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遲和忘瞭開

吃雞這款遊戲自2017年4月上市後、於當年10月開始走紅,最高曾達到380萬在數。而今它的在線人數降至30萬左右,隻有全盛時期的十分之一。多數人認為外掛是毀滅吃雞的罪魁禍首,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見:可達鴨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究竟是什麼導致吃雞涼成這樣?七爺作為老玩傢,想起一些往事可以和大傢說說。

那還是十多年前瞭,準確地說,是2007年9月6日早上6點。當時我剛玩瞭一個通宵的DOTA,迷迷糊糊,本來打算“贏一把就睡覺”,忽然MSN(這個東西現在已經沒瞭)上有個朋友對我說,今天開TBC!我說你不是在逗我吧之前說瞭那麼多次,今天為什麼我要信你。他反問一句,如果不開我幹嘛早上6點上網?我一想也是,這朋友的確是在九城WOW部門工作,清早上線非奸即盜!於是就信瞭他,泡上一杯咖啡靜靜等待。到瞭11點服務器真的開瞭,跳進黑暗之門後我就來到瞭外域。

(當天知道開服的人不多所以整個地獄火半島沒什麼人,做任務很方便;但由於通宵後的疲倦,我好幾次慌不擇路一頭紮向魔能機甲,被瞬間踩為齏粉)

這時距離歐服、美服TBC開放已經過瞭整整8個月。其中2.3版“黑暗神廟”的最終Boss伊利丹(國內又稱“尤迪安”),已於6月5日由Nihilum公會獲得全球首殺。國服TBC開放已經是三個月之後,我們還在沖70級時別人已經五件T6拿滿、準備AFK瞭。這也使得TBC在國內多瞭個外號“特別遲”。

一轉眼時間來到2008年12月。這時國服已是TBC末期,不少公會已能熟練Farm基爾加丹。事實上,歐美服務器已經在11月開放瞭WLK版本,國服也在12月8號更新至一個獨特版本“3.0”。3.0版本大幅度削弱瞭各大Raid副本Boss(HP-30%),更改瞭天賦使部分職業空前強大如暗牧、懲戒騎,開放成就系統讓大傢有瞭新動力……一夜之間許多人得以進入之前感覺高不可攀的“太陽井高地”而心滿意足,他們並不知道前方有什麼樣的命運在等待。

到2009年中,這時絕大多數人已經TBC畢業瞭(沒畢業的去跑兩個禮拜太陽井G團就行),卻傳來瞭魔獸換代理的消息。很多公會約好瞭關服前一天,聚集在納格蘭浮島上拍照,紀念自己不明不白的青春——與想像中略有不同。之後,服務器關閉瞭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裡我相當無聊,於是又回DOTA上分)。服務器再度開啟時除瞭一些圖標被更換、骷髏長出肉頭顱變盒子以外,似乎一切都沒什麼變化,又好像一切都已不同。

沒有人能猜到之後的劇情走向。國服仍然不緊不慢地運行著TBC3.0,WLK的消息遙遙無期。難以忍受寂寞的玩傢們選擇跨越寬達200公裡的臺灣海峽去尋找新的彼岸。當時臺服使用的月卡需要一些特殊渠道才能購買,因而淘寶上出現大量“智凡迪月餅”的成交記錄(智凡迪是WOW臺服運營商)。

7月7日,中國公會“星辰”於臺服全球首殺“0燈尤格薩隆”,這是國內公會首次也是僅有一次的全球首殺。

但你不要因此覺得臺服就是天堂,這裡同樣有許多血淚歷史。當時我也曾和公會裡十餘名不甘於平凡、意圖追求更高榮耀的勇士去到臺服,因為人數不夠打25人Raid於是加入一個臺灣人創建的公會,10人團自己組、25人團一起打。但是,很快我們就發現臺灣玩傢並不像我們那麼拼:他們不會在Raid前準備藥水與合劑、犯瞭錯團長往往隻是寬容地笑笑就把事情抹去……這使得我們的聯合Raid之路蒙上瞭一層陰影。

有一天,當我按照事先說好的時間上線時卻看不到團長和組隊信息。負責溝通聯絡的朋友告訴我,團長和他進行瞭長談:“……你們大陸人太拼瞭……現在團裡25個位置,有15個是你們的人,包括MT、MH和排名前三的DPS……我的一些朋友跟我抱怨說被擠占瞭位置。”“我當然想要進度,但我也想要和我的朋友一起玩……”措辭不算委婉,隻花瞭很短的時間朋友就理解瞭對方的意思:這個團組不下去瞭。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我有些沮喪。如果有機會和臺服團長再聊一次我會告訴她,其實在國服玩傢裡我們還算是休閑的、真正拼命的人她根本想象不到。

(這位女性團長名叫“傾我今生”,真是個好名字)

沒有人認為這種事情是偶然,大傢都感到失望:隔閡看似初現端倪,仔細一想從開始就存在。臺服混不下去的我再度沉迷於DOTA,與此同時傳來瞭巫妖王隕落的消息:2010年3月,Paragon首殺25HLK。

那之後又過瞭幾乎半年,網易終於宣佈,將於2010年8月31日開放國服“巫妖王之怒”!由於這個版本有“服務器第一”的相關成就(光輝事跡),再加上有在臺服沖級的經驗,很多人都卯足瞭勁兒想要成為這個第一。據不完全統計,即使是我所在的小服務器上(當時還沒有混服),搭乘暴風城“第一班船”前往諾森德大陸的玩傢有百人以上。雖然時間比外服晚瞭幾乎兩年但玩傢們沖級、打本、PVP的勁頭都很足,奧杜爾、十字軍、冰冠堡壘又或遠古海灘(一個開車砸門的戰場,現在已經取消)、征服之島、冬握湖……雖然這裡沒有冰龍隻有藍龍、沒有屍體隻有麻袋、沒有腐臉爛腸隻有北地巨人。

很快國服也有瞭自己的HLK首殺,玩傢們騎上ICC成就龍耀武揚威。又過瞭幾個月國服CTM開放,於是該走的走該留的留,像是十字街頭匆匆過客。也許再也沒有人記得WLK曾有個外號,“忘瞭開”。

這麼多年過去,我曾以為遊戲市場越來越好,事實上每年的產業年報也都用誇張的筆法強調,市場又增長瞭百分幾十、其中手機遊戲增加瞭百分之百!在這喜慶的日子裡,為什麼我要回憶起“特別遲”和“忘瞭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