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前,TVB拍瞭部魔改版《金瓶梅》,為潘金蓮翻案,卻成一代經典!

在中國古典文學史上,潘金蓮這一女性形象有著特殊的意義。

自從施耐庵創作出這一形象,潘金蓮就成成為瞭蕩婦的代表。

數百年來,她一直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成為瞭被道德批判的典型。

而由於《水滸傳》中「金蓮毒夫、武松殺嫂」一節寫得太過傳神,以至於還衍生瞭另一部被譽為「天下第一奇書」的著名古代同人小說。

在這部同人小說中,作者對原著中作為配角的潘金蓮大書特書,對其身世、性格、命運乃至悲劇人生做瞭詳細的補充。如果看過這部書的人都會知道,在此書中的潘金蓮形象已經有瞭更復雜的刻畫和描寫。

固然,潘金蓮是一個水性楊花、不守婦道、陰狠毒辣的女人,可細細思量,她同時也是一個悲劇性的女性角色。一如法國作傢福樓拜所寫的《包法利夫人》一樣,可恨之人往往有可憐之處。

畢竟,任何超脫於時代,站在道德高點看一個人都是不公正,不客觀的。

到瞭近代,「金學」興起,不少學者大傢開始為潘金蓮“翻案”。

當然,這裡的翻案並不是肯定潘金蓮的種種違背道德的觀念和行為,而是去以現代的觀念去審視和分析潘金蓮悲劇人生的成因和動機,由此推論她更像是封建禮教的無辜受害者。

這種學術理念也曾經影響瞭影視圈,由此催生瞭眾多潘金蓮題材電影。

影史上最熱衷於拍攝潘金蓮電影的導演,當屬電影大師李翰祥。他在邵氏時期拍攝瞭眾多與潘金蓮有關的電影,對於潘金蓮個人命運的刻畫,幾乎貫穿瞭李翰祥的電影生涯。

從七十年代的《金瓶雙艷》,到八十年代的《武松》,再到九十年代的《少女潘金蓮》。

除瞭李翰祥之外,同樣著名的還有1989年李碧華編劇的《潘金蓮之前世今生》。

影片由王祖賢主演,講述瞭潘金蓮及其轉世單玉蓮與三個男人的感情糾葛,片中大膽顛覆瞭潘金蓮的形象,故事層面帶有很強的女性主義色彩,算是潘金蓮翻案電影的傑作。

而在1994年,TVB也曾拍攝過一部旨在為潘金蓮翻案的古裝奇情劇《恨鎖金瓶》。

該劇雖然將原著的故事改得面目全非,但卻被視為「宅鬥劇鼻祖」,尤其是劇中的女演員卻堪稱美女如雲,被很多人視為經典回憶。

本期「經典劇懷舊」欄目,就帶大傢重溫一下這部27年前的經典神劇!

《恨鎖金瓶》

本劇由TVB金牌編劇賈偉南執筆,早在八十年代他就是TVB的金牌編審,九十年代熱播的《刑事偵緝檔案》、《鑒證實錄》正是他的手筆,2009年他還編劇過《宮心計》,也創下當年TVB的收視紀錄。

這部《恨鎖金瓶》因為選擇的題材頗具爭議性,因而在當年備受關註,TVB高層對此劇也頗為重視,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該劇播出後收視墊底。

不過,以如今的眼光來看,該劇的演員班底可謂非常搶眼。

飾演潘金蓮的女演員是當時已經在電影圈成名的溫碧霞,是香港影壇著名的性感女神;劇中另一位女主角李瓶兒則由港姐出身的郭可盈飾演,本劇是她在TVB的初期作品,當時她隻有24歲,但已經星途璀璨,之後更是成為TVB的當傢花旦。

此外劇中的其他女演員顏值也都很高,飾演春梅的楊羚,孫雪娥的扮演者郭少蕓,吳月娘的扮演者林其欣,孟小樓的扮演者胡櫻汶等,在劇中的扮相個個都很驚艷。

男演員方面,西門慶的扮演者是香港演員單立文,他可是著名的西門慶專業戶,曾經在眾多電影中多次出演西門慶,而且因為演得太好而深入人心,至於武松的扮演者是TVB著名綠葉曾偉權。

此外本劇中飾演花子由、花子虛兩兄弟的是後來的影帝林傢棟和實力派演員譚耀文,飾演武大郎的是香港老戲骨廖啟智,飾演陳經濟的演員是吳啟華的哥哥吳啟明。也因此,本劇可以說是全員大咖瞭!

再說故事。

如劇名所透露,本劇的核心放在金學兩大女主角潘金蓮與李瓶兒的愛恨糾葛上,情節和橋段雖然部分仍舊參考瞭原著,但TVB的編劇對故事和人設進行瞭大幅度修改,加強瞭戲劇沖突。

不少評論認為:

本劇作為TVB的宅鬥劇鼻祖,甚至影響瞭後來《金枝欲孽》等TVB宮鬥劇。

劇情設定在北宋年間,山東清河縣。

當地有一位天生麗質的少女潘金蓮(溫碧霞 飾),自幼賣給當地富紳張守初府中為奴婢。雖然出身卑微,但金蓮容貌出眾,常幻想以後能夠嫁入一戶好人傢。

殊不知,在那個等級森嚴的封建時代,女性的美貌本就是一樁原罪。

潘金蓮所在的張府,張老爺一直垂涎金蓮的美色,想要納其為小妾。可張老爺的夫人性情極為兇悍,張老爺非常懼內,讓他有賊心沒賊膽。某次張老爺偷窺金蓮洗澡,被金蓮發現,結果被張夫人知道。

張夫人見是自己丈夫的醜事,反倒認為潘金蓮是禍水,為瞭處罰這個狐貍精,張夫人一怒之下將潘金蓮許給瞭賣炊餅的武大郎(廖啟智 飾)為妻。

這武大郎人稱“三寸丁谷樹皮”,相貌自然是不好看,潘金蓮不願意,可她卻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更諷刺的是,即使潘金蓮嫁給武大郎,依舊沒有逃脫張老爺的魔掌。

就在新婚當晚,張老爺威脅武大郎與金蓮假成親,然後自己入洞房霸占瞭金蓮。金蓮受盡委屈,武大郎也不敢聲張,這就更讓金蓮看不上窩囊的武大郎,兩人雖然有夫妻之名,卻無半點情分。

從那以後,潘金蓮淪為張老爺的玩物,鄰居們都對她指指點點,尤其是武大郎和前妻所生之女武迎兒知道張老爺和金蓮的不正常關系對她更是厭惡,潘金蓮成瞭街頭巷尾傳聞裡的放蕩女人。

之後,張老爺被西門慶害死,潘金蓮剛出苦海,卻又遭不幸。武大郎在外受瞭侮辱和欺負,回傢之後就將暴力發泄在金蓮身上。見金蓮也瞧不上自己,一怒之下便強暴瞭金蓮,從此之後更對金蓮各種虐待傢暴。

金蓮曾經去縣衙告狀,想要讓縣官判她與丈夫武大郎和離。可縣官對於傢暴這種事情,隻認為是夫妻間的私事,根本不管隻會大事化小。潘金蓮後來又試過逃跑,可卻被武大郎發現,換來的代價又是一通毒打施暴。

如果說潘金蓮的前半生還有一些光亮的話,那就是她還有兩個朋友,同為丫鬟出身的李瓶兒(郭可盈 飾)和龐春梅(楊羚 飾)。三人同樣身份卑微,是無話不談的朋友,金蓮隻有將自己內心的苦楚傾訴給兩位閨蜜,瓶兒和春梅看在眼裡,難過在心裡。

某日,金蓮,瓶兒和春梅在林子裡被虎襲擊,幸得一位打虎英雄出面相救,英武帥氣的武松在三姐妹心中留下瞭深刻的印象。最主要的則是金蓮,因為他發現這名讓他傾慕的英雄,正是自己的小叔子,武大郎的弟弟武松。

婚姻不幸又遭傢暴的金蓮,把武松當成瞭自己生活裡唯一的希望。她祈求武松能夠帶她逃走,可武松極重倫理道德。盡管他內心對金蓮有一些同情,但卻不願意忤逆大哥,於是拒絕瞭金蓮的求助。

武松卻不知道,他的拒絕幾乎是將金蓮推向瞭絕路。

也就在金蓮絕望的時候,命運弄人,讓她手中的竹竿掉落在西門慶(單立文 飾)的頭頂,歡場獵人西門慶仿佛發現瞭新的獵物一樣,盯上瞭眼前的尤物。西門慶找王婆幫忙說和,為自己制造機會,與借酒消愁的金蓮搭上瞭線。

此時的金蓮還有些抗拒西門慶的討好,但卻被武大郎撞破。武大郎不敢招惹西門慶,隻能把所有怨恨撒氣在潘金蓮身上,罵她水性楊花。

後來,武大郎與李瓶兒的哥哥李忠發生爭執,廝打中受瞭重傷。然而臥病在床的武大郎卻依舊不改本色,仍舊對金蓮非打即罵,這讓金蓮再難以忍受這樣的生活,終於鋌而走險,下毒殺死瞭武大郎。

毒殺武大郎後的金蓮內心既擔心又害怕,手足無措的她隻好求助於傾慕自己的西門慶。西門慶對付女人的確有一手,他裝作大仁大義的樣子,說要替金蓮解決所有麻煩。於是買通瞭驗屍的仵作,之後又將武大之死的兇手栽贓給李瓶兒的哥哥李忠。

連環套路下來,李瓶兒的哥哥李忠成瞭背鍋俠,因殺人罪而監斬,金蓮也成瞭自由身。此時的她雖然並不喜歡西門慶,但性格和三觀已經發生瞭很大的轉變——

與其追求一個無愛的武松,不如下嫁給更愛自己的西門慶。

況且,從各方面條件來看,西門慶帥氣多金、傢財萬貫,還有候補千戶的官職,正符合金蓮從小幻想嫁入的好人傢要求。隻是此時的金蓮還想不到,所有的豪門大戶傢族內部從來不會風平浪靜,西門傢的明爭暗鬥要更復雜詭譎得多。

西門慶是個貪花好色的人,傢裡已經有四房妻妾。大夫人吳月娘雖然性情溫厚,但架不住其他妾室李嬌兒、孫雪娥和孟玉樓想要爭寵。槍打出頭鳥,新來的金蓮最得寵,也最招其他幾房的嫉妒,明裡暗裡針對金蓮,更有甚者用下蠱紮小人的巫術來詛咒,這才讓金蓮看清西門府的黑暗。

然而當金蓮開始適應西門府的勾心鬥角的時候,卻沒想到,她遇到瞭一個最不想碰到的對手,昔日的閨蜜李瓶兒居然也下嫁給瞭西門慶,曾經的閨蜜在西門府內上演瞭相愛相殺的宅鬥。

李瓶兒原是當地花太監府上的丫鬟,她美麗聰慧且善良本分,深受花老太監的信任。花老太監名下有兩個侄子作為傢產的繼承人,花子虛(譚耀文 飾)和花子由(林傢棟 飾)。

花子虛因為從小養尊處優,所以有些紈絝,且喜歡盛氣凌人。他和西門慶是明面上的結拜兄弟,實則西門慶隻是利用他的關系,想攀上花太監的高枝來換取官位。李瓶兒原本非常看不上花子虛這個紈絝子弟,但後來卻發現花子虛秉性不壞,且頗為善良。

起初,李瓶兒對打虎英雄武松一見鐘情,但哥哥李忠卻意外淪為殺死武大郎的兇手,最終被處死,這讓李瓶兒與武松之間產生瞭隔閡。而在李瓶兒失意期間得到花子虛的安慰和幫助,漸漸的兩人暗生情愫,於是沒過多久,兩個人就成婚瞭。

成婚當天,西門慶在婚宴上見到瞭李瓶兒。作為「全書第一人妻控」的西門慶,又發現瞭新的獵物。李瓶兒與花子虛成婚後,兩人婚姻幸福,花少爺的紈絝作風也有所收斂,這讓他在花夫的地位急速提高,也因此引來瞭兄弟花子由的忌憚。

為瞭奪取花傢的傢產,花子由勾結西門慶,害死瞭花老太監,卻沒想到反被西門慶利用,花子由被花子虛誤殺,而花子虛也被西門慶派去的殺手暗殺。後來,李瓶兒意外得知哥哥的死和丈夫的死都跟西門慶脫不瞭關系,於是不顧街坊鄰居的恥笑,嫁進西門府,成瞭西門府的第六房妾室。

李瓶兒入西門府是為瞭忍辱負重報仇,她要讓西門傢傢敗人亡。然而西門慶喜新厭舊的性格,讓原本最得寵的金蓮感到瞭危機。她將矛頭對準瞭李瓶兒,認為一直是對方搶走瞭自己心中所愛,過去是武松,如今是西門慶,所以她要想盡一切辦法保住現在的地位和生活。

盡管一開始李瓶兒並沒有想要去對付昔日的閨蜜,但潘金蓮的貪婪與自私已經讓兩人徹底決裂,金蓮為專寵,瓶兒為復仇,再加上西門傢其他幾房的明爭暗鬥,讓故事走向瞭宿命的悲劇。

一如劇集片頭的那首藏頭詩所述:

「恨愛情仇千古愁,

鎖枷重重粉淚流。

金蘭終為情場棄,

瓶碎梅落松空留。」

這四句詩幾乎是全劇的題眼,道盡瞭金、瓶兩人愛恨情仇的悲劇性,讓人非常唏噓。

如今再看這部《恨鎖金瓶》,依舊讓人感慨TVB編劇嫻熟的敘事技巧和情節鋪陳,編劇在簡化瞭故事情節之餘,同時強化瞭人物戲劇沖突,整個故事的核心牢牢得鎖定在潘金林與李瓶兒兩人之間從閨蜜姐妹,到因為各自的性格和命運,最終反目成仇的悲劇故事。

作為一部古裝宅鬥劇,本劇的情節不免有些狗血抓馬,但TVB的編劇就是有一種能力,即使劇情狗血也狗血地很好看。這有賴於編劇對於人物塑造的細致和對情節鏈的精準刻畫,無論是潘金林還是李瓶兒,亦或是西門慶和武松,編劇都沒有將其塑造成為非黑即白,反而著力刻畫其性格復雜的一面,讓人共鳴。

佛教有三毒的說法,即為:貪、嗔、癡,劇中的金蓮和瓶兒都困在其中無法自拔。

潘金蓮因為前半生的不幸而變得貪婪,欲望讓她變得自私腹黑,即便是李瓶兒的哥哥李忠是因她而死,但她卻始終在怪罪別人,再加上強烈的妒忌讓她嗔怒,並最終迷失。潘金蓮最後在武大墳前自盡,控訴瞭世間的不公和對她的迫害,雖然是推脫之語,但卻讓人深思。

李瓶兒是癡人,她執著於為兄長和丈夫報仇的執念,因此不惜選擇忍辱負重,從原本清白善良的女子,變為隱忍狠毒的復仇女王。當她踏進西門府的那一刻起,就註定瞭她的悲劇。尤其當得知她身懷花子虛的骨肉時,她沒有選擇抽身而退,她清楚的知道這條不歸路隻能繼續走下去,卻沒有認識到路的盡頭是註定的毀滅。

武松在《水滸傳》中的英雄好漢的化身,是無可匹敵的天人壯士,但在本劇中,編劇顛覆瞭武松的形象,他迂腐愚孝,面對被傢暴的潘金林的苦苦哀求,他卻拒絕相信,在劇中的剛愎自用,更像是封建衛道士的象征。

還有西門慶,本劇的大反派,貪婪好色、暴戾狠毒而且無惡不作,但有意思的是,編劇也偶爾會刻畫一些西門慶這個角色內心的深情,基於原著部分的設定,西門慶對於李瓶兒是有真感情的。

結局裡他到最後都對瓶兒下不去那一掌,緊握住她的手不放,瘋狂地說著“我還是舍不得殺你”,無怪乎很多人都說單立文的西門慶演得形神俱佳,大概也就因為這種「壞也壞得徹底,愛也愛得夠狠」的表演吧!

總的來說,這部劇其實並不忠實於原著,但我個人卻認為它是一部非常成功的改編劇,尤其在演員表演,造型設計和配樂方面都相當出色。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本劇曾經被內地的“抄襲之王”於正給抄襲魔改成《鎖清秋》,很多橋段連臺詞都一模一樣照搬……

本文發表於公眾號:迷影映畫(ID:miying1994)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