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女子夜跑慘遭黑人侵犯,下體部位遭撕裂,兇手被捕時還在笑

前言

2006年1月14日,在馬來西亞吉打州雙溪大年市,一位華裔美女在夜跑的時候留下一灘血跡後離奇失蹤。當地警方經過多方調查,再次找到時,華裔美女已經是一具赤裸裸的屍體,下體部位被嚴重撕裂損害。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警方3年後抓到兇手時,兇手笑的很開心,而且當地法庭還宣判他無罪!

這一荒唐行為隨即受到馬來西亞當地華人的全體抵制,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黑人對華裔女孩做出如此殘忍的行為,最後他得到應有的懲罰瞭嗎?

夜跑時意外遇害

女孩名叫朱玉葉,是馬來西亞華裔人員,在朱玉葉很小的時候,她的父母就帶著她們一傢人在馬來西亞定居瞭。

朱玉葉有4個兄弟姐妹,她是老三,父母都是很公正的人,不會偏疼哪個孩子。在這樣環境之下成長的朱玉葉也是一個成績優秀、為人樂觀的好孩子。

商業管理畢業的朱玉葉進入社會後,選擇瞭一個離傢比較近的公司上班。朱玉葉對自己有著嚴格的要求,每天都會鍛煉身體,她熱愛各種體育運動,尤其是夜跑。

2006年1月14日,朱玉葉又和妹妹朱玉春一起繞著青松嶺俱樂部的跑步線路運動,兩個人邊跑步邊聊天,再過幾天,朱玉葉就要作為歐洲商務談判的代表出國瞭,兩姐妹相聚的時間又少瞭。

兩個人跑著聊著,朱玉春不像姐姐朱玉葉一樣常年鍛煉身體,很快就落後瞭。夜晚涼風一陣陣的吹過來,朱玉葉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瞭妹妹的視線裡。

此時的妹妹可能還不知道,這將是她和姐姐見到的最後一面。

妹妹順著跑步線路追趕著姐姐朱玉葉,可能是姐姐朱玉葉跑的比較快,妹妹一直沒有趕得上姐姐。

跑過一圈過後,妹妹停瞭下來,就停在剛開始跑起來的起點那裡。等瞭大概5分鐘左右,還沒能等到姐姐朱玉葉,妹妹就有點著急瞭。

她的手立馬摸向口袋想和姐姐打電話,但是,兩人夜跑都沒有帶手機。妹妹就繞著跑道開始找姐姐。

走著走著,突然,路邊散落的一隻運動鞋和紮頭發用的皮筋引起瞭妹妹朱玉春的註意,因為,這正是她姐姐朱玉葉的物品。因為燈光比較暗,剛才跑一圈時候沒看到。

再往前走走,妹妹朱玉春發下瞭幾滴鮮紅的血跡,這讓妹妹心中的不安感迅速擴大。她突然想起來,剛才有一輛摩托車踩油門發出很大的聲音,從這邊走瞭。

妹妹朱玉春看到前面有幾個行人,就找他們借瞭手機,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說姐姐朱玉葉失蹤瞭。

朱傢父母來瞭之後,找瞭好大一圈,當看到那幾滴血跡時,他們立刻決定報警。馬來西亞當地警局接到報案後,迅速采取瞭行動。

尋找遇害女孩屍體和犯罪嫌疑人

他們派出瞭四十多位警員和好幾隻警犬,對青松嶺俱樂部附近進行瞭細致的搜索,但是,經歷瞭四個小時的排查,除瞭那散落的物品和幾滴血跡,始終找不到線索。

就在警方感到沒有頭緒的時候,大概在1月15日凌晨三點多的時候,一個報警電話給瞭警方線索,這個時候,距離朱玉葉失蹤已經將近9個半小時。

報警電話稱,他在一個草叢裡面發現瞭一具女屍。警方有不好的預感,趕到之後,看到朱傢父母的反應,他們就知道,這名女屍是失蹤的朱玉葉。

現場的朱玉葉,死狀十分淒慘,上衣是被掀開的狀態,而且沾滿瞭血跡,下半身是赤裸的,頭和身體的部分部位有鈍器擊打的痕跡。

朱傢父母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兒竟然以這樣的面目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

馬來西亞警方判斷,這裡不是第一現場,因為這裡除瞭朱玉葉的屍體,周圍都很整齊,一看就是在被殺害後拋屍拋到這裡的。

屍檢結果也證明瞭他們的判斷,朱玉葉在生前對兇手反抗過,而且私處被侵犯的比較嚴重,留有2人的體液,致命傷出現在頸部。

此次案件一經傳出,引起瞭馬來西亞當地華裔的極大反響,在1月17號朱玉葉出殯時,大批的華裔和當地民眾都出席瞭葬禮。

當時的馬來西亞,輿論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為瞭改變這一狀況,馬來西亞當局要求打州警察總部和瓜拉姆拉警局迅速將案件破獲,那麼,他們抓到真兇瞭嗎?

馬來西亞警方迅速對朱玉葉屍體附近周圍的各個地方展開調查,尋找事發的第一現場,最後,在一個高檔小區裡面找到瞭線索。

小區裡面一個房子那裡有許多的血跡,警方經過比對,最後和朱玉葉的DNA對上瞭。對此,警方根據房子的線索迅速的抓獲瞭19名嫌疑人。

但是,經過比對,這些人的DNA與殘留在朱玉葉體內的不相符合,這些人全部都被釋放瞭。

沒有找到犯罪嫌疑人,又沒有新的線索指引,朱玉葉被侵犯並殺害的案件,一時間沒有瞭任何的進展。

即使這樣,馬來西亞警方在三年後,也就是2009年,鎖定瞭犯罪嫌疑人。但是,這個犯罪嫌疑人的背景很不一般,最後,這個兇手伏法瞭嗎?

警方鎖定兇手

馬來西亞警方在抓到犯罪嫌疑人之後,他的身份引起瞭當地民眾的熱議,這個嫌疑人竟然是馬來拿督之子沙裡爾。

拿督在馬來西亞是一種爵位,是由馬來西亞王室冊封的,這是對於當地有地位和崇高聲望的人的一種尊稱。

但是,律法是嚴明的,沙裡爾有嫌疑,馬來西亞警方就尋找沙裡爾要求其協助調查。

在2009年3月1日,沙裡爾收到瞭馬來西亞警方要求他協助調查的一個通知,但是在幾天之後,沙裡爾就被保釋瞭。

保釋之後的沙裡爾並沒有安心在傢裡呆著,而是開始瞭他的逃跑計劃,警方發現之後,隨即對他下達瞭通緝令。

最後,在2012年,沙裡爾準備從澳洲逃到歐洲,但是,中途在馬來西亞過境的時候,被馬來西亞警方截獲。

逮捕歸案後立即將他的DNA與朱玉葉體內的DNA相比對,最終,終於比對成功。

這也意味著,擱置瞭6年沒有線索的案子,在這一天,終於要破獲瞭,但是,犯罪嫌疑人找到瞭,最後,真的可以還朱傢一傢人一個公道嗎?

兇手被無罪釋放

2012年,犯罪嫌疑人歷經瞭6年,終於被抓獲歸案。在2013年2月25日的時候,馬來西亞警方將沙裡爾移送到瞭法院進行審理。

但是,在開庭的時候,沙裡爾的辯護律師卻稱,無法確定在朱玉葉身體裡留下體液的人和殺害他的人是一個,而且,朱玉葉體內有第二人的體液,也不能證明殺害朱玉葉的就是沙裡爾。

因此,在2013年6月,亞羅士打高庭宣判沙裡爾的罪名不成立,沙裡爾被當庭釋放。

沙裡爾好像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不會被定罪,在法庭上的時候,就顯得整個人比較放松。在離開法庭的時候,沙裡爾更是一直在笑著。這讓朱玉葉的父母看到瞭,十分的痛心。

朱玉葉的父親聽到瞭最終的判決結果,甚至想要從樓上跳下去,以證明亞羅士打高庭判決的的不公,但是幸好及時的被媒體攔下來瞭。

重審還公道

此次判決結果一出,媒體就在各個平臺上報道事件結果,又是在馬來西亞的民間引起瞭極大地反響,比當時要求找到兇手時的反響還要大。

因此,為瞭推翻這次不公正的判決,當地民眾聚集在一起,自發組織瞭遊行活動。在這次活動之後,共收集到瞭55025個人的簽名。

他們將這些聯名的簽名遞送到總檢察署,要求總檢察署重新提起上訴。這些民眾一連堅持瞭3個月的時間,讓總檢察署不得不重視起來。

終於,在2014年7月,總檢察署提出瞭上訴。在2014年的10月14號,總檢察署的上訴推翻瞭之前亞羅士打高庭的判決。

在2015年8月,亞羅士打高庭最終判決,沙裡爾觸犯謀殺罪,最終成立,被判處絞刑。

沙裡爾對此判刑結果,兩次上訴表示不服,對此,在2018年1月25日,馬來西亞聯邦法院作出依舊維持原判的判決,對沙裡爾處以絞刑。

終於,歷經瞭12年,朱玉葉的傢人終於等來瞭一個公道,也終於能夠讓九泉之下的朱玉葉安心瞭。

結語

雖然案件最終仍被告破,但是,這其中的艱辛隻有朱玉葉的傢人才知道這一路有多麼的艱辛。

假如當時朱玉葉沒有遭遇不幸,那麼在一周後,她就要作為歐洲商務談判的代表去往歐洲開展工作瞭,未來的她一定是一位優秀的職場女性。然而,這本該發生的所有的一切都被沙裡爾毀掉瞭。

即使抓到瞭沙裡爾,但是,當時朱玉葉的遺體裡是殘留著兩個人的體液的。直到沙裡爾伏誅,第二個兇手也沒有出現。

沙裡爾在審訊期間,自始至終都沒有提到另一個侵犯朱玉葉的人是誰。沙裡爾的身份已經很高瞭,那麼,可想而知,他自己直到死都沒有透露的另一位幕後之人的身份背景,得有多強大,這都不得而知瞭。

最終,沙裡爾被判處絞刑。判決結果一出來,很多網友都拍手叫好。絞刑對於一個人而言,是極其痛苦的,但是,這種刑罰卻能夠很大程度的震懾住許多的惡人。

我們也應該明白,這種女性被侵犯並殺害的案件不僅僅隻是少數,全世界各個國傢都會有。

作為女生,即使朱玉葉是跆拳道黑帶的級別,但是,面對兩名男性,天生的體力劣勢依舊是很明顯,一旦遇到危險,基本很難自救成功。

所以,女性在平時一定要提高自己的安全意識和自我保護意識,夜間盡量少走偏僻的路,最好結伴出行,並且,將通訊工具時刻帶在身邊,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畢竟,社會上總會有一些危險在身邊,我們要有防人之心,學會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要讓傢人擔心。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最後,也希望社會上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對弱勢女性保持高度的關註,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類似的案件發生,在社會各界共同的努力下,為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而努力!

你對於沙裡爾因強奸殺人後被判絞刑有什麼看法,歡迎在評論區發表你精彩的見解奧。如果覺得文章不錯,也可以點個關註和免費的贊!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