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化遺產:蘇州園林——網師園

地點: 網師園在帶城橋路闊傢頭巷11號,後門在十全街網師巷(古名王思巷)。占地面積將近6000平方米。 建築年代:清乾隆年間

歷史演變:南宋紹興年間侍郎史正志因反對張浚北伐被劾罷官,淳熙年間(1174~1189)在此建萬卷堂,環列藏書42櫥,對門造花圃名漁隱,植牡丹500株。明正德《姑蘇志》、隆慶《長洲縣志》引《施氏叢鈔》雲:“正志,揚州人,造帶城橋宅及花圃費一百五十萬緡,僅一傳,圃先廢。”宅售與常州丁姓,僅得一萬五千緡。後被占為百萬倉糴場。清乾隆年間,光祿寺少卿宋宗元在萬卷堂故址建別業作歸老計,以網師自號,兼取史正志“漁隱”舊義,且與所在王思巷諧音,名為網師園,有12景,沈德潛作《網師園圖記》。乾隆二十三年(1758),彭啟豐來園參加元宵張燈宴樂並賦詩。宋宗元死後,園大半傾圮。乾隆末為太倉富商瞿遠村購得,增置亭臺竹木,半易網師舊觀,有梅花鐵石山房、小山叢桂軒、月到風來亭、竹外一枝軒、雲岡諸勝。園仍舊名,又稱瞿園、蘧園,今園佈局即奠定於是時。乾隆六十年,錢大昕作記。當時園中盛植牡丹、芍藥,嘉慶時范來宗有“看花車馬聲如沸”之句。但瞿氏有園不過三十年,即歸天都吳氏(童{NDE5B}《江南園林志》謂系吳嘉道)。同治初,園歸江蘇按察使李鴻裔(四川中江人)。七年,李辭官徙居園中,因在蘇舜欽滄浪亭之東,自號蘇鄰,園名為蘇東鄰或蘇鄰小築。李能詩畫,積書數萬卷,兼蓄金石碑版、法書名畫。光緒三十三年(1907),園歸退居蘇州的將軍達桂(長白人)再加修葺,乃復舊觀。民國6年(1917),有馮姓居此。其後張作霖以銀30萬兩購得,贈於前清奉天將軍張錫鑾作慶壽大禮,改稱逸園。張為杭州人,晚清任奉天將軍時曾招撫張作霖,能詩,但未至此園。時有蘿月亭、荷花池、殿春簃諸勝,尤以十二生肖疊石為別處罕見。21年淞滬抗戰,暨南大學附中部遷蘇,部主任曹聚仁居此園。同年,張善孖、張大千兄弟因與張錫鑾子張師黃友善,借寓於此,與葉恭綽同居一園近四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張氏兄弟先後離去,園主傢境中落,仍賃與他人。29年,何亞農(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參加過辛亥革命,收藏書畫文物甚富)購得此園,費時三年全面整修,充實古玩書畫。何氏一傢另在十全街有住宅,此園平時閉門不納遊人。35年,何病故,園由妻王季珊繼承。1950年王突然去世,其子女何怡貞、何澤明等將園獻交國傢。1957年左右曾駐軍。1958年部隊撤離,蘇州醫學院附屬醫院占用大部,曾擬毀園辦廠。同年,文化部文物局、同濟大學教授陳從周與市園林管理處同來調查,力主修復。4月,園林管理處接管,遷出醫院與8戶居民,撥款4萬元搶修。10月動工,搶修月到風來亭;新建梯雲室及庭院;砌墻分隔西部內院,增辟涵碧泉、冷泉亭等;精心配置傢具陳設。東鄰圓通寺法乳堂也劃歸該園使用。1959年9月開放遊覽。“文化大革命”初,易名友誼公園並一度關閉,傢具陳設、匾額對聯遭受破壞。1974年稍經修理,重又開放並恢復舊名。

1979年,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通過蘇州市園林管理局,由副局長鄒宮伍牽頭,聘請蘇州工匠,仿網師園“殿春簃”築“明軒”於該館二樓,作永久陳列展品。同時建“明軒”實樣一座在蘇州市東園。1983年受中國建築學會委托,園林局精心制作網師園宅院模型參加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展出。

  網師園於1982年2月23日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97年12月4日,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21屆會議上,正式通過作為“蘇州古典園林”項目典型例證之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看點: 網師園總體佈局為東宅西園,其中建築物約占地三分之一;小巧玲瓏,清秀典雅,以幽深曲折見長,是中小型古典園林的代表作。宅門南向,面對大型影壁;東西有巷門,盤槐對植,壁間栓馬環成行;大門下方兩旁置抱鼓石,上方有門簪,簪端刻葵花,此種標志仕宦顯貴門第的“閥閱”已不多見。跨進大門,經過門廳、穿廊,便是轎廳,面寬三間,正中懸掛匾額“清能早達”。穿廊兩側天井有磚額各一方:東題“鎖雲”,系清乾隆年間進士王文治所題;西題“鋤月”,用元代薩都剌“自鋤明月種梅花”詩意,為光緒年間榜眼馮桂芬所題。大門內中軸線上依次為門廳、轎廳、大廳、擷秀樓,結構軒昂宏敞,裝修雅潔。這一組縱深四進的廳堂庭院建築,遵循舊制,佈局嚴謹規整,堪稱典范。

景點選介:

  萬卷堂 清代宋宗元重建時沿用南宋史正志舊額。據元陸友仁《吳中舊事》記載:“萬卷堂內環列書四十二櫥”,故名。是昔日府中舉行各種禮儀活動的場所。萬卷堂所懸中堂為當代蘇州畫傢吳{NDD37}木所繪《雙虯圖》。

“藻耀高翔”門樓 在萬卷堂前,建於清乾隆年間,幅面廣闊而莊重,雕刻精致,古雅清新,華美絕倫,有“江南園林第一門樓”之譽。高約6米,寬3.2米,厚1米,兩側是黛瓦蓋頂的塞口墻。頂部是歇山頂,戧角起翹,黛色小瓦覆蓋,造型輕巧別致。兩扇門扉系方磚拼貼在木板門上而成,以梅花形銅質鉚釘固定。門樓南向有磚雕傢堂,供“天地君親師”牌位。門樓以北向為主,瓦當滴水以下全用水磨青磚精雕而成。磚細鵝頭兩個一對排列有序(鳳頭重昂),支撐在“壽”字紋鏤空磚雕(墊拱板)上。鵝頭底部兩翼,點綴細膩輕巧的磚細花朵(楓拱)。幾道精美的橫條磚高低有序,依次向外挑出。鵝頭上昂,氣勢偉岸,風雅秀麗。門樓上枋是蔓草圖,蔓生花卉枝繁葉茂,滋長延伸,連綿不斷。兩端倒掛花籃頭磚柱,雕有獅子滾繡球及雙龍戲珠,飄帶輕盈。外緣掛落輕巧,雕刻玲瓏剔透,細膩入微。中為長方形橫額,題“藻耀高翔”四字。兩側為兜肚,左側刻“郭子儀上壽”圖,右側刻“周文王訪賢”圖。雕刻外框前立有望柱,柱間為萬字紋鏤空欄板,好似空中樓閣,紋理清晰,古雅秀麗。下枋有三個圓形“壽”字,周圍刻有飛翔的蝙蝠和飄揚的雲朵。整個門樓寓意福祿壽三星高照、洪福齊天、萬年永昌。  擷秀樓 在萬卷堂北,樓名為摘取秀色之意,是內眷起居生活區。樓內落地罩、掛落、傢具、窗格上的花鳥草蟲圖案都十分精美。懸俞樾書匾額,有跋。樓前也有磚雕門樓,題額“竹松承茂”。  梯雲室和雲窟 擷秀樓後,園東北隅之庭園假山,均用雲頭皴手法堆疊而成,主峰在院西五峰書屋東墻,倚樓疊成樓山,可攀登山道進入樓中。因山似雲升狀,取梯雲取月之意名院北小軒曰“梯雲室”。院東面對主峰有一月洞門,額題“雲窟”,院內諸峰恍若祥雲飄浮。  小山叢桂軒 園南部主體建築,與“蹈和館”、“琴室”組合,為當年園主宴聚、聽琴之處。從轎廳西側“網師小築”門進入園中,循廊可達。是一座建於假山間的四面廳。軒北是黃石疊成的“雲崗”;軒南粉墻前,在綴以湖石的土丘上種植桂樹,表現出《楚辭·小山·招隱》“桂樹叢生山之阿”的詩意。軒為單簷卷棚歇山頂,環以廊簷,三面矮墻上設玻璃窗;北墻正中為一外方內圓的冰裂紋格子窗,窗中透出“雲岡”主峰。軒小巧舒展,處於兩山之間,勢同幽谷,秋日桂花競放,香氣蘊鬱,取“小山則叢桂留人”(庾信《枯樹賦》)之意名軒。軒西“蹈和館”乃主人宴客場所,館名出自“履貞蹈和”一語,取其“和平安吉”之意。  琴室 處於園西南。小院北面築歇山式半亭,黛色小瓦覆蓋,懸額“琴室”。墻上有磚刻“鐵琴”二字。亭內置琴磚一方。墻上紅木掛屏嵌雲南大理石題,“蒼巖疊嶂”。院南貼墻有湖石假山二峰,以矮小紫竹為伴,配以棗樹與古樁石榴盆景;高出墻頭的棗樹已有200年樹齡,綠葉滿枝,秋果累累。古樁石榴置青磚盆中,盆長2.64米,寬1.3米,高0.9米,周圍刻“壽”字紋,精致古雅,石榴樁樹齡已350年。網師園南部空間狹長封閉,走廊蟠回宛轉,環境曲折幽深,對中部山水有以暗襯明、欲揚先抑的作用,是運用對比的佳作。

  彩霞池 居園中央,面積447平方米,環以亭閣軒廊、山石花木,形成明凈開朗的主景。池面幾近方形,東南、西北各有一條小溪,源頭在南,水體、水尾層次分明。池岸低矮,系黃石堆砌,挑出巖穴,錯落有致,逼近自然。環水亭榭小巧輕盈,較大的樓館或障以山石樹叢,或退隱於後,使水面空曠暢朗,園景富於層次。池西北溪上有三曲貼水平橋;池東南源頭上置一石拱小橋,體態小巧,長僅2.4米,寬不足1米,兩坡各有石階五級,護以欄板,此為蘇州園林中最小的石拱橋“引靜橋”。橋面有圓形六道輪回浮雕,線條柔和,圖形秀美;橋兩側雕刻12枚太極圖案,蘊含陰陽互生之義;橋下溪澗石壁上刻有“槃澗”二字,據清光緒間達桂將軍居此園時宴飲多祿(竹山)所吟《網師園詩》中所記:“池南有石刻二字,系宋時物”;岸邊一石上刻有“待潮”二字,“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潮起月生,水邊聽潮賞月,一派江流清幽的意境。

月到風來亭

濯纓水閣 在池西南,凌空跨水,底部八根石柱把水閣輕輕托起。黛瓦覆蓋,單簷歇山卷棚頂,南北落水寬坡,東西落水小坡,滴水飛簷,戧角高高翹起。輪廓曲線流暢柔和,色彩素雅明快,造型輕巧活潑,像一艘停泊湖邊的遊船。水閣坐南朝北,面闊一間,室內清水地磚;東西青磚半墻上安裝木質花格窗;南面粉墻正中嵌有紅木長方形花窗,巧借窗外天竹、桂花入景;北臨水池,用槅扇、掛落分隔,形成廊簷。外欄由“壽”紋欄桿和四根簷柱組成,可憑欄望景。槅扇裙板內側刻蔓草花果,外側刻《三國演義》故事、八駿圖。閣內匾額書“濯纓水閣”,兩旁懸掛鄭板橋書板聯:“曾三顏四,禹寸陶分。”閣前簷柱掛蘇轍、蘇軾弟兄二人詩句集聯。水閣西為“樵風徑”曲廊,嵌有磚細橫額,取唐代宋之問“歸舟何慮晚,日暮有樵風”詩意,又取杜牧“陶潛罷官酒瓶空,門掩楊花一徑風”詩句中暗寓的隱居之意。  月到風來亭 由樵風徑向北上坡即至。亭踞彩霞池西岸,六角攢尖頂,三面環水。底部以黃石堆砌成三個石洞,從水底築基,下細上粗,高出水面2米多。亭內設鵝頸椅“吳王靠”,其下半墻,內為朱色裙板,外貼水磨磚細。亭對徑3.5米,高5米,戧角高翹,線條流暢,黛瓦覆蓋,青磚寶頂;亭柱間皆飾掛落,天花板中懸紅木宮燈。木結構均髹以朱漆。亭內懸掛“月到風來亭”篆字匾額,取意於宋人邵雍詩“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  竹外一枝軒 位於池東北,軒名取蘇東坡“江頭千樹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詩意,有紅梅一枝斜倚水面。軒南采用大敞開空間形式,東南、西北為兩個入口,南面臨水設“吳王靠”,可憑欄倚坐,滿園景致盡收眼底。軒北粉墻上有月洞門,門內左右兩叢幽篁。軒東向南為“射鴨廊”,長約5米,取意王建詩“新教內人唯射鴨,長隨天子苑東遊”。射鴨乃古代宮中的一種遊樂。此為嬉水之處。  看松讀畫軒 位於池西北。軒面寬四間,東、北兩面辟雕花半窗,南面為一排落地長窗。軒以黛瓦鋪頂,以朱漆遍髹梁棟欞欄。軒內北窗下,二幾凳上置矽化木兩段,此乃約1.5億年的木化石。高幾上置靈璧石一塊,形狀清瘦,儼然一山兀立,叩之則泠然有聲。軒、池間,以黃石砌一花臺,上以竹籬繞之,遍種牡丹,松柏四時青翠可賞。一株古柏巍然屹立在黑松、羅漢松、白皮松和牡丹、海棠叢中,老態龍鐘,下腹空心,呈三角形紮入土中;南北兩側,半爿表皮長出冠幅,一高一低,倒掛半空。傳為史正志當初建園時手植,已近千年。

  五峰書屋 處於園北偏東,擷秀樓後偏西。書屋為兩層,面闊五間,前對擷秀樓北墻,靠墻有一座造型奇特的湖石假山,其狀俊美,巍然屹立,山有峰,遂借李白“廬山東南五老峰,青天秀出金芙蓉”詩意題名書屋。室內寬敞明亮,南面僅設矮墻,上為半窗,可觀賞庭院峰石;北墻用方窗構成窗景。屋內陳設紅木書桌、琴桌、多寶格,墻上掛名人字畫,充滿濃鬱的書卷氣。前庭峰石旁有一株高大的玉蘭樹;花臺中有一株山茶絕品“十三太保”,盛開時可同時綻放13種不同顏色的花朵,在蘇州園林中絕無僅有。屋北天井中一座座奇特多姿、清秀嶙峋的峰石羅列,其間植芭蕉、梅花、天竹等。書屋前有廊,可西行折南至“半山亭”,因傍“雲岡”餘脈,僅得山半座,故名。亭朝西,陽光普照園池時,是觀賞水光交映、園景變幻閃動的好去處。  集虛齋 在五峰書屋西北,兩處樓面相連,系園主修身養性之所。室內陳設雅致,書畫以竹為題。“集虛”一語出自《莊子·人世間》“惟道集虛,虛者,心齋也”,意即去除雜念,心頭澄澈。

  殿春簃 從池西北三曲橋西行,粉墻間有一小門,額“潭西漁隱”,院內即相對獨立的庭院“殿春簃”。宋人詩雲“一聲啼{NCC3D}畫樓東,魏紫姚黃掃地空;多謝化工憐寂寞,尚留芍藥殿春風”,此院以種芍藥得名。占地不到一畝,佈局獨具匠心,主要建築為一大一小、賓主相從的書房。屋後有天井,種植臘梅、翠竹、芭蕉、天竹,配以幾峰湖石。南院東南起壟,為芍藥圃,春末流香溢彩。周邊假山自西北一腳矮脈生起,逶迤南奔,不峭不陡,不徐不疾;在庭院橫軸線上正對“潭西漁隱”小門處,山體漸次升高,一峰突兀而起,繼而山勢徘徊。倚墻築亭,名“冷泉”,飛簷翹角,翼然有致。亭中置玲瓏剔透的巨大靈璧石,色烏灰,形似展翅欲飛的蒼鷹,輕扣則錚錚有聲。繼續南趨,山勢跌宕下滑,怪石嶙峋中水氣森森,俯視洞壑幽深,底藏深潭,是一泓天然泉水,洞口有題刻“涵碧泉”,取意於宋代朱熹“一方水涵碧”詩句。潭旁有微徑,由南折東,無幾,山勢忽地拔高,恰如銀瓶乍破,鐵騎突出,矗立起一座陡峭的石峰,成為全院的最高峰,與北面的書房相對。此後假山繼續東南趨,綿延不絕,至東墻根處,峰巒忽而競湧,山巖聳立,沉鬱蒼茫。院中以平整潔凈的鵝卵石鋪地,呈漁網圖案,隱隱透出“漁隱”的意境。  殿春簃書房坐北朝南五間,三主二副,仿明結構,屋前石板平臺圍以坐欄,屋頂為卷棚式。主屋正面設落地長窗四扇,左右設半窗,北墻開三孔大窗,紅木窗框,可盡收窗外景物。室內正中懸額“殿春簃”,有跋雲:“前庭隙地數弓,昔之芍藥圃也。今約補壁,以復舊觀”,為同治年間園主李鴻裔所題。兩側有聯:“巢安翡翠春雲暖,窗護芭蕉夜雨涼。”30年代,國畫大師張善孖、張大千昆仲曾寓此;屋前假山洞內曾養幼虎,善孖畫虎,大千補景,繪有《十二金釵圖》等。今屋前西墻有1982年張大千書“先仲兄所豢虎兒之墓”刻石。殿春簃以詩立景,以景會意,是古典園林中庭院建築的精品。

文字來自《滄浪區志》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