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晉江接連被查,網絡小說傢與讀者們的“絕地求生”

文 | 周銳

“我要辭職去寫文!墨香銅臭被抓瞭??……算瞭,我還是再等等。”

“起點、晉江都炸瞭,lofter也開始淪陷瞭,現在還能去哪裡看文?”

網文江湖如今風聲鶴唳,平臺關停自查,作者頻頻被傳入獄,在審查日趨嚴格、文字清洗范圍日益擴大的行業環境下,網絡小說作者和讀者們似乎被推上瞭新的“絞首架”。

5月23日,#晉江#相關話題空降微博熱搜第二,在吃瓜群眾尚未反應事出何因之時,該熱搜迅速下滑,最終從熱搜消失。隨後陸續有網友稱,目擊晉江辦公樓下有警車出動,晉江文學城站長“冰心”發佈瞭一條微博,表示“想起之前同行的新聞,總覺得同樣或者更可怕的事情可能輪到晉江頭上瞭”(現在微博已經刪除),一時間網文圈有些人心惶惶,風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微博上又再次爆出耽美小說傢“墨香銅臭”被抓。

所有消息並未有明確定論,但是輿論已經開始發酵,國內新一輪網文監察風暴已經掀起。晉江不是首例,三天前(5月20日),閱文集團起點中文網已經被上海網信辦等部門約談,責令全面整改,其網站子類目“都市”頻道“異術超能”欄目、“女生網”頻道“N次元”欄目暫停更新7天(5月21-28日)。

晉江風波當晚,所有猜測迎來結局。“掃黃打非”辦公室官方微博表示,由於群眾舉報,北京市“掃黃打非”部門及相關單位對晉江文學城進行聯合檢查,經查,網站上《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養成日記》等作品涉嫌傳播淫穢色情內容。

隨後晉江文學城官方微博發佈聲明,即日起關停古代純愛頻道下的東方架空欄目(古耽東方架空)、衍生純愛頻道下的東方幻想欄目(同人耽東方架空),停止更新原創分站15天,展開自查自糾。而墨香銅臭沒有發佈微博,但是其粉絲發現她修改瞭晉江專欄信息,變相對外辟謠被抓傳聞。

但晉江文學城用戶並不接受這個結局,“晉江清水成這樣子瞭還有黃可掃?”“不明白,晉江脖子以下全拉燈”“今日迷惑行為大賞”。可不管願不願意,網文市場上的自查風暴已經由中心向邊緣擴散,今日網友發現lofter上同人CP榜單被撤,部分同人作品與po主被屏蔽。

公眾敏感的意識到,這場自查行動的范圍不僅僅是網文市場,已經影響到瞭整個內容生產行業,同人衍生圈首當其沖,而內容IP背後的影視市場也無法置身事外。

“清水晉江”逃不脫的清洗運動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其實並不意外。在2014年,網文市場極速膨脹又動蕩不止的時期,唐傢三少、蝴蝶藍等頭部作傢實現變現,占據市場70%份額的盛大文學被傳將被騰訊收購,同時,國傢開始展開“掃黃打非·凈網2014”專項行動,國內視頻網站、網文網站、在線播放器等內容平臺,微博、微信、陌陌等社交平臺,網盤、微盤等資源儲備平臺,均受到瞭不同程度的清查。作為國內網文言情、耽美等內容集大成者的晉江文學城,變成瞭事故多發地區。

2014年晉江文學城旗下言情小說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因涉嫌販賣淫穢物品牟利罪而被捕,其作品《盛開》(繁體版書名《疼你無可救藥》)、《應該》、《誰的等待恰逢花開》,被執法機關認定為淫穢色情小說,且在淘寶上無版號銷售。2015年6月,長著翅膀的大灰狼被判緩刑3年。

經由此事,晉江對站內用戶發佈瞭公開信,“現在進行內容評審操作的規則很簡單,您隻需要判斷一個尺度,‘有/無親熱描寫或身體描寫’,特別提醒:晉江執行的是“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標準。”文章中脖子以下具有性象征的器官屬於違規內容,而這也成為此後網友們“脖子以下不能寫”整個梗的由來。

這一年是晉江內容自查的一個轉折點,此後雖然晉江上仍舊有各類尺度不同、形式不一的言情、耽美作品,但是比起此前欲望野蠻生長、荷爾蒙隨處噴發的狀態大有改觀。隨後幾年晉江各區隨著國傢審查政策把控,偶有內容波動,但大致維持瞭一個相對平靜的狀態,作者與用戶達成瞭默契,不輕易在違規邊緣試探。

數據顯示,晉江文學城從2003年成立截至今年4月,網站註冊用戶數超過3297萬,日均日平均在線時間達到94.19分鐘,用戶除瞭國內,還包括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海外用戶。而網站在線網絡小說311餘萬部,已出版小說7513餘部,簽約版權作品25萬餘部,平均每個月新增簽約版權在2800部以上。註冊作者數逾171萬,平均日更新字數超過3600萬,網站累計發佈字數超過753億。

而晉江用戶多為女性,網站作品在女性市場上擁有相當的影響力。速途研究院此前發佈的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作傢影響力排行榜中,女作傢TOP50裡,晉江文學網作者占據瞭7個名額。

同時,晉江的網友留言區(兔區)、匿名留言功能也讓這個網站不僅僅是一個網文內容平臺,還承擔著用戶的社交需要,平臺內容與社交屬性相互影響,晉江在部分網文用戶認知中是一個類似B站、豆瓣等社區園地,具備組織性與歸屬感。

晉江再次因內容被約談,相關頻道進行停閉,對於用戶而言是一種打擊。這種打擊裡還有部分委屈。據瞭解,這次被點名兩部作品均非VIP作品,並且已經斷更多時。《不知悔改的男人》是2014年發表的小說,最新一章發表於2015年11月,收藏數僅7個,評論數22條。另一篇文《妖孽養成日記》最後更新是2015年12月,收藏數4個,評論僅12條。兩部作品都屬於耽美類型,確實卻在部分違規操作,但是陳年舊文,在晉江上既無流量輸出,也未形成傳播效果。在這次清查中成瞭眾矢之的,讓人難以信服。

清查之外,已售網文IP何去何從?

另一方面,起點、晉江接連被查,網文市場的動蕩在影視市場也產生瞭波紋。

2018年7月晉江文學城與b站合作,宣佈達成動漫、遊戲化戰略合作,首批授權作品有5部:墨香銅臭《天官賜福》、淮上《破雲》、priest《殘次品》、語笑闌珊《你在星光深處》、巫哲《解藥》,將“耽界”天團一舉拿下。此後又公佈瞭非天夜翔《天寶伏妖錄》、拉棉花糖的兔子《我開動物園那些年》、夢溪石《無雙》、西子緒《死亡萬花筒》等作品完成簽約。

這9部組品均為耽美作品,登入影視市場既是機會,也有風險。去年暑期priest《鎮魂》改編同名網劇大火,“巍瀾”成為這年夏天的關鍵詞,該劇以低成本、小投入換回瞭36.9億的播放量,同時將朱一龍、白宇兩位有腰部演員推上流量高峰。這其中耽美元素作為杠桿在女性市場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視。耽美成瞭一種甜美的催化劑,在影視市場迅速點燃熱度。

但同時,耽美也是伴隨著毒性。《鎮魂》即便改變瞭整體世界觀、削弱瞭感情線,該劇依然在大火之後被迫下架(現已上線)。作為國內做活躍的同人社區之一,B站上各類耽美廣播劇、同人剪輯、動畫作品、相關電影也一度被全面清掃,曾經在B站上大火的《上癮》早已被全網封殺.

這次晉江清查,耽美內容依舊是風暴中心,各類授權作品能否順利開發、以何種形式開發,開發之後能否上線都成瞭問題。墨香銅臭耽美代表作之一《魔道祖師》,在成功改編動漫之後,IP改編劇集《陳情令》也已經開始,該劇由企鵝影業出品,或將在騰訊視頻播出。現在晉江清查,連墨香銅臭本人都登上瞭風口浪尖,耽美元素又成為影視毒藥,《陳情令》即便弱化瞭耽美元素,原作名聲在外,劇集或將受到影響。

而真正的危機並不僅僅在於耽美,隨著影視市場限制古裝、宮鬥等內容的政策指導,網文市場收到的桎梏日益增多,有消息爆出,網絡作者之間已經發佈瞭不成文的規定,小說內容不能涉軍政、不能涉及暴力,喪文化、三觀不正、男變女、歷史虛無主義等設定與價值觀念都不允許。這些規定一方面對於網文市場確實起到瞭監察篩選作用,但是也讓人分外懷念曾經生命力兇猛的網文市場。

“網絡文學裡多的是基礎紮實,格局開闊,讀來令人瞠目結舌的作品,多的是腦洞清奇,我重活10遍也想不出來逆天情節,有意思得令人吱哇亂叫,多的是各個領域的精英臥虎藏龍隻為在某平臺寫個開心的現象。”有網友感嘆,而這一切,正在慢慢遠去。

END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