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藏藥NO.83—三棵生命樹,延續3800年

文自網絡,侵刪。

在藏醫學中,有三棵比較特殊的樹,被稱為三棵生命樹,它在藏醫學中有特殊的意義。至高無上的醫藥良師們為瞭使醫學內容淺顯易懂,以樹木的樹根、樹幹,樹枝、樹葉為比喻。這些樹喻也是為瞭傳授西藏醫藥時方便記憶而設計的。

第一棵生命樹——人體的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

樹喻:一個樹根兩棵樹桿描繪正常生理和病理變化

這棵樹由兩個樹幹來組成,分別是人體的生理和病理樹。其中左邊的一棵為人體生理樹喻圖,裡面著重介紹瞭構成人體的基本物質和行使不同功能的15種因素。比如,人思考的時候,需要動用隆中的一個分型索增隆來行使它的功能;需要調節膚色的話,主要靠赤巴中的能色赤巴來主宰,味覺則用能知培根來主宰。所以人體進行每一個動作和行為,都有特定的因素來執行和控制。

而相對的病理樹上,又以人產生疾病的根源貪念、嗔恨和愚昧為著手點,闡述瞭人體因為不同的情緒、采用不適宜的飲食和起居,就會導致疾病的產生,以及疾病的發病途徑、部位、季節、結果等都有詳細的說明。

第二棵生命樹——藏醫的診斷方法

樹喻:一個樹根三枝樹桿描繪診斷

作為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藏醫學在診斷疾病時,能用到的方法和中醫的望、聞、問、切不同,隻有望診、觸診和問診。望診中,除瞭善於察言觀色之外,還需要著重觀察患者的舌頭和尿液。正如“舌為心之苗,脾之外候”一般,通過舌頭的顏色、附著物等均可為診斷疾病提供重要依據,除此之外,觀察尿液的方法則是藏醫特有的診斷方法。藏醫認為,人體內物質的代謝結果均可在尿液中體現出來,所以通過尿液在熱、溫熱和冷卻三個不同的階段,通過顏色、氣味、泡沫、漂浮物和沉淀物等不同的指標,均可對疾病加以診斷。而觸診和問診,均和中醫學所要涉及的內容均有相似之處,但不完全相同。

第三棵生命樹——治療方法

樹喻:一個樹根四棵樹桿描繪治療方

這棵樹來表現的是,在藏醫理論的指導下教給醫生臨床執業的準則和根本,即對於疾病的治療需要通過飲食、起居、藥物和外治四個方面進行整體的調養和治療。人體產生不同的疾病,很多時候和我們不恰當的飲食和行為習慣關系密切。它的產生,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對於疾病的治療,首先必須從改變飲食和起居習慣入手,再加之必要的藥物和外治療法,就能事半功倍,達到臨床有效的治療效果。

生命猶如一棵菩提樹,根、幹、枝、葉便是生命力的延續。這三棵生命樹它好比一片土地,是所有醫藥資源的源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