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寫一下,免得總是想

距離11月19日,事情發生那天已經過去5天瞭,a的生活步入正軌,繼續忙碌地學習。說實話,挺享受這種學習和休息無縫銜接的時光,最怕的就是不夠自律。

說說那天的事情吧

11月19日,a在客廳開著大燈,學習至11點左。表姐的室友出來煮東西,習慣性地重新煮一壺水,好像裝瞭米去廚房煮什麼瞭。

想到那個室友那兩天生病還打針,可能原本比較聒噪的個性會變得更暴躁。於是,a學完政治,馬上拿起現漢課本往房間裡沖。聽見她說一句:“你要進房間啊?那你把大燈關瞭。”後面似乎還有話,但a直接進房間瞭。

12點,a想出來熱一下自己昨天包的餃子,但是那個室友又在外面大聲外放著《奇葩說》,a決定直接睡到13點再起來煮。

果然在接近13點時,室友走進來睡覺,看她躺在床上a就出房間瞭。a到廚房,發現大的電磁爐放在一邊,應該是壞瞭,就一個小的泡茶電磁爐放在灶臺。不知道能不能蒸餃子,a問瞭朋友也查瞭百度,沒結果。a準備自己試一試,於是把大鍋放上去。

a看瞭一會兒,好像沒反應,就準備出去看一會書再進來看一下餃子。這時,室友跑到廚房門口,對a一如既往地大聲說道:“那個鍋不能放在電磁爐的。”a低頭吶吶道:“不好意思瞭。”a端著餃子到客廳拿保鮮袋準備拿保鮮袋裝起來,室友說:“那剛才是不是用那個鍋,壞瞭?”a說:“我沒有試過。”

a把餃子放冰箱裡凍,回廚房洗手。室友又想對a說什麼,a說:“請你不要跟我說話。我求你!”結果,前腳邁進廚房,後腳傳來被子摔碎的聲音,接著便是一聲怒吼:“我跟你說,這裡沒人欠你錢。這裡也不是你的深圳。你這是什麼態度?”a也跑出來怒回:“你憑什麼這樣跟我說話,你這個語氣還好問我什麼態度?我5分鐘前好好跟你說話,你自己突然對我吼。”

室友又說:“你這個脾氣也隻有你傢人受得瞭你。你整天在這裡,晃來晃去。這房子也不隻你一個人。你整天在這裡,用水用電。我們兩個每天8點出門……”這個時候,a的腳在抖,她發現瞭,頓瞭一下。然後a回復:“你以為你自己很好嗎?我都已經記錄瞭你11件事。那你覺得我沒交房租嗎?我已經給瞭1000給我表姐。”這似乎更激怒瞭室友,她馬上說:“11件,哪11件。誰叫你你自己整天悶頭不說話。1000塊?哼,你現在出去看一下1000塊的房子,1000塊瞭不起嗎?你燕姐給你花瞭多少錢?”a說:“我在這裡住,我是這裡的租戶,我有平等的權利。選擇說話或不說話,也有權利聽或不聽別人說話。”室友又頓瞭一下,馬上怒吼道:“馬上叫你燕姐把錢結清給你,馬上給我滾!”

之後,a坐在凳子上用微信跟別人聊天問房子的事情,a跟表姐說的時候,表姐說不論誰對誰錯的時候,說每個人有自己脾氣的時候。a覺得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a又問室友,你剛才讓我滾是吧?室友馬上回:“對,你馬上寫下來吧!”

表姐跟a說,找圖書館復習。a答應著,但a咽不下這口氣。首先,a沒有存心找別人爭吵,說是爭吵不如說是對方挑起的怒火。其次,a也有自己的原則,在前兩個星期,a就已經覺得這室友或許心不壞,但是把事情綜合起來看,分析得出這個室友易怒易沖動易以自我為中心。再次,a跟這樣心狠的人住在一起,不知會有什麼不測。比如如果:a當時腿軟,摔在玻璃渣上。最重要的是,a把理想看得比自己生命更崇高。

a想,室友在看到a遭遇不測時會報警,但出事瞭再懺悔,遲瞭。為什麼做事情之前不是經過腦袋思考?但這位室友也可能不會報警,還記得那天20點,a帶朋友去搬東西時,室友鎖門,a敲門,室友用潮州話罵a:“是不是神經?”畢竟,那天a在走到樓梯口還聽到室友把a買的沒帶走的米咣一聲放在門口。

當時a和一個認識不久的男生去搬東西,要是那個室友有點理智,不是詢問這個男生是否是安全之人?

a本想考完試即搬,可能這個室友抓住瞭a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候搞事情的特點,反而來鬧事。在這件事情上,a太放松警惕瞭,在表姐那裡,表姐很疼a,於是a就這麼混日子。

那天很多人找a,a很無奈,a除瞭說自己平安,什麼都不想說。a說過是個證據至上的人,所以這次什麼證據都沒有,a認栽瞭。也以為人人都有法制思想,在無合同的合租關系中,租客之間如何相處是一個常識問題。在人際交往中不自覺的人,原來可以連理智都失去。

a長大之後,覺得大姨,其實是最辛苦的。可能就是因為善良,或者別人的一番“我弱我有理”言論,讓大姨一直深陷其中。現在的人挺奇怪,動不動覺得自己很慘。a活那麼多年,經常在絕望中看到希望。

a最受不得大姨對自己道歉,因為傢人有義務對a道歉,沒有義務承擔a的任性的後果。a既已成年,在自己可以負擔自己的個人開支情況下,別人幫你是情分,不幫你是本分。

a就是自己總是不願意開口說自己的事,尤其是知道對方會以此作為爭吵的根據,更不會去浪費時間。但是憋在心裡肯定是不好的,就寫下來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