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約》生於最悲慘的未來,魔星況天涯改變瞭命運,卻犧牲瞭自己

如果說人生是一場旅途的話,那麼每一個人的出場時間,都是固定好的,到瞭該離開的時候,無論心中有多麼的不舍,都無法改變終局。


生於末日之後,世界滿目瘡痍。

在一個根本沒有未來,正在走向滅亡的世界出生,是況天涯最痛苦的事情。

出生之時便沒瞭母親,將她撫養長大的父親,不但病魔纏身,還從未有過笑容。

她的父母,本應是救世的英雄,卻為瞭生下她,逃避那場大戰,最終,身邊的朋友都死光瞭,這個世界也變得灰暗。

活著便是在等待死亡,況天涯所過的二十年,沒有一日快樂,如果她能選擇的話,寧願自己從未被生出來。

因此,即便母親為瞭生下她難產而死,可眼睜睜的看著父親鬱鬱而終,令她始終憎恨著,這個給予自己生命,卻又自私至極的女人。

因為不瞭解,所以厭惡,況天涯從來沒有相信過,父親為母親的辯解,她甚至抗拒,關於母親的一切。

然而,事實卻是,況天涯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曾經為瞭這個世界,經歷過多少磨難與坎坷。

這個世界,經歷過無數次滅世,都是那些傳說中的英雄,在默默的守護著地球,可時間越久,傳說仿佛就越遙遠。

尤其是在一個根本沒有希望的世界裡,傳說似乎也變得沒有任何意義。

2004年,人王伏羲與瑤池聖母,這對昔日的恩愛夫妻,將會展開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人間的無名英雄們,都在為瞭阻止世界末日的到來,而竭盡全力。

驅魔龍族馬氏一傢的傳人馬小玲,經歷瞭兩次滅世大戰,好不容易與將臣之後,僵屍況天佑修成正果,於盤古聖地舉行婚禮。

可美好的日子,卻被瑤池聖母所打破,她沖破封印逃出,毀掉瞭盤古聖地,釋放病毒,令況天佑險些死去。

馬小玲用宇光盤回到人間,並穿越到宋朝,將況天佑的前世箭頭帶瞭回來,而況天佑則被將臣所救,抑制住瞭體內的病毒,回到人間。

瑤池聖母帶著對人王伏羲的怨恨,令病毒在人間肆虐,人王伏羲不忍人間被毀,遂與瑤池聖母開戰,可這一戰,卻恰恰是毀滅世界的根源。

那時候,馬小玲與況天佑重逢,終於結為夫妻,可人王和聖母開戰之時,馬小玲卻懷孕瞭。

為瞭腹中的孩子,馬小玲與況天佑選擇生下她,沒有與朋友們並肩作戰,一起阻止滅世的人神之戰。

可人終究無法抵抗神明,所有阻止滅世的人,都死在瞭這場戰爭之中,世界也因此被摧毀。

那時候的地球上,隻有少量的人類僥幸生存,馬小玲開的酒吧,和曾經居住過的地方,被改造成瞭博物館,放置的是那群,為拯救世界而犧牲的,英雄的生平視頻。

後世將他們稱為最後的英雄,而他們不僅僅是英雄,也是況天佑和馬小玲,最好的朋友。

馬小玲懷胎十月,生下瞭一個女兒之後,便因難產而去世瞭。

況天佑為瞭陪伴馬小玲,無法參與人神之戰,可最終,馬小玲卻先他而去。

失去瞭朋友,又失去瞭愛人,況天佑的餘生,盡是痛苦,這也是況天涯憎恨母親的原因。

況天涯的世界裡,太陽是冰冷的,沒有溫度的,陽光也不是金燦燦的,而是恐怖的血紅色,這個世界,雖然沒有完全消亡,卻也在走向毀滅。

從未見過母親,父親深陷於內疚,悔恨之中,隻能從博物館瞭解父母的朋友們,況天涯實在是不喜歡這樣冷冰冰的世界。

馬小玲是她的母親,可在她的嘴裡,卻隻叫她為那個女人,況天佑不止一次的告訴況天涯,如果當初參與瞭人神之戰,她根本不會來到這個世界。

可這樣滿目瘡痍的世界,於況天涯而言,一點也不值得喜歡。

因此,況天佑在臨死之際,將他曾送給馬小玲的項鏈,送給瞭況天佑,又讓她用宇光盤的力量,穿越回到2004年。

在馬小玲的墓前,況天佑交代一切之後,便死去瞭,況天佑傷心欲絕的離開,帶著一身的戾氣,開啟瞭自己的穿越之行。

穿越時空之旅,尋找存在的意義。

明明是同一個世界,可這裡卻與況天涯生活的地方,完全不同。

因此,從來都不會辨別方向的況天涯,穿越回到瞭2004年之後,便迷瞭路。

末日之前的世界,太陽真的是暖的,天空也是藍的,而這裡的人,也都是幸福的。

可這樣的景象落在況天涯的眼中,除瞭驚訝之外,便隻剩下遺憾瞭,因為這樣美好的世界,竟然要在不久之後,變得沒有任何生機。

況天涯遇到瞭留在馬小玲的酒吧裡工作的,前飛虎隊成員,那些屏幕裡的英雄,如今竟是活生生的,出現在她的面前瞭。

她對他們的資料,瞭若指掌,可他們卻並不認識她。

馬小玲初次見到這個姑娘的時候,便莫名的有種熟悉感,尤其是她那雙略帶恨意的眼神,讓她既莫名其妙,又忍不住的心疼。

因此,馬小玲破天荒的,收留瞭身世成謎的況天涯,雖然她任性刁蠻,愛闖禍,還愛摔東西,可脾氣同樣不好的馬小玲,偏偏就是無法對她真生氣。

母女之間的聯系,妙不可言,雖然那時候的況天涯,還沒有承認這個在她心中,極為自私的母親。

馬小玲覺察出況天涯身上的法力,便有心栽培她,做自己的徒弟,甚至帶她去買衣服,教她打扮自己。

況天涯開開心心的挑衣服,最後走到鏡子面前才發現,自己在不經意之間,竟然打扮得與母親一模一樣。

在馬小玲的有意訓練之下,況天涯可以對自己的法力,收放自如,也不再像過去那樣,板著臉,雖然還是愛迷路,愛嘴硬,總是口是心非,卻已經比剛來的時候,要好太多瞭。

然而,當瑤池聖母出現的時候,況天涯還是失控瞭。

馬小玲與毛優,解開瞭十年的心結,也覺察出有人在操控她們,順藤摸瓜,找到瞭化身小說傢瑤瓊的瑤池聖母。

瑤池聖母想要改變命運,與南毛北馬的女人做朋友,可況天涯卻怒斥瑤池聖母說謊,盛怒之下,變成僵屍,想要殺死瑤池聖母。

馬小玲擔憂況天涯,出面阻止,可況天涯不但打傷瞭馬傢守護神龍,還咬瞭馬小玲,將她變成瞭僵屍。

龍神用最後的力量,為馬小玲壓制屍氣,可馬小玲卻又用龍氣擊殺瞭,察覺龍神將死,前來找馬傢復仇的孽障。

因此,馬小玲失控,變為僵屍,徹底放飛自我,況天涯剛剛喜歡上,過去的馬小玲,卻又要面對變成僵屍的馬小玲,而對於這個囂張自私的母親,她更加厭惡。

都說馬傢血脈特殊,變成僵屍會陷入瘋狂,可此時的馬小玲,卻覺得這種感覺,別提多麼暢快瞭,想要幹什麼就幹什麼,不用管背負著什麼,對得起自己,最重要。

況天佑因擔憂馬小玲,終於現身,可馬小玲卻被迫況天佑和自己結婚,最終,是馬小玲的母親,一直在陰間做孟婆的湯金寶出現,喂給馬小玲一瓶孟婆湯,令她前塵盡忘,才恢復成人。

況天佑因心存愧疚,對失憶的馬小玲特別好,父母在身邊的日子,是她這一生,最難得的溫情時刻。

那一刻,她才明白,為什麼父親在臨死之前,叮囑她一定要回到過去。

認清自己的母親,真正的模樣,消除心中的怨恨,和對母親的誤解,便是未來的況天佑,唯一可以為女兒做的事情。

後來,況天佑帶著馬小玲進入地府,來到望鄉臺,回顧過去的一切,終於恢復瞭記憶。

況天涯終於過上瞭父母雙全的日子,她拼瞭命的想要成長,即便不會辨別方向,也要克服這個問題,而況天佑和馬小玲,也像尋常父母一般,焦急的等待女兒歸來。

幸福的日子,總是短暫的,任憑人王伏羲,與瑤池聖母多麼努力修復舊情,借緣重新相愛,卻還是失敗瞭。

末日終究還是會來,而這一次,馬小玲與況天佑依然面對著艱難的抉擇,依然還是為瞭況天涯,他們若去參戰,況天涯便會消失。

況天涯突然醒悟,原來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母親和父親的猶豫,都是為瞭自己。

僵屍本已是死物,無法孕育後代,一旦有孕,產下的便是魔星。

而無論在哪一世,魔星又都是開啟盤古族人秘密的鑰匙,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雖名為魔星,卻偏偏成瞭救星。

所以況天涯自從降生之日起,便註定要打開永恒心鎖,令永恒國度降臨人間,也註定要犧牲自己,阻擋人間的浩劫。

況天涯之所以會迷路,就是因為她的腦子裡,有去往永恒國度的地圖。

命運一次次的滅世,想要的,便是創造出最完美,且聽話的人,所以,他要打開永恒國度,探究盤古一族遺留下來的秘密,也要徹底消滅,想要擺脫自己控制的人。

滅世的人神之戰,迫在眉睫,況天涯勸說父母參戰,犧牲瞭自己。

她在房間貼滿瞭便簽紙,寫滿瞭自己的名字,可隨著馬小玲與況天佑加入戰局,她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所有存在過的痕跡,都一點點的消失瞭。

回到過去的日子,填補瞭況天涯這二十多年來,所有的空白與遺憾。

生來便是僵屍,世界充滿灰暗,母親不在身邊,父親早早離世,再多的苦難,都在與父母和解之後,煙消雲散。

即便明明知道,自己會徹底消失,可在與父母相認團聚的那一刻,她原諒瞭過去的所有。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