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凈法師親遊西方極樂世界 連載(三)

一路上談著,不知不覺已到瞭九仙山(福建省最高山)。在那個山上,有一個大洞,叫彌勒洞,這是我們原先欲抵達的目的地。洞內隻有一個房間大小,供奉著彌勒佛像,故名“彌勒洞”。

可是,當抵達九仙山,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奇異的景象出現在眼前!

隻見眼前的道路,突然變瞭。已不再是以前的九仙山原有的那條路。那邊的路是用石頭砌成的,隱隱泛光,甚是奇特。走到瞭山尾,一看,已不是原來的那個舊山洞“彌勒洞”,卻看到瞭另一番天地!

眼前所展現的,是一座前所未見的大寺廟,非常堂皇富麗,比之北平的故宮,尤為雄偉壯觀。大寺廟兩旁,還有兩座寶塔。走不多時,我們便抵達瞭山門。

隻見白石築成的山門,建築宏偉壯麗,大門上有一個金敕大匾額,金光閃閃,上面寫著幾個大金字,我完全看不懂。在山門前,有四位和尚,身穿紅色長衣,腰系金帶,法相莊嚴,見我們二人到來,一齊向我們下拜迎接,我們也連忙還禮。這時我心中起瞭疑惑,這裡和尚的裝束打扮,我從未見過,倒有點像喇嘛僧。他們皆含笑著說:

“來瞭,來瞭,歡迎!歡迎!”於是,請瞭我們進去。

進瞭山門,經過幾座殿宇,奇怪得很,這裡的建築物皆會發光,各殿壯麗可觀。我們走入裡面,隻見一條很長的走廊,走廊兩旁,種植著各種不知名顏色不同的奇花異木。從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寶塔殿堂等建築物。不多時,我們一行人便來到瞭第一大殿。在大殿上,有四個大金字,閃閃生輝,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我看不懂,就問圓觀老和尚,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他回答說:“是中天羅漢”。既名為“羅漢”,我就想,這一定是羅漢修持所得的境界瞭。走到這裡,我已隱隱約約感覺到,此地已非我們人間的世界瞭。現在我隻記得其中一個字形是“

”,其他三個字記不起來瞭。

我與圓觀老法師相遇時,是凌晨三時。這時,想已接近天亮時分,隻見殿的內外,有很多人出出入入,各種膚色如黃、白、棕、黑的人都有,其中以黃色者居多,男女老幼皆有。他們衣裝奇特,皆會發光,三五成群,有的在練武,有的在歡樂起舞,有的聚精會神的在下棋,有的在靜坐養神等等。他們皆現出一種十分悅樂的神態,見我們到來,皆露出親切的點頭微笑,表示歡迎,不過並未與我們交談。

走進大殿,我看到四個大字,圓觀老法師告訴我,那是“大雄寶殿”四字。有兩個老和尚,前來迎接我們,我向他們打量著,其中一個老和尚,胡須白白的,很長,另一位老和尚則無須。他們一見圓觀老和尚的到來,立即躬身五體投地行大禮。中天羅漢,對圓觀老和尚如此禮拜,我就在想,他絕非等閑之輩啊!當他們領我們到客廳去的當兒,我向大殿內四處觀望,隻見香煙繚繞,清香撲鼻,地上皆是用會泛光的白石鋪設而成。但奇怪的是,殿內沒有一尊佛像,但供品很多,鮮花宛若皮球大小,皆圓鼓鼓的,各式各樣的燈飾,顏色很多,五彩繽紛。

進入客廳,老和尚拿著童子取來的兩杯水,隻見那童子,頭頂上紮瞭兩個發髻,身穿綠色衣裳,腰系金帶,道童裝束,十分好看。杯中的水,是白色的,清涼甘美,我喝瞭半杯多,圓觀老和尚也跟著喝,喝後,倍覺精神爽朗,全身舒暢,一點也不覺得疲倦。

圓觀老法師與老和尚耳語一番後,老和尚便囑童子帶我去洗澡。隻見有一個白色的銅盆,盛滿清水,早已放在那裡,我就洗臉抹身,然後穿上為我準備好的潔凈的灰色和尚服。洗完澡後,倍覺身心舒暢,這時我想,今天我一定是進入聖境瞭,心中喜悅之愉,委實難以言喻。

回到客廳時,我馬上在那個老和尚面前,跪瞭下去,拜瞭三拜,祈求開示,問他佛教將來的前景如何?老和尚一聲不響,隻見他拿起毛筆,在紙上寫瞭八個字,這八個字是:

“佛自心作 教由魔主”

老和尚將紙遞給我,我雙手接過,揣摩著這八個字的含義,另一老和尚,這樣的為我解說道:“這八個字,你可以橫豎、豎橫、左右、右左、上下、下上、尾字分開來,讀出卅六個句子,便可以知道佛教今後100年內的情況,如果再將這卅六句演繹成八四零句,就可以知道全世界佛教將來發展的情形,直至佛教滅度為止。”

據法師透露,這八百四十句,待將來時機成熟時,方才公佈,茲僅將其中十八句公佈如下:

佛自心作 教由魔主

教自由心 心魔作主

作主佛教 作自由魔

魔作佛教 佛由魔作

佛由魔教 心自作魔

教自由作 教作自主

主作佛教 作佛自主

作主佛教 主作佛心

教自由佛 心自由教

談瞭一陣子後,老和尚叫我到房間休息。小童領我走進房內,隻見房內沒有臥床,隻有幾張很雅致的大凳椅,上面鋪著很柔軟的綢緞,我就在其中一張大凳上靜坐,才一坐下,隻覺一身舒適無比,輕飄飄的,不知道自己的屁股已放在哪裡。

不久,聽到圓觀老法師叫我的聲音,我馬上下地,走出房間。圓觀老法師對我說:“現在,我帶你到兜率天去,拜見彌勒菩薩,以及你的師父虛雲老和尚。”我回答說:“很好,多勞,謝謝你!”離開大殿時,我本想向那兩位老和尚告辭,圓觀老法師卻堅持說:“不要,不要,時間無多。”這回,我們前往的目的地是“兜率天”。

【二、兜率天會虛雲老和尚】

一路上,我看到很多雄偉壯觀的金殿、寶塔等,皆會發光,令人目不暇給。但是,圓觀老法師卻向我頻頻催促,說時間無多,快點上路(後來我才註意到,上界的時間與我們人間不同,不宜逗留過長,否則,再回到人間來時,已過瞭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我們所走的路,皆白石砌成,石頭隱隱發光,山上的奇花異草,隨風送來,清香撲鼻,令人為之心曠神怡。

轉瞭幾個彎,約有裡許路,眼前出現瞭一座大橋。然而,奇特的是,這座大橋,隻有中間的那一大段,浮現在空際,沒有橋頭,也沒有橋尾,根本無從踏上去。再往下看,底下是萬丈深淵!

“這橋怎麼過得去呢?”我喃喃自語。

正當我感到躊躇不前的時候,圓觀老法師問我:“你平日所持何經何咒?”

我回答說:“平日多持妙法蓮花經,楞嚴咒。”

他說:“好,那你就持念吧!”

於是,我口中喃喃,持念起楞嚴咒來。

楞嚴咒全咒共有三千餘字。可是,我隻念瞭二三十個字,眼前景象,驀地起瞭變化!隻見那座大橋,前尾兩頭,突然向陸地兩邊銜接起來,呈黃金色,金光閃閃,七寶構成,猶如一道七彩繽紛的彩虹,懸掛在空際,壯麗無比。兩邊橋欄上皆有明亮的珠燈,泛出各種色光。在橋頭上懸掛著五個大字,與大殿上的字樣相同,我猜想,那一定是“中天羅漢橋”瞭。

過瞭橋,我們在橋亭中休息瞭一陣。當時,我問圓觀老法師,說:“為何剛才不見橋頭橋尾兩邊,念瞭咒之後,才能看見?”

他回答說:“在未念咒前,你的本性(原來面目),被自身的業障重重包圍住,擋住瞭視線,不能見到聖境,持瞭咒之後,由於咒的催動,業障頓時煙消雲散,故沒有瞭障礙,自性清凈,現出原有的一切境界,由迷轉醒,什麼都能看見,所謂萬裡無雲萬裡天,就是這個道理。”

休息過後,我們又再起程,我邊走邊持咒,忽然,腳下有蓮花出現,一瓣一瓣,像水晶似的發出青光,葉子亦泛出各種光芒。踏上蓮花,凌空而起,像騰雲架霧般的,向前直驅而去。隻覺耳際風聲呼呼作響,但身體卻不覺有大風,速度比坐飛機還要快!隻見周圍各種事物,不斷的向後倒退,在我們身邊一掠而過。

不多時,我的身體漸漸覺得熱起來。這時,呈現在眼前的,有點象北京的天安門,但它卻比天安門更為寬敞宏偉壯麗,石柱上的龍鳳皆閃閃發光,屋頂如故宮樣式,但全是銀白色的,象一座具大的白銀城,十分雄偉。

我們抵達瞭這座白銀城,隻見城門上有五種文字的匾額,第一種是中文,寫著“南天門”三個漢字(按:“南天門”乃四大天王的處所)。在“南天門”內,站著很多天人,文裝打扮的,有點象清朝時代的官服,服飾非常華麗,衣服皆會發光;武裝打扮的,象戲臺演古劇的武將,戰甲裝飾,閃著亮光,十分威武,他們皆列隊整齊地站立在城門口兩邊,雙掌合十,向我們行註目禮,歡迎我們入城,但都沒有與我們講話。

進入城門十步,看到一面大鏡子,此鏡可照出自己的元神,辯別正邪。進瞭城門之後,一路上,我看到無數奇異的景物,如虹、如球、如花、如電光等,在我們身邊,飛掠而過。在雲霧層中,隱隱約約,看到無數亭臺樓閣、塔尖,遠近不一。圓觀老法師介紹說:“這是四天王的再上一層,叫做忉利天(欲界天中第二天),乃玉皇大帝住處,管理著四方三十二天。”

我們沒有時間看,一直沖上瞭幾層天,圓觀老法師對我說:“現在已抵達兜率天瞭”(“兜率天”乃欲界天中第六天)。轉眼之間,便來到瞭一座殿閣山門前,隻見有二十餘人,前來迎接我們,其中一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授業恩師虛雲老和尚(近代中國三大高僧之一)。其中還有兩個人,是我認識的,一個是妙蓮和尚,另一個是福榮大師(此二人均已往生),他們皆身穿紅綢緞的袈裟,華麗非常。

一看見師父虛雲老和尚,我馬上向他頂禮跪拜,當時,我激動得差一點哭出來。

師父問我,說:“心靜好嗎?還有什麼喜哀嗎?你可知道,今天帶你同來的那個人,他是誰嗎?”

我回答道:“他叫圓觀老法師。”

這時,師父向我做瞭一個驚人的透露,他說:“他就是你們每天所念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

我聽後,大吃一驚!於是,連忙向這位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圓觀老法師,跪拜頂禮,真是“有眼不識泰山”啊!在觀世音菩薩面前,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兜率天”的天人,不同於我們娑婆世界,身高隻有五六尺高,那裡的天人,身高約三丈餘。不過,圓觀老法師(觀音化身)既然把我帶到這裡來,我的身形,也自然地起瞭變化,也變得象他們一般高大,有三丈餘高。

https://www.zhxuefo.com/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