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學史:美國現代小說的先驅德萊塞

德萊塞既是二十世紀美國文學中第一位傑出的作傢,也是美國現代小說的先驅。美國評論傢把他跟福克納、海明威並列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僅有的三大小說傢。

1887年,德萊塞初次獨自來到瞭芝加哥,先後在餐館和五金公司幹粗活。從青少年時代起,他隻要有機會接觸到書籍,就會廢寢忘食,埋頭閱讀。對德萊塞的創作有決定性影響的是巴爾紮克。德萊塞在《自述》中回憶道,讀瞭偉大法國現實主義作傢巴爾紮克的作品,對他說來,不啻是一場“文學道路上的革命”。

德萊塞說,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我簡直跟巴爾紮克以及他筆下的人物一同吃飯、一同睡覺、一同做夢、一同呼吸,腦子裡裝的是他的想法,眼裡看到的是他描繪的城市。”德萊塞寫道:“這才是個有眼力、有思想、有感受的作傢,通過他,我看到瞭如此廣闊的景象,簡直使我驚訝得目瞪口呆——通過法國人的眼睛,我看到瞭整個巴黎,整個法國,整個生活。”

德萊塞認為,“巴爾紮克的哲學推理有點誇張,但卻十分出色;他處理各種重大社會、政治、歷史以及宗教問題都是從容不迫,得心應手;他憑借自己的天才,顯示出好象對各種問題都有直接而又無可辯駁的知識;這一切就象天才和預言傢的真本領,深深地吸引著我,使我著瞭迷。但願我也能具有這樣一種洞察力!”

德萊塞十分驚異地發現,“在這裡(美國)竟和那裡(法國)一樣,都有可資描寫的事物”。換句話說,年輕的德萊塞早已下瞭決心,要用巴爾紮克式的方法來描寫美國的生活。

1892年,德萊塞進入瞭報界,開始記者生涯。1895年,寓居紐約,正式從事寫作,同時編輯雜志。1911年冬天,受英國好友邀請,德萊塞開始瞭人生的第一次歐洲之旅,先後遊歷瞭英國、法國、摩納哥、意大利、梵蒂岡、荷蘭、德國、瑞士和比利時。

20世紀初,德萊塞的頭一部長篇小說《嘉莉妹妹》在美國文壇上一出現,就產生強烈反響,被稱為“象一股強勁的自由的西風,席卷瞭密不通風的美國,自從馬克·吐溫和惠特曼以來,頭一次給我們悶熱的千傢萬戶吹進瞭新鮮的空氣”。當時的小說往往充滿虛無縹緲的理想或浪漫色彩,而對生活中的現實則毫無反映。

德萊塞慧眼獨具,很早就發覺美國報刊上大肆渲染的兇殺案中,兇犯通常並不是僅僅出於仇恨,而是被一種想在社會上出人頭地的強烈欲望所驅使。在德萊塞看來,造成殺人慘案的,不光是罪犯本身,而主要該歸咎於美國這個社會。德萊塞的興趣重點,並不在於案件的偵破,而是在於研究當時美國夢的一個受害者。

德萊塞曾坦率地承認,他早年向往金錢財富帶來的歡樂,後來才摒棄紙醉金迷的生活。1941年,德萊塞被選為美國作傢協會主席,1944年獲美國文學藝術學會榮譽獎。德萊塞的作品,尤其是他的成名作《嘉莉妹妹》和代表作《美國的悲劇》,早已列為我國大學文科必讀教材。

《美國的悲劇》

《美國的悲劇》是西奧多·德萊塞最為重要的作品,描寫瞭主人公克萊德·格裡菲思受到社會上邪惡影響,逐漸蛻變、墮落為兇殺犯、最後自我毀滅的全過程。德萊塞先後出版瞭十幾部具有影響力的小說,而《美國的悲劇》則代表瞭他文學的最高成就。這部作品使他獲得瞭世界聲譽。

主人公克萊德生活在一個窮牧師傢庭,但傢裡並沒有因為信仰而獲得幸福,相反卻過得十分糟糕。為瞭追求幸福,克萊德離傢獨自闖蕩世界。貪慕虛榮的他雖然憑著聰明機靈在伯父的工廠裡找到瞭穩定的工作,還遇著瞭愛戀自己的美麗女孩,但他並不滿足,為瞭追求富傢女,他竟然狠心的把自己已經懷孕的女友害死。最終,沒有實現自己的淘金夢,克萊德受到瞭法律的制裁。

《美國的悲劇》(1925)通過一個窮教士兒子格裡菲斯為追逐金錢財勢墮落為蓄意殺人犯的故事,揭露瞭金錢至上的美國生活方式對人的腐蝕毒害作用。克萊特是窮教士的兒子,本質上並不邪惡。步入社會後,耳濡目染金錢的魅力,被以吃喝玩樂、以自我為中心、隻求個人發跡的美國生活方式所腐蝕毒害。

《嘉莉妹妹》

《嘉莉妹妹》描寫瞭農村姑娘嘉莉來到大城市芝加哥尋找幸福,為擺脫貧困,出賣自己的貞操,後又憑美貌與歌喉成為歌星的故事。嘉莉是個俊俏的農村姑娘,她羨慕大都市的物質生活來到瞭芝加哥謀生。嚴酷的現實破碎瞭她的美夢,迎接她的是失業和疾病。

在走投無路時,她做瞭推銷員杜洛埃的情婦,後來由於更大的欲望又做瞭酒店經理赫斯渥的情婦。與赫斯渥私奔後,在紐約由於偶然的機會她成瞭走紅一時的演員,擠進瞭上流社會,實現瞭她的幻想。

出名後的嘉莉,車馬有瞭,豪華的住處也有瞭,銀行的存款也有瞭,請她吃飯、玩的朋友也非常多,但是她覺得自己並不幸福。她會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躺椅上,看著窗外,她覺得,物質生活滿足的她,非常孤單。

《嘉莉妹妹》講述的是農村少女嘉莉如何從社會底層登上百老匯紅舞星寶座的過程,揭露瞭20世紀初人們狂熱的追求美國夢卻最終幻滅的悲劇。嘉莉較為典型地代表瞭當時一心想往上爬的美國下層人民。但是,擠入“上流”社會的嘉莉發現她原來夢想的生活並不是那麼誘人瞭,相反,她發現自己非常空虛和無聊。

赫斯特伍德本是一個令人矚目的上層人物,圈子廣闊,朋友眾多,因為自身的才華與魅力,很受人敬仰。按理說,他本該體體面面地享受著自己的人生,卻毀在瞭情欲之上。他不惜背叛朋友,急不可耐地要把朋友的情婦變成自己的情婦。雖然做的精巧、隱蔽,卻依然逃離不出旁人的眼睛。

妻子因為憤怒,封鎖瞭他的財產,並通過律師提出離婚訴訟;而嘉莉,因為知曉瞭他的虛偽,決定與他決裂。他幾乎要被逼瘋瞭,不惜鋌而走險,卷走巨款;被偵探找到,為瞭不被起訴,歸還瞭絕大部分錢款。折騰瞭三年,他破產瞭,幾經碰壁之後,空想、抱怨、沉淪成瞭傢常便飯,嘉莉離開瞭他。

赫斯特伍德成瞭寄生蟲,淒涼地掙紮,茍延殘喘。終於在一個寒冷的冬天,因為不堪忍受生存的折磨,在貧民窟裡用煤氣瞭結瞭大起大落的一生。一旦沒有瞭財富,他身上的光環還能存在嗎?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