箕子:商紂遺臣,開國朝鮮

一、齊名比幹,殷末三仁之一

箕子,殷商王族,臭名昭著的紂王之叔父。本名胥餘,因封國於箕地(今山西太谷),而稱之為箕子。箕子與比幹、微子齊名,同為商紂王的股肱之臣,史稱“殷末三仁”。所謂仁者,難免舍身成仁,命運和結果都不太好。《論語·微子》有雲:“ 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幹諫而死,殷有三仁焉。” 比幹選擇力諫而死,被紂王剜心,成為千古忠臣楷模。微子則在屢諫不聽後,選擇遠離朝堂、歸隱於封地。此情此景下,有人勸箕子離去,箕子則嘆說:“為人臣,諫不聽而去,是彰尹之惡而自悅於民,吾不忍也”。眼見朝堂混亂、國政不堪,箕子心痛如割卻又無能為力,索性割去頭發裝瘋賣傻,紂王見其瘋癲,將之貶為奴隸並囚禁起來。

箕子像

二、婉拒武王,東遷立國朝鮮

武王伐紂,紂王兵敗牧野,自焚而死。武王入朝歌城,殷商六百年江山灰飛煙滅。

變易之際,箕子趁亂逃往箕山(今山西晉城棋子山),短暫隱居。每日用黑白兩色石子擺卦占方、觀測天象,演變出後世的圍棋。

武王建周,為求賢而遍訪天下,途經太行時,於棋子山見箕子問治國之道。武王先問箕子殷商滅亡之緣由,但“箕子不忍言殷惡”,武王也自覺失言。武王再“問以天道”,箕子則為武王陳述瞭夏禹傳下的《洪范九疇》,此即史稱“箕子明夷”。武王深以為然,乃欲延請箕子出山事周、輔佐國事。但箕子曾言"商其淪喪,我罔為臣仆",心懷故國又何談臣事新朝,因此不願出山,武王惟有無奈而去。

為避武王及躲避北方山戎族南侵,保全族人以延後繼,箕子率族東遷。沿遼河、大小凌河流域,進入今朝鮮半島北部,依托與殷人有著族緣關系的當地居民,箕子創立瞭箕氏侯國。後受武王之封,而名“朝鮮”,即為箕氏朝鮮。

箕氏朝鮮受周之封,作為先後臣服周、秦的海外屬國而存在。自箕子始,到西漢初年( 公元前193年 )被燕國人衛滿所滅,歷經四十一世、前後立國一千年左右。

漢代初期的箕子朝鮮大致疆域

三、教化有功,卻被選擇遺忘

箕子東遷,為朝鮮半島帶來相對先進的文明和生產生活方式。史稱箕子“教其民以禮義、田蠶織作”。並制定和實施“八條之教”,“相殺以當時償;相傷以谷償;相盜者,男沒入為其傢奴,女子為婢。欲自贖者,人五十萬,雖免為民,俗猶羞之,嫁取無所讎”,民不相盜,夜不閉戶,民風肅然。對於半島,箕子及其後代的推動發展、教化之功不可謂小,並得到孔聖人的贊許,“政之所暢,道義存焉”,“以為九夷可居”!

從古至今,史籍記載、考古發掘都一再證明箕子朝鮮的存在。直到1940年代,南北朝鮮、整個東亞,都認可箕子封建於朝鮮開創瞭半島歷史。然而,半島的民族主義虛火從1950年代開始胡亂肆掠,尤其是想證明自己不世之功的那些政治強人,迫不及待地開始從朝鮮半島上抹去箕子的痕跡,他們無法容忍自己民族的創世之君來自他們所獨霸的地域之外,更加無法正視自己身上所流淌的血液源自他們想要努力擺脫的中國人!

1959年,金日成親自下令毀掉瞭平壤有千年歷史的箕子陵,建成牡丹峰青年公園。理由是,“(中國)為瞭借口侵略古朝鮮就憑空捏造出他(箕子)來朝鮮建國的謠傳”,“封建士大夫歪曲歷史說朝鮮是箕子所建立的國傢”,“ 把朝鮮民族看成箕子的後裔是對具有五千年悠久歷史的我們民族的侮辱”。

被毀前的平壤箕子陵

有破更有立。朝鮮人要重新確立一個創世之人,遍尋不著、惟有求助神話人物——檀君,一位類似於孫悟空的人物。1993年,金日成指示編寫朝鮮民族歷史和發掘不知何所來的檀君陵,並於1994年隆重地重新建成瞭檀君陵。至此,朝鮮人抹去箕子、成功“去中國化”。現在,無論是在朝鮮,還是在韓國,“箕子封建說”都被視為殖民史觀,而“檀君朝鮮論”則成為正統國史觀。

所謂物極必反,小國寡民,事大久矣而難免常懷畏懼自卑之心,一旦有瞭坐大之夢,就不免要遍尋壯陽助長之藥、做盡塗脂抹粉之事,可恨可憐、亦可理解!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