直抱著那個男生。

密室完瞭他們就說要去蹦迪,我說我自己回傢,一群人就開始勸我去,我就跟他們去瞭。

到瞭卡座上面,一開始大傢就玩黑白配,剛開始遊戲規則是輸的人喝幾杯,後面就變成瞭贏的人指定兩個人喝交杯酒,他們就總是指定我和那個男的。

到後面他們又讓我和那個男生嘴對嘴喂酒,我拒絕瞭,他們就說我得喝一排,我隻好喝掉瞭。

我酒量本來就不太好,喝完一排加上之前的立馬就飄瞭,然後那個小姐姐就開始說我垃圾什麼的,用激將法,當然這是我後來才明白的。

當時我沒想那麼多,我逞強說我還能喝,那個小姐姐就一直敬我酒,到後面我喝的實在太多,她一直跟我說沒關系,到時候送我回傢。

凌晨四五點的時候,我基本就是斷片瞭,朦朦朧朧的小姐姐說要帶我一起去附近酒店休息,等醒酒瞭再送我回傢,我當時真沒太多意識瞭。

他們把我放到瞭酒店,結果就剩下瞭我跟那個男生,那個男生就開始要脫我衣服,我一開始反抗,他就強行抱著我,一直跟我說要跟我談戀愛,要好好對我,真的一見鐘情,上次在夜店看到我就想加我微信…

第二天睡醒的時候他抱著我,眼睛裡滿是寵溺看著我,那個眼神讓我以為自己遇到瞭甜甜的戀愛。

但談瞭三天他就開始對我各種抱怨:說本來覺得我是第一次,結果不是,又說我肯定之前也在夜店跟別人滿分過,而且我周一到周五要去實習,實習開會到一半他也要打電話過來,說讓我拍視頻,我不拍就是在出軌..

不到半個月,他就說他在戀愛上受過傷,有被迫害妄想癥,又說我們不合適,他控制欲太強,不想傷害我,我提瞭分手。

雖然談瞭一個月不到,可那其實是我第三次談戀愛,我就一個人在租的房子裡哭。

那個小姐姐就又來找我聊天,說看見我和那個男生朋友圈都三天可見,是不是分手瞭,我就說是。她就無論如何也要叫我出來蹦迪,說她要帶我開心。

我心情特別差不想出門,而且第二天也要實習,她就一直給我彈語音,說已經幫我打好車瞭,我不好意思拒絕,就簡單化妝去找她瞭。

到瞭她卡座上,又是一些沒見過的男生,她就一直摟著我說我是她的好姐妹,那天也喝多瞭我就打算走瞭,一個男生和那個小姐姐非要拉著我吃夜宵,然後把我扯上瞭車。

我本來覺得到瞭海底撈吃一點就趕緊回傢,他們又點好幾打啤酒,那個小姐姐又總說自己喝多瞭叫我幫忙擋酒,最後她又讓一個男生送我回傢。

那個男生一直說要去他酒店休息,我拒絕瞭,一路上他就在出租車上摟著我,說他真的會好好的對待我,他朋友(就是那個小姐姐)說我被渣瞭,他覺得很氣憤,覺得我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應該被人當作寶藏一樣保護,還說疫情結束想牽著我的手帶我環遊世界….諸如此類。

到瞭我傢他就想上樓,我說我舍友在,他才回傢。

第二天我錯過瞭上班,加上之前和上一個男朋友戀愛的時候,狀態特別差,而且他有強迫我幾次不去上班,我老板把我罵瞭一通,說我最近缺席太多、做的東西又全都是錯。

恰好那個男生找我聊天,我就把老板罵我的事情講給他聽,他就一直打語音安慰我,然後又約我和那個小姐姐晚上去吃飯看電影,清吧坐坐之類的。

大概這樣追瞭我一周,加上那個小姐姐也一直勸我談戀愛,她說這個男生比我前任好太多瞭,特別溫柔,我就答應那個男生瞭。

這應該是我人生最後悔的事情,我每次想到那個時候的自己,都特別想打我自己。

我們談瞭一個多月,那個男生都像極瞭一個完美男友,每天晚上都跟我視頻,跟我說他不去蹦迪,還隨便給我看他的手機聊天記錄。

但他總是希望“不戴”,我覺得不安全,他就一直跟我強調說沒有關系的,但我還是拒絕瞭他。

再到後來,他突然叫我去酒店和他朋友們一起“轟趴”,那也是我第一次接觸打氣。

但打氣對於我來說就是毒品,我死活碰,他就開始道德綁架我,說我是不是不愛他,如果愛的話應該信任他,加上周圍一群朋友還有那個小姐姐一直跟我強調,偶爾一次兩次沒關系的…

我們就在酒店整整打瞭兩天多,老板給我彈的語音我也沒接,我真的不想失去那種上頭的感覺,到後面我男朋友又叫我去打氣,然後趁著我的打氣的時候“不戴”。

我當時真的就像一個癮君子一樣,什麼都接受瞭,什麼都無所謂瞭,老板直接發微信跟我說,如果第二天不來上班,那就別來瞭,我覺得下頭,連回都沒回。

打氣真的很影響一個人的心態,你會想放棄所有的,覺得實習沒瞭無所謂,大不瞭延長畢業半年,正好給自己漲漲社會經驗,所以我連畢業論文都沒寫,導師和輔導員給我打電話,我一邊吸著氣,一邊說給自己辦延畢。

但就過瞭半個月,我男朋友就說我要打的話自己買,他沒錢買瞭。

我開始換著理由管爸媽要錢,連交房租的錢都沒瞭,室友威脅我說要報警,讓我戒瞭這種東西,我跟她大吵一架,罵她岔道、罵她下頭,把她氣的連夜搬走瞭。

後來那個男生對我就開始冷淡瞭,我那個時候情緒和精神狀態特別混亂,我打電話給他說我要自殺,求著他別離開我,他直接把我給拉黑瞭。

我給他發短信,說如果我是不是自殺他也不會管我,他連回都不會,電話把我給拉黑瞭,於是我買瞭頭孢和酒,同時吃下去錄視頻發給短信給他,他也回都不回。

等我到瞭急診我才知道,他把我發給他的視頻直接發給我前室友瞭,我室友打瞭120和110到我傢,才把我給救瞭。

我爸媽也連夜從老傢趕過來,站在病床前我媽就直接哭瞭。

出瞭院他們也就知道瞭我實習工作沒瞭,還延畢的事情。他們把我接回老傢,結果我才發現自己兩個月沒來那個瞭,我偷偷買瞭驗孕試紙,一個人去醫院流產瞭。

我給前任發過很多次短信,他也就跟死瞭一樣,我告訴那個小姐姐這件事,我想讓她轉告前任,她開始還敷衍的回著,到瞭現在我怎麼給她發消息她都不回瞭。

我隻能一個人在傢裡把這小半年發生的發給你tututu。真的就半年都沒到,我的實習、學校全都沒瞭。

甚至我自己都打過胎瞭,我一點也不敢和我爸媽講這件事,他們要怎麼看自己的女兒啊。

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發我的這個投稿,我也不是想要賣慘,得到什麼同情,我就是真的很想把這些事一口氣都講出來,我感覺我寫的有點長,你要是看不下去也可以不看。

這是tututu前天在公眾號後臺收到的一份投稿。

我一開始是想把兩個男生和投稿裡拉皮條的女生曝光瞭,但投稿的小姐姐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告訴我關於這三個人的信息,畢竟曝光會牽連到她自己。

但我希望看過這篇文章的小姐姐們記住:

夜店裡有一類女人,她們比渣男更恐怖,每天到處串卡,加新的小姐姐,幫渣男拉皮條,毫無底線的灌酒。

你以為她是你朋友,其實她就是個把你當菜發的毒閨蜜;你以為她每天叫你下午茶、密室、蹦迪是想和你一起玩,其實她就是用你來討好那些男生。

在拐賣嬰兒的案件裡,購買嬰兒的人可恨,但最可恨的還是那些人販子。

如果沒有那個在夜店加投稿小姐姐微信的女生,這個小姐姐是斷然不會淪落到這個結局。

我想提醒所有去蹦迪的小姐姐,如果你蹦迪的時候,遇到那種一眼就是老玩咖女孩要加你微信,然後約你出去玩,一定別答應。

和這種女生做朋友隻會讓你無限沉淪到一個個更糟糕的圈子。

更多夜店故事請關註微信公眾號滿分激光槍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