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之:“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到底是怎麼回事?

《道》第十二章原文: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難得之貨令人行妨。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先上一張表,說明天人合一理念下的自然界與人體之間的聯系以及千絲萬縷的關系。

自 然 界 五行
五音 五味 五色 五化 五氣 五時 五方 五季
平旦
日中
日西 長夏
合夜 西
夜半
五行 人 體
五臟 六腑 五液 五官 五形 五情 五德 五魔
小腸
大腸 皮毛
膀胱

上面這張表是作為傳統文化之一中醫的基礎部分。

懂不懂中醫都沒有關系,這張表至少揭示瞭中醫的基本理論之一:天人合一,人與自然環境是需要保持協調一致的,否則就會導致身體出現一些不和諧的病癥。

中醫認為:人體與外部自然環境、社會環境是一個整體,當生病的身體作為局部有問題時,我們需要將疾病或問題要放到整體環境中去考量、討論、調整。

中醫太高大上,我們不懂,不瞎掰,隻是因為老子在《道》十二章中提及瞭五色、五音、五味、所以我們扯一下傳統文化的中醫,再度強調天人合一的中華文化主線。

不廢話瞭,我們還是回到道的話題上來。

老子在《道》十一章所談輪子、杯子、房子之後,他老人傢覺得在抽象論道之後,有必要搞點具體的東西繼續論道,於是老子在十二章直奔耳聞目睹的感官而來,分別談瞭:1、眼睛;2、耳朵;3、嘴巴;4、心;5、欲望。

眼睛、耳朵、嘴巴、心、欲望,這個似乎比輪子、杯子、房子更容易理解。

老子於十二章中一針見血地告訴世人:我們的眼睛是如何瞎掉的;我們的耳朵是如何聾掉的;我們的嘴巴是如何失去瞭味覺廢掉的(爽,古漢語中是指口病);我們的心是如何發狂發癲的;我們的欲望是如何走火入魔的。

有那麼一個現象非常有趣。

就在老子談瞭這五個現象的2500年之後,在太平洋的彼岸美國出瞭個心理學傢:馬斯洛。

馬斯洛於公元1943年也談瞭這個問題,馬斯洛從心理學的角度將這一問題歸納成為瞭一個著名的理論:馬斯洛需求論。

馬斯洛需求論將人類需求分為五個層次,分別是:生理生存需要;安全方面的需要;情感歸屬需要;被尊重的需要;自我實現方面的需要。

老子和馬斯洛都談瞭五點,看起來差不多,其實層次各有高低,關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在讀完《道》十二章之後,自行理解一下就明白。

下面我們一項項地理解消化一下《道》在這一章所談的五點。

我們的眼睛是如何變瞎的(“五色令人目盲”)。

五色泛指各種顏色,因為古人早就發現,以五色為主色,在這個基礎上可以調制出任何色彩(五光十色就是這個意思),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可以將五色直接理解為“色”:美色、女色、顏色。

人性是有本能的,這一點在第九章中已經分析過,我們有太多的時間活在瞭眼睛、耳朵、嘴巴上;我們有太多的人,畢生都活在瞭這些方面。

穿金戴銀,看著舒服,是一種美色,率屬於五色;

令男人魂不守舍的女色,讓人一飽眼福,是一種美色,率屬於五色;

金玉滿堂,坐著看躺著看,怎麼看都舒服,是一種美色,率屬於五色;

華麗的服飾、裝飾、發飾、街頭巷尾隨處可見的五色發型、五色指甲……

這些都率屬於瞭五色,這些原本也都不是罪過,隻是如果世人的眼睛均陶醉於這些,而看不見別的瞭,那麼自然就瞎瞭,這就是:“五色令人目盲”。

我們的耳朵是如何變聾的(“五音令人耳聾”)。

音樂一定是個好東西,在老子所生活的周朝時期貴族是過著鐘鳴鼎食的優雅生活的。聚會吃飯或者是祭祀活動的時候吃飯是不用碗,而用鼎,鼎這玩意兒我們都知道,今天全都躺在博物館,全都是無價之寶。至於鐘鳴鼎食的那個鐘,是價值連城的編鐘。

那麼換個角度來說,也就是編鐘音樂響起的時候,都是重要時刻,才用到。

另一方面我們都知道,周朝時期是禮樂制度的巔峰時期,那麼時候的音樂和舞蹈都是用來陶冶情操,培育貴族氣質的。

在老子看來,偶爾音樂是陶冶情操,是禮樂典范;在老子看來,迷戀五音,迷戀歌舞,那麼情況就非常糟糕瞭,耳朵會變聾,因為歌舞占據瞭全部的神經。

這個季節剛好是中國X聲音的火熱季節,從《道》的角度來看,這是要讓人耳聾的節奏!當然,笑談而已,X聲音隻是商業社會的商業行為,隻是策劃方緊緊地拽住瞭年輕人喜歡音樂這根筋,用五音煽動一下……

至於我們的味覺是如何被廢瞭的則幾乎無需分析瞭。天天都是山珍海味,天天都是酸、苦、甜、辣、咸的重口味幾乎是一種折磨。這種折磨的感覺我們應該都有,諸如春節這樣的海吃海喝的日子,我們很容易向往白米粥加一點小咸菜的三餐。

繼眼睛、耳朵和嘴巴之後,老子談瞭犬色聲馬之害(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

當縱馬馳騁圍獵,隻是為瞭尋點樂子的時候,也就是犬色聲馬瞭。我們無法穿越到遠古的周朝時期去體驗那種縱馬圍獵的感受,但是我們能夠看到數千年以來,這種癲狂是綿綿不絕的。諸如,都市偶發的豪車飆車現象、沒事整個獅子當寵物的現象……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與《道》所倡導的道是背道而馳的,與《道》所倡導的德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

在《道》的第三章中,老子首次談及過奢侈品“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為盜”,老子於十二章中再度重溫瞭這一觀點“難得之貨令人行妨”(難得的奢侈品,一定會有害於人們在道方面的修行)。

那麼,人們該如何面對這些眼睛、耳朵、嘴巴、心以及奢侈的欲望呢?

老子再度給出瞭聖人行為準則: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故去彼取此。

聖人行為準則之九(延續第七章的編號):在基本生理需求方面豐衣足食,填飽肚子;在修道方面爭取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境界,克服並去除感官方面的享受,對各種欲望保持克制與節制狀態。

《道》十二章其實就談瞭一個觀點:清靜寡欲。

那麼清靜寡欲地活著到底是為瞭圖什麼呢?

為瞭活得更久一些?

為瞭活得開心幸福一些?

還是為瞭傢族的發展?

《道德經》第十三章將為我們揭開這一道傢觀點。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