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恐極!這片撕破吃女人的真相……

來看這張圖。

絞肉機將肉塊切割成條狀。

顏色紅白相間,讓人食欲大開。

再看這個男人。

他在廚房放著輕快的歌,隨著節奏搖擺,手上動作也沒停。

今天要給大傢講一部美食片?

不,這其實這是一部恐怖片!

還是你越想越毛骨悚然、一背冷汗的那種……

《新鮮》

你是一個還蠻特立獨行的女人。

單身瞭很久,因為要求比較高——

這問題完全不在於你!

看看周圍都是些什麼樣的貨色吧。

打開交友軟件,試圖先聊兩句。

結果對方文字、語音、圖片三件套一下就甩瞭過來。

什麼三件套?

當然是下流的內容。

你以為交友就是從朋友做起。

但是男人們下載交友APP隻有一個目的:約。

真倒胃口!

好不容易能有個願意在酒店之外交流的人。

卻是個對陌生人穿著嘰嘰歪歪的直男癌。

哦,不止。

他還有點種族歧視。

在中餐廳吃飯,下意識地質疑服務員的理解能力。

你深吸一口氣,隻能和服務員無語對視。

為瞭體面,你沒有和男人起正面爭執。

隻是在結束後,委婉地表示倆人不太合適,不用再聯系瞭。

男人卻破防瞭,先你一步甩出臟話。

WTF???

神經病啊!

比起能不能談戀愛。

或許更應該煩惱,為什麼女人時刻要擔心一個人走夜路?

每次“虛驚一場”之後,依然會在下次走夜路時膽戰心驚。

雖然現在是單身。

但你並不是獨身主義。

隻是想找一個性格相合的人,實在太難。

好友遊戲人間的態度讓你很羨慕。

她自信、樂觀、陽光,把“管他的”掛在嘴邊。

戀愛看對眼瞭就談,不感興趣瞭迅速就分。

她勸你不要把男人當回事,女人不用需要男人才能活。

比起期待一個拯救者,不如自己拯救自己。

練好拳,自信走夜路。

但你的確沒有她那麼灑脫。

在心裡深處,還是期待著會有個“不一樣”的男人,來到你身邊。

然後,他出現瞭。

超市裡的怪胎,拙劣的搭訕方式。

蹩腳的補充。

坦率的態度。

他真的,很不一樣,很吸引人。

你也以為,獨特的你會展開一段特別的、有意思的邂逅。

約會的時候,你們無話不談。

說著對及時行樂的向往,一起鄙夷真愛至上的觀點。

相談甚歡,下一步就該水到渠成?

你把他帶回傢,男人卻停瞭下來。

原因?

他覺得,你們倆這樣的關系,有點太快瞭。

God!他好像真的和其他男人不一樣!

動心,就在一瞬間。

理所應當地,你們繼續瞭下去。

愛情讓人上頭。

你覺得,這一定是愛情沒錯瞭。

所以當他邀請你去旅遊的時候,你根本沒有想過拒絕。

你歡喜地準備好瞭行李,也和好友交代瞭自己將要開啟一段旅程。

雖然到現在為止,你並不知道目的地是哪裡。

他告訴你,現在出發的話交通堵塞,不如明天一大早再走。

今晚,可以先去他傢休息一會兒。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他說服你的時候根本不需要花費什麼力氣。

因為你早就交付瞭信任。

就連半路上手機沒瞭信號,都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這是一幢深山裡的豪華別墅。

因為它足夠豪華,所以哪怕是深山,也放松瞭你的警惕。

不,不是因為你拜金。

而是你根本不會去想。

自己沒錢沒權,床也上過瞭,這個有錢男人怎麼還會騙你呢?

但就算你去想,也幾乎不可能想到。

他要的,是你的肉。

好傢夥,約個約到漢尼拔瞭?

回頭想想,其實一切都有跡可循。

超市裡遇見,或許是早就跟蹤多次。

酒吧裡的聊天,是你率先坦陳,自己沒有父母親人。

當時還以為是同樣的經歷讓你們靈魂交流更進一步。

現在才猛然發現,原來他早就將你拉進瞭圈套。

諾亞醒來的時候,那個男人就坐在她面前。

而自己的手腕上,多出瞭一條鎖鏈。

一開始,諾亞還試圖用已有的觀念解釋現狀。

她要求男人解開手銬,說服自己,這隻是個玩笑。

但男人冷靜無情的拒絕,拍碎瞭她的理智。

她反抗,無果。

反而被暴揍一頓。

她縮在角落,顫抖著阻止男人靠近。

她崩潰地接收男人透露的信息:

不會死,暫時不會,因為要你肉,越新鮮越好。

諾亞不能理解,事情怎麼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昨天她還是個可以穿著寬松衣服在超市瞎逛的普通女人。

怎麼一夜之間,就失去瞭自由,甚至是對生命的處置權?

男人走後,諾亞在房間裡崩潰大叫。

誰曾想,墻壁那端竟然傳來瞭聲音!

還有別的女人,也被關在瞭這裡!

可對方說。

自己早已不知道時間,更別提幫諾亞逃走瞭。

兩個女孩交換瞭自己的信息 。

原來她們都是沒有親人、社會關系極其簡單的人。

沒有安全感、不夠自信、無人在意。

這或許就是男人挑選獵物的標準。

但她們也有不同。

墻那邊的女人叫佩妮,是旅遊途中被選中騙來的。

而且據她所說,獵物裡面,隻有諾亞一個人曾經和男人有過親密關系。

這說明瞭什麼?

男人對諾亞,可能存在一些不一樣的感情。

這也許就是一個機會。

一次男人來送飯。

諾亞討好著對他露出微笑,提出想要洗澡的要求。

男人也被取悅瞭。

給瞭她出房門的機會。

諾亞雖然不動聲色地觀察瞭很久。

但最終,還是輸給瞭懸殊的力量差。

更可怕的是。

男人的懲罰,是提前進行割肉!

諾亞毫無辦法,失去瞭自己的臀肉。

其實,《新鮮》在劇情上的跌宕起伏並不多。

“吃人肉”鏡頭的沖擊性,也沒有想象中強。

但並不代表這是一部噱頭大於內容的爛片。

它的細思極恐,其實是通過角色的態度傳遞出來的。

比方說人肉產業鏈的設定。

男主史蒂文是操作醫生,但無論是冷漠地切割肌肉,還是和著音樂節奏烹飪。

都沒有露出“殘忍癖好”的過分神情。

在他眼裡,人肉和其他動物的肉類沒有什麼兩樣。

因此也沒有瞭人性的一面。

比起漢尼拔式的變態,他更像工廠無情的操作機器。

所以對著諾亞這個“原料生產商”,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和需求。

另一邊。

購買人肉的富豪們,同樣冷靜地接受瞭“最貴的肉質”。

不是“獵奇”,而是“特權”。

結合諾亞以及其他房間女人被類似於PUA哄騙、再被套上枷鎖的經歷。

影片想要傳達出什麼觀點,就不言而喻瞭——

表面上,人肉是這條產業鏈上的商品。

實際上,暗喻著男權社會對女性這一群體的剝削。

在諾亞求生的這一後期主線上。

女性互助所面臨的問題也被帶瞭出來。

比如,外部的支持不夠。

諾亞的好友發現諾亞回復給她的短信有問題,懷疑諾亞出事瞭。

但這種直覺沒有證據,就算求助警察也是無用功。

以及,受害者自身精神狀況也會無法控制。

諾亞與另一個房間的佩妮大多數時間能夠相互安慰。

但一次又一次被割去身體部分。

讓她們的希望逐漸喪失,甚至開始歸咎於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太過愚蠢,又怎麼會淪落到現在的境地?

可以說。

被割去的,不僅僅是這些女人們的肉,更是她們的自我。

在紀錄片《Tinder詐騙王》裡,我們看到瞭一個男人究竟怎麼操縱世界范圍的“殺豬盤”。

用從A那裡騙來的錢哄B,再用從B那裡騙來的錢哄C。

最後,騙財騙色的男人抽身離開,承受著雙重打擊的女人還要獨自還債。

然而紀錄片一出,卻有不少聲音在說風涼話:

難道不是因為這些女人拜金?

難道不是因為她們傻乎乎地相信愛情?

可識人不清、不夠謹慎並不是一種過錯。

錯的,永遠是利用這些人性弱點,去謀利、傷害他人的施害人。

正如《新鮮》裡的諾亞。

她不看重金錢,也不看重愛情,她想要的是尊重和趣味。

依然被哄騙與傷害。

我們不必去要求一個“完美受害人”,因為隻要有人性在,就一定會有弱點。

誰知道,下一個被“對癥下藥”的人,會不會就是自己?

《新鮮》的結尾相對來說,顯得有些草率。

女孩們自救成功,過程卻沒有遇到太多阻礙。

敵人明明是一整條產業鏈上的男性。

卻隻是殺掉瞭史蒂文和他的幫兇,成瞭部普通的血漿爽片。

但瑕不掩瑜。

它依然是一部值得一看的女性向恐怖片。

就像諾亞在房間的雜志裡翻看到一句話。

或許是之前的“獵物”留下來的鼓勵話語:

繼續戰鬥,不要放棄。

獨屬於女性的力量,順著鐵鏈傳遞。

赞(0)