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話簡史(2)——從神到人的史詩時代

上篇介紹瞭印度神話中的眾神體系,但在三界中的人界,世間的動物也被賦予瞭種種神性和人性,對於人類,他們壽命很短,相對神族並沒有與生俱來的法務,但是通過鍛煉和修行,也能突破自身的局限,有些人修煉成仙,有的則是出色的武士和國王,贏得天神們的尊敬。

一、 動物神

1、龍族那迦

龍族是大仙人迦葉波的後代,居住在地下世界的波陀羅和摩訶陀羅兩個世界裡,印度神話中統稱他們為“那迦”。

那迦具有神奇的法力,而且由於活的年歲很長,他們通常都富於智慧,且熟知地下的一切寶藏,因此他們十分富有,地下的都城都是用黃金和寶石建成的,宏偉壯麗。

他們形像都是腰部以上為人形,以下則是蛇身,不過,不同於被趕下天庭的阿修羅,那迦們大多本性並不壞,至於他們的首領始終與天神一條戰線。

那迦的國王是一條長度嚇人的巨蛇,名“婆蘇吉”,他最著名的事例是在天神和阿修羅攪乳海時充當瞭纏繞曼陀羅山的繩索。

另一位著名的龍王則是舍沙,婆蘇吉的哥哥,他是所有那迦中第一位出生者,住在地底最下面一層,支撐著整個世界,他也是毗濕奴最忠實的朋友和床榻。

2、神猴哈奴曼

神猴哈奴曼的形象在今天的印度宗教儀式中到處可見,對於中國人更熟悉的是,被吳承恩改編成的孫悟空的故事。

哈奴曼是風神伐由的兒子,某天風神巡遊時,碰到一個雌猴,是位受瞭詛咒的天女,雙方一見鐘情後生下瞭神猴,太陽神後面成為瞭哈奴曼的老師。

神猴最重要的故事就是幫助羅摩國王(毗混奴的化身之一)打敗瞭羅剎國羅波那,救回瞭羅摩妻子悉多,這便是印度史詩之一《羅摩衍那》的故事情節,為瞭表彰哈奴曼的勇敢和忠誠,羅摩便許諾隻要世上還有人記得羅摩傳說,哈奴曼便會永生,一直活下去。

3、聖牛

印度人對聖牛的崇拜為人所熟知,走在今天的印度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牛慢悠悠在大街上晃蕩。在印度神話中,牛就是大地母親的象征。

在梵天造物時,婆羅門和牛是同時被造出來的,婆羅門引經據典,傳播知識,而牛則提供奶酪和黃油等,兩者同等重要,因此,殺害母牛的罪孽就和殺害婆羅門一樣嚴重。

早在眾神攪乳海的時候,從海中出現瞭如意神牛須羅毗,她被尊崇為一切神牛之母,能滿足主人的一切願望,能產生甘露、牛乳和蘇摩酒,後面成為瞭濕婆的坐騎,而濕婆被視為豐繞神也多少與這有些聯系。

4、象頭神

世界上的第一頭神象叫“愛羅婆多”,也是在攪乳海時產生的十四寶之一,這頭四牙大白象後面成為瞭天帝因陀羅的坐騎,象中之王。

但有次,這頭大白象卻險些出事故,丟掉性命。

故事還要從濕婆與雪山神女帕爾瓦蒂講起,他們的長子,戰神室建陀離傢之後,帕爾瓦蒂十分寂寞,於是用小泥人捏出瞭個小兒子,不料被回來的濕婆誤解,砍掉瞭孩子的頭,得知事情原委的濕婆十分內疚,於是,在梵天的建議下,將此時在河灘上沐浴的白象頭砍下給自己小孩裝上,這便是象頭神的誕生,不過,好在梵天目睹瞭這一切,又幫助大白象重新長回瞭腦袋,皆大歡喜。

為瞭彌補,濕婆後面讓象頭神作瞭自己軍隊的統率,並更名為“犍尼薩”,犍尼薩雖其貌不揚,但非常聰明,詼諧隨和,後成為通曉一切智慧的神,在今天的印度還有專門的節日紀念象頭神。

二、 人類的故事

人類歷史在整個的印度神話世界中,隻占很小一部分,現在的人類先祖是從太陽神的兒子,第七任摩奴開始,由此開創瞭太陽王朝與支系月亮王朝的時代,而印度的兩部史詩《羅摩衍那》和《摩訶婆羅多》講述的就是與這兩個王朝相關的歷史。

1、太陽王朝

此前已經提到,在梵天的一日之中,會有十四個摩奴時代,每一代都會有一個人類先祖摩奴出現,而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已經是第七個摩奴時期,此時摩奴為太陽神蘇利耶的兒子。

傳說摩奴在河邊洗手的時候,無意間救瞭一條小魚,沒想到這魚就是毗濕奴的化身(十化化身的第一個),他認定摩奴是腐朽世界上唯一的正義之士,因此向他預言瞭滅世大洪水的到來,並教導他,洪水到來之時,可以把船系在魚角上,得以保命,因此摩奴就成為新一代的人類祖先。

摩奴從洪水中逃到喜馬拉雅山之時沒有後代,於是他向天神求子,結果從祭品中產生瞭一個叫“伊陀”的長子(後面這個長子神奇地變性,嫁給瞭月亮王朝的創始人佈陀),算是一個支系,後面的故事就都發生在月亮王朝。

後來又從摩奴的鼻孔中生出一個兒子,名叫“甘蔗”,第二年便稱王,定都逾陀城,由於祖父是太陽神,因此這一支王族被稱作太陽王族。

2、《羅摩衍那》

太陽王朝中最著名的故事,要到他的第四十三代王,羅摩時代,《羅摩衍那》書名的意思就是“羅摩的旅行”,或“羅摩傳”。

在羅摩的父親十車王統治期間,上古時的羅剎魔王羅波那憑借梵天的恩賜開始橫行大地,因為心軟的梵天在對待自己的子嗣時,會無條件地滿足他們的要求,羅波那借機得到瞭梵天祝福,他不會死於任何天神、阿修羅或者半神,不過由於羅波那太傲慢,看不起人類,就沒有把人類算在自己的願望裡。

於是,毗混奴下降凡間,化身為逾陀城王子羅摩(十大化身中的第七位),隨同羅摩一起降生的,還有另外三位王子,他們一起分享瞭毗濕奴的力量。

羅摩在一次拉弓比賽中,因為力大將濕婆的一張神弓拉斷,得到領近的毗提訶國王親睞,迎娶瞭他的女兒“悉多”。

十車王本意是欲立羅摩為王,但遭到小王妃的攛掇,想立她的親兒子婆羅多為王,為瞭避免兄弟之爭,羅摩便主動帶著妻子悉多和弟弟羅什曼那到森林隱居。

某天,羅剎王羅波那的妹妹來到森林勾引羅摩失敗,被割掉瞭嘴唇和鼻子,引來瞭羅剎王的報復,趁一次羅摩兄弟倆外出的機會,擄走瞭她的妻子悉多,於是正式引發瞭羅摩與羅剎王之間的戰鬥。

羅剎王的領地在印度大陸的最南端楞迦島上(推測就是今日之斯裡蘭卡島),悉多在天空中時扔下瞭自己的首飾進行報信,剛好落到瞭神猴哈奴曼處,羅摩在南下的過程中幫助哈奴曼的兄弟妙頂登上王位,於是雙方結成同盟,一起向羅剎王進軍。

故事的結局沒有意外,羅剎王被徹底消滅,而羅摩統治多年去世之後,也重回毗濕奴大神,返回天庭。

羅摩和悉多的故事千百年來傳頌,他們倆也被視為印度傳統道德的典范。

3、月亮王朝

月神蘇摩之子,水星佈陀是月亮王朝的先祖,他與摩奴的長子伊陀結婚,開創瞭新的王朝。

說起伊陀,本身為男性,但由於某天誤闖到雪山,見到瞭濕婆化身為女性與妻子玩樂,於是處罰,一半男性一半女性,在她女性的時候與佈陀結婚,生下瞭第一個月亮王族的國王洪呼王。

到瞭迅行王統治時期,某天他在森林中打獵時解救瞭太白仙人的女兒天乘,娶為妻子,後代便是雅度族。

不過,在天乘嫁給迅行王時,嫁妝中還有作為女仆的阿修羅公主多福,狡猾的多福勾引迅行王並生下瞭三個兒子,在爭奪中,小兒子補盧最後繼承瞭王位。

補盧繼承瞭父親的王國數十代之後,統治大地的是豆扇陀,他年輕、威武,具備種種美德,在某天拜訪凈修林時,結識瞭幹婆仙人的養女“沙恭達羅”,他們的兒子取名為“婆羅多”,再後來,這個王族也被稱為俱盧族。

《摩訶婆羅多》的各族英雄都誕生在這個王朝體系之中,婆羅多也成為瞭今天印度民族的先祖,在印度的梵文稱謂中,也仍然是“婆羅多”。

4、《摩訶婆羅多》

在談這篇印度的巨型史詩之前,有必要先說下黑天。

黑天

黑天是毗濕奴的第八個化身,為瞭戰勝他邪惡的舅舅暴君庚斯而生。

當時統治大地的是雅度族的國王,某天和王後在森林散步時,王後被一個阿修羅看到強暴,生下瞭庚斯,迫於害怕,王後沒敢告訴國王實情,後面庚斯長大,邪惡的本性暴露,殺死國王登上瞭寶座,然後肆意發動戰爭,犯下無數罪行。

為瞭鏟除惡人,毗濕奴把自己的一根黑頭發和龍王舍沙一根白色毛發放入凡間,在一對牧羊人中出生瞭黑天和他的哥哥大力羅摩。

黑天的出現意義不僅僅在於鏟除妖怪,據說當時的世界上人口不斷繁衍,已經到瞭讓大地女神不堪重負的地步,於是天庭決定在大地上開展一場前所未聞的戰爭,減少人口,也就是後面令所有國傢都卷入的俱盧之野大戰,各天神紛紛化身凡間,黑天代表的雅度族支持當時的正方般度五子。

有意思的是,在希臘神話的特洛伊戰爭中,也是類似的故事,各路天神下凡參與戰爭。

王位之爭

摩訶婆羅多的主要講的就是在婆羅多族兩支後裔俱盧族和般度族之間爭奪王位的故事。

故事起源在於恒河女神下凡,與當時的國王福身王生下兒子“天誓”之後返回天庭,福身王非常高興,欲立天誓為太子。

四年之後,福身王又對一位美麗的漁女貞信一見鐘情,但貞信的父親堅持,除非讓他們的孩子繼承王位,否則不同意把女兒交給福身王,懂事的天誓於是找到漁女的父親,發誓不要王位,終身不娶,由於在古代印度,人們對婚育後代非常看重,所以這個誓言非常之重,他也也就稱為“毗濕摩(發下毒誓的人)”。

王權便落到漁女的後代之間,他有兩個兒子,花釧和奇武,但大兒子不久就戰死沙場,而奇武雖娶瞭兩個王後,卻一直無後,於是隻能找廣博仙人借種,生下盲人持國和般度,盲人無法治國,於是般度便繼承瞭王位。

般度娶瞭雅度族的公主貢蒂和瑪德莉,借助一種與天神交合的“求子咒”,生下瞭堅戰為代表的般度五子,而般度五子後來又續瞭般遮羅王國的公主“黑公主”。

持國長大後娶瞭健陀羅的公主,生下瞭一百個兒子,長子難敵,成來成為瞭俱盧族的領袖。

故事的最高潮在俱盧之野大戰大戰,交戰一方是般度族、黑公主的娘傢般遮羅王國以及黑天的雅度族群;而另一方是當時的首領持國百子難敵、福身王的大兒子毗濕摩、太陽神凡間之子迦爾納。

這場持續多日的大戰幾乎牽涉瞭當時的所有族群,最後在悲慘中告終,陣亡者達到瞭十六億之多,交戰雙方的軍隊全部覆滅,般度族群隻剩下般度五子、黑天等,而俱盧族也隻剩下三個人,般度的公主生下遺腹子繼絕,成為瞭婆羅多王族唯一的根苗。

在故事的後續,黑天統治的雅度族也日益驕奢,全體族人自相殘殺,全部毀滅,黑天本人在樹下冥思時被一個無名獵人錯當鹿射殺,他的哥哥大力羅摩不久也入定,真身龍王重歸地下。

般度五子將王位傳給遺腹子繼絕後,決定結束塵世生活,到喜馬拉雅山朝覲,而朝聖的道路異常艱難,他們一個一個在路上筋疲力盡而死,千百年後,他們的印度信徒仍然在這條朝聖道路上堅持不息。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