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軍中南(六)——廣西戰役

壹| 白崇禧退入廣西後的部署

白崇禧集團在衡寶戰役中遭到重創,被迫退入廣西。廣西是國民黨桂系首領李宗仁、白崇禧等起傢的老巢,他們在此有一定的社會基礎。

為與解放軍作最後較量,白崇禧於衡寶戰役後采取瞭如下整備措施:迅速恢復被殲部隊的番號,以保安隊、自衛隊等地方團隊充實正規軍;成立桂北、桂南、桂東、桂西、桂中5個軍政區,以每個村1兵1槍為標準招募新兵,除補充部隊外,建立瞭約10萬人的地方武裝,配合正規部隊作戰和實施空舍清野。經過整補,白崇禧集團仍保持5個兵團12個軍32個師約18萬人。

正當白崇禧集團整備之際,第二野戰軍主力和第四野戰軍一部由湘鄂西向川東、黔東發動攻勢,開始向西南進軍。第4兵團攻占廉江,切斷瞭其經雷州半島撤往海南島的道路。在南北兩面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白崇禧令其部隊逐步南撤。至11月5日,第1兵團(轄第14、第71、第97軍共8個師)位於桂林地區並準備撤至柳州周圍地區,第10兵團(轄第46、第56軍共6個師)退守黃沙河以南地區,第17兵團(轄第100、第103軍共5個師)撤至三江附近,第3兵團(轄第7、第48、第126軍共8個師)位於柳州地區並準備撤至貴縣地區,第11兵團(轄第58、第125軍共5個師)位於桂平、平南地區。

面對嚴峻形勢,為策劃爾後行動,白崇禧於11月5日在桂林召集華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李品仙、夏威,參謀長徐祖貽,副參謀長賴光大,以及5位兵團司令官舉行作戰會議。會議提出兩個作戰方案:

第一方案是白崇禧的意見,第二方案是國軍參謀總部的意見。第1兵團司令官黃傑力主采行第二種方案,他認為進入黔、滇後,不僅可增強西南地區的防衛力量,且可收支援川、康地區作戰之效,尤以黔滇地勢險要,有利於在戰略上采取持久,在戰術上形成局部優勢,前途大有可為;若向南轉移,不僅使大軍局促於海南島彈丸之地,無所作為,而且使川、桂兵力分散,易遭解放軍包圍,被迫於不利狀況下接受決戰,有遭覆滅之危險。然而,會議表決的結果,除李品仙、黃傑贊成采行第二方案外,其餘均贊成采行第一方案。最後,白崇禧決定“主力準備向南轉移,經由欽州轉運海南島”,同時一部入黔。並制定作戰計劃如下:

當時,餘漢謀集團之第4兵團(轄第23、第70軍共4個師)位於博白、陸川地區,第63軍(2個師)位於欽州、合浦地區,第62軍(3個師)位於湛江,奉命配合白崇禧集團粵桂邊地區作戰。以上兵力共計3.5萬人。

由上可知,在解放軍大軍壓境的情況下,白崇禧自知廣西難以固守,遂企圖以一部兵力與雲、貴、川的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張群集團和宋希濂等部相連接,阻止解放軍向西南進軍。同時,以主力與餘漢謀殘部相配合,擊破“孤軍深入,兵力分散而薄弱”的陳賡兵團,奪取雷州半島,開辟海上通道,以便在形勢不利時退守海南島。

張群(中)

貳| 第四野戰軍進軍廣西的部署

廣東戰役還在進行時,第四野戰軍首長即依據中央、軍委關於實行大迂回大包圍的方針,以爭取在廣西境內殲滅桂系主力的既定部署,籌劃對白崇禧集團的作戰。10月18日,林鄧譚蕭趙致電葉陳並報軍委:

次日,教員致電林彪並告葉陳:“你們準備先以大迂回抄斷敵退雲南之路,這一計劃是很好的。”

根據軍委指示,第四野戰軍領導決定以第38、第39、第40、第41、第45軍及第4兵團3個軍共8個軍參加入桂作戰,以準備留置湖南的第49軍進至永州、桂林、柳州、南寧及兩側地區,掩護交通與籌糧,並要第15兵團準備抽出1個軍參加廣西作戰。

鑒於廣西作戰多為追擊性的運動戰,為便於確實掌握白部動向以及時實施戰場指揮,由林彪、譚政、蕭克組成第四野戰軍前線指揮部於11月1日進到衡陽。

11月4日,林譚蕭將作戰部署上報軍委:先以西路軍和南路軍分路前進,第一步求得首先切斷敵退雲南,退雷州、廉州、欽州的道路,爾後中路軍再行動,依當時情況調整部署殲滅敵人。其具體部署是:

這一部署是以西路軍、南路軍首先完成戰役迂回和包圍,切斷白崇禧集團逃跑的道路,爾後以北路軍南下,協同西、南兩路大軍,聚殲白崇禧集團於廣西境內。

軍委於6日批準瞭這一作戰部署。

根據上述作戰部署,林譚蕭於4日指示第38、第39軍及第13兵團:

解放大軍入廣西

叁| 三路大軍挺進廣西

11月6日解放軍西路軍第38、第39軍由武岡、洞口出發,奔襲通道、靖縣之國軍第17兵團,廣西戰役開始。

此時,第二野戰軍正向黔東疾進,連下天柱、玉屏、錦屏。白崇禧遂於9日命令第1、第17兵團分別向宜山、南丹和獨山、都勻地區前進,馳援黔中。第17兵團即沿三江、從江、榕江向獨山前進,第1兵團由桂林地區沿湘桂鐵路和桂黔鐵路迂回西進。19日,第17兵團先頭第100軍第19師才到達獨山以南之黑石關,第1兵團至20日才移至柳州地區,而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已於15日解放貴陽。

西路軍於10日占領通道、靖縣,由於守軍第17兵團先期西撤,僅殲靖縣保安隊200餘人。接著,向黔東南前進,至14日先後進占黎平、從江、榕江,切斷瞭第17兵團的後方聯絡,15日進入廣西境內。

隨著第17兵團西進和第1兵團南撤,第10兵團第46軍也於10日撒出全縣。中路軍第41軍主力於14日進至東安、新寧、全縣一線;第45軍移駐東安以東地區;第40軍則於6日移駐零陵、道縣地區。

南路軍遵照四野前指關於“你們第一線部隊務須暫在現地停止,迅速補充棉衣,然後在統一配合下西進。目前你們過早西進。則有可能將全部敵人嚇退,使我不能事先切斷敵退雲南之路”的指示,以第13軍主力位於茂名地區,第14軍主力位於陽江地區,第15軍主力位於德慶、羅定地區待機。

白崇禧一面部署第17、第1兵團馳援黔中,一面按11月5日確定的作戰計劃籌劃“南線攻勢”,並以第3和第11兵團秘密南移。針對國軍在粵桂邊地區集結重兵而隻留少數部隊在桂林一帶的部署,四野前指判斷:白崇禧不是企圖阻擊與打擊第4兵團西進,就是準備由平南、潯州(桂平)之線向雷州半島及海南島撤退。因此,12日四野前指致電陳賡、郭天民並軍委:

次日,四野前指獲悉:白崇禧正以其主力向岑溪、容縣地區秘密集中,準備收復並固守廉江,退守雷州半島及海南島。根據這一情況,為佈置粵桂邊地區作戰,四野前指遂於13日開始調整整個作戰部署:

根據上述部署,南路軍陸續由茂名、陽春、羅定地區向粵桂邊境秘密開進,至22日全部到達作戰待機地域;第43軍於15日由廣州乘船溯西江而上,由德慶下船開羅定,至23日在東鎮(今信宜縣城)及其東北的池洞圩、分界圩地區隱蔽集結。

西路軍按照部署向南疾進。第38軍18日進至光沖,20日解放宜北。第39軍18日攻占古宜,22日進占融縣(今融水)。北路軍第41軍於20日占領興安縣城。

解放軍進入宜北(金環江)時的情景

白崇禧鑒於馳援黔中計劃落空,湘桂方面又受到解放軍北路軍的攻擊,即決定放棄援黔計劃,同時放棄桂北地區,退守西江上遊之線,以掩護其“南路攻勢”,達到“南下欽州,轉運海南”的目的。21日夜,白崇禧對北面作戰部署如下:

但在解放軍的打擊之下,國軍潰不成軍,紛紛南逃。

解放軍西路軍第38軍第151師於24日占領思恩縣城,25日占領桂黔鐵路上的東江、金城江兩車站,截獲由柳州西逃的火車1列、汽車及物資一部。第39軍第115師於25日攻占柳州,殲滅守軍2000餘人,繳獲汽車250餘輛及大批軍用物資。至此,西路軍完全切斷瞭白崇禧部西撤貴州的道路。

北路軍第41軍占領興安後,桂系第46軍向南逃跑,僅以第71軍及暫1師節節抵抗。第41軍接連突破守軍防線,於 22日晨攻占靈川,當日下午解放廣西省省會桂林,迫暫1師千餘人投降。第40軍於15日由零陵、道縣一線出發,至22日相繼進占桂東北的富川、鐘山、賀縣。

解放軍三路大軍突入廣西腹地,截斷瞭白崇禧集團西撤貴州、南撤雷州半島的道路,形成瞭對其三面包圍的態勢。

解放軍占領白公館

肆| 第一次粵桂邊境殲滅戰

經過調集兵力,至21日,白崇禧的“南路攻勢”作戰準備基本完成。當日夜,白崇禧下達作戰命令:

據此,第11兵團司令官魯道源以第125 軍一部據守岑溪東北高地,以第125軍主力及第58軍攻擊信宜;第3兵團司令官張淦以第126軍進攻太平圩,以第48軍向茂名攻擊,以第7軍向化具攻擊。隨後,白崇禧又與餘漢謀商定,餘漢謀之第4兵團及第62、第63軍在“南路攻勢”作戰中暫歸白崇禧指揮,兩軍於24日拂曉同時發動攻勢。白崇禧遂電令第4兵團“由博白南下,經鳳山、塘蓬,擊破石嶺圩(廉江以西十五公裡)之匪軍後,續向廉江攻擊前進”,第63軍向東“支援廉江方面之作戰”,第62軍“即以有力之一部,進占遂溪,策應廉江方面之作戰。”

魯道源

白崇禧“南路攻勢”作戰的企圖是以壓迫進入南路地區之陳賡兵團於海岸而殲滅,進而開辟海上通路。在解放軍已突入廣西腹地的情況下,白崇禧此舉實際上是孤註一擲。他在動員令中說:“此次南路攻擊乃我生死存亡的關鍵,勝則大量美援立即可獲,敗則塗地。”

為粉碎白崇禧的“南路攻勢”,四野前指於22日擬定如下作戰部署:

解放軍渡過邕江,繼續南進追擊敵人

四野前指要求各參戰部隊必須發揚機動作戰的精神,在戰術上註意集中兵力,重點攻擊,各個擊破,嚴戒分散兵力;對已占領陣地和戰鬥力較強之國軍,應準備好後再行猛攻,不可零散亂打;對退卻之國軍,則應猛烈追擊,使其一亂不可收拾。四野前指指出:

為配合南線作戰,四野前指命令第38、第39 軍分向百色、果德前進,第40軍進占梧州後向西南直插,第45、第41軍向武宣、濛江之線前進。

24日11時,四野前指將上述部署上報軍委。當日16時,教員致電林彪並告陳賡:

25日,白崇禧部第3兵團第7軍2個師進至信宜西南寶圩地區,第11兵團第58軍已到達信宜以北之安峨圩、橋頭鋪、金洞圩地區。根據當時雙方態勢,陳賡兵團向北殲擊第11兵團已來不及,為此四野前指除命令第40軍迅速經梧州渡西江南下外,決定陳賡兵團主力“就近首先殲滅敵第七軍之兩個師”,具體部署是,

這一部署仍然是將重點置於解放軍的右翼,集中兵力從國軍的左翼突破,然後擴張戰果,徹底粉碎白崇禧的“南路攻勢”。據此,陳賡於26日晨指示第13軍於廉江、合江地區堵擊國軍東進,第14軍主力秘密移至茂名西北之南塘圩地區,第15軍秘密移至信宜西南之仁厚坡、青山嶺地區,待白部第7軍經南塘圩向茂名前進時而殲滅之。

26日,白崇禧部第3兵團張淦部第7、第48軍開始與解放軍第4兵團各軍先頭小部隊打響。27日,第7軍在飛機的配合下向解放軍第14、第15軍陣地猛攻,但在解放軍的抗擊之下,第7軍被殲數百人而不得前進一步。與此同時,第 43軍於27日上午奉命向安峨圩、橋頭鋪地區之第11兵團第58軍出擊,擊潰其第226師,第58軍主力即向楊梅圩方向逃跑。由於第11兵團向北撤退,致使張淦兵團側翼暴露,陷入孤軍深入的地位。陳賡即抓住時機,以第14、第15軍共5個師的兵力於當日下午對第7軍實施合圍。

陳賡

第7軍發覺後,即向陸川方向撤逃。張淦見勢不妙急令第48、第126 軍向陸川收縮。至此,白崇禧才發現南路解放軍兵力強大,其“南路攻勢”作戰難以遂行,則決心保存實力,向海南島撤退。29日,白崇禧命令第1兵團向南寧東西之線撤退,以掩護其長官公署撤往欽州,同時命令第3、第11和第10兵團向欽州、北海地區撤退。

四野前指偵悉這一情況後,立即令南路軍各部隊乘勝追擊,大膽猛插,獨立作戰,各個殲敵,並要求第43軍向鬱林堵擊第11兵團,陳賡兵團全力抓住張淦兵團。自27日晚開始,解放軍南路軍各部隊發起追殲作戰。第43軍第129師28日連克容縣、北流,殲滅第11兵團部及第58軍一部共5000餘人,繳獲汽車70餘輛,擊斃兵團副司令員官胡若愚。29日第43軍攻占鬱林,殲滅國軍1個師部及2個團。30日下午,據由博白逃出的群眾報告,第3兵團司令官張淦中午尚在城內。第43軍遂命第127師第379團及第128師第382團向博白前進,並於當日22時將張淦兵團指揮部包圍。經30分鐘激戰,即全殲其兵團部及警衛部隊,活捉張淦。

被我軍俘虜的蔣軍3兵團司令張淦

與此同時,第4兵團之第14軍於29日在石甬圩、鳥石圩追上桂系第48、第126軍,激戰至30日,殲滅第48軍第175師和第126第304師各1個團。第15軍於29日擊潰桂系第7軍第171師,進占陸川。第13軍第39師進占公館圩,殲滅第126軍一部。桂系第7、第48、第126軍在張淦被活捉後,上下聯絡中斷,陷入一片混亂。12月1日,第4兵團與第43軍南北夾擊,將其包圍於博白地區。戰至2日,除第126軍等少數部隊逃跑和潰散於山區外,其餘全部被殲。

在第4兵團西進追殲桂系第3兵團之時,餘漢謀集團之第4兵團、第63軍乘隙於11月29日進占廉江。陳賡遂令第13軍率第37、第38師回師圍殲該部。在粵桂邊縱隊的配合下,第13軍於30日發起猛攻。經12小時戰鬥,殲滅餘漢謀部近6000餘人,活捉國民黨粵桂東邊區中將司令兼第321師師長喻英奇。

喻英奇

第一次粵桂邊境圍殲戰於12月2日結束。廣西戰局急轉直下,白崇禧集團的防線徹底崩潰,殘餘國軍紛向欽州、南寧間及其以西潰退。

與南路軍在粵桂邊作戰的同時,西路軍、北路軍對白崇禧部第17、第1、第10 兵團發起猛烈追擊。西路軍第38軍在滇桂野邊縱隊的配合下,於11月26日解放河池,27 日在河池西南長板圩殲滅第17兵團第103軍第347師,俘1400餘人。接著窮追狂打,在紅水河西岸地區重創第103軍,並於29日進占東蘭縣城,12月1日解放萬岡(今巴馬)。第17兵團部及第103軍殘部向西逃竄。第39軍攻克柳州後,以第117師為左縱隊,以第116師為右縱隊向南追擊。第117師於27至29日在柳州西南土博、南塘圩地區殲滅第1兵團第14軍第62師一部,12月1日攻占遷江,殲滅第1兵團第97軍第82師及第14軍第63師各一部,俘1000餘人,繳獲汽車300餘輛及大批軍用物資。第116師於27 日占領忻城,12月1日攻占上林縣城,2日奔襲賓陽,截殲第11兵團警衛營及第97軍第82師殘部,俘兵團少將參謀長李致中。

北路軍第40軍於11月25日攻占梧州,26日南渡潯江,12月1日進抵容縣,次日到達鬱林地區。第41軍於11月23日由桂林南進,先後解放陽朔、荔浦、蒙山,沿途消滅桂系第46軍、保安隊各一部,30日到達藤縣、平南之間的蒙江、丹竹之線,12月1日渡潯江南進。第45軍在第41軍右側南進,29日在羅秀遇白部第10兵團第56軍第329師,當即展開追殲。經過30多個小時的追擊,第45軍前進100餘公裡,將其殲滅於武宣以北二塘地區,俘4000餘人,並相繼解放象縣(今象州)、武宣等地。西路軍、北路軍的行動,有力配合瞭南路軍的作戰。

伍| 第二次粵桂邊境殲滅戰

12月3日,國民黨華中軍政長官公署由南寧向欽州撤退。白崇禧乘飛機飛抵海南島,然後乘太倉號軍艦於5日中午駛抵潿州島海面,組織總撤退。第10兵團及第3、第11兵團殘部則拚命向欽州、合浦地區靠攏。

為粉碎國軍從海上撤逃的企圖,四野前指相繼作出部署:

12月2日,解放軍開始瞭以欽州為中心的第二次粵桂邊境殲滅戰。南路軍第13軍由廉江西進,3日占合浦,4日解放北海,6日拂曉進至欽江東岸。第14軍5日進至欽江東岸,協同第13年殲滅餘漢謀第63軍殘部,俘少將副軍長郭永鑣以下4000 餘人。6日上午,第13、第14軍渡過欽江,包圍剛從南寧撤退至欽州的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及直屬隊。17時發起攻擊,戰至次日凌晨,即全殲國民黨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及其直屬的3個炮兵團、2個工兵團、1個警衛團和1個補充團,俘中將炮兵總指揮姚學廉以下1萬餘人,繳獲汽車 400餘輛,各種炮42門。

與此同時,由玉林西進之第40軍第120師於5日在靈山以北百合圩地區截住第11兵團第125軍,激戰至6日凌晨將其全殲,俘中將軍長陳開榮以下近萬人。第45軍第133師於3日由武宣渡黔江南進,沿途殲滅桂系第48、第46軍各一部,當日進占貴縣,4日到達橫縣,5日渡鬱江向小董圩前進。第43軍於2日由博白地區西進,6日進至大垌圩,與同時追至小董圩、大寺圩地區的第14軍第40師、第40軍第119師和第45軍第133師密切協同,將第10兵團第46 軍、第11兵團殘部和“國防部突擊”第1、第2、第3縱隊及交警第3縱隊共4萬人包圍在小董地區,激戰至7日將其全殲,繳獲汽車160餘輛。

當南、北兩路軍在欽州、小董地區進行圍殲作戰之時,西路軍第38軍第151師於4日解放田州(今田陽),5日進占百色,第114師於7日解放田東。白部第17兵團殘部逃入雲南。第39軍第116師於3日越過昆侖關,4日進占南寧,繳獲汽車400餘輛,5日渡富江南下,6日在大塘圩地區截殲第11兵團殘部和第1兵團第71軍第87師,俘4000餘人,7日在那曉圩截殲第10兵團第56軍1000餘人。至此,第二次粵桂邊境殲滅戰結束。

南寧解放

陸| 封閉中越邊境,搜剿國軍殘部

第二次粵桂邊境殲滅戰後,第1兵團等國軍殘部向西逃竄。12月8日,白崇禧電示黃傑等:

但黃傑認為其可戰之兵僅剩5個團,解放軍正追趕而來,部署遊擊戰已來不及,況且雲南盧漢於9日已宣佈起義,入滇希望破滅,白崇禧的命令殊難執行。這時,國民黨東南軍政長官陳誠命令黃傑“並力西進,進入越南,保有根據地,相機行事,無論留越、轉臺,皆能自如”。黃傑遂率部向中越邊境地區撤逃,以“假道入越,轉運臺灣”。

早在11月19日,中央就指出:

黃傑(中)

據此,第二次粵桂邊境殲滅戰結束時,四野前指即從12月7日21時開始相繼作出部署:第13軍由欽州向東興、上思方向追擊,第39軍由南寧以南地區向龍州、明江進擊,第43軍由欽州以北地區向思樂追擊,其餘各軍就地打掃戰場,搜剿潰散之國軍。

12月8日,第13軍3個師分兵兩路追擊,9日第37師攻占邊防重鎮東興,11日第38師進至公安圩,共殲滅第46軍等部6000餘人。第39軍3個師分3路追擊,第117師於8日攻占上思,截殲第71軍直屬隊及第88師一部,俘3000餘人,11日進至明江,桂系第56軍第330師師長秦國祥率部1200餘人投降。第115師沿南寧至鎮南關(今友誼關)公路南進,9日於那隆、綏淥(今扶綏)地區截殲第71軍軍部及第14軍第63師殘部,俘第71軍中將軍長熊新民,11日於旭塘殲滅第97軍第33師1600餘人,12日進占邊防重鎮鎮南關,14日進占龍州。第116師由南寧西進,解放隆安等地,殲滅第46軍第236師殘部。

熊新民

第43軍第129師8日在蓬樓、龍樓地區殲滅第46軍第188師2000餘人,10日在遷隆岡、思樂地區追殲第11兵團部及第58軍第226師1700餘人,13日進至邊防要鎮隘店(今愛店),14日在等浪圩(今峙浪)截殲黃傑兵團第 97 軍殘部,俘少將副軍長郭文燦以下4000餘人。黃傑和魯道源率2萬餘人分別由隘店和水口關逃入越南。

在容縣、北流、鬱林、陸川、橫縣地區的第15、第41軍及第45軍,從12月2日開始,分片搜剿潰散之國軍。第15軍經過8天清剿,俘國軍4000餘人,在鬱林以北羅秀圩活捉第48軍中將軍長張文鴻。第41軍在大容山地區殲滅第7、第48軍等殘部2000餘人,生俘第7軍中將軍長李本一,第45軍第135師於5日在沙村圍殲桂中軍政區部隊,俘中將司令官王景宋以下1500餘人,第134師在長垣圩以南粵桂邊區殲滅國軍1900餘人,俘湘桂黔護路軍中將司令莫德洪等。12月14日,廣西戰役勝利結束。

在廣西戰役期間及其以後,解放軍大力開展政治攻勢,瓦解國軍殘餘。在政治爭取之下,1949年12月13日,國民黨靖西行政專區督察專員兼保安司令賴慧鵬率部起義,接受和平改編;國民黨桂北軍政區中將司令官周祖晃率部在百壽宣佈接受和平改編。12月27日,國民黨黔桂邊區綏靖司令部中將司令官張光瑋率部起義,接受和平改編。1950年1月22日,國民黨桂西軍政區司令官莫樹傑率部接受和平改編。

廣西戰役接近尾聲時,餘漢謀集團殘部開始從雷州半島向海南島和臺灣撤退。粵桂邊縱隊相繼解放遂溪、徐聞、海康。12月19日,粵桂邊縱隊配合第43軍第128師向湛江進攻,殲滅未及撤退的第62軍等部1000餘人。至此,中南大陸全部解放。

12月21日,四野前委致電第二野戰軍領導人及陳賡、郭天民並報軍委:“四兵團從現時起歸還二野建制”,“對於四兵團在兩 廣作戰中的艱苦與英勇,特致慰問與謝意”。

逃往越南的第17兵團殘部7000 餘人,奉白崇禧的命令於1950年2月5日沿中越邊境竄至憑祥以西平而關地區,準備進入十萬大山打遊擊。解放軍第45軍第 134 師4個營3000餘人當即將其包圍,戰至7日上午,殲滅第17兵團部和第100軍6700餘人,其中俘中將兵團司令官劉嘉樹以下6000餘人。

劉嘉樹

結語

廣西戰役從1949年11月6日開始,至12月14日止,歷時39天。解放軍參戰兵力為3個兵團9個軍31個師及粵桂邊、滇桂黔邊縱隊共40萬餘人,殲滅白崇禧集團和餘漢謀集團17.29萬人,其中俘16萬餘人(包括將級軍官78人),繳獲各種槍5.3萬餘枝(挺),火炮1258門,艦艇3艘,汽車1176輛,擊落飛機2架,擊傷艦艇18 艘,擊毀汽車134輛,解放瞭廣西全境。解放軍傷亡、失蹤2477人。

廣西戰役的勝利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正如1949年12月11日,林彪、譚政、蕭克致信全體參戰指戰員所說的:華中南大陸的解放,“為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國民黨反動派所豢養,並奉為王牌在全國殘餘反動勢力中經常在精神上實力上起支持作用的白眼部隊之被殲滅,不但對以後的海南島作戰有著重要意義,即對鄰省的解放和在全國范圍內提早結束戰爭亦有重要意義。”

廣西戰役的勝利,體現瞭教員、軍委戰略指導上的正確,戰區、戰役指揮員高超的指揮藝術和參戰部隊積極、勇猛、頑強的戰鬥作風。其主要經驗是:

第一,積極貫徹執行瞭軍委大迂回大包圍的作戰方針。由於白崇禧集團采取力避決戰、保存實力、隨時準備逃跑的作戰方針,殲滅該部必須實行大迂回大包圍,這種大迂回大包圍有時要超過幾個省的范圍。戰役實踐證明,隻有運用此種戰法,才能置白崇禧集團於死地。對此,國民黨方面的戰史也寫道:

同時,由於白崇禧在解放軍實施大迂回大包圍兵力相對分散的情況下,善於集中其主力攻擊解放軍之一翼,因而在實施超越一省或數省之大迂回大包圍時,解放軍的每一路必須保持強大而有獨立作戰的能力,否則,將有被其各個擊破的危險。在戰役發起前,四野前指判斷白崇禧集團西撤雲貴的可能性為最大,因而以第38、第39軍8個師向百色迂回,但當戰役開始後發覺白崇禧準備以其主力發動“南路攻勢”時,即從廣東調第43軍西進,加強南翼,同時調整整個作戰部署,從而為第一次粵桂邊境殲滅戰乃至整個戰役的勝利奠定瞭基礎。

第二,在具有決戰性質的第一次粵桂邊境殲滅戰中,成功地運用瞭集中兵力、突破一翼的戰法。由於白崇禧集中主力進行“南路攻勢”作戰,從而使第一次粵桂邊境殲滅戰具有瞭決戰的性質。在這次作戰中,國軍為20個師約11 萬人,解放軍為12個師共15.3萬人,從兵力對比上看解放軍並不占絕對優勢。然而解放軍以4個師牽制國軍右翼13個師,集中8個師從國軍的左翼連續突破,結果迅速擊潰第11兵團,殲滅瞭第3兵團指揮部,使國軍主力迅速陷入混亂而形成瞭全面大潰逃的局面。

第三,參戰部隊在追擊作戰中,發揚瞭勇猛頑強的戰鬥作風。

連續1個多月的長距離追擊作戰,是這次戰役的主要作戰方式,部隊的艱苦疲勞程度超過歷次戰役。第38、第39 軍出發最早,路況最差,在1400餘公裡的崇山峻嶺中穿行,有時需用爆破臨時開道。第4兵團於廣東戰役後未得歇息即投入瞭本次戰役,戰士體重一般都減輕3至5斤。然而,部隊卻始終精神飽滿,情緒高漲,按照上級的指示,機動靈活,快速穿插,連續作戰,從而保證瞭戰鬥任務的順利完成。連國軍的戰史也不得不承認,解放軍“於追擊行動中,能放膽追擊,排除一切困難,行動輕捷靈活,乘隙蹈瑕,穿插分割,機動快速,有效迂回,達成攔截之目的。”

請看下一集: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