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富傢千金淪為“玩物”,張紫妍慘劇的背後,藏著一個吃人的社會

#頭條創作挑戰賽#

文:話多多

韓國電影,有哪兩部,看完一遍,你不想再看第二遍呢?

估計很多人會選擇《玩物》跟《熔爐》吧?

有網友說:“不敢看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因為現實太過殘忍”。

沒錯,這世間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陽光,二是人心。

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那個叫張紫妍的姑娘,她在天堂可還安好?

電影《玩物》,根據韓娛圈女演員張紫妍的真實故事改編。

如果不是因為貧窮,傢道中落的張紫妍不會選擇進入娛樂圈。

1982年生人的張紫妍,原本是富傢千金。

父親是某集團分社社長,張傢共有兩女,張紫妍跟姐姐,是很多寒門子弟羨慕的千金大小姐。

然而,一場交通意外奪走瞭雙親的生命,彼時,剛剛讀高中的張紫妍跟姐姐,成為瞭無依無靠的孤兒。

正所謂: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

由於父母去世的太過突然,還沒來得及立遺囑,那些平時八桿子打不著的親戚,突然如同洪水猛獸一般突然降臨。

萬丈懸崖終有底,唯有人心不可測。

這些親戚打著關心的大旗,對姐妹倆關懷備至,沒過多久,張傢的錢財,就被這些心懷叵測的親戚騙得一幹二凈,隻給姐妹倆留下瞭一套房子。

迫於生計,兩姐妹隻好勤工儉學。

踏實肯幹、年輕漂亮的姑娘,無論走到哪兒,都挺受歡迎的。

貧窮唯一的好處,就是讓人發奮圖強,憑借一己之力,張紫妍考入瞭朝鮮大學。

一邊打工,一邊上學的張紫妍,過得既辛苦又忙碌,閨蜜覺得她好可憐,後來聽到有一個拍廣告的機會挺好的,於是建議張紫妍去試試。

讓張紫妍感到意外的是,第一次給樂高餅幹拍廣告,就賺到瞭她需要打一個月工才能賺到的錢,因為這件事兒,她意識到進娛樂圈才能在短時間內賺到更多的錢。

憑借這支廣告在全國鋪天蓋地的熱映,越來越多的經紀公司主動找到張紫妍,希望跟她簽約。

彼時,韓國的The Contacts Entertainment公司最先找到張紫妍。

面對那些繁復冗長的合同,張紫妍看得頭暈腦脹,隻是憑借直覺,覺得這樣專業的大公司,應該不會騙人,就這樣糊裡糊塗的簽約瞭。

殊不知,這樣的公司在韓國比比皆是,他們就是利用年輕小姑娘的法律盲區,趁機敲詐勒索。

按照合約,很多商業酒會、私人聚會,她們必須參加,若是不能陪酒,那就是違反合約,根據合同要求,她們必須向公司賠償巨額違約金。

因為賠不起,她們隻能做一些違心的,甚至喪失底線的事情。

從簽約的那一天開始,張紫妍就已經不知不覺地掉入凝視她的深淵瞭。

成為公司的簽約藝人後,公司並沒有安排給她具體的工作。面對同行之間激烈的競爭,希望憑借才藝發傢致富的張紫妍,

對於公司安排的一些才藝培訓,她都非常認真努力的去做。

彼時,想要自食其力的張紫妍,對自己的要求非常嚴格。

這種帶著校園思維步入社會的女生,註定淪為資本利用欺凌的棋子。

2006年,張紫妍終於獲得瞭拍戲的機會。

這一年,張紫妍在《我的小醜蛋》裡出演一個小配角,雖然連一個名字都沒有,但是她卻很開心,畢竟離成功,似乎又近瞭一點點。

2008年,張紫妍在《追逐愛情,三十減去三》這部劇裡,雖然擁有瞭一個叫宥娜的名字,但是依舊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小配角。

直到2002年,張紫妍憑借出演韓版《流星花園》,在劇中扮演惡女三人組之一,雖然這部劇也曾紅極一時,隻可惜,跟張紫妍的關系卻並不大,拍完12 集,就沒她什麼事兒瞭。

雖然這部劇沒能讓張紫妍分到一波紅利,但是卻因為這部劇,讓她跟這部劇的音樂制作人樸一澤,成為一對情侶。

內地觀眾可能對樸一澤並不熟,但是他監制背景音樂的韓劇,大傢一定都很熟悉。

例如《大長今》、《拜托小姐》等熱播劇,都是他負責的。

才子配佳人,原本應該是一段甜蜜幸福的愛情故事,但是後來發生的事情,卻令人扣腕嘆息。

樸一澤傢境普通,父母都是工人,以他的能力,無法保護女友周全,尤其是那些防不勝防的業內潛規則。

《花樣男子》熱播之後,資本大佬通過這部劇,看中瞭張紫妍。

經紀公司投其所好,為瞭吸引資本投資贊助,於是,每晚都將張紫妍打扮得花枝招展,讓她參加各種酒會飯局。

第一次參加這種應酬時,張紫妍還天真的以為,公司是想力捧她做女主角呢!

結果證明,她成為瞭餐後甜品,而且還是被眾人共享的那一種。

張紫妍在遺書中,曾寫下這樣一段話:“公司又給我添新衣服瞭,每次穿上漂亮衣服赴宴,都會覺得自己無比惡心”。

自慚形穢的張紫妍,幾次三番的向男友提出分手,樸一澤卻無法接受。

因為,在他心中,這個天真、堅強、善良、勇敢的女孩,從未臟過;在他眼中,她是可愛的天使,隻是被人間惡魔摧殘瞭而已。

然而,縱有屠龍心,卻無屠龍刀的戰士,空有一腔憤恨,卻苦無對策。

社會是有等級的,很多事都不公平,抱怨是最沒用的東西,隻能想方設法的解決燃眉之急。

為瞭拯救女友脫離苦海,樸一澤幾乎傾盡所有,面對女友高額的賠付款,這個男人幾乎負債累累,借遍瞭身邊所有的親友團。

然而,正當樸一澤為瞭張紫妍的事,四處奔波之時,張紫妍卻放棄瞭,因為她又掉入瞭一個更大的陷阱,唯有一死,方能解脫。

2009年3月7日,這一天,是張紫妍離開人間的日子。

一封長達230頁的張紫妍遺書,揭開瞭韓娛圈無比醜陋的冰山一角。

這份遺書,令人發指,張紫妍寫道:“一個人要同時服務4個男人,更惡心的是,有一次是一對父子,這樣的日子,過得連妓女都不如,就連親生父母的祭日,都不能請假,如果不聽話,就會被公司拳打腳踢,給這些大佬做特別服務,已經100多次瞭,不想再繼續這樣骯臟的茍且偷生瞭”。

事實上,張紫妍原本是有機會脫離苦海,穿衣上岸的,但是另一個女人,卻搶走瞭她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讓她再無生還可能。

這個女人,就是李美淑。

李美淑跟宋善美、張紫妍原本同屬一傢公司。

眾所周知,韓娛圈藝人之間的競爭非常激烈,這兩個女人對於公司不能一碗水端平的資源分配,早就心生不滿瞭。

為瞭跳槽到待遇更高的公司,她們蠱惑張紫妍寫下一張陪睡名單,假惺惺的承諾,會幫她脫離公司的掌控。

天真的張紫妍信以為真,或許,這個女孩子當時想到的是,若是能省下一大筆錢,不讓男友太辛苦,也是極好的吧?

然而,這張陪睡名單,卻成為李美淑跟公司談條件的籌碼,受此威脅,公司不得不無條件的放走瞭李美淑。

公司損失瞭一員“陪酒女將”,自然心有不甘,於是將原本屬於李美淑的工作任務,全部加在瞭張紫妍身上。

換句話說,張紫妍不僅沒能穿衣上岸,反而受到瞭更加慘絕人寰的虐待。

法醫給張紫妍做屍檢時,報告書上有這樣一句話:“早已喪失生育能力”。

這段話細思極恐,究竟是怎樣的經歷,讓一個年輕女孩,喪失瞭做母親的權利?

張紫妍死得如此屈辱,作為姐姐,作為男友,她的親友團自然表示不服。

原本在中國發展的樸一澤,最初的想法,是打算多賺些錢,在中國站穩腳跟之後,接女友張紫妍到自己的身邊,離開那個是非之地。

然而,他接到的消息,不是女友的復合,而是一則噩耗。

2011年7月,為瞭給女友伸冤,樸一澤飛回韓國,打算出庭作證,然而,飛機剛剛落地,入住酒店沒多久的樸一澤,竟然神秘失蹤長達一年之久。

無人知曉,這一年當中,這個男人經歷瞭什麼,而樸一澤的微博,也停止瞭更新。

據樸一澤的好友透露,他們無法跟他取得聯系。

然而,比起樸一澤那段時間的神秘失蹤,更加詭異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

2014年1月17日,樸一澤突然更新微博,聲明自己並非張紫妍的前男友,並且奉勸網友不要聽信人雲亦雲的謠言。

很多時候,人們口中的道德跟原則固然重要,但現實往往總是給利益讓步。

2019年5月20日,韓國檢察院最終判決,因為無法鑒別張紫妍遺書中,陪睡名單的真假,所以調查結果,隻能證明涉案人金某做瞭偽證而已。

直到如今,那張名單上31名“大人物”依舊逍遙法外。

事實證明,很多時候,人們尊重的不是人,而是背景。

遲到的正義或者在遠方哭泣、吶喊,或者,它也在痛恨人間惡魔的慘無人道,痛恨俗世總是讓它姍姍來遲。

然而,遲到的正義,還有意義嗎?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