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喰種角色詳解之舊多二福

是貫穿整個主線的靈魂人物,目前作品中最大的反派,造成金木研被改造的罪魁禍首。由半人類改造成的獨眼喰種。

為CCG總議長和修常吉之子,在弒父後偽造遺書,並勾結小醜在”小醜防衛戰“中取得聲望登上局長之位。設計將金木研制造為“龍”後放棄瞭CCG局長的身份,與V一同行動。在“輸卵管”處與金木研重逢。最後戰敗於金木研並死去。

人物設定

人際關系

父親:和修常吉

哥哥(同父異母):和修吉時

侄子:和修政

青梅竹馬:神代利世

身份背景

原為白日庭出身的一等搜查官、V組織的後勤人員,後擔任CCG局長;另一身份為“小醜”組織成員宗太,與青銅樹的嘉納也有關系,劇情主線解密人物之一。但他並不忠於任何一方勢力,在劇情中盡力搞亂局勢,以便自己上位創造出“龍”。

性格特點

外表人畜無害,其實內心十分扭曲,且一直對自己“和修”的身份而感到痛苦,非常憎恨著和修的傳統。

對青梅竹馬的神代利世則有著病態一般的占有欲,不能容許除瞭自己以外的其他人接觸她,表示要讓利世給他生一堆孩子,並且邀請金木出席兩人的婚禮。

認為“需要理由才行動的人都是垃圾”、“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心機極深,幾乎能夠預測將來的一切情況並謀劃策略,成功誘導金木研暴走成龍。幾乎一切皆順著他的行動而實現。

實力

實力的強大超出規格外,面對SSS級獨眼梟高槻泉仍然展現出全方位的優勢,在毫發無損的情況下將高槻泉打成重傷。

真實實力深不可測,能夠瞬間使出巨大赫子擊飛金木研,並同時擁有運用太刀型庫因克的本領。表示自己“意外地還挺強”。

RE173話開始展現其恐怖實力,單憑一把b級庫因克用純體術就差點把與龍赫結合的金木脖子和腰斬斷,而當初有馬使用梟也未曾傷到覺醒後的金木分毫!之後更是使用瞭高濃度類似龍的赫子碾壓金木,迫使金木火力全開進入“天使”狀態。能夠自我變身赫者,實力僅次於天使狀態的金木研。

擁有武器

赫子

鱗赫 用神代利世的赫包移植的赫子,能輕松擊敗獨眼梟。在“龍”篇展現出巨大赫子,能夠瞬間擊飛金木研。

赫者 全身被赫子纏繞,臉部由白色物質與外露牙齒構成。

能夠釋放出大量強力赫子,實力僅次於天使狀態的金木研。

庫因克

Rotton Follow鱗赫,從已殉職的前上司木島式那裡繼承的S級庫因克,是從遊戲主角凜央哥哥的赫包制作而成。 用赫包代替引擎,刀刃使用瞭庫因克鋼的電鋸型庫因克。

太刀 屬於和修的太刀型庫因克,舊多常將其佩戴在腰間。 舊多曾用其刺穿黑磐嚴的喉嚨,現用其與金木對戰。

角色經歷

制造悲劇

在第一部第一集制造瞭鋼筋掉落事件,砸‘死’瞭神代利世,同時重傷金木,而金木也因此被嘉納明博改造成瞭半喰種,是導致金木悲劇人生的罪魁禍首,但事件中舊多並沒有登場。

在第一部首次登場是在20區圍剿戰時金木的回憶中,金木在遭遇有馬貴將並被打得奄奄一息時,金木回憶起瞭一切的開始,也就是鋼筋掉落事件,那時舊多戴著小醜面具站在神代利世與金木研面前,比著剪刀手,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隨後在143話中在伊鳥的酒吧與伊鳥、蘿瑪、唄、尼克一同嘲笑金木去救店長的行為是‘自尋死路’,‘愚蠢至極’,並說笑到最後的是小醜。

第一次登場

在re篇33話裡,佐佐木琲世與笛口雛實談話之後,舊多隨著木嶋式正式出場,隨後與木島出席會議。期間舊多一直表現的處處附和木嶋式,完全一副“新人搜查官”的樣子。後在任務中被派去作為誘餌吸引喰種。任務成功後被木嶋式誇獎“很適合做誘餌”。

月山傢討伐戰

月山傢討伐戰爆發後,與木嶋式一同前往L.E大樓。在樓中與月山集團的喰種發生瞭激戰。

在伊丙入與木嶋式均戰死後。搜查官岡平命令舊多等人後退,自己迎戰松前,不想舊多突然冷笑,隨後毫不猶豫地把岡平拉到自己面前做擋箭牌,擋住瞭松前的攻擊。松前責問“把同伴做擋箭牌……你難道沒有敬意嗎?”一邊攻擊時,舊多雙手攔下瞭松前的攻擊,並瞬間用手指戳穿瞭松前的雙眼。

接下來舊多表述瞭其獨特的喰種觀,他說月山傢那些精神隻是貼金,本質還是殺人者。老實說這話也基本是對的。如果月山傢人們的感情值得尊敬,那麼被他們吃掉的人也有各自的感情。說到底隻是圈子內自我保護和對外屠戮。大立場上來看,誰也沒有善惡之分。

瞎眼的松前依舊戰鬥,舊多在她的攻擊偏離後用木嵨式的庫因克殺死瞭松前。

等宇井郡帶隊趕到時,隻有舊多一個人在場(實為他一人殺光瞭剩餘的所有喰種和搜查官),舊多裝作幸存和悲傷的樣子蒙混過關。宇井郡一走,舊多隨即哈哈大笑。

隨後舊多獲得遺體回收車號碼信息,並向青銅樹告訴路線,青銅樹隨即襲擊瞭CCG的車並搶取包括不知吟士在內的搜查官遺體。舊多則一個人坐在高處,打著手機唱著“Dona,Dona”。(動畫中省掉獲得遺體回收車號碼信息的情節)

調查高槻泉

月山傢討伐戰結束約半年後。舊多已經有瞭新上司——佐佐木琲世。並且兩人開始著手調查女作傢高槻泉。

在高槻泉的編輯——鹽也瞬二被金木帶走審訊時,由於舊多很會整理文件(對此舊多也自嘲到不如說自己也就隻有這點長處瞭),其被佐佐木琲世(金木研)委托去調查高槻泉的工作室,但最終調查無果,被金木要求再去審訊室“補充設備”,並扮演“好警官”。

在金木調查高槻泉時,舊多被有馬叫走,說是“V”要見他,談關於金木研的事。自此,舊多“V”組織成員的身份揭露。在與“V”的成員“芥子”對話時由於回答太過隨便被芥子指責,但舊多卻又反過來諷刺芥子。最後被下達監視金木研的命令。

在艾特(高槻泉)最終被捕後,前往瞭收容所去見艾特與艾特談判。與艾特對話期間艾特稱其為“嘉納的死小醜”,而舊多則表示“您還真是無所不知啊,難怪上頭這麼警戒你。”。同時兩人在對話中提到瞭舊多既是嘉納明博的助手,又是“小醜”組織的成員,同時還是“V”的人。收集喰種化的試驗品,通過嘉納明博把有qs的遺體的回收車的情報透露給青桐樹,把鋼筋推下樓砸倒神代利世的事均為舊多所為。而艾特則無法理解這些事和V有什麼關系,要求舊多告訴她。而舊多則解釋這些事是有“個人原因”在裡面的,並不想告訴艾特。

談話中,舊多表明瞭自己此行的目的——要艾特把“獨眼之王”的身份告訴他,而相對的他可以讓艾特在收容所裡的vip房間裡玩到死。同時其提到瞭控制民眾的辦法是把他們的目光聚集到一處,即適時的推舉一個合適的“敵人”,小醜、月山傢等都是。而與此同時因為“V”是支配者所以並不需要擔心食物問題。而艾特以及”那個獨眼的誰“都是不合時宜的敵人,因此就非常礙事。同時舊多也表明自己也在努力打聽”王“的情報,包括加入喰種組織”小醜“。而對於當初尼克的”獨眼之王並不存在“的說法,舊多理解為“象征性的王是存在的”,但隨後艾特則說獨眼之王存在,而且就在“你們的腹中”。聽到這裡舊多突然就像被看穿一樣沉默瞭下來。

隨後兩人針鋒相對,舊多嘲諷艾特的革命犧牲太大,並在談判破裂後笑著說“我會去參觀你在奎庫利亞的廢棄場像垃圾一樣被碾碎的哦”,但在艾特與他隨後的交涉中嘲笑他是“和修”傢族的子嗣,卻無法稱和修為父親。竟完全刺激到瞭向來都是笑臉相迎的舊多二福。

被刺激到的舊多趴在墻上喊“去死去死去死……不好……那個八婆我真的要教訓她……”最後在遇到佐佐木琲世後才冷靜瞭下來。

庫克利亞戰

re68中,其再次找到艾特,一臉同情的向其表示高槻泉(艾特)的責任編輯鹽也是個好編輯,向艾特訴說鹽也是怎麼維護她的,是怎麼讓她的最後一本書成功出版的。但隨後又笑著說出自己已經將他做成瞭‘人肉餅’,裝在飯盒中,隨後把人肉餅笑著用腳踢到艾特面前,並請艾特吃下。這一舉動也刺激到瞭艾特。但舊多的這些行為似乎另有所圖。

在金木造成收容所暴亂並帶走雛實後,其現身在金木研和雛實面前。並拿著前上司木島式的庫因克與金木戰鬥,戲稱金木為‘’兒童搜查官‘’,(調查高槻泉時就已稱金木為兒童上司)。開箱後,舊多用電鋸劃破墻壁並橫掃,而金木則躲開後跳到舊多左後側踢腿橫掃,舊多則立刻扔掉電鋸矮身躲過並抓住金木的腿。舊多一隻手抓腿一隻手接住電鋸,此時金木從背對舊多變成正對舊多,同時手腳支撐在墻壁做支點,躲過瞭舊多攻擊,然後轉身踢腿把舊多撞向墻壁。不過這一格裡,舊多的身體平面和金木的身體平面垂直瞭起來,也就是說如果金木依然保持直立靠墻的話,那麼舊多就是側躺在地上並撞墻瞭……如果舊多是站著撞墻,金木則變成平躺在半空中。之後就是舊多的滑稽表情。舊多打算用拇指戳穿金木的眼睛,但此時卻被雛實用赫子貫穿。之後倒地不起。自此舊多演瞭一場鬧劇,似乎是為瞭向上司展現自己已經盡責。

在董香等人突入收容所,從金木手上接走雛實並要經過“廢棄場”離開時,舊多夥同“V”的成員啟動瞭碾壓機。笑著觀看即將被碾碎的董香等人。而此時吃下自己送的用編輯做的肉餅而恢復體力的艾特(高槻泉)突然闖入廢棄場,並毀掉瞭碾壓機。此時舊多極力表現自己的懦弱,抱頭鼠竄,並試圖逃走。隨後在被艾特逼入死角且等到一起來的V的同伴死亡後,突然使出赫子輕松擊破高槻泉的赫者外殼。證明其已為獨眼喰種,赫眼為右眼。實力強悍。並說出“我討厭戰鬥,因此,讓我們和平解決吧(單方面虐殺吧)~”

之後,他成功實現瞭自己對艾特說出的"單方面虐殺",重創瞭艾特,自己卻還精力充沛,展現出瞭驚人的實力。同時,展現出驚人的喰種特有的感察力,察覺有馬貴將的庫因克“梟”已被破壞。並且已證實其赫子來自神代利世。而且舊多還感謝艾特幹掉瞭那群“V”的成員,否則立場上要是讓他們看到瞭自己這幅模樣就麻煩瞭,會被抹殺的。由此可知V對於舊多已經成為獨眼喰種一事是不知道的(後面有馬提到過自己以及舊多都是人類和喰種所生,但沒有赫子,飲食也像正常人一樣,隻是體能要勝於常人的“半人類”。)並且說出自己早有謀劃,會擊敗所謂的獨眼王,並要去清除幾位未知的人物。並戲謔的告訴高槻泉自己的目標是“超和平”。

re98中,與唄,神父等人闖入和修傢,殺死瞭包括CCG總議長和修常吉在內的所有人,並證實瞭其本人和修舊多的身份,並說出:“一切都在我和修之王的手中。”

小醜篇

以唄、神父、尼克為首的小醜喰種在各區展開破壞。以金木研為首的“黑山羊”組織幫助搜查官打擊瞭部分小醜喰種。提出“金木研就是小醜組織的首領”這一觀點,但因“黑山羊”的行為,被眾搜查官否認。

作為總局指揮,對留守總局的鈴屋班發號施令。要求鈴屋什造把小醜喰種全部殺死(有一部分人類被強行包裝成小醜喰種)。

和修政被“V”組織刺殺後,下落不明。作為CCG的新局長上任,改名和修吉福。

新篇

作為CCG的新任局長登場,公開處刑瞭”金木研“(實則為他人偽裝),大幅提高CCG的士氣,但也有如瓜江久生等少數搜查官對此次“處刑”的真實性感到懷疑。挑選瞭大批16歲左右的少年,改造成瞭CCG的新戰力oggai,聲稱這是新一代的“庫因克斯”,實則是強悍的半喰種。在oggai的影響下,喰種驅逐率相比過去大大提升。

帶宇井郡來到嘉納明博的實驗室,讓其親眼見到伊丙入的頭顱。表示自己有能力讓伊丙入復活,條件是讓宇井郡幫助自己。有馬貴將的死亡和平子丈的辭職,對宇井郡造成瞭很大的心理創傷,在此前提下,成功將宇井郡拉攏至自己的靡下。

後CCG攻入24區的地下,開始瞭“黑山羊驅逐戰”。在局長廳中遭到瞭黑磐巖和瓜江久生以及另外四名搜查官的調查申請,但並不打算接受調查,並說道“我來告訴你們。你們所謂的正確是什麼東西”,遂下令讓躲藏在自己辦公桌下的死堪和蘿瑪對前來調查的搜查官大開殺戒。四名毫無心理準備的搜查官被瞬間殺死,留下黑磐巖和瓜江久生與死堪、蘿瑪對峙。瓜江久生刺穿蘿瑪頭部後以為獲勝,卻被蘿瑪從背後偷襲倒下。面對死堪和突然赫者化的蘿瑪,未攜帶庫因克的黑磐巖拿著局長廳內裝飾墻壁的寶劍,站在倒下的瓜江久生面前拼命保護瓜江。

對蘿瑪赫者形態的長相表示“好惡心”。

黑磐巖在敵人的車輪戰下,筋疲力竭,被赫者化的蘿瑪捏在手心中虐待。黑磐巖的舉動感動瞭瓜江久生,也增強瞭瓜江久生對“小醜”組織的憎惡之情。原本奄奄一息的瓜江久生實力大幅度提升,將蘿瑪的腦袋一分為二,並將死堪從CCG的大樓上擊墜。被瓜江久生的強大震驚,自言自語“天哪”。

在瓜江久生與身負重傷的黑磐巖說話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持刀刺穿瞭黑磐巖的喉嚨,讓瓜江久生精神崩潰。準備殺死瓜江久生時,被丸手齋帶領的大批槍手的子彈打中頭部。頭部雖被狙擊手打中,但並未死亡,仍不停躲閃槍手們的攻擊,最終被無數子彈擊穿身體而倒下。釋放赫子準備抹殺槍手們時,被丸手齋用rc爆裂彈重創,不得不跳樓逃生。逃生時被突然出現的和修政持刀砍殺,落荒而逃,告別瞭CCG局長這一職務。

之後來到前線,指揮不知情的搜查官們繼續“黑山羊”驅逐戰。其皮膚就像剝殼後的雞蛋,仿佛未受到任何攻擊。與S3班堵住瞭霧島董香、笛口雛實,以及一些傷員的退路。

以筱原幸紀的醫療費用要挾鈴屋什造、阿原半兵衛穿上“新”與金木研死鬥。在金木研被鈴屋什造打敗後,嘲笑被砍成人棍的金木研,委托葉月肇“關照”金木研。

金木研的所有人格同時出現後,進入瞭暴走狀態,擊殺瞭葉月肇和所有oggai。駁回瞭S3班的撤退請求,告訴暴走的金木研“放開肚皮吃吧”,隨後被暴走的金木研擊飛。

之後向宇井郡坦白,伊丙入和有馬貴將不可能再次活過來,並因自己的謊言深感抱歉。告訴宇井郡自己已經不再是CCG局長這一事實後離開。

Re161結尾再度出現,面對一個剛從喰種細胞核裡的東西微笑,稱其為“神代利世,我可愛的龍”。

Re163中偽裝成記者在播報有關變異喰種的消息。

Re169中出現在地下喰種病毒的毒源處,咒罵嘉納明博時與金木重逢,並表現出驚訝。

Re172中試圖嘲弄金木,並在被其攻擊後演出十分焦急的樣子並四處逃竄。被金木的赫子逼到墻角後趁其不備擊飛金木,並拔出庫因克表示“我啊,意外地還挺強哦”。與金木正式開戰。

對戰中舊多利用太刀型庫因克結合赫子,以壓倒性的優勢碾壓金木研,逼其赫子進一步進化。在被金木反奪優勢後大肆嘲諷其並化身赫者,一度用赫子將金木包圍連擊,但卻依舊不敵金木,在最後一刻想象瞭自己過上正常人生結婚生子的場景,隨後被金木腰斬。

Re175——RE176中死去,死前喃喃自語“籠中鳥,何時何時飛出去”,並嘲笑金木是不是覺得努力全都白費瞭,隨後聲稱自己從小就認為一切都無聊至極、毫無意義,認為世界不過是個“玩具盒”,時間到瞭就會合上並且不再被打開;隨後說出自己一直想毀滅一切,並質問金木若沒有和神代利世相逢就不會有這些事。金木聽瞭笑稱自己“不過是那種隨處可見的喜歡讀書的人類罷瞭”,但自己和人類世界隔絕後,雖然經歷很多失去,但也收獲瞭夥伴和自己所愛的人,因而即便事後知道來龍去脈,但自己仍會去見神代利世,因為這世界對自己來說必不可少。聽瞭金木的話後舊多笑稱金木是最讓他難以理解的人,最後嘴裡開始咒罵世界,又問金木如果他說“自己的願望就是想像普通人一樣活下去,你會不會笑話我”;金木表示不會後舊多笑著並回憶起瞭自己和神代利世的童年,最後在回憶中死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