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秦時明月—衛練

我真的太喜歡他們兩個人,無法自拔,所以想寫一寫我眼中衛練帶給我的沖擊和感受!

最開始看秦時明月的時候,感覺自己把善惡這種東西劃分的特別清楚,墨傢的人和蓋聶就是絕對的善,而衛莊他們就是絕對的惡,往後看才發現這是我對他們最大誤解,當初莊叔和練姐剛出場的時候,我其實總感覺他們之間不是很單純的上下級的關系(事實證明我的感覺還是很準確的)總覺得他們倆很壞,不喜歡他們,但隨著年齡的在增長和劇情的推進,我反而很欣賞他們,在這樣的亂世,哪裡有什麼絕對的好和壞,不管別人如何看待他們,詆毀他們,他們還是選擇走出瞭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他們也有追求的信念和理想。衛莊在秦時明月裡面算得上是一個絕對的現實主義者,從他說出這句:隻有永遠的利害沖突,無盡的生死抉擇,這就是縱橫!這句話說的非常正確,直中要害(小時候覺得蓋聶所說的做的都是正確的,現在再來思考一下,其實可以發現蓋聶所想的國傢太過於理想化,不要說國傢,一個人在做事情的時候下意識可能都會考慮一下利害沖突,更何況是一個國傢,當然,他也有他的堅持,他也在為自己的理想而奮鬥著)這就是衛莊所堅持的道路,所信仰的力量,更讓我動容的是赤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可以他完成共同這個夢想。

其實開始對他們有所偏愛是在第四部韓夢寒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們在花轎前的分鏡,白發生,容顏改,真的絕瞭,不管在何時何地,在人群中,我的第一眼就是你,盡在不言中!還有在紅蓮問莊叔,會不會回來看她的時候,他給出的回答是也許不會,其實剛開始看的時候,我並不明白為什麼要給出這麼一個模凌兩可的回答,當時我覺得,不會的可能很大,但後來我才慢慢明白,他這是要赴鬼谷的三年之約,縱與橫之間必有一戰,但對於蓋聶的實力,我相信莊叔心裡也是明白的,一死一傷,這一次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這次決鬥中能不能活著,能不能成為左右天下棋局的人,加上也許這兩個字,意味著,如果我決鬥中,我還沒有死,我就一定會來見你!當紅蓮也就是赤練,在嫁過去的途中看見瞭二叔的時候,仿佛一切都不存在瞭,整個天地黯然失色,隻有你盡在我的眼底!這樣的細節刻畫真的是好評!二叔從天花板下來就紅蓮的時候,滿身的血,從來沒有見過他滿身是血的樣子,可見他真的是一路殺進來的。關於砍掉冷宮的這棵樹,我覺得這棵樹可能跟蒼龍七宿有關,秦6裡面片頭曲有一個樹跟冷宮那棵樹很像,莊叔可能也找不出這個秘密的根源,所以幹脆把他給砍瞭,但是我認為這其中也有他內心的一些糾葛和羈絆,他認為這棵冷宮的樹,是他內心深處最後一點的不忍和深情,他想斬斷,但我覺得莊叔在斬斷樹之後,又回去瞭,還看見瞭紅蓮,兩個人對視瞭許久,如果真的斬斷瞭自己的最後一點的深情,他大可不必這樣,甚至連話也可以不對她說,尤其那一句忘不瞭的,不知道他是說給自己聽,還是紅蓮聽…那個時候他可能認為自己的這一生也沒有辦法對紅蓮斬斷情絲…直到最後兩個人站在懸崖邊,見證著這個骯臟的韓國,屬於他們的韓國徹底滅亡的時候,二叔卻說給她兩個選擇,不得不說,在亂世之中,二叔自己都沒有選擇,卻還給瞭練姐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說的是從今以後跟著我,我會還你一個更好的韓國,一個比以往時候都要強大的韓國!我看到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心底是非常震撼的,跟著他,在紅蓮失去瞭自己的傢園,公主的身份和尊嚴,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也隻有二叔堅定的告訴她,跟著我!還有我護你周全!他從來不在乎她身上那些子虛烏有的東西,在乎的永遠就是她這個人的本身…而他用的還是一個“還”字,還一個國傢談何容易,連一個國傢都不能和秦國抗衡,更何況一個殺手組織,但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時候,讓人去相信或許有一天真的會實現!衛莊真的是一個很能讓人產生安全感,而紅蓮的安全感大部分都來源於莊叔。而關於這個第二選擇的問題,或許從來就沒有第二個選擇呢,隻有第一種,在這亂世裡跟著他,他給不瞭那種風花雪月,琴瑟和鳴,但是他會用行動告訴你,跟著我,不僅僅是護你周全,而且我會讓你親眼看到我會將一個更好的國傢還給你,相濡以沫又十年,從來沒有第二種選擇。而紅蓮也是毫不猶豫的選擇瞭第一個選擇,還說總有一天,我會帶著你一起離開,我也真的希望最後的最後赤練可以帶著衛莊一起離開……可以實現紅蓮對衛莊的這個承諾,要是換作其他人(當然我認為其他人沒有這個勇氣敢跟莊叔這麼說話)要麼是開啟嘲諷模式,要麼就是鯊齒梳頭…

而練姐經過和勝七的交手之後(看到這段的時候,我心底非常震撼,因為我怎麼也想不到,練姐為瞭知道莊叔的下落連命都可以不要,尤其是她被打斷腰骨時候的那個表情,她不恐懼死亡,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瞭,這就足夠瞭,那種表情又透露著一種期待和淡然,她期待著莊叔是不是想當年一樣,擋住這一劍,而淡然就是她面對此時的生死,她似乎真的不在意瞭)明白瞭很多,也更加的成熟瞭,第四部後面,練姐看到莊叔回來的時候,眼睛裡含著淚,那個眼神我好像又看見瞭當初的韓國公主,隻有在莊叔面前,她的神態還能看出那個小公主的樣子。看到莊叔的時候,真的是有滿滿的安全感,練姐的內心也非常強大,不會那麼輕易流淚,但我覺得她看到莊叔的時候,是真的忍不住,所有的委屈思念,都在那一刻迸發出來,她很堅強,唯獨在莊叔身邊的時候,她才會放下自己堅硬的外殼,生在亂世,最能依靠的人隻有自己,她深深的明白這個道理,可就是在看到莊叔的時候忍不住,骨子裡還有著紅蓮的影子。仔細想想看,練姐的身邊也隻有莊叔瞭,其實我有的時候也在想,如果不是莊叔讓她一步一步走進他的世界,瞭解這個黑暗的時代,一點點的教她,慢慢的學著在新時代中生存在,作為紅蓮來說,很難在亂世中保護自己,更不要說當時的她還是一個剛剛亡國的公主…第五部的時候,利用青鱗火焰蛇作為交換,請求墨傢接應二叔,她用的是請求,不是交換條件,我想這就是赤練給予衛莊的偏愛吧。其實衛莊也在等待著他的公主慢慢成長,他們兩個人之前的信任真的是非常深刻的,我覺得衛莊堅信著練姐,覺得她一定可以成長為和自己比肩的人。在衛莊前往農傢的時候,我覺得這個時候的她,不像第四部那樣,彷徨失措不知道怎麼辦,隻知道自己必須找到他。

我認為赤練不是不懂莊叔,她就是在份感情中對自己的不自信,每個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在對方心裡的位置更多一點,我不相信她一點都看不出莊叔對她和對別人的差距,但是練姐有的時候可能會有小小的自卑,但同時還有她心中的執念,就像白鳳問她:你覺得他真的在意你嗎?她自己其實是遲疑的…這就體現出她自己內心的恐慌。但她是有感覺的,比如在她命令並且騙白鳳自己給他下毒的時候,兩人對打,白鳳放開她脖子的時候,她說:你力氣好大,我都動不瞭瞭——你可真有男子氣概——衛莊大人知道的話,一定會好好獎勵你的。結合當時場面,練姐把莊叔搬出來,她心裡明白並且有把握,莊叔會向著自己。其實這三個人同出韓國,但是畢竟也不是一個組織的,我就不信,白鳳在夜幕的時候就知道莊叔私底下在冷宮的花樹下面教紅蓮武功,說不定還約她出來,甜酒之前發的壁紙,也正好印證瞭我的猜測,練劍的壁紙、追螢火蟲、元宵節(古代情人節)劃船出去等等,有人願意花費時間和精力去陪伴你,幫助你…真是很難得的事情,尤其是這個事情還發生在衛莊的身上,很不可思議…她也明白莊叔的理想和抱負,但是還是那句話,可能就是因為知道自己對他而言很重要,總會忍不住想要的更多一點,可對現在的莊叔而言,顯然他有更高的目標要去實現,這都排在愛情的前面。而且單從秦時明月來看的話,其實衛莊和赤練這兩個人的人物形象,基本可以從他們的言語相貌判定他們的性格,然而天行九歌的出現,讓他們的人物形象更加豐滿…誰能想到,有著嗜血惡名的衛莊,在年輕時也有著屬於少年時期獨有的情感和小心思。而江湖中心狠手辣的赤練,在那時還是個嬌貴可愛的小公主…那時他不愛說話,她愛笑。一種反差感就慢慢產生瞭,形成瞭他們的人格魅力。這個是時候再來看秦時明月的兩個人,就能體會赤練愛的辛苦,但是衛莊的愛更深沉,大氣而磅礴的愛,包圍著他們!

而且流沙私底下衛練相處的樣子我們從來也沒見過,從之前幾部來看練姐應該是一直跟著莊叔在小樹林裡的,單獨相處時,肯定跟我們看到的不同,在第一部的時候,練姐在私底下從來沒有稱呼過莊叔大人,隻有在外人面前的時候,她才會加上大人兩個字!流沙的人其實也很清楚赤練在流沙的地位,外人知道她是莊叔的心腹,而在流沙的人應該也都明白,雖然明面上說都是下屬,但從練姐對麟兒、白鳳、他們的語氣來看,地位比他們高,她的武功在流沙不算厲害,但是她一定是除瞭衛莊之外,權利最大的人,流沙的第二把交椅,有些事情衛莊隻肯相信她…他們認識彼此陪伴彼此的時間太久瞭,這樣的信任和默契是別人很難擁有的東西,尤其還是在那個爾虞我詐動蕩不安的時代,想找到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太艱難瞭…

不過肯定也有不服的人,但是有莊叔在練姐的身後,鯊齒一向都不挑食!!然而這些記憶隻存在於衛莊和赤練兩個人之中,屬於他們自己的羈絆。在她明白流沙真正意義的時候,她也就明白,並不是必須要時時刻刻跟在他的身邊,才叫做陪伴。我感覺這都是莊叔寵出來的,因為之前莊叔幹啥都把她帶在身邊,而且都把她護在身後,還親自教她武功(但我覺得莊叔教她武功不存在什麼利害關系,隻是想讓她在亂世之中跟著他好好的活下去)莊叔在等待著她的蛻變和成長!基本都沒讓她出過手,也任由她嘲諷那些人(有的人的實力完全在練姐之上,因為莊叔在那裡,所以練姐總可以肆無忌憚的嘲諷他們,太有愛瞭)從這裡也可以看出,莊叔真的是在時刻保護著練姐,覺得她在自己身邊才是最安全的,我總感覺莊叔的內心裡還是把練姐當成是一個小公主,他自己的公主,再從這兩位的打扮穿著來看,一看就很有錢,連李斯都知道送練姐喜歡的東西可以間接討好莊叔,我覺得這也是莊叔給練姐的偏愛,雖然他極力掩飾。話說回來,真的不愧是土豪金夫婦,他雖然把紅蓮變成瞭赤練,但我覺得他的內心應該也不希望赤練對過去割舍的那麼決絕,她是他年少的光啊!雖然在別人眼中她妖艷狠辣,殺人不眨眼,但是在莊叔的眼中她還是一往如前,需要他來寵,他來愛的嬌貴公主!

所以從來沒有像第四部那樣突然離開。沙子雖然渺小無力,但卻總還有存在的理由,這也就是赤練明白瞭自己存在的真正意義,這就是她的成長,不是再盲目的信仰和跟隨,沒有把自己再和莊叔放在一起考慮,就是單單自己這個人,應該作為一個怎樣的存在,生活在這個亂世之中,她依然可以頑強的活著,不僅僅是為瞭莊叔,更是為瞭自己,所以在他深赴農傢死局的時候,她會幫助他守好流沙,不讓他擔心。我覺得最好的愛情就是這樣,我愛你的時候,慢慢的也找到瞭我自己!!❤️(還有就是關於勝七打練姐這裡,我希望可以讓莊叔再對上一次勝七,莊叔本來就護短,而且受傷對象又是練姐,我覺得肯定會報復的,但是我又怕莊叔一失手把他打死瞭,大澤山就沒人起義瞭 )而且我不太喜歡有人說赤練很可憐,這句話,因為我覺得這是她自己的選擇,她從不後悔,這就夠瞭,可以心疼她但是絕對不會可憐她,她的身上有的時候也能看出莊叔的影子,身處的時代對女人及其具有偏見,但她擁有一顆強大的內心去抵禦,去抗爭吶喊,為瞭自己活出一條路,這些都是跟著莊叔不斷的成長經歷,變成瞭流沙數一數二的一把利劍!這麼一個勇敢執著的女孩子足以跟著莊叔,跟他一起經歷風雨,共同面對未來的每一步!

實在是忍不住瞭,想說我看到有人說衛莊的心裡隻有他的理想,不喜歡練姐,他沒有給到練姐真正的自由,讓她的生活不安定,說練姐的心裡至今還有韓國的那場噩夢…以及涉及到白鳳三角戀之類的…我不否認莊叔很看重他的理想,但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啊,在練姐年少時跟他接觸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瞭,他是有遠大抱負的雄鷹,正是因為這樣的衛莊,才讓練姐看到瞭更遠的高山和大海,不是拘泥於那個華麗的牢籠之中,這樣的人加上鬼谷傳人的身份,怎麼可能會沒事去教一個小公主練劍,沒事兒說說話,亡國之後,帶她走護著她,除非是他自己心甘情願。至於說真正的自由,在我看來,衛莊正是那個幫她從牢籠中拉出來,給她自由的人,安定的生活?別忘瞭,其實練姐的本性本來就不適合去過那種所謂的安穩生活,如果是這樣的話,在懸崖上根本不會選擇跟著莊叔,以她的性格,如果不願意,肯定會直接告訴莊叔,他不喜歡這樣的江湖生活,她要去過安穩的日子。為什麼練姐忘不瞭這次噩夢,國破傢亡啊,那麼一個驕傲的公主,怎麼可能輕易忘記呢,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有噩夢,不會因為某個人的出現而徹底忘記,練姐也是在覺得自己要死瞭的時候,才慢慢回想起心底的噩夢,想起瞭心中的他…白鳳這個人物從第一眼看到他,我就覺得他是屬於那一片自由的天空!當然我也不否認英雄救美的戲碼誰都喜歡看,但白鳳對練姐也是有尊重的,當時的年代,她就憑著一把赤練劍和獨步天下的毒術,一點點殺出來的,對於任何一個人而已都是極大的挑戰,更何況是韓國最受寵愛的嫡公主,雖然他倆互相厭惡,但關鍵時刻又是互相幫助的,身為同僚,在危難時刻出手相助,而且他是有把握的,並不是一股熱血沖下來,白鳳大多數時間不可能天天跟在莊叔身後,他也不知道兩個人單獨相處時的狀態,而且他當時說的話我感覺也是有點故意氣練姐 。磕cp這種事情,還是看個人喜好,蘿卜白菜各有所愛嘛!但把他們三個卷入三角戀的話,真的就太庸俗瞭,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個性,自己的追求…三角戀這個詞真的太不合適瞭!

我真的覺得衛莊把他的小公主保護的很好,讓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寵著她,順著她,莊叔真的是打心裡尊重她,愛護她,反正練姐解決不瞭,不是還有莊叔呢嗎,她想學武功,那就親自教她,她想要做女俠,那就帶著她闖蕩江湖,她搶不到的自由,莊叔來搶。就算是國破傢亡,他也負責到底,還她一個更好的韓國,就是天塌下來,還有莊叔給她頂著,所以她有些時候顯得那麼無所畏懼,因為練姐知道,身後還有一個他!莊叔就好像一座大山一樣,扛起瞭一切,看到這個人你就很安心,他不會多說,一切的表達都在他的行動裡面,就像他的眼睛一樣,藍色的眼睛裡面有星辰大海,包容著赤練的一切。莊叔真的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麼,她如果不喜歡,那就不做。莊叔真的是:不主動(背地裡主動)、不拒絕,超負責!!!!

當然瞭,練姐也沒有讓莊叔失望,她也在慢慢變強,替他分擔,成為他的女俠,幫助他實現他的理想,以及她的理想!(總有一天我會帶著你一起離開)

雖然秦6還沒有播,但我看到瞭預告片中練姐擋在瞭莊叔前面,就像多年前莊叔站在練姐前面一樣,一樣的堅定,我也很慶幸和開心可以看到這一幕,當初的那個小公主終於也可以和莊叔並肩作戰!甚至可以說是在保護他!我一直認為,他們兩個人的保護是相互的,莊叔把練姐放到眼皮底下看護,練姐也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的保護莊叔!這種信任和默契是旁人理解不來的,隻有他們彼此懂得,每個人都把衛莊當成不會被打敗的戰神,隻有她會關心二叔會不會有危險,會不會受傷,希望自己可以去保護他。(這一段寫自秦6沒有開播的時候!)

秦6開播之後,我無數次期待著練姐登場…終於在上部的最後一集她出現瞭 莊叔他們終於從農傢樂回來瞭,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媳婦兒,那個鏡頭把兩個人無言的默契體現的淋漓盡致,沒有語言,但勝似千言萬語,無須多言,歸來就好!!所以不管走的多遠,總一個人在那裡等你回來 這樣的感覺是任何人都取代不瞭的…太甜瞭,可惜上部已經結束瞭…

我記得韓非曾經說過:紅蓮是韓國烏雲裡的一抹陽光。而衛莊這樣的人天生就是屬於黑暗,但是當他們相遇之後,我不相信感受過陽光的他,還可以心無旁騖的回歸於黑暗之中!

當我看完天行九歌的時候,我才覺得我沒有嗑錯cp,因為我怎麼也想不到,這段感情的開始居然是莊叔主動的,而紅蓮還是個懵懵懂懂的小公主,她或許覺得衛莊在自己眼中跟其他人不一樣,但她並不是很清楚明白這是什麼感情,這時候的他不像是秦時裡面一樣太過於隱忍,讓人猜不透,莊哥當時真的是少年的意氣風發,桀驁不馴。這樣的他,心裡對紅蓮也是有美好的向往!而且很甜的是練姐的劍術老師是莊叔,其實練姐的拿劍手法,和出招跟莊叔都很像,橫劍術,相對於其他女子的用劍手法,練姐用劍明顯霸氣瞭很多,也是喜歡橫掃…呃…扯遠瞭…接著說,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花樹底下,教她劍時的那個樣子,從來不敢想象莊叔居然會那麼溫柔的笑,跟紅蓮與其說是在過招,我感覺更像是逗弄她一樣,力道放的很輕,揮舞的樹枝沒有一絲的凌厲和殺氣,更不要說特意摘下瞭紅蓮耳邊的那朵花,還舉起來讓她看見…經歷過這樣的情感,尤其是和衛莊這樣的人,行動永遠大於言語,我真的覺得,沒有辦法再對別人動心瞭!而且這次的練劍中,莊叔的眼睛終於露出來瞭,好多次隻要關於情感方面都不給眼睛的鏡頭,莊叔本來就沒啥表情,隻能通過他的眼睛判斷,但不管是秦時明月還是天行九歌,關於眼睛的鏡頭屈指可數,看完49集我才明白,原來莊叔看她的眼神那麼那麼溫柔,那雙凌厲的眼眸,看起來變得柔和瞭很多!隻要留心觀察就能看出他對紅蓮的溫柔,但這樣的話就暴露瞭自己的弱點!以及這個為啥練劍不帶鯊齒,出自莊叔的名言,劍,最需要遠離的就是感情。所以,跟小公主練劍的時候,果斷拋棄鯊齒 但是有時想想,雖然總說鬼谷雙悶,但是莊叔的領悟能力非常好,就是自己不說出來,讓人看著覺得著急,但是大叔真的就是很悶 ,要是大叔知道自己的師弟還會這樣,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同樣都是師出鬼谷,為什麼小莊這麼會撩妹 肯定很吃驚,我總覺得莊叔年少時肯定很苦,看盡瞭這個世界黑暗的一面,不過還好,很慶幸,他遇見瞭紅蓮!還有一個場景就是關於過橋,看完天行九歌和秦時明月我才發現,不管周圍怎麼變,他們永遠都保持著一前一後的姿勢,走過瞭很多很多的橋…這也見證瞭他們之間的這種情感,並且我也發現,雖然莊叔一直走在練姐前面,但他始終也把自己的後背留給瞭練姐,除瞭他師兄以外,也就隻有練姐,莊叔才會那麼放心把後背交給她…他們雙方其實都是互相吸引的,紅蓮是韓國的貴族,肯定也見過很多長相好看的世傢公子,而衛莊行走江湖又在紫蘭軒,所見的女孩子肯定也不少,但是偏偏就是這兩個人看對瞭彼此,可能真的是冥冥之中的緣分,讓他們驚艷瞭彼此,年少初遇在我心,多年不減你深情

衛莊一直在說劍最需要的就是遠離感情,這句話又像對蓋聶說,又像是對自己的警示樣,大叔把天下蒼生都放在瞭眼裡和心裡,用自己的力量去守護,感覺他會因為這些所謂的情感而失去一些東西,但其實衛莊也是一樣的,隻有在他心中真正認可承認的人,他會動用自己的一切力量去保護你,守護你。記得在墨傢機關城的時候大叔對二叔說:你什麼也不肯放棄,最終又得到什麼?當時聽完這句話,其實不是很明白,但是往後看就會明白,大叔這句話的殺傷力其實挺大的,衛莊就是什麼也不肯放棄,不管是江山,還是美人(練姐),但是結果就是韓國滅亡,韓非身死秦國,聚散流沙,生死無蹤…每個時代都有被辜負的人,這也讓我想到瞭韓非,韓非已經死瞭很多很多年,但是衛莊從來沒有放棄調查他的死因,不管多久一定要追尋一個答案!為自己這位摯友報仇!他依舊記著流沙創立的原意,從來沒有忘記,就是這個看起來最冷漠無情的人,卻隻有他從始至終堅守著流沙,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守護他心底所守護的人也好事物也好。所以他才什麼也不願意去放棄!這也讓我對他產生瞭一種敬佩的感覺,這是要擁有一個多麼強大的內心,才可以承受住這些!一直有人說衛莊對劍的理解始終不夠高,這也是他沒有辦法突破極限的原因,但我認為,他的經歷告訴他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隻有強者才有選擇權,從韓國開始與夜幕的交手,羅網的交手一次次危險的交鋒,有人用很長時間見證著一個國傢夢走向巔峰,也有人用瞭很長時間見證瞭一個國傢夢的破碎,而莊叔明顯是屬於後者,他曾經以為他可以改變,但是事實給瞭他一個迎頭痛擊,他不怕失敗,從和黑白懸翦的對戰中就能看出,面對這樣的對手,在之前已經消耗內力的前提之下,他還是臨危不懼,保護著其他人,讓他們安全離開,而自己獨自面對恐懼,他心裡清楚這一次自己怕是成功不瞭,但他看起來還是那麼讓人覺得可靠,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話說回來,失敗的代價真的太過於沉重瞭,哪怕是一怒而諸侯懼,安居則天下息的鬼谷傳人,也沒有辦法改變的事實,這也更加堅定瞭他要握好手中的劍,成為更強的人!

衛練的感情真的就是從青澀的初戀一直到現在的相濡以沫,衛莊也沒有瞭青年時代意氣風發的狂傲,但是卻多瞭成熟和霸氣,赤練也不是當初那個喜歡嘟著嘴的韓國小公主,但現在的她才是真正綻放的樣子。他們之間無言的信任,彼此的守護,並肩而行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他們已經這樣走瞭很多年…

很慶幸可以喜歡他們,看到這種亂世之中的深情,真的讓人心動!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