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職場劇之父:金牌編劇監制鄧特希

本文轉自高能E蓓子

回歸TVB職場劇本身,除瞭刻畫獨立鮮活的個體,對大情大義的細味也是其立意所在。

在這方面,鄧特希這位身兼導演、編劇於一身的金牌監制,就是開啟TVB白領時代的幕後功臣。

相當儒雅

沒錯,今天我們來聊聊鄧特希和他的職場劇。

1 鄧特希:TVB最早的“逼格”擔當

看慣瞭TVB劇中寫字樓男男女女的“身光頸靚”,難免以為港劇的正朔,就是職業套裝+下班泡吧+去高級餐廳約會社交。

《幕後玩傢》公關三賤客下班後常在酒吧“吹水”

其實,在武俠劇、古裝片大行其道的80年代,TVB現代劇的題材范圍很窄,怎麼也繞不開婆婆媽媽、傢長裡短,市井氣息和濃鬱“師奶味”。

80年代的“劇霸”廖偉雄,專門演繹一些市井小男人角色

偶爾出現的職場劇,也基本鎖定在公務員,尤其是警察故事這一塊。

劉德華的《獵鷹》、鄭裕玲的《警花出更》、梁朝偉的《新紮師兄》,無不如是。

《新紮師兄》 劉青雲寶寶和梁朝偉寶寶,樸素的鄰傢小哥哥

在這些“警察故事”中,尤以鄧特希擔任編劇之一的《新紮師兄》最為經典。

當年創造瞭平均50點的收視紀錄,更帶動瞭整個香港社會投考警察的大熱風潮。

這部小試牛刀的“職場劇”,讓他找到瞭自己的殺手鐧——表面上講合傢歡故事,但骨子裡是通過人物講述百態人生。

鄧特希和另一位金牌監制戚其義,都是韋傢輝的得意大弟子,兩人在師父的經典劇《大時代》耳濡目染下正式出山。

青年時代的金牌監制

初出茅廬的鄧特希,開始搗鼓《壹號皇庭》的劇本,當時曾勵珍給他安排瞭一個雞肋時段——星期日晚十點檔播出。

珍姐的用心……emmmmm

因為完全沒有收視壓力,鄧特希反而覺得,這是一個契機:

於是,鄧特希“放手搞嘢”。

這三位站出來,就是《壹號皇庭》的回憶殺!

《壹號皇庭》播出之後,觀眾樂壞瞭,看慣瞭“俗世與真情”的套路,他們突然發現,電視上居然在播精英階層的代表——律師的生活與工作,對白還那麼文縐縐的。

這部劇也開創瞭職業劇的先河。

接下來的《妙手仁心》,更是從頭到尾都帶著專業氛圍,帶領觀眾走向熟悉卻從未能靠近的急診室和醫院。

職場劇的出現,徹底打破瞭草根與市井為主的“師奶港味”,過渡到中產階級的生活故事。

接下來,TVB陸續打開職場劇系列,形成金字招牌。

以醫生、律師這些人物的身份、情感的改變,觸及社會環境及思維方式的轉變。

精英自然也成為鄧特希的標簽

作為TVB“職場劇之父”,鄧特希更多關註職場光鮮正義的一面,精英們的博弈都是公平之爭——黑暗和潛規則甚為少見。

但吊詭的是,寫慣職場劇風起雲湧的可鄧特希,本人在TVB的職業生涯卻斷送在四大派系鬥爭之中,淪為犧牲品。

這也是他自稱不適合混電影圈的原因

鄧sir離開TVB之後,投往亞視,作品口碑卻兩極分化。

他曾經的文氣與細膩、對戲劇手段的癡迷,讓作品跌入另一個反面——故事如墜雲裡,節奏緩慢,難以抓住觀眾的眼球。

例如2010年用豪華陣容打造的《法網群英》,用電影的手法拍攝,最後卻讓整體風格過於濃重,讓人觀感疲憊。

收獲的最高收視不過6點,比同時段TVB播出的劇集《女人最痛》低瞭20多個點。

光影剪輯也是暗黑調電影風……好吧其實《法網群英》還是挺好看的

對於這次滑鐵盧,鄧特希認為主要是由於TVB一臺獨大,養成瞭觀眾們的收視習慣,痛批TVB模式老舊。

相比這部收視不佳但有極強個人風格的《法網群英》,他對自己過去在TVB的作品不滿更多。

在2016的新作《隱世者們》裡,他甚至公開調侃《壹號皇庭》難看,不知道為什麼當年那麼火…….

他還曾經在采訪中說過,自己的作品能成功,隻是因為自己的片子合格,同期別人的片子不合格而已。

離開TVB多年後,有記者約他做訪問,他第一句話也是心酸的調侃:“想不到鄧特希這名字,還有人感興趣。”

就想說,鄧sir狠起來真是連自己都不放過啊。

2 鄧式職場劇標配:不開掛的精英,處處紮實的細節

說起當下的職場劇,最被詬病的,是基本專業知識的欠缺。

特別是醫務劇中,有諸如“9% 的生理鹽水”、“搶救病人時居然打的是普通針”、“隔著衣服除顫”等常識性錯誤。

空談專業,卻淪為笑柄。

更嚴重的,是動不動就“造神”的傾向。

比如《青年醫生》裡的趙沖,當實習生時,人設就是個學神,什麼東西都是一看就都懂,整天和朋友八卦聊天。可一到醫院就能處理各種急癥,車禍脾破裂會急救,外科和急診也能輕松搞定。

帥是真的帥,但浮誇啊~

一言不合就用“天才”來開掛,實在不應該…

反觀當年TVB劇集,在專業細節上格外嚴謹。

鄧特希就說,他們專門有一組人做資料搜集,如果要寫法醫的戲,他們真會去觀摩解剖現場。

那麼鄧SIR的《妙手仁心》制作細微到什麼程度呢?

一位醫學背景的網友說,劇情曾提到一位婆婆因為子宮下垂到急癥室求診,有一秒鏡頭拍到病歷,內容與劇情中婆婆的情況是一樣吻合的。

字跡也跟現實中醫生的字體一樣潦草…

同樣是講青年醫生故事的《on call 36小時》,一群醫務新鮮人在“一件頭"(馬國明)的嚴厲調教下,一步步成長成獨當一面的專業醫生。

而《妙手仁心》裡,我們看到的,更多是醫生、護士的職場群像。

沒有誰超越凡人,也沒有誰是開掛的醫術超人。

joe在妙手仁心中是一個敢於挑戰的年輕醫生~

除此之外,劇中角色的職業態度,也毫不浮誇。

“在其位、謀其職、盡其責”是職業精神的寫照,冷靜謹慎、尊重客觀現實成為TVB醫務題材的底色。

一起嬉笑打鬧的戲,自然到根本感覺都不像是在拍戲~

再說律師題材,大陸最近盛產《何以笙簫默》這樣的劇集,男主憑借顏值和霸總氣場,分分鐘走向律師巔峰…

這位律師,你拿的還是霸道總裁的劇本啊…

背後當然還是偶像劇套路:拼命放大角色的魅力;可一旦放大到不科學的地步,就容易被光環所反噬,造成觀眾反感。

反而是當年鄧特希的《壹號皇庭》裡,各類人設都很樸實。

比如歐陽震華飾演的餘在春,雖然是專業律師,但私底下古靈精怪,甚至還有點亂七八糟。

他和陳秀雯飾演的丁雯有不少親熱戲,經常“搞搞陣”。

鄧特希曾經說過,他設定的男性角色,必須在專業上非常過關,但生活中“缺點多多”,他甚至不惜讓這些角色有點小“齷齪”,越不完美越好。

他是這樣看的:

所以我們會見到集專業與搞怪於一身的宣女神

正是這樣豐滿而層次豐富的人物設定,因為拍鄧sir的戲而“改頭換面”的明星也非常多。

例如吳啟華,過去一直在奸角和反派中打滾,但程至美醫生的形象卻讓他搖身變成師奶殺手。

鄧sir也肯定瞭蘇永康的演藝才能,說他身上的親和力,非常討觀眾喜歡(點頭點頭)。

蘇永康不帥,但是GIL這個角色令人信服和喜愛

原本在明珠臺擔任資料搜集和節目主持的陳慧珊,也被鄧伯樂調職到翡翠臺拍劇,出演《皇庭》第五輯,精英氣息撲面而來。

為Flora打call!

當時還未成為影帝的張傢輝,也被鄧特希看中飾演《妙手》裡充滿喜劇感的CID。

鄧特希評價他:“雖然看起來像玩玩下,其實每一個細節都考慮得好深入,好全面,好認真。”

就是說,陶大宇、歐陽震華、宣萱、陳慧珊、馬浚偉、呂頌賢、陳秀雯這些演員的演藝生涯,統統都離不開鄧sir的聖手。

真是一個監制,帶出TVB演員的半壁江山。

鄧特希的班底,抓出來的都是一大票戲骨

這個畫風現在看來有時代感,但當時的男人因為專業而帥,魅力根本不隻是看臉。

當然鄧特希的嚴謹和犀利,也帶來瞭一波吐槽……

另外,鄧特希的臺詞在當時也是一絕,正是這些風味獨特的臺詞,賦予瞭角色鮮活的靈魂。

據說很多小迷妹會把當年的鄧氏臺詞手抄一遍,反復回味。

他的臺詞總是給觀眾以溫情,很多很糟糕的事情他都借主角之口一一化解或者調侃。

他的幽默感讓當時的觀眾覺得鄧sir不像戚其義,撕開傷口給觀眾感受,而是主動去愈合傷口。

這也難怪他做劇的風格,顯得更孤高和知性,和同門戚其義風格差異巨大。

這是鄧sir一直珍藏的案頭書,也是臺詞的靈感來源……

3 鄧式職業劇內核:“人文三定律”

鄧sir真正厲害的地方,是他對作品精神內核的掌控力——不流於爆米花劇情,以小見大,見微知著。

大傢看得再怎麼樂呵,停下來之後也能感受到,深埋其中的態度和人文關懷。

鄧特希曾說,他最喜歡在西方電影中尋找靈感,特別是《教父》。

這部電影真的是影響瞭很多創作者

我們都知道,這部電影看上去是一部黑幫片,但全片的骨血是其傢庭倫理關系。

在《教父》的影響下,鄧特希的劇作掛著“職場”二字,但其實要表達的是——人文關懷。

為此,我們總結瞭鄧特希職業劇中的“人文三定律”:

定律一:在生命面前,任何權力與私欲都必須讓路。

在《妙手仁心》裡,一位囚犯被送進急診室,醫生們對他的態度不一。

有醫生覺得他是慣犯,年輕的身體罹患絕癥也是上天對他的一種懲罰。

但唐姿禮對他的態度則有著更加理性的“醫生思維”——

“他已經受到瞭法律的制裁,這不是已經得到應得的懲罰瞭嗎?”

另外,當程至美醫生要幫殺害好友若晴的兇手林志輝做腦部手術時,作為主治醫生,他在情感與職業倫理之間自我掙紮。

最後,他認真完成瞭病人的手術,選擇皈依瞭自己的職業精神。

後來,T.K和飽受困擾的程至美進行瞭一次對話,T.K說他有一次在幫孫子做功課,一個配對遊戲讓他非常受啟發——

如果警察對嫌犯,法官對犯人,那麼醫生對什麼?是病人。

就是這麼簡單,在生命面前,醫生沒有權力摻雜私念。

我們也因此記住瞭:

對醫生而言,所有的病人都是公平的,沒有身份和背景之分,這才是真正的妙手仁心。

感受一下這個對白

鄧sir恰恰是利用這些人物以及他們所面對的沖突,嘗試打破偏見,直面我們從未曾去思考過的倫理難題。

定律二:在絕癥面前,與醫術同樣重要的,是還病人以理解和尊嚴。

鄧sir劇中能看見眾生萬象,更有一種來自人性深處的柔軟,尤其是面對強於自己的絕癥之時。

《妙手仁心》第一部裡,一個罹患艾滋病的小男孩浩仔,因為母體感染而患病,出生不久便失去母親,父親對他來說更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名詞。

面對這個孩子,Joe、嚴冬還有一直陪伴的社工(E姐一直覺得社工真的是一個社會最重要的潤滑劑)像傢人一樣陪伴著他。

浩仔對聖誕節情有獨鐘,他不懼怕死亡,唯一的心願就是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去,能夠穿上顯眼的紅色衣服,在去往天國的路上被媽媽看見。

最後,浩仔苦撐到聖誕之夜,在三人為他舉辦的聖誕party、溫暖的床、滿屋子的彩色絲帶、床頭貼著的七龍珠海報中走完瞭自己的生命。

不是一傢人,勝於一傢人

最重要的是,他穿著Joe為他準備的紅色套裝,懷揣著陌生人的愛,離開瞭人間。

對絕癥病人最好的關懷,就是臨終前的溫柔陪伴。

對於艾滋病的思考,也是當年中醫務劇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除瞭浩仔之外,醫生Gil為瞭輸血救人,染上瞭這個絕癥。

和浩仔不同的是,Gil患病的過程就像是一面鏡子,照見瞭更多不同的人性和態度。

幾個好朋友完全沒有嫌棄他的病

幾位室友面對感染AIDS的Gil所說的這番話,以及最後“親一下”的動作,堪稱對AIDS患者表示尊重的范本。

Gil的這場生命浩劫,讓人看到瞭他的樂觀主義,和身邊一眾朋友對他從未改變的支持。

也許對付AIDS這種生命殺手,除瞭科技進步,更重要的就是還患者以尊嚴,以及全社會共同需要承擔的“反歧視”態度。

定律三:當情與法的沖突永遠存在,作為專業人士,你隻能選擇——皈依你的職業精神。

《壹號皇庭》有過類似的探討。

蔣志光飾演的周少聰要給當事人打一起QJ案,周少聰起初認為他的當事人是無辜的,因而強調受害人和被告有情侶關系,甚至不惜誣陷受害人不檢點,誤導陪審團。

後來他知道自己的當事人是壞人,雖然憤怒,但因為保密關系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壞人逍遙法外——這就是律師的職業精神,也是無可奈何之處。

《壹號皇庭》表達瞭港人的倫理和價值觀,後面的同類題材也大多是其延續或者翻炒。

在法律事件上的探討和模式,《壹號皇庭》的模式,對現在的《盲俠大律師》也深有影響。

比如人設大膽,絕不帶有色眼光、為少數群體發聲這些“皇庭”的核心也是《盲俠大律師》在傳遞的價值。

但是後期的律政劇過份神化律師,把帶有主角光環的律師過度美化, 慈悲之心超越職業道德,就難免有瞭“聖母biao”之嫌。

癲姐找到瞭蔡思貝的正確打開方式,但也因為“聖母心”也被吐瞭很多槽

E姐結語

大傢都在鼓吹“良心制作”,可如今整條電視劇產業鏈卻時常墮入一種急功急利的尷尬裡。

於是,當年TVB職業劇的風骨就成瞭人人懷念的高峰。

回看《新紮師兄》《壹號皇庭》《妙手仁心》這些經典劇集,既有時代的印記,又有濃鬱的個人風格。

更難能可貴的是,在劇情與人物的塑造中,鄧特希特有的人文關懷與嚴謹的職業倫理,賦予瞭這些職業劇一種“精英感”。

這種精英感不能來自《小時代》中的華服與盛世美顏,也不能出自那些霸總與傻白甜齊飛的“精裝”偶像劇——

這種精英感出自專業人士對專業知識的一絲不茍,對職業倫理的敬畏,對人性的洞見,以及一抹來自心底的仁愛。

如今這些把職場劇當帥哥美女過傢傢和“小時代”來寫的人,哪裡配談什麼精英感呢?

是的,你們自以為的“精英感”,其實隻是讓自己在浮華和表面光鮮中得到自我滿足的“優越感”,僅此而已。

世間難再有鄧特希,更難再有90年代的TVB。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