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證之罪拍案叫絕的前8集,隻可惜狼狽收場,今天說說裡面的駱聞

聽很多人都說好,才來追的,看瞭兩天,可惜瞭,最後潦草收場。簡而言之吧,最後一集,人民公安贏得瞭勝利,消滅瞭殺手李豐田,小人郭羽偷偷溜走,但也逃不脫人民公安的手掌心。嚴良破案有功,重回刑警隊。一切皆大歡喜,完滿得那麼的儀式化。

坦白說,劇中所有角色塑造,除瞭嚴良有始有終,朱慧如角色中規中矩(主要是這個人設沒啥獨特的地方),其餘角色全面坍塌。看完全劇,你不會對任何人有很深刻獨特的印象。原本這部劇可以做得更好,再多拍個3、4集,讓人設再豐滿一點,合理一點,哪怕結局是人民公安勝利瞭,至少贏得好看啊。話說回來,罪案題材在咱們這兒還能有第二種結局嗎?下面一個一個來說。今天我們來說駱聞

(一)駱聞

駱聞,我是特別看好的一個人。一個智商爆表的反派,犯罪的動機源於父愛的沖動,更重要的,他身患尿毒癥,類似病殃殃的設定。這個設定很聰明,既能玩出智商戲耍的刺激感,又能拍出煽情飆淚的感情戲,同時病殃殃的身體還能拍出時間的緊迫感。但可惜,隨著公安的正義降臨以致於他很快就攤瞭牌,他似乎沒有耐心再繼續和警察玩下去瞭,而是和警察做起瞭交易。這就好比,一個罪犯說,你們警察太笨瞭,跟你們玩瞭7年都不懂我,算瞭,你們給我想要的,我自願伏法。

好,盡管不合邏輯,但我也認瞭。不過,從此,自從攤牌以後,駱聞的智商急轉直下。那麼冷靜克制理性的人,對犯罪心理熟悉到好似自己的掌紋,做任何事都氣定神閑,有條不紊,就這麼一個簡直神級的人,7年的等待都熬過來瞭,怎麼會在最後時刻如此沖動?接瞭電話,不加分析,放著還有1000毫升血沒透析,直接從病床上跑出來,不經任何人通信,隻身去和罪犯碰面。

難道相比死在病床上,他更熱衷於死在殺害自己妻女的罪犯手裡嗎?一個連自己死後如何交代後事,如何指引警察找到線索都想得清清楚楚的人,會在乎一時半會兒先死後死嗎?他會做出那麼沖動沒頭腦的事嗎?他會覺得讓罪犯從自己手中溜掉,致使多年辛苦功虧一簣是值得的?而且他獨自一人去會面罪犯,按他的智商,肯定知道自己死路一條,而且完敗幾乎是無疑的,就這樣不利的情形,他還是選擇急匆匆地去瞭,莫非他突然開竅瞭,開始信任警察瞭,覺得破案還是交給警察吧,我一心求死,留下證據就好?

最最可笑的是,這樣一個為愛而鋌而走險犯罪的人,完全喪失對司法系統信任的人,口口聲聲說那些被害者死有餘辜的人,遺書上會交代那麼多認罪的話語嗎?劇中交代得不僅多,而且有些迫不及待瞭。當他想到死的時候,他應該是回歸到丈夫和父親的角色上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