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解讀|呼吸道病原體系列——博卡病毒

人博卡病毒的發現

2005年,瑞典的Allander等人采用宿主DNA消除、隨機PCR擴增、高通量測序和生物信息學知識相結合的方法,在呼吸道感染患兒的鼻咽抽吸物中發現瞭一種新的細小病毒,依據這一病毒與牛細小病毒(bovineparvovirus)和犬類微小病毒(caninemi-nutevirus)在基因組結構和核酸序列的同源性,將其命名為博卡病毒(bocavirus)[1]。

人類博卡病毒(HBoV)屬於細小病毒科細小病毒亞科的博卡病毒屬,HBoV基因組為單鏈線性DNA,全長約為5.6kb,形態與其他細小病毒十分相似,是一類無包膜的小顆粒病毒,電鏡下顆粒直徑為20-25 nm。

根據HBoV的全基因組測序和序列分析結果,HBoV可分為HBoV1、HBoV2、HBoV3和HBoV4四型。其中HBoV2、HBoV3和HBoV4主要在糞便中檢出,HBoV1主要在呼吸道標本中檢出[2] 。有證據表明,HBoV是引起兒童呼吸道病毒感染的主要病原體之一,常與其它病原體共同作用引起呼吸道相關癥狀[3]。

2006年8月,湖南郴州發現我國第一例人類博卡病毒感染病例;2012年10月,深圳福田口岸在一個月內發現4例博卡病毒感染病例,引發關註。

流行病學特征

HBoV感染的年齡主要集中在36月以內兒童(77.7%),尤其是12~<24月(40.0%),其中 ≥60月以上的兒童中的陽性檢出率最高(7.9%), 其次為12~<24月患兒(6.7%)。見表 1[4]。高發人群為6個月至3歲的嬰幼兒,成人中HBoV感染率較低。

表 1 HBoV 感染的年齡分佈Table 1 Age distribution of HBoV infection

HBoV感染與人類急性呼吸道感染密切相關,病癥與普通感冒相似,社區獲得性肺炎患兒占HBoV總陽性病例的51.1%。在23例肺炎患者中,有10例為重癥肺炎。博卡病毒與其他呼吸道病毒有較高的混合感染,HBoV混合感染患兒占比高達62.2%,混合支原體感染最常見,其次為病毒。在10例混合病毒感染患兒中,最常見的為PIV3,其它依次為ADV、RSV。見表2[4]。

表 2 HBoV 單純感染及混合感染分佈情況Table 2 Distribution of HBoV simple and mixed infection

傳播途徑

HBoV通過空氣傳播,通常感染腸道和呼吸道,兒童較易受感染,感染後會導致肺炎、支氣管炎和腹瀉等疾病,目前研究認為HBoV是誘發兒童急性呼吸道感染尤其是急性下呼吸道感染的常見病原體之一,僅次於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而居第3位[5]。

臨床癥狀

人博卡病毒單純感染主要導致呼吸道及胃腸道感染。感染呼吸道後,主要表現為咳嗽、喘息等癥狀,伴或不伴有發熱,嬰幼兒或患有基礎疾病的兒童感染後容易引起肺炎、支氣管炎等;感染胃腸道後,表現為惡心、嘔吐、腹瀉等消化道癥狀。

啟 示

急性呼吸道感染(Acute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ARI)是兒童最常見的感染性疾病。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全球每年因ARI住院的兒童高達1200多萬人,呼吸道感染占全球疾病總負擔的 6%[6] 。在我國,5歲以下兒童肺炎相關死亡占所有兒童死亡的 12.4%[7]。

然而,ARI可由多種病原體引起,不同病原體在流行的季節性、引起的臨床癥狀等方面不盡相同,例如 ADV較RSV感染後更易出現中毒性心肌炎,所以明確病原體具有重要意義。

臨床檢查,HBoV感染與典型的呼吸道病毒感染相似。嚴重的下呼吸道疾病患者表現有喘息、呼吸急促、使用副呼吸肌等。嚴重腸胃炎患兒會有脫水的癥狀:皮膚彈性減弱、眼窩凹陷、沒精打采。

目前,針對HBoV的體外培養系統和動物模型尚不成熟,所以主要采用核酸檢測方法對臨床樣本進行HBoV檢測,使用13種呼吸道病原體多重檢測試劑盒對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進行病原快速診斷,從臨床上快速明確病因和合理使用抗微生物藥物,對病例的早診早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同時消除患兒傢長對“未知”病原體的恐慌,有利於病情管理。

檢出HBoV的急性感染期患兒,尤其是住院患者,應及時采取隔離措施,對控制病毒傳播和疾病防控具有積極意義。

參考文獻及資料

[1] Corrections: Cloning of a Human Parvovirus by Molecular Screening of Respiratory Tract Samples[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05,102(43).[2] Guido M,Tumolo M,Verri Tiziano,et al. Human bocavirus:Current knowledge and future challenges[J]. World J Gastroenterol,2016,22:8684-8697.[3] Schlaberg R,Ampofo K,Tardif K,et al. Human Bocavirus Capsid Messenger RNA Detection in Children With Pneumonia[J]. J Infect Dis,2017,216:688-696.[4] 歐順婧,甘正飛,鄧國珍等. 969 例呼吸道感染兒童中人博卡病毒的感染情況與 臨床特征分析[J]. 分子診斷與治療雜志,2022,14(06):941—944.[5] 丁小芳,張兵,鐘禮立,等.人博卡病毒載量與兒童急性下呼吸道感染臨床特征相關性研究[J].中國當代兒科雜志,2017, 19 ( 3):327-330. DOI:10.7499/i. issn. 1008-8830.2017.03.015.[6] del Valle Mendoza Juana,Cornejo ⁃Tapia Angela,Weilg Pablo, et al. Incidence of respiratory viruses in Peruvian children with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J]. JMed Virol,2015,87:917-924.[7] Liu L,Oza S,Hogan Dan,et al. Global,regional,and national causes of under⁃5 mortality in 2000-15:an updated systematic analysis with implications for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J]. Lancet,2016,388:3027-3035.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